A-A+

老方

2020年05月2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说 老方 文/绒刺 老方竟然会歪嘴? 可还就是歪了。他正努力地伸缩着肌肉以达到嘴角能平衡,却让双唇抖动得更是滑稽;而说话呢,又会突然间卡壳,明显有点力不从心。他冲着我尬然一笑摇摇头,黏糊一句他,他妈的。 他确实病了,嘴歪了。我认为,他不能再让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说

老方

文/绒刺

  老方竟然会歪嘴?

可还就是歪了。他正努力地伸缩着肌肉以达到嘴角能平衡,却让双唇抖动得更是滑稽;而说话呢,又会突然间卡壳,明显有点力不从心。他冲着我尬然一笑摇摇头,黏糊一句他,他妈的。

  他确实病了,嘴歪了。我认为,他不能再让一口痰很是洒脱地飞向地面了。这,至少在他病好之前。

  我已无力阻挡自己不去想以前的他,脑海游弋着现在与过去,我被罩在他的影子中。

  妈的,你死哪去了?好久没见你。一口唾沫啪地吐在地。

我又能去哪,穷人呗。知道他又要显摆了,我就顺着他的意思问:你又跑出去逛了,这次飞了?

果真,他啪的一声又一口唾沫飞在地,身躯前倾,举起右手,大拇指与食指从半曲着的拳头中自然伸出,灵动地伴随着语音,像指挥棒,我给你说啊,这出去逛真美得很!我这次在日本呆了半个月,人家那干净得,啧啧。哪像咱这儿,一上午打个转满身灰。他顺手就轮番拍打着衣袖,撇嘴又是摇着头说,你看,都是土。

  谁能和你比!有钱还是好啊,我们能维持生活就不错了。

他啊呸一声,唾沫星子像洒壶,我赶紧挪了下步子。

钱是个狗屁!你老说没钱,你他妈其实就是想不开!他扭着不屑一顾的头笑骂着我,又啪地吐口唾沫,然后摇头摔臂走了。我呵呵笑着想,他幸亏不胖,要不,走路肯定得架着胳膊横着走。

他家确实有钱,有资格把话说大,但他这个人,哎,咋说呢?反正我骨子里瞧不起他。

  他是我曾经的客户,银行有揽储任务,我找过他。

  那天,我说存款送一桶菜油。他说别的银行还多一袋洗衣粉呢!我愣怔了一下赶紧笑着说:咱也有,两袋都行。

  隔天,老方提了二十万过来,嘟嘟囔囔地说人家银行不让提走,对他很客气什么的,我陪着笑脸是千恩万谢。

待把存单做好,我拎出一大桶菜油、一个水杯,还有自掏腰包买来的一大包洗衣粉送他出来。

我也就是洗车用,家里洗衣粉多的是!妈的,老是记不住拿这烂怂玩意。他说这话时好像有点不好意思,我忙不迭地说,就是就是,我也记不住拿。随手打开后备箱,把东西放进去说,以后走到这里就歇歇脚。

  这样,老方就常来,我们也就更加熟悉了。每次,我会给他一小袋洗衣粉,或一块香皂,或一两瓶风油精、手提袋之类的,他嘻嘻接过,一点不推辞,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嘴里却是:妈的,我就不稀罕这!

我只能呵呵。

  2015年年初,他要提走二十万放到xx学院集资去。我说高投资高风险,不要在乎那点蝇头小利。他吐一口唾沫说,银行那一点狗屁利息能干啥,毕竟那儿的利息翻几倍呢。

我也就没办法,毕竟钱是他的,处决权在人家。不过这以后,他也就很少找理由到我们行里来,我见他的机会也就少多了。

  大半年后,听说xx学院的老板果真是跑路了。一次,我碰见他说起,他啊呸了一口唾沫,亮着嗓子说:那点钱算个狗屁,我根本就不理会。我才不会像那伙人整天去闹,他妈的,闹啥子嘛闹。

  本来还想附和着他骂几句骗子呢。看他这样,念头也就取消了,但我还是安慰了几句。

  过后,好长好长时间没见到他了,这猛不防一见,他却如此,让我无论如何不能使他与记忆重叠。

  唉,老方听说只清退资金的百分之四点多,一口气没上来就犯病了。现在这样,都恢复得好多了。推着轮椅的老方爱人说。

我免不了唉嘘唉嘘半日。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