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圣诞夜

2020年05月24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小说 圣诞夜 文/孔凡勇 淳于兮进门前,把酒场上剩下的大半瓶白酒放在防盗门后的墙角旮旯里。推门进屋的时刻,正是十点十分,时针和分针恰如妻子的两个眉毛紧蹙,呈欲飞姿势。这是生气时刻! 还知道回家? 这种牢骚太庸常,没有新意,半醉状态的淳于兮无甚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说

圣诞夜

文/孔凡勇

淳于兮进门前,把酒场上剩下的大半瓶白酒放在防盗门后的墙角旮旯里。推门进屋的时刻,正是十点十分,时针和分针恰如妻子的两个眉毛紧蹙,呈欲飞姿势。这是生气时刻!

还知道回家?

这种牢骚太庸常,没有新意,半醉状态的淳于兮无甚感觉。

会情人了?

这种问题老生常谈,淳于兮的耳朵都听出膙子来了。

跪舔谁家了?

这一句,让淳于兮清醒了一下。最近一段时间,局里人们都传言他淳于兮已经成了局长的走狗。他回了一句:舔出屎来也不嫌臭。

好!继续去舔。

你说的?我回去继续啊!

平时,妻子奚落几句,淳于兮不在意,但是今天晚上不同,他受不了了。他憋屈,其实他是那种想舔也舔不上的人。酒场上,他被挤兑得根本无存身之所。看看那一干人的德性,我淳于兮不指望这帮龟孙给我升官发财,只求不被挤兑,不给穿小鞋就好。我错了吗?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巧合是喜剧,比如升官遇上老婆怀二胎。当然,喜剧并不属于每一个人。对你是喜剧,对我来说,可能就是悲剧。局长是个女士,生日恰巧在圣诞之夜。人家爸妈是真会MADE,出炉时间注定了她的金贵。和圣人一个时间出生,果然命运通达,年纪轻轻已经在这个位子上干了三年,据说,三年到期继续升。这是淳于兮难过的三年。三年将近花去三千块钱,只想买个平平安安。关键这还不好和妻子交代,妻子是个居家好女人,日子精打细算,花钱抠得很紧。她不止一次问淳于兮:啥时候能过上裕阔日子?淳于兮说:快了。说得很干脆。无奈身边千帆竞发,唯有他成了病树。他一肚子苦情不知对谁诉说。

淳于兮扭头出门,砰,甩上防盗门,举止里显出一种阳刚和豪壮。当然,不忘带上旮旯里的白酒。一手扶栏杆,一手攥着白酒,下楼,出小区大门。

站在街上,却不知道走向何处。回酒场?人都走散,找谁?找局长?我淳于兮醉酒不假,但是我不傻。五更半夜找女上司,她丈夫送我见阎王都理直气壮。那不是舔啥,是舔刀刃,分分钟把舌头劙成肉卷。

淳于兮找了一家打烊的门店,坐在台阶上,一边喝酒,一边思考人生。街上,年轻人继续疯。有几个打扮成圣诞老人的形象,飘过他的眼前。淳于兮心下发笑:没有梅花鹿和圣诞树,你算什么圣诞老人?不过,转念一想,圣诞老人提着布兜转街,也算是中国特色。在中国,圣诞老人也是穷人,只是心地善良而已。像局长那样的人家才是富人,住独栋别墅,有五套以上黄金地段的房产,孩子上贵族学校。自己家孩子,上一个较好的寄宿学校,两口子还得死命巴结。哎,对不起爱人,对不起孩子。曾经的誓言在耳,就像鞭子无时无刻不在抽打自己的心。

瓶里白酒喝去一半。一个醉态的女孩扭扭捏捏凑过来,靠他坐下,伸手要他手中的白酒。

淳于兮说,不行。我靠它打发下半夜时光。

醉女:你给我一半酒,我给你一个温暖风流的下半夜。

淳于兮说,好!你回家等着。

醉女推他一把,说 ,爽快人!我回家等着。

醉女走开的时候,淳于兮没动屁股。他不需要一夜风流,他需要一夜风凉。他浑身燥热,继续思考人生。明天去寄宿学校看看孩子。一定去,他想孩子了。为什么?不为什么,就想。自从父母去世,完成人生的一方面后,他把全部精力转到这一方面。孩子,孩子是天哪!中国人都这样。中国人是农耕后裔,喜欢幼苗,喜欢后代,他们都是希望啊。看到孩子的那一刻,就是他身心最健康最亢奋的一刻。自己还有什么?事业凋零。尽管自己于八年前研制出一套业务数据模型,用于检测和预判业务风险和业务走势,据他自己查阅资料,当时只有美英德法几个国家有这样一套大数据模型,他这套模型在全国属于首创和独创,但是,无人重视,无人理睬,无人喝彩。这套模型一直在数据库里睡觉,直到广东省出来一套,淳于兮的那套死了,他的心也死了。一次大醉后,他点了一盒A4纸,说是送送他的模型,被领导一顿好批,说他神经病加狂想症,就你这连句人话都说不好的家伙,还研究模型,我看你是魔怔。

淳于兮突然哭了,他把最后的酒底儿一饮而尽,然后挥手把酒瓶子甩出去,砰,叮铃当啷。他抬头循声看远处,一个圣诞老人朝他走来,白胡子白眉毛,手里提着礼袋,身上有一股浓烈的化妆品味儿。

淳于兮不想招惹圣诞老人。圣诞老人走近他,不说话,拿出一个馒头递给他。淳于兮坐着朝他鞠了一躬,伸手接过馒头。他饿了,每次醉酒都需要吃馒头。圣诞老人果然神奇!

圣诞老人又从袋子里拿出一瓶瓶装水,递过来。淳于兮觉得和圣诞老人客气就是虚伪,他接过瓶子就喝,舒坦地打了好几次嗝。每次醉酒后,妻子总是在睡前递给他水杯子。

吃完喝完,淳于兮困意骤浓,一霎间打起瞌睡,头一歪,竟然睡过去。

醒来时候,已经是早晨。他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身上盖着被子,浑身脱得只挂一丝裤头,脸面和脖子有擦拭过的感觉。他想起昨天晚上有个醉女,但是他并没有觉察出身体有做过什么的痕迹。

他去照镜子。镜子前面放着两个鸡蛋和一盒豆浆,旁边是面巾纸擦下的大量的白色化妆品,味道还浓烈得冲鼻子。这是谁家?醉女家?反正不是自己的家。他后悔得想扇自己耳光,自己不该做下这么糊涂的事情。

他马上看手机。微信置顶的是家庭。就在半小时前,手机屏幕上老婆发来一个笑脸,下面一段话:喝酒是疯子,喝大醉是死尸。死沉!圣诞之夜,如不是圣母娇弱无力,就把你拖回家了。看到剩蛋了吗?那是圣母的剩蛋,请圣父享用!

他发问:你知道我在酒店?

微信:圣母守你一宿。这个圣诞有意义,你的那点小思想小情绪,和着酒气一块出来了。负能量,熏死人!费用已付,请十二点前离开。

淳于兮机械地穿衣,拿着剩蛋和豆浆走出酒店,他要回家。

阳光温暖如春。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微信问:你在哪儿啦?

微信回:圣母把胡子眉毛卸在酒店,七点一刻离开,现在在去看圣子的路上。

淳于兮恍然大悟,伸手截住一辆出租车。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