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从梦开始

2020年05月2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说 从梦开始 文/闫根生 1 这是一个稀奇古怪甚至稀奇得有点不靠谱的夜晚。 之所以说稀奇得不靠谱,是因为发生这件事的时候,我还没有弄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没有由头、没有背景、没有前提,就那么直截了当地、不由分说地、毫无准备地降临了。我潜意识里感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说

从梦开始

文/闫根生

1

这是一个稀奇古怪甚至稀奇得有点不靠谱的夜晚。

之所以说稀奇得不靠谱,是因为发生这件事的时候,我还没有弄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没有由头、没有背景、没有前提,就那么直截了当地、不由分说地、毫无准备地降临了。我潜意识里感觉,应该是发生了什么特殊情况,比如地震前兆什么的。

半夜时分,至于是夜里一点、两点,还是三点、四点,确实说不准。反正我是在睡觉的时候,稀里糊涂地从自己家里搬到了一个比较宽敞的公家的大库房里。透过从玻璃窗户上撒进来的亮光,我看到地上睡着好多人。虽然人很多,却非常非常地安静,是睡觉时的那种安静,没有人和你打招呼,没有人安排你应该睡在哪里,一切都是那么顺其自然、跟着感觉走。我紧挨在一个人的床铺(其实是地铺)躺下了。

朦胧中,感觉铺前来了一个人,我睁开眼睛,不禁眼前一亮:这是一位漂亮的女子,中等身材,下身穿睡裤,上身着胸罩(其实是在前胸罩着一块布),显然也是从睡梦中被请到这里来的。她的脸庞白净,大眼睛闪着亮光。奇怪,如此昏暗的光线,这位女子怎么竟格外清晰、明亮。我很快就认出了她,是曾经和我在一个办公室工作过的秦晓艳。那时,秦晓艳才20岁,人称一枝花,男同事都喜欢到她办公室聊天,顺手帮她做一些事情,讨得她的喜欢。她现在应该有40多岁了,仍不减当年风韵,甚至比当年多了几分成熟的风姿。她微笑着,有点羞涩。她的意思我明白,她也是来这里睡觉的,而且要紧挨着我睡下。真是天随人愿,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如此艳遇竟落到了我头上。

她也许看出了我的心思,没经我同意就俯身躺了下来,毫不客气地拉过我盖在上面的一条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这样,外人看上去我们是盖着一条被子,其实我们之间还隔着一层被子。就在她躺下的一瞬间,她给了我一个赤裸裸的,光洁、白皙、水润的后背,而且是零距离,触手可摸,让我脸热心跳,全身器官一下子高速运转起来,生机勃勃、春意昂然。能与曾经心动过的美女相拥共眠,该是多么幸运、多么幸福的美事!

她在被窝里背对着我,很快拨通了她丈夫的电话,通话的内容好象是汇报她和我睡在一起,让他不要误会,不要担心发生什么事情。她有她的老主意,我有我的跳墙法。我想等她通完电话后,悄悄把手伸过去,先侦察一下情况,然后步步深入。都是过来人了,如果战术得当,没有攻不下的堡垒。我已经有点胜券在握的飘飘然了。

她电话还没有通完。她的丈夫我也认识,也曾经在同一个单位呆过,姓崔,人长得精干,平常看上去很随和,但心狠手辣,做事不露声色,往往让你抓不住把柄。此时我决不能操之过急,要稳妥,等她通完电话再动手,不然秦晓艳稍有拒绝的动静都会让电话那头察觉出来,那我就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甚至会招来难于预料的横祸。

也怪,秦晓艳这个电话通起来没完没了,老夫老妻的有什么好聊的,真是急煞人。

这时,有一个领导模样的人悄悄拉了我一把,要我去帮他们写一个什么东西。尽管我很不乐意,但他那种毋庸置疑的眼光让我妥协,我只好跟他去了。当我写完,匆匆回到我的睡铺时,秦晓艳已经睡着了。我轻轻地躺下,把冰凉的手放在自己的腋下暖着,想把手暖热了再伸进秦晓艳的被窝。如果贸然把手伸过去,即使秦晓艳同意,那冰凉的手也会把她惊吓得叫出声来,那样岂不坏了美事?

我耐心地等待着手温的提升。我先在自己的身体上试着手的温度,等手的温度与身体的温度相适宜时,就开始像蚂蚁般穿越那只有几厘米厚的被子,向那金身玉体进军。一厘米、一厘米终于接近目标了。我用手指肚轻轻触摸她的肌肤,那肌肤像绸缎那般光滑,但比绸缎多了种水润、柔软的感觉。我触摸的力度在逐渐增加,我感觉她已经醒了,已经意识到了我的触摸,但她没有太多的反应,应该是默许。这让我暗暗惊喜,开始得寸进尺,直接进入主题,向她那高地进军。就在我的手将要触及那方高地时,天突然大亮了。

梦中醒来,尽管有些恍惚,但我仍然耿耿于怀。怎么就突然天亮了呢?我极力追寻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细节都是那么恰到好处,没有任何纰漏,怎么关键时刻就差那么一步呢?

我怎么也想不明白。

2

我与秦晓艳已有二十年没见过面了。

那时,我们都还很年轻,秦晓艳看上去很成熟,也很性感,风华正茂,活力四射。我虽然已是结了婚的人,但比较内向,不善交际,在很多方面都不成熟。尽管如此,正值青春年华的我,对秦晓艳的美貌十分倾慕,由于生性羞涩,我只敢暗中喜欢,却不敢与她单独相处或有意接近,以致日后留下很多遗憾。

有一次我记忆非常深刻,那是我们仅有的一次单独相处。秦晓艳与我对门办公,都属办公室,单位人员的吃喝拉撒睡全由我们负责,内勤、外勤各岗位、各工种的人马有二三十号。我和秦晓艳都属于内勤人员,一般情况下我们只负责办公室内务工作,基本上不参与外出集体活动。那次,办公室的人员都到市郊参加植树义务劳动去了,我和秦晓艳留守办公室。也许是秦晓艳寂寞了,主动来找我闲聊,我自然是喜出望外,心情澎湃,也有点紧张。秦晓艳确实很漂亮,肌肤白皙,像景德镇的瓷器闪着滋润的光泽,且透着红润,眼睛虽然不是双眼皮,但大而深邃,像溪水那般清澈、明亮。美中不足的是她樱桃小嘴与高鼻梁之间的距离较常人稍微短了一些,但瑕不掩瑜,反而让她透着一种极具个性的美,更容易让人记住她。她的身材也很适中,清瘦而不骨感,丰满而不臃肿,腰是腰、臀是臀,凸凹分明,曲线流畅,很有女人味。

她在我对面坐了下来,露着浅浅的笑意。她说话很随意,也很亲切,让我紧张的心情渐渐松弛了下来。她很健谈,也很风趣,我真佩服她有那么多的话,基本上都是她在说,我在听,最多有一些嗯、是、哈哈之类的语气词表示我在听她说话。我暗自思忖,如果两人都是我这样的性格,那该是什么样的场面呀?

你每星期都回去吗?

那时,我妻子和孩子都在农村老家。妻子很辛苦,孩子小,还要挤出时间去地里干活。

不,基本上是两个星期回一次。

我们老家比较偏僻,公交车比较少,早晚各一趟。那时,单位实行的还是周末休息一天半,回去最多只能住一天两晚上,还得冒星期一早上迟到的风险。再说那时挣钱也少,舍不得花车费。农忙时,我是每星期都要回去,或请一两天假帮一把手,主要还得靠亲戚帮忙,否则是不行的。

那你不寂寞得慌?她说这话时,脸上有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笑。

霎时,我慌了神,不知所措的样子让她好笑了一阵子。

亏你还是结了婚的人,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过,像你这样的男人,你媳妇一定很放心。

放心什么?不知为什么,我竟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我自己都觉得这话说得太没有水平了。

秦晓艳被我的话笑得一塌糊涂,好半天才平静下来。你真不知道放心什么?

我们两个都笑了。

笑声驱散了我的尴尬,增添了我几分自信。

从一个男人的角度来说,你们男人都喜欢漂亮的女孩吗?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止男人呢。

那男人是不是见到漂亮的女孩,都会有上床的冲动呢?

我真想不到比我还小几岁的她,竟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来。她的意思是什么,想勾引我?我偷偷瞅了她一眼,她很严肃,没有那种邪笑、狐媚的表情。我一时语塞。

我是说,这是男人的本性呢,还是邪恶在作怪?

我认为,这应该有多种因素。比如,这需要一种适宜的环境,或是这女孩有意勾引,或是有什么利益牵扯,或是这男人心术不正、别有用心,才有可能发生这种事情。

事后,我惊讶自己怎么会这么分析。不知为什么,秦晓艳陷入了沉默,表情依旧那么严肃,依旧那么琢磨不透。

难道我说错了什么?我诚惶诚恐。

你怎么了?

没什么。

从那以后,她见到我总是笑眯眯的,也一直撩拨着我某些部位的神经。

半年后,她结婚了。不久,她随丈夫一起调到了另一个单位。

她走了之后,我一直在思念着她,后悔没有趁她在办公室时与她亲密接触一下。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才渐渐地把她淡忘了,尽管有时还能想起她。

3

今天是星期天,昨天晚上那个梦让我没有休息好,上午九点多才起床。洗漱完毕,我正在吃早饭,手机响了。

我的交际圈很小,没有什么朋友,星期天一般没有什么人与我电话联系。会是谁打来的呢?一定是打错了。我本不想去接,但电话很执着,一直响个不停。我拿起手机看,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本想断掉,却无意中接通了。

喂,你找谁?

你是赵有土吗?一位女士的声音。

你是?

我是秦晓艳。

秦晓艳?我有点怀疑。

是的是的,就是很早以前,在你对门办公室的那个秦晓艳。

真的是秦晓艳?难道梦真的这么灵验吗?

你有时间吗?我想找你聊聊。

我不是在做梦吧?二十年了,她怎么会突然找我闲聊呢?

今天我正好休息,在哪见面?我的心情一下子飞扬起来。

就在你们小区门外的天缘茶社,怎么样?

什么时间?

现在。

行、行,一会儿见。

放下手机,我胡乱吃了早饭,从衣柜里找出一件T恤衫穿上,匆匆到卫生间照了照镜子,梳梳头,喷了点发胶,就出了门。

走到街上,太阳已经火辣辣的了,照得身上有点灼痛,我下意识地挺了一下腰,顿感精神抖擞、意气风发。发胶的香气不时地飘来,刺激着我的嗅觉,也刺激着我的心灵。

当我走到茶社门口时,秦晓艳也刚好从出租车里钻出来。

秦晓艳穿了一身连衣裙,上深黑,下暗红,V形低领锁不住满园春色,张扬的两片月牙儿挤出一片的曼妙和灿烂,让我的眼神儿变得羞答答起来。她的手臂上挎着乳白色小坤包,碎花烫发飘在脑后,替代了20年前的马尾辨。她的眼睛还是那么大,只是眼角多了一些褶子,皮肤也没有当年那么瓷实、光洁,变得松弛、微黄,抹了口红的嘴唇紧抿着。她微笑着朝我款款走来,如果不是有约定,如此楚楚动人的风韵妇人我真不敢相认。

我们一起走进茶社。像茶社这样的地方,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环境幽雅、宁静,古色古香的装潢,鲜花瓷器的点缀,使我感到有点拘束,甚至有点忐忑。在服务员的引导下,我们来到了一个叫思春的包间。点过茶水、干果之后,服务员出去了。这地方真来不得,这是烧钱的地方,真不值得。我有点心疼钱,即使是秦晓艳买单,我也心疼。

看来秦晓艳也不常来这些地方,也不懂什么茶道和品茶,我们只是象征性地喝茶罢了。秦晓艳那胖嘟嘟的乳房和深深的乳沟从低领口处暴露着,挑逗着我不安分的眼神。也许,她感觉到了,脸上飘荡着红晕,用手挡在胸前。我们俩相视一下,笑了起来。

从谈话中我了解到,秦晓艳的丈夫前年因癌症去世了。丈夫走后,她一直单身,和女儿相依为命。丈夫在世时,他们过得很幸福,也很平静,她十分留恋过去的生活。说起这些时,她眼里汪满了泪水。

那你没打算再找一个?

算了,都这么大了。等以后女儿成家了再说吧。

可怜天下父母心,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那你今天找我来?

你家对门你熟悉吗?

我家对门?我不知道她问这个干什么。

就是杨海生家。

你认识杨海生?

你们常来往,熟悉不?

熟悉,这不,他儿子最近准备结婚,还让我给他们当帐房先生。不过,平时也就是见面打个招呼,有什么事了帮帮忙,别的也没什么过多的了解。你问他们干什么?

秦晓艳没有急着回答我的问题,只是看着眼前的茶杯出神。我可以感觉到她内心很不平静,似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有一个儿子。 秦晓艳似乎下了很大决心才说出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儿子?她刚才还说只有一个女儿,现在怎么又冒出一个儿子来?

是的,是有个儿子。这是我没结婚时生的一个儿子。

没结婚生的一个儿子?!我简直有点惊讶和糊涂了。这个孩子不会与杨海生有关吧?

秦晓艳很平静,像讲别人的故事一样地给我讲述了她这个儿子的来历。她20岁那年中专毕业,分配在一家工厂的办公室工作,这家工厂效益不好,连年亏损,有时连工资都发不出。厂长对她很好,处处体贴她、关心她,有次过生日还给她买了衣服作为礼物送给她。就在那天,厂长要给她过生日,她拒绝不了。那天,她喝了很多红酒,头晕呼呼的。后来,厂长把她送到了一个旅店,开了房。就是那一夜情,让她有了这个儿子。厂长为了掩人耳目,以培训之名义将她送到临县一个亲戚的亲戚家。

这家是一对年轻夫妻,对她很好,照顾得无微不至。在近一年的相处中,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秦晓艳与女主人以姐妹相称,也了解了他们家的一些情况。这家的女主人不能生育,对她的孩子情同己出,呵护有加。这些她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孩子出生三个多月后,她感到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计,必须尽快做出决断。她彻夜难眠,做了决定,将孩子送给这对夫妻抚养,因为她看得出这对夫妻真的喜欢这孩子,把孩子托付给他们她放心,还可以圆了他们的孩子梦。再说自己以后还要嫁人,一个未婚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光唾沫就能把人淹死,别人背后的指指点点她会受不了的。

一天,她趁这对夫妻不在家,给他们留了封信就偷偷离开了。她虽然十分心痛,但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后来,那个厂长通过关系把她调到了我们的单位。我们单位是事业编制,工资、福利、待遇都比较好,她也就默认了。再之后,她结了婚,生下一个女儿,从此把那段伤心的往事深深地埋在了心底,不再去触碰它。

这么说,那对夫妻就是杨海生两口子了?

就是他们。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们。我丈夫走了以后,我才明白,人生是多么短暂,生命是多么脆弱,有些事情如果不趁早去做,一旦失去机会,再想去做也来不及了,到时候会遗憾终身。 秦晓艳的话,深深打动着我的心。

那你想怎么办?我喝了口茶,你真想认下这孩子?那

我没有从他们身边夺走孩子的意思,只是想让孩子知道事实的真相。

那,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唐突地去认,会不会适得其反,不但孩子不会相认,还会打乱他们的平静生活?

正是为了这些,我才没有贸然行事,才来找你商量,想让你从中引荐。

秦晓艳直直地盯着我,我给她茶杯里斟满了茶,心里生出一种义不容辞的责任感。

这件事情非同小可,我们必须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让你们母子相认,又不能使杨家受到伤害。

我也是这个意思。

我们从茶社出来已是中午了。我请秦晓艳吃饭,她欣然答应了。

4

杨海生儿子的婚礼在幸福楼大酒店如期举行。

二楼餐厅装饰得富丽堂皇,亲朋好友济济一堂。迎亲队伍到达酒店时,餐厅里一下子沸腾起来。我也一下子忙碌起来,周围围满了等待上礼的人,一直到婚礼开始时,我才稍闲下来。

这时,秦晓艳来了。她没有刻意地打扮,穿着也很随便,只是戴着一副太阳镜。尽管如此,仍然显现出一种超凡脱俗的风韵和气质。

秦晓艳以秦牧琴的名义上了1万元礼金。秦牧琴与亲母亲谐音,这是我们事先商量好的。我让她多上点礼,是为了引起别人注意,没想到她竟上了1万元。

秦晓艳上过礼后,站在人群后面注视着典礼台,目光一直聚焦在儿子身上。二十多年来,她一直想象着儿子的模样,今天终于亲眼看到了实实在在的儿子。儿子高高的个子,眼睛很像她,她真想上去抱一抱自己的儿子。

爸爸、妈妈,你们养育我二十多年辛苦了,我会孝敬你们一辈子的。

儿子说着,扑向父母怀里。秦晓艳早已不能自已,眼泪夺眶而出。她怕自己控制不了,悄然离开了婚礼现场。

三天后的晚上,我们一家人正在家里看电视,突然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杨海生。他手里拿着酒和烟,一进门就说感谢我的帮忙。

你这人就是好客,咱们两家还用得着这么客气?

一阵寒暄之后,杨海生问:老赵啊,礼帐上有个叫秦牧琴的人上了1万元,我们都不认识,是不是人家上错地方了?

不会错,人家还专门问我这是不是杨海生家办事。你没问问是不是孩子的什么远方亲戚、朋友什么的?

我都问了,孩子说不认识。一看金额这么大,名字又是个女的,我儿媳那眼神儿酸不溜溜的。我真怕他们弄出什么误会来。

吆,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那可得弄弄清楚。你好好想想,是不是有什么故交呀?老朋友什么的?

经我这么一说,杨海生扬起头,眼睛盯着天花板,边想边自言自语:秦牧琴、秦牧琴

这名字不就是亲母亲的意思。在一旁看电视的女儿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瞎说什么呢,净说些不着调的。我训斥了女儿一句。

这有什么,听上去就是这个意思。女儿又强调了一遍。

对了,可能是她。闺女说得不错。杨海生如梦初醒,焦急地问:你记得不记得她人长的什么模样?

因为她上的钱特别多,我特地注意了一下。 这个女人模样挺俊,眼睛大大的,大约有40多岁。

是不是嘴唇和鼻子距离有点近?

有点,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确实比一般人近一点。

秦晓艳,就是她。她终于出现了。

怎么,你们这是

唉,说来话长。她是我们孩子的亲生母亲。

后来,杨海生把秦晓艳的那段经历说了一遍。

现在孩子长大了,他的身世也该让他知道了,也该让他去见一见他的亲生母亲,回报一下他母亲的生养之恩。

杨海生说这些话时心情很激动,我对他的宽广胸怀很钦佩。

你和孩子说起过这些事没有?

没有,我要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再告诉他。

那你就不怕孩子认了亲母亲,影响对你们的感情?

我想不会。秦晓艳人很善良,通情达理,我想她会把握分寸的。再说,我的孩子我了解,他不会丢下我们不管的。

老杨啊,你真是一个大好人,你的豁达、大度真让我感动。不瞒你说,我以前也认识秦晓艳,前两天她来找过我,也有想看看孩子的愿望,只是怕打扰你们,才没有贸然行事。既然你们都想到一起了,我看这也是好事,你和家里再商量商量,也给孩子委婉提个醒,好让孩子有个思想准备。

老赵,你帮了我一个很大的忙。这件事,二十年来一直是我的一块心病,尤其是近两年来,对孩子、对秦晓艳都十分内疚,甚至有时做恶梦。我们亏欠秦晓艳太多,我们不能太自私,她有权利分享孩子的爱。今天是你帮我卸下了这块心病,我得好好谢谢你。

杨海生一个劲地拍着我的后背,自责和喜悦的交织,都借由那只厚厚的手掌尽情地宣泄着。

好了,好了,这不是机会来了吗?你也不要自责,你二十多年辛苦抚养孩子已经很不容易了,你帮了秦晓艳,她应该感谢你才对。

为了孩子,秦晓艳决定与儿子单独见面。一周之后,秦晓艳与儿子一起走进了天缘茶社

作者简介

闫根生: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山西省晋城市作家协会会员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