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海鸥海鸥有心事

2020年05月2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海鸥海鸥有心事 短篇小说 文/孔凡勇 斜倚着拦潮坝,我恣意地朝坝体撒尿,一股股酒性骚味逆着海风窜上来,偶尔有风头折下去窜入裤筒,舒服得让人想飞。我笃信海鸥不是鸟,是一群化成飞鸟的巫师,连着蓝天和大海的巫师,它们嘎嘎的叫声里充满了心事。海鸥们扇动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海鸥海鸥有心事

短篇小说

文/孔凡勇

斜倚着拦潮坝,我恣意地朝坝体撒尿,一股股酒性骚味逆着海风窜上来,偶尔有风头折下去窜入裤筒,舒服得让人想飞。我笃信海鸥不是鸟,是一群化成飞鸟的巫师,连着蓝天和大海的巫师,它们嘎嘎的叫声里充满了心事。海鸥们扇动羽翼,把大海撩拨得浪起浪涌,深醉了般七荤八素地晃荡,海浪被它们蛊惑着,愚蠢地拿着脑袋往拦潮坝上乱撞,就像昨天五里香饭店里那场打斗。罗彪子喝了酒,不服输,一次又一次向我扑过来,被我顺手牵羊连摔四个仰八叉。人群中一声喊,方才把双方喝退。

这喊声音量不高,内容让大家忌惮:青海鸥来了!

青海鸥是油田公司派给我们的工长。说实在,青海鸥有啥可怕!可是,我打心眼儿里怵她。她管理我们土方队,知道我姓牛,不叫我名字,见面喊我公牛。工友们打趣我,说,青海鸥这是把自己当成母牛了。我们是由施工队从各地招来的农民工。青海鸥头一次来我们队上时,口头语出乎我意料:操!还能这样。说着,不管对面是谁,飞起一脚踢到对方小腿迎面骨上,钻心地疼,这已经有好几个工友领教过。一个操字,我们这些民工有她在场时都不好意思往外出溜,她张口就来。偏偏,人长得柳眉大眼,脸面白皙,周身斯衬,和她的粗鲁口头语一点儿都不搭。与小母牛绰号相比,我们更愿意偷偷叫她小辣椒!大家说,油田的女人都这样,骨子里是个男人,只是生错了模样,所以不懂得柔情似水。

罗彪子看上了五里香的服务员小翠,昨天晚上喝酒拿钱让小翠陪桌,喝醉了就抓住人家姑娘的手不撒。小翠偏偏爱凑到我们桌上,从我左右靠过来靠过去上菜上酒。同伴犬子偷偷和我说,小翠暗暗打听我的婚姻和家庭。罗彪子吃醋,扬言要给我点颜色看看。

罗彪子是和我们相邻的一个工程队的,也归青海鸥管。罗彪子有一回喝醉酒耍赖早晨不起床,青海鸥一个大姑娘家家的,愣把他从梦里被窝中光着腚拖出来,浇上一舀子凉水。昨天晚上,可能就是那舀子凉水的余威还在,罗彪子一伙儿也立刻撤回。

我还没有撒完这酝酿了一宿的尿,后面犬子跑过来,喊:快点哥,青海鸥来了!

我抓紧收兵回营,胡乱扎上腰。远远看见青海鸥一身蓝色工服,脖领扎了一条红色围巾,围巾在海风中跳舞似地飘来飘去。她脸盘像一朵芙蓉,美得人心里直鼓游。看看,辣椒美起来根本不是蔬菜,是一朵生动撩人的花儿。

一见面,她却捂着脸说:操,咋能这样?

我晕,又怎么了?我不知所措,时刻提防着她的三寸金莲发怒。她今天穿的可是皮鞋,这很少见。眼睛盯着她的脚,我问:咋了?青工长。

操!重新扎扎腰。她的笑带着调侃。

我低头一看,脸顿时骚热,刚才匆忙间,腰没扎好,红绒衣一角从开气儿里探出来,十分扎眼。人家姑娘家,这多不好意思!

故意的吧?她皱皱眉,并没有生气,笑着,语气倒还平静。

她一说话,我就紧张,一个没抓牢裤腰,裤子反而掉下去一截。

操!我说故意的吧!你这晾武器呢?高声刚落,抬腿就是一脚。该来的还是来了!

我的天,这一脚冷不防疼得我咧嘴哎呀一声,双手抱住小腿迎面骨原地转了三圈儿。这娘们儿,属驴的啊!踢人不打招呼。我的裤子彻底落到脚踝上。

一旁的人都哈哈笑。

我手忙脚乱提上腰带扎紧,说:不敢!

有啥不敢?昨天晚上打架够英雄啊。

是他挑衅的,我还手。

影响太坏。为一个酒店服务员,争风吃醋,败坏社会风气,认罚吧!

我等着下文。

打包,今天滚蛋!操!敢在我手下耍横。

我一下怂了,爹娘等着我挣钱盖屋呢,一身热汗腾地起来。我抹一下脸,求道:工长,别开我,咋罚都行。

青海鸥并不回答我,煞有介事地背起手,瞅着我问:多大了?

二十一。

什么学历?

初中。我不解,还有按学历和岁数惩罚人的吗?

体重?

一百六十五。

身高?

一米七八,净高儿。

她点点头儿,又问:昨天推了多少方土?

犬子赶紧帮腔:牛哥推得最多,四十五方,顶一辆十二的拖拉机。

操!比罗彪子还多七方,真是一头公牛。今天,你给我干到五十方,我到大队给你说情去,要不然滚蛋回家!

还有,大家往近处凑凑。青海鸥招呼大家,我们齐刷刷凑过去像聚在一起的花瓣,把她围在里面,她花蕊似地仰着脸说:气象局又预报今晚有海啸,公司命令你们上午推土方,下午搬家,所有的窝棚都搬到六号公路西面。搬迁时,来来回回注意交通安全。夜里一有风吹草动,立马攀到六号公路上等待救援。

一旁人说:什么海笑海哭的,我们不怕!

操!不懂就听从命令。谁敢违抗命令,弄死你!干活去吧!

大家散开。

青海鸥回头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来,看我,眼睛里好像有很多内容。我意会到她叫我过去,便看着她的脚凑过去。

今天小翠可能来找你!我目光游到她的脸上时,她已经扭过脸去,话没说完就走了。

她正对着六号公路往前,一溜足迹就像一条带箭头的垂线正画过去,风从背后吹着她的头发,撩来撩去。箭头越来越小,一直没回头。

六号公路是条高六米,宽双向四车道的公路,在距离我们的窝棚一里半地的西边。脚下这片土地上在未来几年内将隆起一座现代化的港口。

青海鸥一走,大家都轻松了。犬子揪揪我衣服,严肃地说:你那一呱哒,全被青海鸥看去了,看她表情好像没啥不高兴。

我不这么认为,这是多么丢人的事情!

上午歇工时候,远远见小翠走过来。她果然来了!姑娘身材苗条,眉眼周正,个子比青海鸥高出半头,看上去算是个朴实的北方女孩。她径直走近我,看着我的脸低声说:你能娶我吗?

工友们嬉笑着看我。我一阵懵懂,觉得小翠话里有话,不能应她,就摇摇头。

我是个干净女孩,最起码现在是。

我说:我不知道你啥意思。

我初中毕业,本可以上高中,无奈家庭不济,母亲常年卧病,我得挣钱给她看病。你要是看中我,我给你留着身子,要是没那意思,有人六十块钱一宿等着我。我就不要爱情了,光要钱。

她的话就是海啸时的大浪,砸得我蒙头转向。我没想到她这么大胆泼辣,活生生又一个青海鸥。不过,悟得出来,她是故意这么说给我听的,目的是让我重视她。我不知道咋回答,我压根儿没想过娶她做女人,但是也不想让她这么把自己买了,她的初夜权不仅仅值一天多的土方钱。我说:你等等,我不可能这么快答应你什么。

她说:等不了,我妈等钱做手术。

她说完扭头走了。

我觉得她留给我的问题十分沉重。要是我答应她,她就要爱情不要老妈的命?要是我不应她,她就要老妈的命不要爱情?这个逻辑有些不合理,但她的表达好像就是这么个意思。内心深处,我确实不愿意娶她做老婆,她理性得有些冷,好像什么事情都有预料和设计,不像青海鸥整天就像一团燃烧的明亮的火。她把问题抛给我,弄得我和有罪似的。如果哪一天她堕落了,好像是我推了她最后一把一样。可是,我有责任拯救她?没有。对,我们没有责任拯救她,卖身是她自己的事儿。一定是那个罗彪子作孽,操他娘的罗彪子!

拿她跟青海鸥比较,完全是我一厢情愿,这事和人家青海鸥没啥关系。

犬子推推我,问:看样子她想以身相许?

我说:我没应她。

犬子又推推我:青海鸥也喜欢你。

我哂笑一声,心里有些满足地走开。说实话,我很希望青海鸥喜欢我,尽管她爱踢人。不过,一个农民工身份想人家青海鸥似乎有些过分。

时已近午,远处,罗彪子晃里晃荡走过来。

他是朝我来的。打架?我不怕他。

罗彪子肚子滚圆黑亮,走路架着胳膊,像一头黑熊。初秋的风有些凉,他还穿着半袖。他横眉立目地说:小翠找你了?

我偏偏刺激他,说:她要跟着我。

不等我说完,他截住话呵斥道:你,敢应?

我有啥不敢应!

他眉头一皱,猛地扑上来,趁我不备一下把我撂倒,挥拳就打。

犬子见我吃亏,急忙抓住他的胳膊,说:哥,哥,这么打,不仁义。你们比腕力,摆腕。

罗彪子果然同意,从地上爬起来,说:吃了午饭,北边一里地拦潮坝那里以决高低。说完,倔驴似地走了。

午饭毕,我如约去指定地点。这里没有工程队,安静,没人打扰。

犬子跟在后头,边走边说:谁胜谁败得有个见证。再说,他要是带了帮手,你不吃亏?

我没理他。

渤海湾的海风带着潮腥味翻过拦海坝,吹在我身上,像一个无赖反反复复的纠缠,但是它的凉意却让我浑身充满力量。远处有一艘大船劈波斩浪航行,显示出一种勇敢和无畏。海鸥箭似地穿来穿去,叫声合唱在一起,和大海的涛声交响。一只调皮的海鸥从点点群鸟中分离出来,落在拦潮坝上,朝着我嘎嘎嘎叫几声,然后翩然飞走。它是示威,还是向我点化什么?

罗彪子一人应约前来。他一声不吭,站好,伸出一只钳子似的大手,另一只手攥拳摆在身后,立在那里像一只伸着两只巨钳的大个儿蟹子,张牙舞爪。我也没话可说,脚头和他对齐了,右手迅速抓住他的铁硬的大手。

犬子说:听我喊,一,二,三!

他进攻,我防守。他用尽蛮力,推着我的胳膊往我侧面拽,我则力托千金,用上腰腿臂三合一的力量,稳稳地托住,抵销他推过来的力量。两个人的脚陷入湿土中,两只大手颤抖着在身体侧面角力。几分钟后,汗珠渗出来点缀在脸上。

犬子大喊:诓他!

我听得真切,左脚往后一退的同时,右手随之往身后一带,果然借到罗彪子的推力,把他诓倒趴在地上。第一回合我赢了。罗彪子看看犬子,没说话,又伸出手来。我示意犬子别说话,伸手相迎。这一次,甫一交手,我先发力,推着他的胳膊尽最大力气往侧面带,以防他诓我。渐渐地,我能感觉出我的力气要大于他,他在我的摆带中,后脚不稳定了,左左右右地点着几个小幅度来回后,身体变形倾斜,前脚再也支撑不住,挪了位置。前脚挪了位置就算输。他眼里渐生怯意,不过还是伸过手来,想再过一个回合。我越来越有信心,马上伸手相抵。这一次,我势如破竹,直接一鼓作气把他摆倒在地上。他躺在地上弗弗喘气,不起来,朝着天说:小翠归你了!

我回道:操!小翠归谁,你说了算?她愿跟谁跟谁。

那不行!小翠不归你,就归我,别人都是骗她的。

他的话令我大出意外。

罗彪子坐起来,看着我,若有所思,一会儿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走了。

我朝他背后说:今晚有人想六十块钱睡小翠!

我和犬子快回到窝棚,继续推土方。城里人一定都怕死,海笑海笑,都预报了好几次了,也没见大海笑。城里人听风就是雨。搬家是他们的事,我们不搬。大家意见很一致。

六号公路上车辆往来如梭,比平时忙碌很多,真的好像有啥事情。海面,海鸥一改平日云里浪上地潇洒穿行,幽灵般疯狂地舞蹈,叫声急促而凄婉,搅得海水煮沸一般翻滚。它们也害怕海啸的到来,才这般张皇?风中,海腥味加大了浓度。

下午又完成二十五方土,一天共六十方,青海鸥说啥也不会开我了吧?带着这种想法,晚饭后我钻进冰凉的被窝,一个窝棚十几个人很快进入梦乡。我有心事,一开始心里反复交替出现小翠和青海鸥的影子。狗皮褥子孝顺人,我很快全身温暖,汇入鼾声合唱。

梦里,我在海边追赶小翠不让她跳海,怕她淹死。追着追着却碰到了青海鸥,她拿着一只水桶,不言语,提起来把水浇入我的脖领,我感觉凉水从脖子一直流到脚跟,顿时一股冷凉从我的头顶窜到脚心。这是一股要命的寒流贯穿了我的身体,我忽然惊醒,觉得自己好像泡在水中,伸手一划拉,果然身边全是水。我一个激灵:真的来海啸了!立刻坐起来大喊:快起来,海啸来了!其他人多在半睡状态,一听喊,都稀里糊涂站起来,嚷嚷着找衣服袜子鞋子。只是一瞬间,海水没过脚踝,鞋子早不知漂到哪里,再过一会儿,海水快到膝盖了。海风在外面魔鬼似地吼叫,吹得窝棚晃动着呜呜直响,吓得人心里直哆嗦。不能犹豫了,快逃!我喊着往窝棚外钻:别找衣服,活命要紧,快跑!我站在窝棚门口方才感觉出海水海风的巨大力量,就像一群人站在身后不停歇地推搡。大家都一丝不挂往外挤,一个,两个,我一边数着人数,一边告诉他们逃生的方向。有个伙伴儿吓晕了,出门就朝大海的方向跑,我拉他不住,追上去啪啪给他两记耳光,他方才调转头朝六号公路的方向去。始终没看到犬子,我想,他那么机灵,或许早就跑了。海水快到臀部,我不能再等了,抓紧逃生。就在离开窝棚门口的当儿,腿腕儿被深深地劐了一下,然后一阵疼痛钻心而来。坏了!腿腕儿被海水漂过来的铁锨割伤了,海水一泡,伤口立时疼痛难忍,直钻心系子。顾不了疼痛,我拼命朝六号公路方向奔逃。

六号公路上有一排路灯,路灯给我们指明了方向,大家跑着跑着,一长溜儿路灯却渐次闭上眼睛,路灯忽然熄灭了,我们彻底被光明抛弃。周遭一片漆黑,狂风裹着怒涛在身后肆虐、吟啸,天地难以分辨。海水已经升到臀部以上,好在海水还有一定的推力,但是越靠近六号公路越有较高的坡度,坡度的反作用力使得涌上来的海水形成返流,一波又一波海水冲到六号公路被阻挡,力量潜流回来,对冲着我们求生的挣扎。我的行动也愈发困难,右腿蹬不上力气,全身寒冷入骨,上下牙齿不停地叩响。往前看,六号公路上隐约有人慌乱走动,高声哆里哆嗦地问询,一定是同伴们有到达的。我忍住疼痛,双手扒着海水,艰难地向前挪。

忽然,一个黑影冲下六号公路,向海水里面扑过来,是犬子?渐进了,听到声音:公牛,你在哪里?傻牛,你在哪里呀?青海鸥声嘶力竭的声音。我明白,她冲进海水里,一定是找我,刚才我就有这种预感。我高声应道:辣椒,我在这里!她个头矮,海水已经齐了她的腰腹,这在她是冒着生命危险。她伸手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拽着往前。青海鸥的到来,无疑给了我莫大的力量。她猛一拽,拉疼我的右腿,我不由自主哎吆一声。我凑她耳朵上说:我受伤了,小腿被劙了个豁口,一走就疼。她二话不说,一低头钻到我腋下,把我的胳膊架到自己的肩上,拖着我和我齐头并进往六号公路趟。

好不容易挪到水边,海浪在海风的怂恿下一波又一波舔舐着六号公路的路基,涌上来的海水一推一拉,不让我们利利索索地攀登。青海鸥拉着我胳膊往上爬,走斜坡,我的右腿疼痛,蹬不上力,不仅如此,我全身一用力,伤口处也一阵阵撕裂。我想用双手加左腿爬,一个海浪扑过来把我压倒,我顺着斜坡下滑了几步。情急之下,青海鸥快速挤到我的身前,下蹲,弯腰搂住我的两腿,把我背起来,巴扎几步走不动,便双手着地,手脚并用趴着向上鼓跩,这一会儿,她不是海鸥,倒像一只企鹅。往上走了几步,我才感觉到自己还是赤身裸体呢。我的下体正好和她的臀部挤在一起,随着她一步一步爬动,两下磨来磨去,把我磨得害起羞来,越害羞却是越敏感,越敏感又越膨胀,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的右手使劲在我大腿上拧了一把,也许,是给我一个警告,也许,是个不经意的动作。终于,我们挪蹭到公路之上。她放下我,把上衣脱下来扎到我的小腿上,站起身来数人数,一数发现少一个人,急了,大声问:谁不在?说!人们相互打着招呼,最后确定,少犬子。

犬子!我哭着朝大海的方向喊。其他人也喊。喊声淹没在狂风和海浪中。

一辆车过来,车灯像巨兽的眼睛,贼亮,老远照出一个胡同,就像在漆黑中掏了一个白洞。灯光里,大家都没有穿衣服,我们农民工也没有穿裤头睡觉的习惯,除去青海鸥都是光屁股。我们疯狂地叫喊停车。车子眨眼呼一声过去,没停。青海鸥说:一群裸体猴子,谁敢停车?又过来一辆车,青海鸥招手试图截住,车子还是没停。其实,青海鸥比我们好不到哪里去,全身湿透,没有外衣,内衣紧裹在身上,头发缭乱,光着脚板,像个风尘女子,一般车子怕是也不敢停留。青海鸥嗷嗷骂:操他娘,停车哦!青海鸥冷得说话结巴。她在我们一群裸体中转一圈,说:这些车辆昂,不是不乌管我们,都是有呕任务的。没没有好法啊。大大家手挽手呕摆成人墙昂,强行拦车。妈的,再不走,咱们全都冻僵在这里。公牛,过来!青海鸥抓着我的手,我又抓住其他人的手。

漆黑夜里,我们十几个人光溜溜地排成人墙,雕塑般悲壮地横截在公路上,视死如归地等着下一辆车来到。

远处行来一辆车,到跟前吱地刹住,老天有眼,是带篷子的解放。司机不敢下来,可能是被我们一群裸体吓住了。青海鸥马上跑过去,拉开车门,喊:救命!这群人再不转移就冻死了。司机招呼上车。青海鸥把我拉进驾驶室,说:这这是个伤伤员。司机叹口气,说:吓坏我了,我以为一群水鬼呢。去哪里?青海鸥上牙磕下牙:最最近近的宾馆唵!

拉到一家宾馆前,青海鸥进去交涉,专门腾出一间屋,扔一堆被褥进去,服务员回避,我们鱼贯而入。已经是过夜三点,青海鸥让我出来一下。

我回去联系工服。青海鸥说着话,两胳膊抱在胸前,她有点冷的样子。

犬子找不到了!我披着被子哭。

她说:先别说这茬儿。你看护好这些人,不要出门走动。你的伤,我看看。

她蹲下扯开捆在我腿上的衣服,呀了一声。我低头看,见伤口一指宽五指长,豁口翻着,被海水泡得发白,就像一个贫血的大嘴唇不高兴地噘着。她说:这得缝合!

她说完转身就走,我立刻把身上的被子轮下来披到她身上,转身快速跑回房间。我想象着,她在狂风中奔跑被吹得摇来晃去的样子。

次日医院来人给我缝合伤口,打了针,留了口服药,让我静养。

一周里关在宾馆中,再没见到青海鸥和犬子,我把青海鸥的衣服洗一遍又一遍,干了叠起来放好。倒是听到罗彪子一些口传消息,开始说民工中没见到罗彪子,人们怀疑他让海啸卷走了,后来听说在公安局里。大家说起青海鸥,夸她真够泼辣,领着我们一群裸体走出险境;有个说,青海鸥本来是穿雨衣去的,冲下六号公路下水前,她一声声叫着公牛,把雨衣扔了。我心急如焚,油田公司早早就给我们送来工服。我得去找犬子,死见尸活见人。这几日,天天有从大海上打捞回来的尸体,一共十几人,没有犬子。走在六号公路上,阳光很好,海滩光溜溜的,一望无际不见人影,拦潮坝像被斩成无数段的蛇身泡在海水里。我们的窝棚呢,早就漂到大海里不知去向。海面上,偶尔有一两只海鸥掠过,形影孤单。

我想青海鸥,这些天我每日做梦梦见她,夜里眼睛一合,她就来到我跟前。那一夜伏在她身上,总觉得是完成了一种交割,交割什么呢?说不清。无论如何,这一夜把我和她的关系拉近了,彼此间有了一种不能向第三人诉说的感受。直到现在,还能感觉到她的身子的温度和柔软,这么近距离和一个姑娘肌肤摩擦,想起来足以让我融化让我疯狂。她在黑暗中的模样,她的湿漉漉地贴在脸上的头发,焦急闪烁的大眼睛,湿透贴在身上的内衣,浑圆的身体,在我的脑海里蒙太奇般闪现,一遍又一遍。

我买了几个苹果,腋下夹着她的衣服,一路打问找到青海鸥家。

这是一溜工人宿舍。敲门进去,青海鸥正在收拾屋子。她一脸病态,身后跟个男孩,见到我她十分惊喜,大眼闪烁着瞅我,问:伤好了?咋找来的?

你好吗?

嗯!我刚刚回家来,一直重感冒在医院。她的声音多少带点鼻音,病还没利索。

我升起一阵心疼的感觉,我看她的眼神一定有无限的爱怜。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这么傻愣愣地看着她将近半分钟。两人的眼光都很沉稳,谁也没有打破寂静。

我把衣服递到她手里,她闻闻,笑一下,说:好香!那天我惩罚你,怕你累得不行,逃不出来呢。

我说没大事儿。只是受伤影响了我,想想后怕,多亏你大胆救援。

青海鸥招呼我坐下,去烧开水,说起犬子的消息。犬子在海啸当晚并没有留在窝棚,而是悄悄去五里香饭店找小翠。他喜欢小翠,想和她谈谈。和小翠的对话还没进入正题,罗彪子闯进去。彼此以为对方就是那个买小翠初夜权的人,两人二话不说直接开打,犬子咬了罗彪子的耳朵,罗彪子折折了犬子的一根手指头,两个人都被公安局拘留。这一拘留反倒让他们二人躲过了海啸。

听完这些,我心里轻松许多,没话找话说:那天我推了六十方土,全被海水冲走了,冲走的还有窝棚,衣服,被子,裹在被子里、放在枕头里的工钱。

青海鸥眼光柔柔地看着我不说话。

我从来没有遇到这么近,这么亮,这么温柔的眼神,浑身有些不自在,看看她身边的小孩,随口问:你弟弟?

操!啥子眼神儿?我儿子哩!

我听完,脑袋一阵血往上涌,心里顿时乱得像海啸。我明白我为啥来,我来的目的不仅是一般礼节性地想看看她表达谢意,我确实很想她很想她,是男人想女人的那种感觉,想得睡不好觉。我本来想和她说我喜欢她,没想到她是个有孩子有家庭的人,我只是演练过被她拒绝后的心理体验,而这一情况,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心里登时迷乱,像偷东西被逮个正着,我的脸一下子红到脖根儿。我哼哼唧唧说去找犬子,努力压住羞怯不失态。

想想海啸那晚上的膨胀真是羞煞人!

她看着我走出很远才关门。她一定在笑话我的唐突和狼狈,我能感觉到。

我稀里糊涂走出她家,一直跑,跑上六号公路,迎着侧面来的海风往北边狂奔,我想扯片白云挡在脸上,我想跳进大海洗洗脸目。我觉得每一阵风,每一缕阳光,每一株小草都在笑话我的冒失,海鸥嘎嘎的叫声也在揶揄我。幸亏青海鸥这人皮实,不然,无缘无故跑进一个家庭和女主人没话找话,定我个骚扰的罪名也能成立。好了,到此为止,不自作多情了!

我一直跑到海啸前我们的工地附近。

海滩里有个人影,正深一脚浅一脚垂直朝六号公路走来。我以为是犬子,冲下公路,跑近了看清,是罗彪子。真是冤家路窄!

你敢欺负犬子!我心里为刚才在青海鸥那里的洋相而感到懊恼,眼下有打一架的冲动。

罗彪子看看我不说话。他眼睛里有一层雾雾的东西,是泪水,想不到这个死彪子还有柔软心肠。他膝盖上沾了一层泥巴,有跪过的痕迹。

管他为什么,我上去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挥拳就打,重重抡在他的后背上,感觉砰地一声,像捶在一面鼓上。他的心空了?

他只是拿眼瞪瞪我,不说话,不还手。

我喊道:你让海啸吓傻了吗?我要给我兄弟出头,你害怕了吗?

罗彪子头也不回,晃荡着身形一直往六号公路上走,视我为无物。

我正想进一步挑衅。

犬子忽然出现在六号公路上,看到我们,喊着快步跑过来。

我问:犬子,这家伙傻了?

犬子眼角泛起泪花,抓住我的胳膊,说:哥,你不知道。彪子的叔伯兄弟被海水卷走了,那一夜因为看不到他,就找他,耽搁了逃生机会。他正伤心哩!小翠不让他打架,他自己发了毒誓。哥你不知道,罗彪子不是六十块钱买小翠初夜权的人。那夜,公安局逮他时,他告诉小翠,他娶她,让小翠无论如何等着他。罗彪子很仗义,吐个唾沫就是钉,是条好汉。

看着罗彪子的背影,我后悔刚才的冲动。

我们民工按要求都回到油田公司集合,公司宣布,我们这伙民工全部转成港口工人。

大家欢欣鼓舞,喜极而泣。

犬子和我说:哥,我不要这港口工人身份,我要回家。

傻瓜!这是正式工。说实在,这个身份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足以光宗耀祖。再说,海啸这事,是百年一遇的,不可能天天发生。以后,我们都是安全的。

犬子还是摇摇头,说:刚才小翠找我了,她说她选择罗彪子,罗彪子已经给她凑够了手术钱。她告诉我,说我不属于这里,让我回校复读,说我这么聪明能吃苦,明年一定能考上大学。我听她的!

我忽然觉得小翠是个多好的姑娘!

你咋办?犬子忽然问我。

啥怎么办?

你和青海鸥啊!我看得很准,青海鸥喜欢你,你也喜欢青海鸥。

哎呀呀,你不知道哩,人家孩子都两三岁了。

犬子:我问过了,她今年二十四,男人一年前车祸没啦。别磨蹭,开完会就找青海鸥,打开窗户说亮话。咱也是这里的工人了,应该有信心!

我醍醐灌顶,信心陡增。

此刻是下午四点,我在院里水管上使劲洗几遍脸,把脖子搓得麻沙沙地疼,觉得足够干净,一口气跑到青海鸥家门口。遥看六号公路上空,有一群海鸥在夕照中盘旋。海鸥在陆地上面舞蹈,这是天下奇观,闻所未闻。很显然,这群精灵也满腹心事。

我整整衣服,抬手敲门。

这回我要郑重其事地告诉青海鸥三件事:一是,我愿意给她身边那个孩子做爸爸;他要是不愿意,做哥们儿也成;二是拜托她继续管着我;三是,把操字交给我说,以后她就免了吧。

音符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公众号转载须联系授权)

图片来源自:网络

作者简介

孔凡勇:男,供职于农行山东滨州分行,曾在多家期刊发表小说、诗歌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