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四月初四

2020年05月2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小说 四月初四 文/家养的土拔鼠 等到四月初四就好了。这是老林头最喜欢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我至今都不知道四月初四是个什么意思,只是每每碰上不如意的时候,老林头总会吸一口闷烟,说:等到四月初四就好了。 我也曾问过总跟老林头在一起的老张头,恭敬地递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说

四月初四

文/家养的土拔鼠

等到四月初四就好了。这是老林头最喜欢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我至今都不知道四月初四是个什么意思,只是每每碰上不如意的时候,老林头总会吸一口闷烟,说:等到四月初四就好了。

我也曾问过总跟老林头在一起的老张头,恭敬地递上一支烟后,老张头深吸一口:老林他还在说四月初四啊。唉!他也真是挺不容易的。而之后,不管我怎么问,老张头都只是摆摆手,不再说话。

三月十六

说起来,我已经三天没见过老林头了,听说是因为前些日子吃捡来的过期罐头吃坏了肚子,恰好我手里还有些节余,便买了店里的大面包拿着去看他。老林头的窝棚在市东头的一处烂尾楼里,很多人都劝他换个地方,这种在风雨中摇摇晃晃的烂尾楼实在是太危险了,但老林头却一直很固执地住在这里。后来我才知道,老林头当年也凑了几万块钱,本想买个住的地方,但是交了钱,楼却烂了尾,因为开发商卷款跑路了。而老林头现在住的,就是他当年被坑了钱的地方。

我走进楼里看了看,昨天刚下过雨,楼里潮气格外重,这样的地方住久了怕是会得病吧?不过我住的地方也好不到哪里去。我微微叹了口气,找到了老林头住的窝棚。老林头躺在窝棚里,脸色苍白,手还捂着肚子,看着明显苍老了不少。看着眼前白发苍苍的老林头,谁能想得到他今年还不到五十岁?而我看着他,似乎看到了我的未来。

老林头醒转过来,看见我,就挣扎着想要起来。我连忙扶住他,顺便递上带来的面包:这是在店里买的,刚买的,你好几天没吃饭了吧?老林头沉默片刻,终于接了过去,只是不断地说着谢谢,过几天就还我之类的话。

我在老林头的窝棚里没坐多久便离开了,像我们这样的人,注定了终日要为果腹而奔波忙碌不停。

三月十九

我跟老林头结伴从垃圾场那边过来,正看到几个年轻的小混混,穿着破洞的牛仔裤,叼着烟,吊儿郎当地走了过来。其中一个我认识,他见到我愣了愣神,忽然爆笑起来:哟,捡破烂的。我低下头,没有反驳,加快步伐想要走过去,他的声音却忽然停住了,也低着头,快步与我们擦身而过。

又走了几步,我才发现身边的老林头浑身颤抖。我并没有问什么,只是沉默地陪着老林头一直走着,直到晚上,老林头都未曾说一句话。

后来偶然间在跟别人聊天的时候,我才了解到,那天看到的那个小混混是老林头的儿子。他十八岁那年就离开了老林头身边,到现在老林头都不知道他的儿子吃在哪、住在哪。偶尔晚上回到窝棚时,老林头会发现自己放钱的地方被人翻过了,钱都没有了,然而每一次他依旧会把钱放在同样的地方。

三月二十七

我已经好几天没见老林头了,前些日子他明明已经好了。问老张头他们,老张头只是摇摇头,叹了口气,不说话。

钱呢?死老头!你怎么不出去弄钱?我刚一走进烂尾楼,就听到了这样的声音,而后就看到怒气冲冲的小混混走了出来,见到我后他愣了愣神,便快速走了出去。

我走进窝棚,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地上的老林头,面色苍白、嘴唇干裂,一头白发也乱蓬蓬的。

有水吗?老林头的语气有些虚弱。我拿出身上一直带着的水瓶递给他,他咕嘟咕嘟地喝了好几口,而后长长叹了一口气:不孝子出丑了。

搬走吧,别住这里了。我蹲下来认真地看着老林头说道。

不行啊,我离开这里,他就找不到我了。他在外面欠了债,我得赶紧想办法帮他还上。

我心头忽然冒出一股无名怒火,霍地站了起来:你还惦记着他干嘛,他这种混蛋让他去死好了!

不行啊,再怎么说他也是我儿子,不管怎样我还是得救他啊。老林头说完就仰起头不再说话。

我愤愤地转过身,离开了老林头的窝棚。

等到四月初四就好了。老林头低低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

四月初一

就在昨天,山城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暴风雨。暴风雨过后,我走出蜗居的地方,看着满是泥泞的街道,摸了摸瘪瘪的肚子,决定还是出去走一走,毕竟我已经两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

走在街上,遇到了一些同伴,也了解到有几个老头子没能挺过这场暴雨,但我没有说什么,因为彼此之间都清楚这是很正常的。彼时的我还在想,不知道独居在烂尾楼里的老林头怎么样了?

今天一天我都未能见到老林头,我想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去看看。刚一走进烂尾楼,就看见老林头拄着根木棍一拐一拐地走进来,我连忙上前扶他到窝棚里坐下:怎么搞的?

前两天出去想捡点东西,不小心摔的。

你疯了?我瞪大了眼睛,前两天的雨多大啊,你不要命了?

我得替儿子还高利贷啊。老林头嘟嘟囔囔地说了许久,看见我的脸色不太对劲才停了下来,傻傻地冲我笑着:我也攒了一些了,等到四月初四就好了。儿子说了,这次钱还上以后,就正儿八经地找个工作,不混社会了。

我看着满脸笑容的老林头,终是没忍心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四月初四

一大早,老林头就一拐一拐地来把我叫醒,脸上是藏不住的兴奋:走走走,带你去个好地方。

我和老林头坐在人民公园的草地上,我仰头看着天空问道:老林头,这就是你说的大垃圾场?

老林头低着头,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不对啊,这里明明是个大垃圾场啊,哪里错了?从前每一年的四月初四这里就会对外开放,每年每年我都来这里拾荒。

我拍了拍老林头的肩膀:许是市政规划拆了吧。走吧,我送你回去。正好我那里干粮还够,给你分上点儿。

我扶着老林头一拐一拐地回到了烂尾楼,又安慰了他一阵子,我才出来,打算四处走一走,看有没有什么收获。刚走出烂尾楼,我就看到了那个小混混,明显是喝了酒,一摇三晃地朝烂尾楼走去。我正想上前跟他说点儿什么,背后忽然响起了轰隆隆的声音。

我回头一看,发现烂尾楼坍塌了。小混混的反映比我还快,冲到废墟边上呜呜大哭了起来:老头子,你说今天给我钱的。你快出来,拿钱给我啊!不然,明天他们就要砍我的胳膊了,老头子,你快出来啊,快点

小混混的酒完全醒了,哭得声嘶力竭。我走上去,一拳将他打倒在地,这才止住了他的哭声,而后我连忙找人帮忙打了120电话。

老林头被挖出来时已经是六个小时以后了,满脸是血,早已经停止了呼吸,医生说他早在烂尾楼崩塌时就被砸死了。

我和老张头把老林头的骨灰从火葬场取回来,想了很久,最终还是洒在了城郊的一座小山包上,而他的儿子早已不知所踪。

六月初八

我拾荒的时候在街上见到了老林头的儿子,失去双臂的他跪在商场门口,一脸渴望地看着过往的人群 ,偶尔会有善良的人路过,抛下一点儿施舍。

个人简介

家养的土拨鼠:本名郝旭,热爱文字,喜欢看书,写文随心随性,不拘泥于一格。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