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父亲的年

2020年05月2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小说 父亲的年 马建忠 红色的窗花、对联、福字张贴在门窗上,映着一张张欢快的笑脸。 年越来越近,江华却高兴不起来,原本愉悦的情致被父亲一句你看着办吧弄得荡然无存。 父亲用一贯含蓄的口吻表达了不满。 江华知道很难说服父亲,不如找时间跟母亲聊聊,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说

父亲的年

马建忠

红色的窗花、对联、福字张贴在门窗上,映着一张张欢快的笑脸。

年越来越近,江华却高兴不起来,原本愉悦的情致被父亲一句你看着办吧弄得荡然无存。

父亲用一贯含蓄的口吻表达了不满。

江华知道很难说服父亲,不如找时间跟母亲聊聊,或许从她那里能够了解一些信息,知己知彼,才好跟父亲再谈,实在不行还可以让母亲帮着美言几句。

江华记得,自己中考那年恰逢世界杯足球赛,母亲跟父亲说,让他看一场决赛,也好抚慰抚慰他这个心痒难耐的球迷,非要禁止他观看,学习效果未必理想,父亲想了想点了头。弟弟高三那年早恋,父亲勃然大怒,母亲说给他一次机会,前提是不影响学习成绩,这才有了现在的弟媳。

江华趁父亲去遛弯之际找到母亲,几句话后直切主题,说了自己过年的计划安排:他们兄弟俩都准备一家三口出去旅游过春节。

母亲似乎早知道他的来意,和蔼地说:别怪你爸,前些天你刘叔去世,他去了趟牛场,回来后情绪一直比较低落。

母亲说,刘叔是父亲的发小,一个朴实厚道的乡下人。十几年前,父亲退居二线,无所适从,闹了场病。住院期间,往城里送牛奶的刘叔来看他,两个人聊得格外开心。晚上,父亲跟母亲商量,想回老家承包一块地,养牛。

在城里找个事做不是一样吗?母亲不解。

父亲沉吟片刻:也许是出来时间长了,总想回去看看。

母亲理解父亲的思乡情结,但她担忧他的身体,毕竟在城里安逸舒适久了。

父亲露出了久违的笑颜:我小时候养过牛,知道其中的苦和累,不用担心,再说还有老刘呢?

父亲对牛场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租赁牛场第一年,父亲不顾他们兄弟俩回城里过春节的提议,执意在牛场过年,结果两个小孩子在院子里玩耍被冻感冒,打了几天点滴。第二年,父亲用养牛换回的第一桶金购买了土锅炉,用以取暖。

那几年,他们哥俩极少跟父母见面,只有过年一家人才能欢聚一堂,其乐融融。牛场成了全家人的集结地。

好景不长,火旺的牛市遭遇冰霜期,当地一家名牌奶制品企业出了严重质量事故,导致整个区域奶牛养殖业跌入低谷。刘叔眼见父亲逐渐适应退休状态,牛奶市场又极度萎靡,劝说父亲把牛卖了。眼看着购买牛饲料资金短缺、入不敷出,父亲不得已恋恋不舍地返回城里。但他每年夏季都抽时间回去看一眼牛场,跟看护牛场的刘叔叙叙旧。

江华看母亲露出为难之色,悻悻地离开了。

几天后,江华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说是牛场租赁期快到了,征求一下他们哥俩的意见,大年三十在牛场过。兄弟俩沟通了一下,想起去年春节吃团圆饭时父亲那张脸忽然莫名其妙多云转阴的情景,两个人商议,外出旅游过大年的计划暂时搁浅,明年再议。

云层低垂,雪花漫天飞舞,平日冷冷清清的牛场里亮起了灯光。

母亲一如既往地在厨房忙碌,两个儿媳帮忙打下手,父亲也屋里屋外地忙乎,一会儿叮嘱孙子放鞭炮注意安全,一会儿帮着端碗、端盆。江华兄弟心不在焉地坐在炕上,不像在自家过年,倒更像是逼不得已的应酬。父亲看在眼里,不紧不慢地说:吃完饭,我有件事跟你们说。

没多久,炸丸子、炸扦子、小鸡炖蘑菇等江华兄弟小时候最喜爱吃的菜肴摆满了桌子。父亲端起酒杯说:这几年咱们都去饭店过春节,今年让两个逐渐长大的孩子再体味一下别样的新春。

酒过三巡,江华兄弟谈论起怎么跟领导相处,妯娌俩聊起哪家美容院效果佳,两个孩子争抢着看电视。老两口正在收拾着桌子,一个孩子突然说:手机怎么没信号?没法玩游戏了。

江华显露出情急之色,忘了给领导发祝福短信了。他兄弟说,还没给朋友圈发祝福语。妯娌俩齐声,得赶紧给孩子的班主任打个电话

看着他们心急如焚的样子,父亲面如止水,问,吃好了吗?

一家人连忙点头,起身准备离开。

父亲严肃地说:都坐下,我有话讲。

大家这才想起父亲之前的叮嘱。

父亲绷着脸站起身,冲着江华说:你妈为这个家操劳了一辈子,五天后,我准备在牛场给她过六十六寿宴。

一家人面面相觑,兄弟俩不约而同地说:爸,咱在城里找个大酒店多好,何必非要到这么冰冷的地方。妯娌俩频频点头。

父亲看着他们叹口气说:到了城里你们还有时间抬起头来看看天吗?

此刻,雪野上空正高挂着一轮明月。

个人简介

马建忠,中国微型小说协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