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艾艾和锁锁(小小说)

2020年05月2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艾艾和锁锁(小小说) 原创 广陵渔父 渔父乱弹 这是六十多年前,家乡小镇上的一件真实事儿。 镇北有个女孩叫艾艾。艾艾落地的那天,便是她娘的祭日。艾艾的爹硬是靠门前的一块生姜地,把艾艾拉扯大的。 艾艾爹每天都去四十里外的县城卖姜,艾艾每天都去大户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艾艾和锁锁(小小说

原创 广陵渔父 渔父乱弹

  这是六十多年前,家乡小镇上的一件真实事儿。

  镇北有个女孩叫艾艾。艾艾落地的那天,便是她娘的祭日。艾艾的爹硬是靠门前的一块生姜地,把艾艾拉扯大的。

  艾艾爹每天都去四十里外的县城卖姜,艾艾每天都去大户人家揽些缝缝补补的活。可不管爹儿俩怎么起早贪黑,日子过得还是紧巴巴的。艾艾爹常常发狠说:这辈子穷日子过够了,赶明儿艾艾长大了,一定得给她找个有钱的婆家。

  见过艾艾娘的人,都说艾艾长得比她娘还标致。说媒的、提亲的,赶集似的往艾艾家跑,都让艾艾爹给赶走了。也有不死心的,依旧隔三岔五的来,艾艾爹只得发话:我闺女除了金家,谁都不嫁。

  说媒的一听,明白了艾艾爹的心事。镇上有钱的人家不多,别说已结亲的,就是没结亲的,人家还嫌你穷呢。再说金家,家里也没男丁,就一个十八九岁待嫁的大姑娘。看来,艾艾爹是想把艾艾往县城嫁了。

  艾艾不怨日子苦,艾艾就怕爹给她找婆家,因为艾艾早有了心上人。

  艾艾的心上人叫锁锁。

  锁锁也是个苦水里泡大的后生,三岁没了娘,七岁又没了爹。爹娘留给他的,就一间破草屋和一把渔叉。锁锁生就一副好水性,一个猛子扎下水,两口烟的功夫,准能从水底给摸上条乱蹦活跳的鱼。

  一年夏天,艾艾在河边洗衣,不小心落了水,眼瞅着要沉底,锁锁一个猛子扎下水,艾艾才没死。后来,他俩就悄悄好上。

  艾艾不敢将她跟锁锁好的事告诉爹,艾艾知道爹不会让她跟锁锁好,爹一心想让她嫁给有钱人家,爹想过好日子。艾艾不怨爹,爹一人把她拉扯大不容易。

  锁锁想带艾艾远走高飞,两个人过日子去,艾艾没答应。

  艾艾爱锁锁,也爱爹,艾艾不愿丢下爹,去过两个人的日子。

  艾艾好为难。

  这年夏天,艾艾告诉锁锁,爹给她在城里相中了一家,说是秋上过礼,最迟不过明年秋上就让她出门。

  锁锁抓住艾艾的手,好紧好紧,就跟她去年让蟹钳着似的。

  锁锁问艾艾:艾艾,真的愿跟锁锁好?

  艾艾不吭声,只是点头。

  永远跟锁锁好?

  艾艾还是不吭声,仍是点头。

  愿意等他?

  你想干啥?艾艾这回急了。

  锁锁告诉艾艾,说他要走了,等挣了好多的钱就回来,明明正正地娶她,让她和爹都过上好日子。

  艾艾哭了。

  第二天,艾艾在河边送锁锁走。堤的尽头,都瞧不见锁锁的影儿,艾艾还站在那儿瞅着。

  锁锁走了,将艾艾的心带走了。艾艾的脸上,再也没了笑容。爹问她咋的,她不说。

  锁锁走后第三天,老天就没完没了地下开雨,直下得河水漫上了堤,雨水流进了屋。

  水没过膝的时候,艾艾硬是将爹拉出了屋。出门没几步,身后那两间泥砖屋就塌了。

  大水退了,饥荒和瘟疫来了。乡下人往镇上跑,镇上人往城里跑,八乡四镇都是灾民。

  艾艾和爹没跑。爹舍不得那块地,艾艾要等锁锁回来。

  艾艾天天盼锁锁回来。锁锁能不能挣好多钱,艾艾不在乎,只要锁锁能回来,艾艾一定想法让爹认他做女婿。一家三口过日子,再穷也是甜的。

  秋天,过礼的没来,艾艾却染上了病。这一病,就没能再起来。

  艾艾知道自己不行了,跟爹说她和锁锁好上了,别再给她找婆家。她要走了,就舍不得爹。可能见着娘,她不怕死。还让爹在她死后,将她葬在河堤上,她要看着锁锁回来

  第二年春上,锁锁回来了。

  锁锁不信艾艾会死,来到艾艾坟头,发疯似地扒着坟土,十个指头流着血,将黑土染成了红土。

  锁锁将艾艾从土里抱出来,艾艾身子还没腐,还跟生时一样。

  锁锁给艾艾洗净身子,换上新衣,戴上首饰,把艾艾打扮得跟新娘一样。

  锁锁逢人便说,他要跟艾艾过好日子了。

  第二天,锁锁不见了,艾艾不见了。

  又过了几天,艾艾爹也让人带走了。

  镇上的人,从此再没见过锁锁和艾艾爹。

  小镇百里之外有大湖,常有强人出没,打劫过往船只,杀人越货,但凡遇见,无一幸免。偏偏小镇人,行船于此,只越货,不杀人,不知何故。

  有人说:恐是锁锁在那里落了草。锁锁那么好水性,去做水上强人,也在情理之中。这种说法,大家都信。

  锁锁是不是真的做了强人,谁也没亲眼见过。

写于1994年10月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