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看马记

2020年05月2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看马记 文/林慕清 许如卿见写字台上有一本法国著名作家大仲马的小说基督山伯爵便翻了一下问: 你在看吗? 是的。 李卫明忙着点炉子烧水。 我一直都想读,总是抽不出时间。 许如卿在桌子旁坐下来。 小说的主人公叫爱德蒙 . 邓蒂斯, 李卫明边添柴边说道: 他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看马记

文/林慕清

许如卿见写字台上有一本法国著名作家大仲马的小说基督山伯爵便翻了一下问: 你在看吗? 是的。 李卫明忙着点炉子烧水。 我一直都想读,总是抽不出时间。 许如卿在桌子旁坐下来。

小说的主人公叫爱德蒙 . 邓蒂斯, 李卫明边添柴边说道: 他为拿破仑党人送了一封信,遭到两个小人和法官的陷害,被打入黑牢。法利亚神甫帮他逃走并给他了藏宝图,邓蒂斯在基督山岛上找到了宝藏,他化名基督山伯爵,经过策划,他报答了恩人,惩罚了仇人,小说充满了传奇色彩,引人入胜。 听上去真的很有趣。 许如卿笑笑。 小说的结尾给我印象特别深刻。 李卫明忙好了坐下来说: 邓蒂斯也就是基督山伯爵,没有放过一个仇敌,他报复了所有赐给他灾难的人,他最后一个人,孤零零地驾着一条船消失在茫茫的大海上他拥有财富,却心中充满了仇恨,他的未来是和他的内心是一样的黑暗,凶险。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小说也反映出西方人睚眦必报的社会心态。

别说那么深奥,我听不懂。 许如卿皱了皱眉: 什么叫睚眦必报? 睚眦就是发怒瞪眼睛,指小仇恨,睚眦必报就是说瞪眼的仇都要报。 李卫明看了她一眼。 这也太狠了吧。 许如卿有些吃惊。 我们中国人讲以德报怨,这与西方人完全不同。 李卫明站起来走了两步。 哪一天我不理你了,你会不会也睚眦必报?许如卿看了李卫明一眼, 你说呀! 我不会。 李卫明说, 我们现在是新社会了,老百姓之间是人民内部矛盾,我反对睚眦必报,一些人眼里的仇恨在我看来只不过是人生的逆境罢了! 水开了。许如卿指了指炉子。李卫明泡了两杯碧螺春。 夜里喝茶该睡不着了。许如卿小声说。 睡不着正好想我。李卫明笑笑说,我茶叶放得少。 美死你了,谁会想你呀! 许如卿走到窗前摸了一下窗帘: 还做的挺不错的嘛,图案花了一点,好像不是你的风格,这是你自己弄的么? 我哪有那本事弄! 李卫明也喝了一口茶, 是唐娜请人做的。

许如卿回过头来盯着李卫明: 露马脚了吧,我说这房子咋收拾的这么好,原来真的有小妖精啊。 什么小妖精,那是革命同志,我们还有老赵一起演节目,我搬新房子 ,乔迁之喜,她送了两块布料做了窗帘,你千万别多想 李卫明有点急,说了一大堆 心里没鬼,你急什么? 许如卿把脸一沉, 她经常来吗? 来过两次。 李卫明加快了语速, 你不知道啊,其实我们的事我早就跟她说过,老赵喜欢她,正追求她呢。 老赵? 许如卿有些意外, 他喜欢这个唐娜? 是的。 李卫明好像在讲故事, 唐娜经常去老赵家蹭饭,老赵对她可好了,经常给她夹菜,还嘘寒问暖,唐娜也能喝酒,酒量和老赵有的一拼。 他们的事定下来吗? 许如卿问。 还没有。 李卫明又说, 老赵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唐娜嫌他老土,以后你如果有机会,从中撮合一下,老赵已经三十好几了,还没有媳妇儿。

我知道了。 许如卿松了一口气。 你审查好了没有?我能过关了么?李卫明心里有些忐忑。 许如卿笑着点点头。 李卫明这时忽然立起身来,朝许如卿拱了拱手,装模作样地学着昆曲的道白: 啊!娘子,天色已晚,你我早点歇息吧 许如卿脸一红: 李卫明,你真的假的?李卫明终于没有忍住,笑出了声 你害羞了,哈哈哈

你想不想看看我的枣红马?李卫明问。 如今我也升了官,有马骑了。 你当班长啦? 许如卿有些将信将疑。 弼马温,养马的官。 李卫明乱讲道, 就是当年孙猴子闹天宫时当的官。 你不会也嫌官小,将来大闹一场吧?许如卿笑弯了腰。 要不我带你去看看吧!李卫明拉着许如卿出了门。 瞎说,我咋不知道你有一匹枣红马?许如卿边走边说。

当他们走到马号里面,李卫明指了指一匹精壮的马说: 你叫如卿,它叫如风。 这时,枣红马抬起吃草的头看看李卫明,李卫明走向它,抚摸了一下它的脖子,枣红马用嘴在李卫明脸上蹭了一下。

许如卿吓得往后退 它不会咬你么? 除了你会咬我,它才不会呢!它是在向我表示友好。 李卫明忽然走开了。 你去哪儿?李卫明我害怕! 许如卿大叫起来。不一会儿,李卫明拿了一些玉米面拌好的精饲料,走过来说: 你喂给它吃吧!让它也认得你。 它不会咬我吧!我咋有点怕。 许如卿的手开始发抖。 它是马,不是狗,别怕!李卫明笑笑说。

许如卿慢慢靠枣红马,用发抖的手把草料倒入马槽,如风大吃起来。 别怕,来摸摸它的脖子。李卫明说。

许如卿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摸了摸枣红马的脖子,如风没有什么反应,继续大口地吃草料。 它好壮呀!它身上热乎乎的。我以后常来喂它,它就认识我了吗?许如卿又摸了摸枣红马。 有一天我会牵着它,载着你,在开满紫色小花的苜蓿地里走,蓝蓝的天,雪白的云,鸟儿在歌唱那样会多美呀! 李卫明看着许如卿说。 我好期待那一天呀!许如卿一下子扑进李卫明的怀中,这时如风抬起头,眨着眼睛看着他们。 它有点嫉妒你了李卫明捏了许如卿的脸。许如卿脸一红,用手捶了李卫明一下:几点了?我要回家去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李卫明和许如卿走出了马号,明月当空照,夜风徐徐,繁星点点,他们手挽着手走在月光下,夜静极了,只有蛐蛐儿在草丛里不知疲倦地歌唱。

选自林慕清的中篇小说负了如来,负了卿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