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青春之歌(小说)

2020年05月1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原创 实磊 公元1966年,我16岁。当时我准备考高中时,文革开始啦。一夜之间学校铺满了大字报。真是忽如一夜春风起,千树万树梨花开。学校成立了红卫兵组织,揪斗学校校长。不少人欣喜若狂。我当时真的不理解,好好的学习环境怎么说乱就乱了呢?后来学校干脆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原创 实磊

公元1966年,我16岁。当时我准备考高中时,文革开始啦。一夜之间学校铺满了大字报。真是忽如一夜春风起,千树万树梨花开。学校成立了红卫兵组织,揪斗学校校长。不少人欣喜若狂。我当时真的不理解,好好的学习环境怎么说乱就乱了呢?后来学校干脆停课了,学生组织也分成了两派。都说自己的组织是革命造反派。两派都拉我参加他们的组织。因为我文章写的好,都想让我为他们写大字报。说实在话,我两派都不想得罪。当时奶奶病重,我就以此为理由,回家当了逍遥派。

在我回家的第二年,我们村来了十一个知识青年。他们是省城高、初中生,五个男的,六个女的。生产队长接到通知,作了认真细致的接待准备。在村东头腾空了原来生产队放农具的小院。用白石灰把墙粉刷一新。两间男知青住,两间女知青住。还有两间,盘了灶台,垒上烟囱。所有门窗都修缮一新。那天队长把我叫去,他说,知青们是毛主席送来的客人,你今后就别下地干活了,先帮助他们熟悉情况,教教他们打水,做饭。先服务三个月吧,等他们会打水做饭了,你就撤回来。我说,打水我可以,我刚学回用辘轳。可我不会蒸馍和擀面条呀。队长说,让你妈帮你。给你一天记八个工分,给你妈记四个工分。我很高兴接受了这个仼务。队长让我去帮助知青们,我想有三个原因:其一我是村里唯一的初中生,和知青们有共同语言;其二我妈的面食做的好,在全村是有名的;其三我家住在村东头,离知青点最近。

知青们来了以后,也给我沉闷忧郁的生活带来了欣喜。我每天早上起床,先给他们打满一缸水,然后帮他们熬一鍋玉米糁儿。里面放入红心红薯和白豇豆,下饭菜是我妈送给他们的咸酱豆。知青们刚来也觉得挺新鲜。下工回来,吃的很是香甜。男的喝两碗,女的喝一碗半。他们吃饭,我在一旁看书,听他们说说笑笑,评论饭好吃,也挺有成就感。知青队长说,你也喝一碗吗。我说,不,我一会儿回家吃。知青队长说,做的挺好喝的,明早多做点,有的男同志两碗没喝够。我说,行。

上午半晌时,我妈来了。她带来了发面用的老酵母面,教我如何发面。先把面和好,然后烧点温水,把面放上。大约过四十分钟,面就开啦。然后把面揉捏成拳头大小的圆形放在蓖子上,让馍醒停十分钟就可以蒸啦。先大火将锅烧得上元气,然后中小火烧十多分钟,馍就熟了。火停后,捂十分钟就可以揭鍋啦。我妈给他们蒸的第一鍋馍叫胡里头馍,三分之一高粮面,三分之二白面,揉在一起。那馍又虚又香。闻着馍味儿,我馋涎欲滴。真想趁热吃一个。妈把馍拾出鍋,说我赶快回家做饭去,你弟弟放学快回来了。临出门,妈又扭头对我说,知青队长让你吃,你可别吃。我给他们预备两顿饭的馍,有数的。他们回来你给知青队长报个数。我说,知道了。那时候,农村农民,红薯湯,红薯馍,离了红薯不能活。像知青们吃的胡里头馍,我们过年时才能吃到。国家每月给每位知青补助二十斤白面,杂粒生产队供应。知青们回来,吃着我妈蒸的又香又甜的胡里头馍,喝着我做的白菜粉条湯,别提多高兴啦。我把蒸馍时用了几斤黑面,几斤白面,蒸了几个馍,如数报给知青队长我就回家吃饭了。

我们村的知青点,知青队长最有权威,有两个调皮的就怕他。有两天知青队长在公社开会,爱捣乱的马军们特别兴奋。生产队长让我带他们到田间干活儿。那天的活儿是打芝麻叶。芝麻长到一定时候,要将芝麻叶子全掐掉,让营养直接供应到芝麻籽上去,以保证芝麻籽粒大油满。况且芝麻叶煮晒后,还是农民们常年喜欢吃的干菜。打芝麻叶,是我们的习惯叫法,实际是用手掐。我头天晚上到知青点将打芝麻叶子的要领交待的清凊楚楚。青春骚动期打骂爱,恶作剧对有些人都是一种发泄。马军就鼓动男生们准备尺长的棍子,到地里狠狠地打芝麻叶。那天我因为准备早餐,和一位女生晚去了半个钟头。马军带动两个男生到地里就朝芝麻狂打,边打边朝女生们喊道,快打呀,庄稼活儿不用学,我们咋着你咋着。惹得地里干活的哈哈大笑。队长赶过来制止,他们已将一垅芝麻打得落花流水,队长心疼的直跺脚。队长问马军:没人给你们讲要领吗?马军说:讲了,就让打芝麻叶呀。结果我被队长狠狠地骂了一通,并罚了我两天工分,这件事我一句没有辨解。知青队长回来了解情况后,批评了马军他们。让他们给我道歉,我说:不用了。可能我没说清楚,今后注意就是了。马军背地叫我义气三郎。我知道他把我当宋江啦。

三个月以后,我教会了他们做简单的饭。妈妈教会了我也教会了他们做馒头和擀面条,队长让我撤回,他们都依依不舍。知青队长给队长要求,如果有困难让我经常去帮助他们。还要求一定要给我加工分,队长都答应了,我很受感动,感动他们拿我当朋友。我不去做饭以后,他们轮流做饭。有两三个知青,一轮到他就叫我,他们做不好。有时候晚上我也去知青点聊天,聊省城中学的事情。有时候他们晚上交流各自看过的书,有《安娜卡列尼娜》,巜复活》,巜德伯家的苔絲》等等。有的书名我听都没听过。当时的书店只能买到毛选和浩然的长篇巜艳阳天》。他们聊的书当时都是禁书。我和知青们成为朋友以后,他们才让我跟着听。知青中,我最佩服知青队长和另外一个女知青小赵,他俩看的书最多。知青队长不仅爱学习,更爱思考。他有时间就到贫下中农家里串门儿,问大家家里最需要什么?在调查研究之后他写了好多东西,我在他笔记本上看到,有农村与城市十大差别,农民孩子读书难,农村男青年找媳妇难,农村換亲、转亲现象调查,农民养、鸡、猪、羊应该支持等等调查文章,这些文章都是为我们农民说话的,我看了很是高兴。但也有个别青年离开爹妈,离开学校,不能自持,天马行空。知青点的马军就是一个。他不爱看书学习,经常到外知青点串门儿,有时候夜不归宿,就住在人家点上。有次他回来说,人家的点上,生活好着呐,隔三差五喝鸡汤,吃鸡肉。知青队长问,哪儿来的錢?马军说,不花錢,顺的。他学地方话学的挺快,把偷说成顺。知青队长把眼一瞪,大声说:别的点我管不着,咱们点祸害老百姓的事一件也不能干。你们还嫌百姓穷的轻啊?马军讨了个没趣,钻被窝里蒙头就睡。

有一次,知青队长到县里开知青代表会,五天后才能回村。马军高兴得又蹦又跳,还敲着洗脸盆在院里高声唱:解放区的天是明亮的天,解放区的人们好喜欢,惹得两屋里男女知青开怀大笑。知青队长走后的第二天,马军真从外面顺只母鸡回来,下午我去玩正好碰上,是只黑母鸡。这只鸡我认识,是五保户赵八奶家的。我说:马军这只鸡吃不得。马军说:肉臭?他一脸不高兴的看着我。我知道我管不住他,扭头赶紧回家。我给妈说了。妈说:那是你八奶的心头肉,吃盐看病都靠它呐。我说:知青队长开会去啦,谁能管着他呀。妈沉吟片刻,马上抓把包谷诱鸡,让我抓着一只黄母鸡,说:快去把八奶的鸡换回来。我拎着鸡就往知青点跑。马军正要杀鸡,我赶紧说:杀这个,我妈说,黄母鸡肉香。马军抬头看看我拎的鸡,不情愿的说:也行。

那天晚上,女知青小赵到我家来,她说,她要在我家吃饭。我家的晚饭是红薯稀饭,晚上从不吃馍。小赵喝一碗稀饭,和妈拉会儿家常才回去。临走给我留了一本书,巜安娜卡列尼娜》,让我偷偷看。小赵走后,妈看着她的背影说,这姑娘是好人,她不愿趟这混水。

知青队长开会回来知道此事以后,狠狠地批评了马军,也批评了跟着吃鸡肉喝鸡汤的其他知青。有天晚上他领着全体知青来向我妈道歉。我们正在吃晚饭,稀面条湯。鍋里面条少而又少,红薯叶子多而又多。与其说是面条饭,还不如说是红薯叶湯更加准确。知青队长夺过我的碗,走到马军跟前,厉声说:看看吧,这就是大娘她们的晚饭,能给我们的面条比吗?我们吃着国家补贴的白面,而大娘她们喝的是红薯叶汤。我们还好意思吃大娘下蛋的鸡吗?马军听了知青队长的训斥半真半假地哇的一声干嚎道:大娘,我错了,你打我吧。说着就要向我妈下跪。我和我妈急忙拦着他。妈说:孩子们,你们离开爹妈来到俺村不容易,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干农活又累,想吃点肉有啥错。明年开春,大娘多养点鸡娃儿,鸡长大让你们吃个夠。小马这事今后别再提啦。你们要不嫌弃,大娘的家就是你们的家,我就是你们农村的干妈。妈妈这番话说的貼心貼肺,知青们很是感动。知青队长从衣兜里掏出一块八角钱要给我妈,说这是鸡錢。小赵说,队长拿五角,其余的都是大伙一角两角凑的。我妈说:你们要把我当妈,就把这钱拿走。知青队长只好收回钱,向我妈深深的鞠了一躬。知青队长歉疚地带着知青们离开我家时,小赵姑娘拉着我妈的手,满含热泪,深情的喊了一声:妈!

自吃鸡事件以后,小赵经常到到我家来,她在心里把我妈当她妈啦。她是省城大学一位教授的女儿,母亲因病去世。家里还有一个哥哥,已经在省里一家工厂上班当了工人。父亲年轻时当过三青团,文革初期被打成历史反革命,下放到大别山五七干校劳动改造。她来俺村前也没见父亲一面。她在知青点沉默寡言,除了干活,就是在屋里看书。

小赵姑娘文笔好,能写诗歌和散文。她来不久,队长就让她负责俺村的黑板报。队长让我给她当帮手。有时她写她编我抄,有时我写我编她抄。我还清楚地记得她写的诗歌,排排杨树行行柳,楊柳哗哗拍双手;知识青年来俺村,村民欢迎到村头。真不愧是教授的女儿,一肚子老鉄,内秀。

她来俺家,除找我妈学习厨艺和针线外,更多的时间是和我交流学习情况。有次她问我,你看了几部长篇?我说,巜林海雪原》,巜创业史》,巜艳阳天》。她说,古代四大名著没看吗?我说,看过水浒连环画。她说,外国的呐?我说,看过高尔基的巜在人间》,还有巜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是什么斯基写的。她说,是奥斯特洛夫斯基。她说,她爸有很多私人藏书,巜红与黑》,巜罪与罚》,巜静静的顿河》都藏在表姐家啦。她说的书,有些我连书名都没听过。她为我描绘了一个知识的海洋,当时我真想变成一块大海绵,跳进海洋,把海水吸个一干二净。

俺大队革委会副主任袁忠,抓知识青年工作,经常到俺村来。他看到小赵俺俩好,心里生出好大的醋意。那天他到俺家,恶恨恨地对我说:今后你少往知青点跑,板报你也别管啦。你和小赵勾勾搭搭的事,有人反映给我了。我怼他说:啥叫勾搭,上知青点,办板报,那是队长派我的活。他说:明天你到猪埸放猪去,队长那儿我去说。我还要怼他我妈赶紧拦着我说:听主任的,明天去放猪。我妈从来胆小怕事,又扭臉对袁忠道歉说:孩子说话没分寸,主任甭生气。袁忠站起来气哼哼的走了。第二天,生产队长很无奈地通知我去猪埸放猪啦。没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

说起这个袁忠,那可是俺大队的一个孬蛋。家庭出身好,小学没有毕业,就回农村当二流子。大队的原民兵营长是他亲叔,十七岁就走后门当兵啦。到部队他不正经干,星期天串老乡,喝酒闹事,两年后就复员回来了。正赶上文革初期,他组织几个农村二毬,成立了风雷激战斗队,打打杀杀,斗地主富农、右派分子、大队支书,颇得有些人的赏识。成立革委会时,他差点当了俺大队的一把手。原公社的一位付书记,現在公社革委会主仼了解他,说:原大队书记没啥问题,当革委会主任,他当二把手吧,扶上马送一程,好好带带他,对年轻人有好处。这样他当了二把手,原大队支书仍为革委会主任。可新班子成立后,他根本不把老支书放在眼里,我行我素。他怀里揣着大队公章,大事小事独断专行。男人办事酒桌上盖章,女人办事床上敲定。人们早就对他怨声载道。给老支书反映,支书被整怕了,也管不住他。总说:人在作,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不到,急啥哩。

上次马军杀鸡之事,知青队长处理的好。马军从此也翻然改进,表现得象換个人一样。县里和公社知青办听说后,很是满意。让我们写个材料,转发全县,起到警示教育作用。小赵材料写好后,知青队长满意,马军不满意。他坚决不同意上报。他说:你们一报,我成偷鸡賊啦,当兵,招工谁还要我呐。知青队长说:改啦,就是好同志吗!马军说:你说破天,我也不同意,你要上报,我就自杀。知青队长为难的对小赵说:再改改吧。小赵说:我尽力啦,都改两遍啦。小赵推荐让我试试。知青队长说:可以呀。小赵说:袁付主任,不让他来知青点,到猪埸放猪去啦。知青队长说:他没这个权力。我去找他。他不同意我让公社知青办主任找他。知青队长找袁忠一说,袁真同意啦。不知咋了,袁忠就怕知青队长,真是小刀切豆腐,一物降一物。小赵把材料给我,我一晚上改好了。知青队长满意,马军破涕为笑。其实很简单,我避去了一个偷字。我改作:邻居的鸡到知青点串门,上窜下跳,蹬翻了桌上马军的一个玻璃镜框,框里的相片是马军心仪的女朋友。马军一怒之下,捉着鸡要宰杀它。并说,别的知青点早就偷着吃了,何况你是送上门来的祸害。正要宰杀,被邻居大妈碰上了,说这鸡杀不得,并拿自己家不下蛋的母鸡換下它。材料通过后,小赵高兴的对我说:你有当记者的才能,你是咋想的呀?我说:还是你对生活不熟悉,农村鸡都是散养,不习惯圈养。它们乱串门,到谁家都上床上桌,乱啄乱拉,我家里桌上的书本就被鸡拉过屎,我气坏啦。当时也有杀它的心。马军一怒为红颜,不更有戏剧性吗?小赵咯咯的笑啦,笑的前仰后合。忧郁的脸突然开朗,象一朵盛开的牡丹花。自从她来俺村,我第一次见她这么开心的笑。小赵好美呀!

小赵写的稿子,报到县知青办,一炮打响。县知青办又推荐给区日报社,区报在知青园地刊登出来,在全区影响很大。报纸刊登时,小赵坚持让把我的名字署上,我也成了报纸有名的人啦。年底评先俺村的知青点被评为先进单位。公社要组织文艺汇演,公社书记要求将換鸡事情写成舞台剧。我和小赵又费了两天一晚上编好了小话剧。排演时,知青队长让我演我,小赵演我妈。马军演自己。我又是编剧,又是导演,又是演员,几天忙得不亦乐乎。小话剧在公社演出成功。公社书记,知青办主任都赞不绝口。演出结束后,我和小赵骑一辆自行车回村。虽已初冬,天无风无雪,加上刚在公社食堂吃完夜宵,心里暖洋洋的。演出成功的喜悦更使我们激动不己,知青队长不停地唱毛主席语录歌曲。小赵坐在自行车后座上,两手紧紧地抱住我,臉紧貼在我后背上。我觉得她在小声哭泣。我说:咋了小赵?她说:没事,高兴的。她说:你能叫我一声姐吗?我说:能啊。小赵姐。她又轻声啜泣起来。到家分手时,她冷不防亲了我一口。那一晚我真的做了香艳的美梦象贾宝玉一样初试云雨,醒来捂着湿淋淋的裤头不知所措,成年后才知道那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学名叫遗精,农村人叫跑马。那年我刚刚十七岁。

两年以后,知青们就开始陆续回城了。有的当工人,有的当兵,有的上大学。俺村知青走的第一个是马军,他爸是省某国营厂的副厂长,他来俺村时被赶到省五七干校啦,现在又结合在厂革委会当二把手。厂里招工他做了手脚,先让儿子回去。按表现,大队,公社都主张知青队长走,因为俺村只有一个指标。知青队长说:让马军走吧,他爸年龄大了,需要照顾。马军两手抱拳,说声后会有期。也不在推辞谦让。知青队长为人仗义,每次都让着大家。他说,你们都走后我再走。知青队长来俺村的第三年,公社给他补个大队革委会付主任,党支部付书记,公社团委委员。第五年分个工农兵大学生指标。他竭力推荐小赵走。可上边带帽下达,是省政治学院招团干的。县团委,公社团委作工作非让他走。他走时给小赵说:我先走一步,你的事我给领导都讲了,他们会考虑的。再坚持一下。

知青队长走后,小赵孤零零一个人,心情很忧伤。她知道,父亲的问题没解决,知青点别的同学都没有家庭包袱,自己肯定要排最后。可父亲的问题啥时候能解决呀?他不像别人,今天是走资派,明天进革委会又成了领导干部。小赵对自己的前途一片茫然。晚上一个人住在知青点,她老害怕啦。有时晚上她让我妈去给她作伴。有天晚上她给我妈说,她要走不了,就给我妈当媳妇。我妈说:那好啊。就是我们农村人咋能配得上你们家呀。小赵说:我在这住快6年了,我从心里早把你当妈啦。我妈搂着她说:好闺女,不管下多长连阴雨,天总有晴的时候。快睡吧,明天还要下地干活呐。

小赵来俺村的第六个年头,省棉纺厂招收女工,给俺村知青点分一个名额。按说,非她莫属,就剩她一个啦。知青队长远在学校还打电话给公社过问此事。公社书记也给大队老支书讲了,问题就出在副支书袁忠身上。

知青队长补为大队副支书后,袁忠有所收敛,支委会硬逼他交出公章,由大队会计保管,大事必须支委会定。盖章由一把手签字为凭。一把手不在家按排列顺序执行。知青队长上大学走后,袁忠又把公章收归己有,小赵的政审材料他迟迟不盖章。离上报还有三天时间,小赵急得象热鍋上的蚂蚁。小赵去找他,他向小赵提出了非分的要求。下午小赵找到我,她说,袁忠告诉她,今晚十点钟他去给她盖政审章。我听后,怒火中生,骂道:真是个畜牲。我说:你答应啦?小赵说:不答应咋办?离上报时间只有两天啦。你放心我有办法对付他。不会让他阴谋得逞的。为预防万一你十点前一定要赶到我门前。我说:行。

晚饭前后,我烦躁不安,草草喝两碗稀饭,一会儿看看座钟时间。8点时,生产队长来了,说五保户八奶奶肚疼的厉害,让我去邻村请个医生来。邻村有位中医,离俺村只有二里地。我撒腿就跑,把医生请来交给队长和八奶奶,我又撒腿往知青点跑。我说,对不起,我不能去抓药啦。队长说,今晚这娃咋啦?

我跑到知青点,门半开半合。我推门进去,看到小赵衣服不整,坐在床上面如死灰,泪流满面。我知道我来晚了。狗日的袁忠,我和他拼啦。我在屋里寻找揍她的傢伙。门后有个顶门杠,我拿上就往外冲。小赵大喊一声,别去啦。我扭回头看到小赵整好衣服,走下床。我说都怪我,我来晚啦。小赵说:你来的不晚,现在才刚十点。是咱们低估了坏人啦,他九点就来啦。而且两个路口他都设了暗岗,你来也冲不进来。你看我准备的剪刀也没用上。他是玩女人的老手,不知他掐着我哪个穴位,我浑身无力我被他强奸了。说着小赵又哭泣起来。我轻轻的给她擦眼泪,安慰她说:这笔帐迟早与他算,咱告他个王八蛋。小赵说:你先给我保密,我爸从农埸回来病重,我要先回去,等工作安排好,我就到省检察院告他。知青队长的哥哥在检察院。放心,我在他耳朵后留了记号,我咬破了他右耳根儿。

第二天我陪小赵到公社,县里办好了回城手续。小赵走时抱着我妈放声大哭一埸。我妈说:这娃儿咋哭的这么邪忽呀?我没应声,走出家门,我也眼泪哗哗流了出来。

小赵回城一个月后,省检察院和县检察院来人把袁忠抓走了。袁忠对自己所犯的罪行供认不讳。正赶上党中央要求严打残害破坏知青上山下乡的犯罪活动,一审判决杀无赦。袁忠这种坏蛋死有余辜,多处犯罪,俺村除我以外都不知道是小赵告她的。可我见不到小赵,整天晕晕沉沉,无精打采。公社邮递员一来,我就打听有没有小赵给我的来信。日子长了,我妈担心我脑子出毛病,就劝我说:小赵是好姑娘,可和咱不般配呀,人家回城了,吃商品粮,她能嫁个农民?她同意,她爸她哥能同意?别想啦,我让你姑在她村物色个能过日子的,成个家算了。

在我妈和我姑的张罗下,我相了两次亲。那些姑娘咋能和小赵比呢,我一个也睢不上。况且上来就要彩礼钱,少则五百八百,多则一千,两千。那时农村都穷,上哪儿弄那么多钱。我一天挣八个工分,分值才一角二分钱。我给妈说:别张罗了,咱村光棍汉多了,我也打光棍吧。皇帝不急太监急,我妈又张罗着让我跟表哥一起到四川万县去领个媳妇回来。表哥说,他村领回来两个,二百斤粮票,加一百元钱,比在家找便宜多了,弄得我哭笑不得。其实,我相信知青队长和小赵对我的鼓励,仼何时候不要放弃学习。知识的宫殿穷人富人都能进,知识不嫌贫爱富,知识特喜欢爱它的人,知识可以改变人的命运。我默默地读书学习,有时候忘记了失恋的烦恼。

大学恢复高考的笫一年我就激动万分的参加了。那年我二十八岁。可到考埸一看,比我大的还有,也有比我小的。机会从来是给有准备的人的。由于自己平时有准备,考试觉得还算轻松。一举高中,我被省某大学中文系录取。接到通知书那天,我真像五十岁中举人的范进那样又蹦又跳,我拥抱弟弟,我拥抱妈妈,我把妈妈抱起来转圈。妈急着喊,快把我放下,快把我放下我放下妈妈,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妈说:这娃儿疯啦。我笑笑说:妈,我没疯,我考上大学啦,我是高兴啊!

上大学走那天,我妈给我煮了二十个鸡蛋,生产队长,老支书都给送来了东西,他们都替我高兴。村里拖拉机把我送到县城,我从县城坐汽车到省城,一路很是顺利。我在寝室刚安顿好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叫我,我走到门口一看惊呆了,是我日思夜想的小赵啊。我激动地拉着她的手说:小赵,你咋来了?小赵说:咱们是同学呀,我从报道处看到你的名字,就知道肯定是你。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是理所当然。小赵早我一天来报道,她像大姐姐一样领我买这买那别提多高兴啦。

安顿好后,我约小赵到铁塔公园散步。小赵问我:你成家没有?我说:没有。小赵:那我给你去信,你咋不给我回信?我说:没有啊,我从来没收到你的来信,啥时候的信?小赵说:我回去不久就给你写信啦。我说:没有。你走后,我不知跑过邮局多少次,问有没有我的来信。我还纳闷呐。小赵沉默了一会儿,自言自语道,我明白了。接着,小赵给我讲述了她这几年并不轻松的辛酸生活

袁忠伏法被枪毙以后,小赵发现自己怀孕了。善良的母性不忍心打掉自己的孩子。她把这一重大事情向病中的父亲和盘托出,父亲差点气死过去。父亲主张立即把孩子打掉,小赵坚决不同意打掉孩子。她给父亲说,她在农村交的男朋友很优秀,不会永远在农村的。并且他们一家人都很善良。父亲说,再善良他们能接受你现在这个实事吗?农村传统观念更重,他们把女人贞操看的比命都重。小赵说:那也不是我的错,是坏人強迫的。这事我男朋友是知道的。父亲说:他父亲知道吗?母亲知道吗?亲戚邻居知道吗?你不要太天真浪漫了,现在这种情况你男朋友变化没有也未可知。你写信试试吧,他不回信你立即和你哥结婚。小赵说:你和哥说过。父亲说:没有说。你哥喜欢你,你看不出来呀?小赵的哥是爸妈领养的,比小赵大三岁,是她爸山东荣城老家的。他母亲在小赵家当保姆。他五岁那年,父母亲先后得了癌症,父母亲走后,小赵父母亲就收养了他。他资质平平,一看书就头疼。小赵下乡那年,他就到省某工厂上班啦。小赵说:我可以把他当兄长看,但不能作爱人,他走不到我心里去。

和父亲聊过的第二天,小赵就给我写了信。小赵说,那天她熬了鸡汤,父亲在医院住。原打算鸡湯送去后,回来的路上把信发走。小赵哥哥正好从外面回来,见她一手提着鸡汤,一手拿一封信。她哥说:你送鸡汤,信我替你发吧。小赵说:行。当时,小赵什么也没多想,就把信给他啦。小赵说:我真傻,为什么不让哥去送鸡汤呢?我爸知道我的想法后,给哥通气没有哪?我都不得而知。小赵分析爸爸当时的心态,解放前就是省城大学的教授,解放后反右受批判,因为他写文章质疑过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文革中,又揪住他参加过三青团不放。他厌倦了。他不想当名人啦,人怕出名猪怕壮。义子,女儿都当工人挺好。喜结連里,女儿虽然委屈一点,只要义子对她好,不受委屈,平平安安过日子,他就瞑目啦。

信发走一个月后,没有回音。小赵的肚子也开始起变化啦。那天在医院病房里,小赵的爸爸把小赵和哥哥叫到跟前,说出老人的想法。小赵一直不吭声,她哥哥很爽快地答应啦,并表示一辈子对小赵好,一辈子不嫌弃孩子。爸爸说后,他们就举行了简单的婚礼。结婚半月后,小赵的父亲就病故了。小赵始终不渝相信我是不会变的,只是猜测,是不是我老父亲知道了那事之后不同意啦。但她始终没有怀疑她哥在信上做了手脚。我听后如梦初醒。我也简单向小赵说明了我这几年的情况。我对小赵说:这次我接到入学通知后,妈高兴的直说,这通知要早来两年多好。我妈念念不忘让你作儿媳妇呐。小赵听后又是一阵呜咽抽泣。我说:无奈的时代无奈的事,既已成实事,好好过日子吧。哥哥对你好吗?小赵说:对我还行,对孩子不行。爸爸走后,他公然以一家之主横行,动不动大声喝斥孩子,还骂她是乡里来的野种。我实则受不了他。这次考学,他坚决反对,说我违背了爸爸的遗嘱,好好过咱的平安日子有啥不好。他看上的是爸爸的遗产,表面装的温良恭俭让。我们现在己经分居了。他住爸爸的房,我在工厂宿舍住。我说:你来上学,孩子呢?小赵说:托付我的表姐带着。我听后,心里一阵沉重。没想到小赵这几年生活如此不顺,真是红颜命苦啊。幸运的是,我们成了大学中文系的同学,我心里说,一定要好好照顾她。我尽量温暖她,使她完全丟弃生活给她的冷气。

大学三年级时,小赵和他哥离了婚。教授的財产一人一半。存款多给小赵十万,算是给小孩的抚养费。我和小赵在学校西边租两间民房,将孩子接过来读学前班。小赵的表姐仍在这看孩子。小女孩很聪明,我很喜欢她。大学毕业前夕,我们两个给学校组织打了结婚报告,很快就批准了。知青队长现在己在省委组织部当处长了。在校学习期间,我们俩学习都很优秀。系党委让我们留校攻读研究生,我们都同意了,私下开始准备报考材料。知青队长来看我们,非要动员我先工作。他说:现在改革开放百废待兴,人才稀缺。你懂农村,农民,农业,先到省委农村政研室吧,让小赵考研,当教授,子承父业。后来我就到了省委农研室。小赵真是子承父业当了教授。

我们结婚以后,把母亲接到省城,让母亲颐养天年。小赵每天晚上给我妈洗脚,每周带老人泡温泉,逛公园。我妈太喜欢小孙女,小孙女也很喜欢奶奶。喜欢奶奶的葱油饼,喜欢奶奶的擀面条儿,喜欢奶奶做的小棉袄。我妈帮我们照看家,我们工作无后顾之忧。小赵研究生毕业后,又到哈佛读了教育学博士。回国后也走上了学校系里的领导岗位。孩子大学毕业后,到美国读研,后留在美国发展。小赵和我没有再要孩子,我怕分散了感情对孩子成长不好。我妈一开始想要我们要个男孩,后来听我解释后,也不再坚持了。我妈88岁那年无疾而终。早晨起床有点胸口发闷,仍坚持给我们做好早饭。十点多小赵接到妈的电话:闺女快回来吧,妈要走了。小赵和我急匆匆赶到家,妈己经永远的睡着了。无论怎么喊她,也喊不醒了!

戊戌春节写于新加坡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