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郭中会丨检举信(微小说)

2020年05月18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作者:秋谷 从那远祖就时刻不会忘记 让子子辈辈 隆起的一堆 紫气升腾龙凤起舞 从母生下那一刻起 守着摇蓝的父亲 总愿踮起脚尖把天上 最亮的星光摘给你 给你起个响亮的名字 天下第一 你我拾荒 走了这么多年的路 总是装着这重重的份量 生怕落地无声 又怕伴着名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作者:郭中会

郑鉴被破格提拔为农场纪委书记,在全局引起了轰动。原因是从副科级直接晋升副处级,这种越级提拔任用干部的方法是从来没有过的。人们纷纷猜测他的关系,都不知道这郑大人是何方神圣。郑鉴自己也也糊涂了,怪了,上头没人哪,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老郑,你的实名检举信很好,经调查完全属实。

局长,你是说我?

对,在当前的新形势下,就需要没你这样的干部!

不是,局长。

哎,不要谦虚,这是组织的决定,到岗后继续坚持原则努力工作,党委相信你。郑鉴在暂短的糊涂之后刷一下明白了――有人以我的名义写了检举信!真乃天降鸿运!他像无意中捡到了一件稀世珍宝,即突然又激动。

欢迎宴会在招待餐厅举行,我代表班子成员热烈欢迎郑书记的到来,随着农场党委书记话音最后一个字的结束,领导们响起了专业性的掌声,这声音是那么的及时,那么的准确,郑书记的嘴角微微向上翘动了一下。下面请郑书记讲话。党委书记虔诚且温暖的目光投向郑鉴,领导们又献上一阵专业的掌声。

郑鉴没见过这样的场面,他有些身不由己的站起身,别扭的表情在这群领导面前显得那么的不和谐,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在自己有限的词汇里努力的搜寻着可用的语言,停顿了好一会儿,谢谢,谢谢,没词儿了。他几乎不好意思抬头,漫无目的的扫视着满桌子丰盛的菜肴,突然想起局领导的话,坚决煞住吃喝风。他总算找了个话题,结结巴巴(有些口吃)的说,今,今天就这样了,以后不,不能大吃大喝了。书记和领导们收敛了笑容,胡乱的吃上几口,先后纷纷退席了。

郑鉴酒桌上的〞英雄本色,〞在领导夫人们无限放大和渲染中迅速传开,几天工夫,全场职工人人皆知,人们几乎是奔走相告,庆幸来了个〝包青天!〞也真灵,这几天,农场的吃喝风几乎是咔的一声止住了,就连同级别的副场长们也惧怕这不懂行规的愣头青。

早上五点钟,机关门前广场的大喇叭就响起了悠扬的轻音乐。各科室干部准时的来到这里,自动的排好队,每日一次的健身操开始了。这活动上级有严格要求,它是考核精神文明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活动也成了农场的一道美丽的风景,每天都有散步的职工和群众围观,干部们在众人欣赏的目光中享受着每一个早晨。谁是郑书记,给我做主哇!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子哭喊着。这声音和悠扬的乐曲形成了极大的反差,人们迅速的围拢过来,像看杂耍儿一样自然的形成一个圆圈。我是,我是郑鉴,怎么回事?郑书记给我做主哇,你们干部要杀人啦!女子一边哭喊着一边掀开了自己的上衣,霎时间白白的大肚子上露出两道血印子。放下,放下郑鉴忙说。

各科室的人们陆陆续续的上班了。几十人的办公室,除了不时的传来几句问候外,再无别的声音。这是干部门长期养成的习惯。

郑鉴办公室的门敞开着,啪的一声!显然是在拍桌子,我真想揍你!你怎么就确定她偷了饭豆子,竟然要剖腹取出来,荒唐!〝郑鉴大声的吼着。

我吓唬吓唬她,

〝什么他妈吓唬,劲儿再大点儿肠子都出来了!

没那么严重吧,

现在还这种态度,建议党委停止你支部书记工作!

这支部书记叫张强,是场党委书记的干外甥(书记干妹妹的儿子)。到分场任职不到一年,虽然职位不高,但在农场这一亩三分地儿却是要风有风要雨有雨的。郑鉴在他的眼里连个鸟儿都没算。他气呼呼的一摔门,扬长而去!

党委按照郑鉴的要求撤销了张强支部书记的职务,由郑鉴亲手形成存档材料,名称叫做剖腹取豆。

形式瞬息万变,转眼年末,党,政,工三掛马车并驾齐驱的说法开始落实。在党委书记的强烈建议和要求下,郑鉴又一次被重用,担任了场工会主席。有意思的是,文件是这样行文:场工会在场党委的领导下全面开展工作。

党委工作会议上,书记全面细致的布置了工会工作,决定工会全体人员(包括主席)立即进入〝第三产业。〞至此,郑主席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领着全体工会干部返璞归真奋战在广阔的天地之中,金黄色的大豆像一颗颗美丽的珍珠补充着工会的经费。一年,两年,三年。

张强剖腹取豆之后,在组织的帮助教育下进步迅速,很快被党委任命为劳动服务工司书记兼经理。由于头脑灵活,适应市场经形势的需要,负责销售工会生产的所有产品。至此郑副处被牢牢的控制在张副科的手中。一年,两年,三年。郑主席退休了,终于脱离了张副科的掌控。

退休后的郑鉴一身轻松,生来好动的性格,老年活动室就成了他站脚的地方,人们都喜欢叫他黑子(黑包公的意思)。愿意和他下棋的人很多,不是因为下的好,主要是他认真的劲头儿总能逗你笑。别下了,别下了,这張桌子给分场老干部。張强不耐烦的说。

那不还有桌子吗,

就用这张桌子,这儿我说了算。

欺人太甚!

欺负你怎么了,欺负你怎么了

不行

我揍你,行不行!随着张强一个大嘴巴子扇过去,郑鉴的鲜血迫不及待的从鼻子和嘴涌出,他赶忙用双手捂住,摇摇晃晃的回家了。

第三天上午十点钟,一辆黑色的轿车疾速而至,农场班子成员集体迎接,局长从车上下来,第一句话:马上请郑鉴同志。

老郑这几天可能不在家,党委书记说。

住院了吧!局长大声的问。

不,不,不可能,没那么严重,

什么是严重!局长把厚厚的一打子纸摔在书记脸上。

郑鉴被请到小会议室,自退休后,他没有机会和资格跨入这神圣的殿堂,他有些手足无措,极不自然的环视着这里的桌椅和每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快过来,郑鉴同志,局长大声的说。

局长好,老郑没好意思抬头,他的脸还青着哪!

郑鉴同志,你的检举信写的好,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绝不允许黑恶势力的存在!

局长,不是我,

对,不是你的错。相反,我们还要号召全局干部向你学习!

局长,真不是我写的检举信

郑鉴同志,不要怕吗,马上跟我去局组织部,接受返聘。局长给了郑鉴一个怪怪的表情。

看我这形像,老郑不好意思的说。

哎呀,上车吧。车门砰的一声关上了,全体班子成员立正目送。突然门子又开了,局长探出半个脑袋等候处理!砰的一下又关上了。

让你受委屈了,局长抱歉的说。

局长,真不是我写的,

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

一大批好干部,在实名检举信中诞生了!局长开心的笑着。这声音是那么亲切悦耳,老郑这回下定了决心,从此刻开始写实名检举信。

文/郭中会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