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史尚政 || 回乡(小小说)

2020年05月1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史尚政/作 题记:所有的别离,都触动伤怀。 公交车启动。 大,您先坐这儿。放下手里的大包小包,丁友成对着身后说。没听见回应,他急忙扭头去看,却发现父亲没跟在身边。 丁友成赶紧直起身子四下张望,都没找到那熟悉的身影。透过后车窗,他看见父亲在车站的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史尚政/作

题记:所有的别离,都触动伤怀。

公交车启动。

大,您先坐这儿。放下手里的大包小包,丁友成对着身后说。没听见回应,他急忙扭头去看,却发现父亲没跟在身边。

丁友成赶紧直起身子四下张望,都没找到那熟悉的身影。透过后车窗,他看见父亲在车站的广告牌边上,瘦高的身子格外刺眼。他的脑子一下子就蒙了,直冲着后面喊:大大。周围的人们惊异地盯着他看,一个反应过来的小伙叫道:快让司机停车。丁友成也回过神来,几步抢到司机跟前:师傅,求求你停下车,我爸没上来,他一个人不认路呀!五十多岁的汉子,竟然带上了哽咽的声腔。

司机回道:别急,我先把车靠边上。车门打开,丁友成顾不上道谢,拎起大包小包就往回跑,二百多米的距离,他记不起自己是怎么赶到父亲身边的,也不管眼前发黑的难受,紧紧地抓住那双干而硬的手。

公交车没有等他们,连同火车的点也赶不上了,父子俩只好先回家。

爱人轻声的埋怨,丁友成没在意。他把父亲带回房间,重新商量回老家的事。

丁友成的老家在农村,离这座城市近千里。父亲老丁头快八十了,自从前年冬天没了老伴,就跟小儿子丁业成一家在一起,老得快了,看着有点老年痴呆的迹象。丁友成清楚地记得,半个多月前弟弟丁业成把父亲送来的时候,绕山绕水地说出要轮流照顾老人的意思,丁友成二话不说就同意了。对父亲的愧疚和对弟弟的感激让他不能拒绝来到这城市快三十年了,没混到什么权和钱,只是平安度日而已,每年回去探望父母,除了留下点礼物和钱,陪伴他们的时间实在少得可怜,老人有个病呀灾的,都是弟弟一家人在跟前照顾。丁友成把弟弟的话看成是给了自己一个弥补的机会!

可惜天不从人愿。老丁头住下之后就很少笑过,对丁友成的爱人客气得叫人心痛,除了去小区的公厕,几乎就没有下过楼。这让丁友成揪心揪肺地煎熬。

终于在五天前,父亲还是提出回老家去,说是在老家活得松快,还能时常打理老伴的坟。丁友成说不动,丁友成的爱人说不动,他们的儿子从大学里对着手机视频了两天也无效,一家三口就这么败下来。老丁头有了笑模样,丁友成却添了心病:怎么跟弟弟一家说呀!对这次误车,丁友成甚至有一点意外的喜悦。

纠结是没用的。两天后,父子俩还是踏上了回乡的路。

整整一白天的车程,老丁头有点疲了,可两眼还是放光。傍晚的时候坐在小儿子丁业成家的炕上,从里往外地显着高兴。丁友成委屈地念叨:大,你偏心哩!老丁头摆手:扯哩,你俩都是俄的儿。这里有俄的魂,有你娘的魂,俄走不开。丁友成愣怔了,泪差点就没忍住。

吃完饭,在厢屋里,丁友成纠结而又艰难地跟丁业成两口子解释。三个人话没多少,大部分时候在抹泪。末了丁业成表态:哥,别记挂了。那是咱大,俄一准不让他冷着饿着。

第二天一早,丁友成要回城了。临出门,他跪在地上嚎叫:大,你结结实实的。过两年俄办退休,回来好好孝敬你!

THE END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