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故事:蓉儿的心事

2020年05月1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晓云 (本故事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妈,咱回家吧!儿子已经到了变声期,声音粗厚。 蓉儿一年来常常来鸡鸣山避风桥。先打车到山下,再费力爬上来,站在桥头,看云起日落,树枯草荣,似乎可以忘掉一切烦恼。 蓉儿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西天霞光飞舞,鸡鸣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晓云

(本故事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妈,咱回家吧!儿子已经到了变声期,声音粗厚。

蓉儿一年来常常来鸡鸣山避风桥。先打车到山下,再费力爬上来,站在桥头,看云起日落,树枯草荣,似乎可以忘掉一切烦恼。

蓉儿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西天霞光飞舞,鸡鸣山愈发瑰丽如画。

她跟着比自己高一头的儿子下了山。

等打车回家后,天已经深黑。丈夫刚做好晚饭。丈夫是区委干部,平时工作很忙。

又去爬山了?今儿我给你做了清蒸鱼,快洗洗手趁热吃吧!

蓉儿点点头,脸上露出感激的神色,仍然没有说话。

蓉儿最喜欢吃酸辣鱼,不过现在她仍津津有味的吃着清蒸鱼。

今天省里领导来视察,表扬我们区委管理工作做得好。丈夫颇为自豪的说,随即转过话题,儿子,吃好了,就去写作业。

儿子在下花园区中学读书,学校到家只有六百米的距离。

儿子回自己屋写作业了。蓉儿收拾碗筷。丈夫在电脑前制作单位报表。

夜深了,月色迷蒙。蓉儿想去看看儿子,当她端着一杯水正要推门的时候,发现丈夫和儿子正在交谈。

儿子,给你五十块钱,星期天和同学们买点好吃的吧!

不用了,我还是在家陪妈吧,您不是值班吗?

唉,自从你懂事多了,不过,爸希望你多交朋友,享受孩子的快乐

我没关系,只要妈能恢复以前的快乐就好了

这也是爸的最大愿望。

爸,您以后在家里别说单位的事,也别说让我写作业,我不想让妈难过。

嗯,爸爸以后会注意再注意,你快睡觉吧。

丈夫从儿子房间出来,发现窗前蓉儿娇小的身影,她正看着茫茫的夜空,泪水流到睡衣前襟上,打湿了一大片

一切会好起来的,快睡吧!

蓉儿没有说话,她拉过丈夫的手,紧紧,紧紧握着,之后把满是泪水的脸埋在丈夫的手掌中,那手掌宽大又温暖。

蓉儿的真名并不叫蓉儿,是因为上中学时,同学们觉得她长得像《射雕》里翁美玲版的黄蓉,就给她起了这个雅号。蓉儿那时的性格也颇像黄蓉,聪明,活泼,特别爱笑。

在大学里,蓉儿认识了现在的丈夫,丈夫是下花园人,她便跟他来到了下花园,在下花园区中学教书。

之后是可爱的学生们。

之后是可爱的儿子。

之后是可爱儿子变成她可爱的学生。

之后呢?

无影灯、麻醉剂、家属签字单、手术刀

她的声带出了问题,曾经如黄莺般清脆的声音消失了。手术后,蓉儿变成了哑姑。

告别了三尺讲台和可爱的学生们。告别了她的酸辣鱼和其他一切刺激性的食物。医生说,可能一两年内会恢复声音,也可能永远不会再说话。

巨大的恐惧和忧伤袭击了她的身心。她开启了怨恨模式。

怨恨十几年的讲台生涯,揉碎了省优市优的奖状。质疑医生的技术。怪罪带她来下花园的丈夫。甚至迁怒于鸡鸣山的名字,鸡能鸣,人为何不能言?她把自己封闭起来。拒绝人们的探访,讨厌一切关于语言的东西,给儿子写下不许同学到家里来的警告纸条。

一年来,她最喜欢的地方,是鸡鸣山的避风桥。在那里她是安全的,是强大的,是不必看别人同情的目光的。

其实,来避风桥最大的理由,是她可以在那里哭,畅快的哭。因为,她最不能忍受的是,她再也站不到讲台上了。

那天晚上,听了父子俩的对话后,她彻夜未眠。

第二天,她让儿子把她学校的教学资料拿回来。她认真整理修改,然后上传到网上。她每天忙忙碌碌。

渐渐的,她有了笑容。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她近两年第一次走进了下花园区中学的校门。

孩子们正好下课,从教室蜂蛹嘈杂而出,齐刷刷在她面前定住,接下来是一片宇宙爆炸前的深沉氛围。泪水们涌了出来!

老师,你,还好吧?一个泪流满面的女生轻轻的问。

蓉儿点点头,伸出双手为她擦泪。

老师,你想我们吗?那女生固执的问。

当然想了。蓉儿儿子替妈妈答道。

老师,你想我们为什么不来看我们,也不让我们去看你?那个女生的话让宇宙氛围更加凝重了。

儿子也不知该怎么回答。

突然。

对不起一个无比沙哑微弱的声音。

宇宙爆炸了,太阳光照彻大地。所有人都惊奇的看着她,她曾经活泼爱笑,曾经爱讲台就像爱自己的生命。

蓉儿会说话了。

鸡鸣山秀峰兀立,避风桥不霁何虹。蓉儿一手拿着去教育局工作的调令,一手拿着下花园区中学新生入学名单,望着苍茫美丽的高楼低檐,陷入了沉思

(作者/晓云,可尽情分享,如需转载,请标明作者及微信公众号:晓云原创文学)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