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梦中梦系列短篇小说——黑衣人

2020年05月1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一个高大的穿着黑色正装的男子搂着我的肩膀走在路上,他是混血儿,长得像丹尼斯吴。 我们手里都提着一个黑色塑料袋,我的袋子里面放着书籍资料之类的东西。我们走在宽阔的马路上,周围似乎有无数双眼睛窥视我们,我使劲低着头,因为他个子高,人们几乎看不到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一个高大的穿着黑色正装的男子搂着我的肩膀走在路上,他是混血儿,长得像丹尼斯吴。

我们手里都提着一个黑色塑料袋,我的袋子里面放着书籍资料之类的东西。我们走在宽阔的马路上,周围似乎有无数双眼睛窥视我们,我使劲低着头,因为他个子高,人们几乎看不到我的脸。

我们是情侣吗?我不很清楚,反正我们就那样走在了一起。

这时走过来几个警察让我们站住,要查什么通关证件,我没有。我想问问他怎么办,可是我忽然发现他不见了,地上只留下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里面竟然是一些泥土。

你看到刚才和我在一起的那个人吗?我问那几个警察。

没有啊,我们只看到了你和地上的塑料袋。

我害怕极了,不是因为他走掉不管我,而是还害怕他根本不是人

我看到有一个黑影闪了一下,好像向南方跑了。

哦,他是人就好,如果我和一个幽灵在一起,那该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转念一想,又觉得他是什么都无所谓,反正他已经背叛了我,自己跑掉了。

我一个人在一个大公园里徘徊。

妹妹来电话说,表姐不会说话了,因为谈恋爱受了打击,我为一向对我很好的表姐难过,不知道今后还会不会有人真心爱她。

妹妹还说,她早晨看到院子里有几根木棍摆放的位置很奇怪,好像要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我想,难道是说那个长得像丹尼斯吴的男子与我短暂的孽缘吗?

公园里,有一个穿红色制服的女警,她笑嘻嘻的走过来,她用手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背,我顿时感到血管在燃烧,身体呈线形扩散麻痹。我惊恐的问她:

你就是传说中的神女警吗?

传说有一个这样的人,能够让人全身发烧麻痹,然后让人说出全部真实的内情,没有人能不被制服的。

是啊,我现在可以问你了吗?她依然保持着那迷人的微笑,只是此刻的我一点也不觉得那笑容迷人,反而很恐怖。

你见过一个长得很帅、身材高大的男子吗?

像丹尼斯吴的影视明星吗?

看来是见过了,他现在去哪里了?

跑了,我们曾经很亲密的走在一起,他的胸膛很宽阔,很温暖,不过他自己跑了。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他是穿着黑色的西装吗?

是的,很配他,很帅。

那个女警不再问我,她让我在前面走,她在后面跟着,她要让我做诱饵,找到黑衣人。

我不相信黑衣帅哥还会再来找我,不过浑身又热又麻的我只能听从女警的安排。

我们在公园里穿梭,公园里除了草坪和树木,就是奇形怪状的建筑物。

我们看见了他,他旁边还有一个女人,他搂着她的肩膀,那女人低着头,我们看不到她的脸。他提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

女警风一样来到他的面前,抢过他手里的塑料袋,生气的问:

神木,和我在一起,让你那么讨厌吗?

他丹尼斯吴一样的眼睛露出无奈而坚定的神色。

神火,不是讨厌,是受不了,受不了你的热情。

我小心翼翼的问:

你的名字叫神木吗?怎么很像日本人的名字啊?那你为什么讨厌我,自己跑掉了?

不是讨厌,是因为看到警察,以为她来了才跑掉的。

女警一指他怀中的女人恨恨的问:

那她就那么好吗?

她感情上受到过很大的伤害,正需要我,我也正需要她。

那个女人慢慢抬起头来,脸上挂着泪水。

我惊奇的叫道:

是表姐啊!

表姐点点头。

你会说话了吗?

是的,刚才会的。

女警笑了,笑声比哭还难听。

神木,总有一天你是属于我的,你等着吧。

神火啊,总有一天我是属于你的,你可以等着,可是现在我需要水一样的女人,我的心才能存活。你知道,我现在已经是一截黑黑的木棍,今天早晨太阳很好,空气也很清新,我想带着泥土四处走走,于是遇到了她们。

神木,你本来是一棵多么美丽的树,你知道我有多么爱你吗?

神火,我知道你多么爱我,我已经相当彻底感受到了,你用你的爱烧死了我,不是吗?

没有你,我如何存在?

是的,你需要燃烧我,才能够体现你存在的价值。可是你越爱我,对我的伤害越深,难道这就是你的爱情

神火女警默然,她想哭,可是她是没有眼泪的。我的眼泪却流了出来,我忽然不再怨恨或者害怕她,因为觉得她也很可怜。那种灼热和麻痹感消失了,我也忽然理解了黑衣人神木为什么要和表姐在一起。美丽的树是需要水和泥土来养护的,这就是爱情。

是的,神木的结局一定是和神火在一起,那是作为木材最后的辉煌,难道这就不是爱情吗?我又陷入困惑。

表姐,你幸福吗?

是的。

不管结局吗?

是的。他现在需要我,不是吗?我又会说话了,不是吗?他很帅,很像丹尼斯吴,不是吗?

那我祝福你们。表姐找到了她要的爱情,我只能祝福。

神火女警走了,她那无比坚定的眼神告诉我们,她会等到最后的。

黑衣人神木和表姐也走了。后来我去看他们,神木竟然不再穿黑色正装,而是穿着一件绿色的休闲装,而且他好像更帅了。

我呢?我每天在院子里整理那一堆木棍,还用黑色塑料袋装满了土放在木棍旁边,然后望着那些变黑了的木棍发呆。妹妹说我疯了,爱上了木头。

是吧,这也是爱情吧?没有人理解,也没有人在意,渺小得像烟尘一样的,却如此在心头挥之不去的爱情。我何时才能忘记那个像丹尼斯吴的黑衣人?

(作者/晓云,可尽情分享,如需转载,请标明作者及微信公众号:晓云原创文学)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