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世间愚者||蝴蝶(小说)

2020年05月14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世间愚者/作 少年把半截未尽的烟递到嘴边,触到,张口衔住的时刻,他顿了一下,把烟尾按在舌头上,夹混着唾液嚼着,他想尝她喜爱的味道,用这种方式。 腥苦爬上舌尖,他皱着眉,把没敢说出口的话带着怯懦咽回去。 耳边的山风冷过了头,月亮的一半清冷的挂在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世间愚者/作

少年把半截未尽的烟递到嘴边,触到,张口衔住的时刻,他顿了一下,把烟尾按在舌头上,夹混着唾液嚼着,他想尝她喜爱的味道,用这种方式。

腥苦爬上舌尖,他皱着眉,把没敢说出口的话带着怯懦咽回去。

耳边的山风冷过了头,月亮的一半清冷的挂在眼前,目光所致,黑黢黢,几无颜色。

时光大概是凝成了一个结,随着烟尘散开,也静谧着,伴着粗浅的呼吸,落在他心底的月亮上,一点点聚集灰烬。

天的尽头泛了紫,飘摇着,兜兜转转,不止息,不吵嚷。

大牛一把把车棚里左面的自行车踹倒,又回过身来,两手紧拉住自己的那铁座子,红锈有点拉手,他也把劲用少了起来。他深吸一口气,搞了个半蹲的马步姿势,搓了搓双掌,眼睛死死盯住车座。

我说,凭啥她他妈的就想喜欢你这么个四眼鸡啊?

大牛蹲着,一旁是他,戴着厚重眼镜搭上白衬衫的样子和这破旧的车棚一点不搭。

呵!

大牛把自个一屁股晃倒在地上,自行车算是从那堆废铁中拉了出来,然后又摔在这个狼狈的人面前。

你有点口德好吗?人家哪天说了喜欢我?你自个一厢情愿,看谁都像你情敌。

另一个少年走到大牛背后,架住他的双臂,把他搀了起来,脸上的神情并不明显,只是淡淡的陈述着该有的事实。大牛扭头拍了拍屁股上的土,然后弯下身子,麻利的把自行车扶起来,哑然的回应着他的话。

那不一样,老子输给谁也不能输给你,咱仨从小玩大的,你倒好,背后捅刀子。

大牛嘟囔着,眼神轻蔑的扫过另个少年,从眉毛开始看遍脸上的各个部件,鼻子是鼻子,嘴是嘴的,横竖挑不出个憨货的样子来,不过也算不上特别,但却唯独这两眼睛,乌黑的瞳仁烈得要命。他叹气,趴在土墙上给墙根唾痰,一口接一口的,败着兴致。

还是那句话,大牛,小娟她喜欢谁也不会轮到我的,她也就是抄抄作业,没别的了。

唉,你能别吐了不,叫人看了恶心。

那少年也从背后溜出自行车来,往后拍了拍大牛的肩。柔柔的笑了声。

滚蛋!

大牛大概是个憨货的样子,二箍筋套短裤,布鞋耷拉下来。他酸了,酸他眼前这男人。这个男人是这小城唯一知识分子的孩子,才能他妈打扮成这样,也算是最近这几年,才明白他就没有他们这群孩子身上那股土气,耍是耍了,但他不像这群人。

阿文,你说你咋就这么洋气呢。

那谁知道。

阿文没作声了,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是扶了扶眼镜。

于是两个人骑着自行车一前一后的。田头的草垛子坑坑洼洼,老黄狗晒着太阳等饭吃。他们就从这样的世界中走过,走过一片一片长好的庄稼,等着秋后问斩的那种。气味也沾上了炊烟的气息,是婆娘烧柴火的那股味,庄稼汉还没回来,大抵在扛着锄头一步三摇的走过田间地头。

这是小城左面的村子,虽然有个梁村的名,但还是像无数个不知名的村庄一样,把名和大家的人生掺和在一起,才算得上这村真正的面貌。

谁的秘密在这里都成了谈资,该有的心事大约在傍晚的时候,也会被那些碎嘴婆娘说的干干净净。即便是你的某家大娘,到了此时,也不会给你几分亲戚的情面,最好也不过长叹一声罢罢罢。或许恶意也没能侵蚀起来,因为散了后,该是秘密的秘密,便又长封于心,默契的见面后,也不会有人提起这茬来。

只是多了一个眼神,多了一丝评判,多了一抹审判的快感。

小村子大约就是这个样子,人和人的心意既可以隔纱似的短促,又会如隔山般的遥远,只要的是口风如何,贩卖出来的人性也似乎没有消遣重要,毕竟活的没那么容易,轻易说出的也只有不负责的话语,还算简单。

你听说赵家二女儿了不,这小货,在镇上打了点工,算得上挣了点钱,这好,领个人,挺着个大肚子直接把爹娘堵在家门口,逼她爹娘给嫁妆钱!

唉,那钱就挣的干净?定是卖屁股卖不动了,找了个老实的,想过日子了,再回来跟她父母讹一笔。

真是不要脸!没点孝道,要不是她娘非要留这姑娘家家的,早就不该生这小王八蛋。

她弟弟也是个上学年纪,倒好,没一个孩子愿意陪他玩,就剩下老师家里那小木头。

马扎上的两位婶子年纪的人一边在盆里揉搓着沾满了泡沫的衣服,一边皱着眉头歪着嘴嘟嘟囔囔的。傍晚的残光打过屋顶,留下了正好一半的影子映在这两人的身上。

你妈的骑得慢点好不好。

正常速度啊,是你今天老走神骑得慢了吧。

切,要不是小娟最近老找你,我会瞎想?反正都是怨你。

道旁的尘土扬起来,迷到女人的眼里,女人向着这两个骑着破旧自行车的少年大声骂着死崽子这类的话来。大牛扫过这俩女人,也猛蹬起来,土于是便扬的更多了起来,阿文还是那般的速度,没想着再给那俩女人一点教训,但是也至少给了个大白眼,露出一抹歪嘴后狡黠的笑来。

骂我行,骂你不行。

大牛头也不回的继续向前骑着,后面跟着的阿文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你啊,抢我女人这事我绝对记着,但是这事也只该我骂你,别人不行。

大牛......

大牛的脚搓着地,慢慢的也停了下来,镫子在车链子外打着转。

阿文,我可能下个礼拜,就可能和我姐去镇上打工了。

你不读了?

大牛一声不吭,用脚在地上画着一笔一笔的道子,歪歪扭扭的字大概是小娟的名字,阿文没看出来,正想看的时候,却又被大牛一脚踩掉。

阿文,小娟这事我还是不服,你等着我去镇上打工回来,你小子少给我洋气!

阿文低下眼睛,也不知道该怎么看过对面的那个他,微微张开的嘴一张一吸,话哽在喉头,他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是呆呆的立着。

哎呀,又不是不见面了,头苦什么,你过来,我跟你讲个事。

记住了,听过这事,给我少和小娟耍在一起。

有人来了,轮到你钟点。

知道了。

女人掐灭手里头刚抽一截的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自己则安静的坐在店里的板凳上,周围也是女人,不过很聒噪,吵吵不休的声音和水流声交织在一起让人生厌。大家都愿意顶头花花绿绿的头发,烫成波浪形状,骚是够骚,可也骚的廉价。她不一样,她只有恰巧到肩的黑色的平衡,不少不多的,隐含的意义也可以放到她的衣服上令人解读。店里头大概是没有男人的,只有老女人和她这样的小女人,甚至说只不过是个女孩子而已。

她的眼睛浅得发棕,就和这四点钟将休未休的阳光一样,一样暧昧。

你能给我换身少点的衣服嘛,来的人看见你还有啥意思。

行,那你给我去买包烟。

她看向妈妈,钱却放在了少年的手心里。(未完待续)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