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家有美人(7)

2020年05月1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原创 碎碎 在词语里诞生 怎么了你?林曼问,不舒服吗? 胃里不舒服,想吐。李哲含糊地说,可能,是这几天没休息好吧。 李哲漱口,拿餐巾纸擦了擦嘴边,重又回到床上。他躺在离林曼一尺远的位置。 林曼揉揉他的肚子,说:怎么会想吐呢,不是怀孕了吧。林曼笑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原创 碎碎 在词语里诞生

怎么了你?林曼问,不舒服吗?

胃里不舒服,想吐。李哲含糊地说,可能,是这几天没休息好吧。

李哲漱口,拿餐巾纸擦了擦嘴边,重又回到床上。他躺在离林曼一尺远的位置。

林曼揉揉他的肚子,说:怎么会想吐呢,不是怀孕了吧。林曼笑起来。

也有点头疼。李哲说,揉了揉太阳穴。然后他拉过被子,侧过身背对着她躺下了。

一片沉寂。

一场可能的身体纠缠的事件中断了。什么都没有再发生。手和身子都显得无所事事,目光无所归依。两人躺得井水不犯河水。正好。李哲心里吁了一口气,有一种轻松又残酷的解脱感,也许还有快意。

一星期后。周末的夜晚,窗外淅淅沥沥下起雨来。夜色清凉湿润。孩子很配合地睡着了。李哲靠在床边就着台灯看书。冲完澡的林曼躺在李哲身边,轻柔而又坚决地缴获了他的书,说,不看了。睡觉。我想你。

天天在一起,还我想你。毫无疑问,她想的是什么。

灯光下的她,眼波荡漾,蛊惑人心。

之前,她很少对他主动。美人是不需要主动的,被动还来不及呢。所以,现在她能有这样的姿态对李哲,已属珍稀。

三个多月了,可以开禁了。她对着他耳边说,莞尔一笑。说完后是似笑非笑的表情,挑衅般地看着他,又撒娇般地往他身上蹭。毫无疑问,她有对他不知主动的不满。

对一个美人不主动,真是不道德的。连上帝都会这么想吧,无疑。

台灯被拧暗了,只剩下轻柔微弱的灯光,室内一片温柔地迷离,像她水汽四溢的眼睛。林曼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然后,又一次趴在他的脸前,两只宝贝堆在他的脸上,她无疑是要让他吃。它们早就习惯了这样。

呃李哲的胃再一次一阵痉挛,还是想吐,难以自抑。他急速翻身下床,冲到卫生间,比上次更加强烈的呕吐感涌上来,他一阵干呕。他真希望自己能吐个天翻地覆,吐个痛痛快快,吐出内心积压深藏的一切。

林曼重又把台灯拧亮,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睡衣,坐在床边愣怔地看着这一切。她想说点什么,动了动嘴唇却什么也没有说。也许,一切已经昭然若揭。

她不知是该对他表示关切,还是嘲讽。是该表现伤心,还是愤怒。是的,她甚至无法正确呈现自己的表情。

他也一样。他不知是该表现歉疚,还是虚弱。是该表现无力,还是无奈。

时间熄灭,空气凝固。上帝在他们上方诡谲地眨着眼睛。

李哲想含糊地说声对不起。却没有说。是啊,需要对不起么?为什么对不起?有什么对不起的?这是生理反应。他并不是存心这样的。谁都无法控制自己的生理反应不是吗,他很无辜。他也不知道,何以会如此。但他就是想吐。想吐吐吐吐个痛快。那种确切无疑的干哕感,把他紧紧攫住,好像水土不服。

吐解决了一切。

6

早上醒来,林曼已不在枕边。走出卧室,李哲妈告诉他,林曼一早拿着车钥匙走了,说是要回老家住几天,休息一下。

怎么,她要回娘家你不知道吗?我还想着你们是商量好的。妈妈狐疑地问他。

李哲含糊地唔了一声。走到阳台,发现雨还在下,地上有很多积水。这样的天气出行,真不是好事情,何况她开车并不老练。

上午,李哲在工作间隙给林曼打了三次电话,一次响了很长时间也没人接,两次没打通。

看来是在和自己玩冷战,李哲想,也许需要亲自把她接回来才能过得了这个坎儿。

下午4点多钟的时候,李哲在自己培训中心的办公室正忙碌时,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本不想接的,感觉一定又是广告。但那一刻的电话铃声似乎格外惊心动魄,李哲接了。

李哲被告知林曼因车速过快,在快下高速的时候车轮打滑,与前面的一辆越野车相撞,车前玻璃粉碎,车头被撞变形,林曼的头脸部伤势较重,已被送至医院,刚做完手术,脸部和颈部共缝了12针,需要住院静养一段,生命不会受到影响。

车祸。头脸部多处损伤。手术。以后必定,可能,留下疤痕。这些纷乱的信息听得李哲灵魂出窍。

有一刹那,李哲觉得分明是自己撞的。就因为他的那一声呃,呃走了她。还有,在某些瞬间,他想过,让她的脸毁掉。是上天窥到了他的心事,真这样安排了?李哲感到有毛骨悚然的惊惶。窗外的雨突然停了,乌云四散,几绺虚弱的阳光透出来,心气不足地照着大地。接过电话的李哲深身发紧,大脑一片空白,但是,他并没有感觉晴天霹雳。

有那么两三秒钟,他好像还有一丝兴奋。莫名的,隐隐的,无法兴奋的兴奋。

好像这是他期待过的一个消息。模糊地,未成形地期待过的。无法成形。现在,它突如其来。他不敢相信自己心里真会这样期待过。但是,他无法欺骗自己。她的脸部多处受伤,要做手术,可能会毁容了?毁容之后会怎样呢?好像竟有一点尘埃落定的残忍的欣喜感。他无法面对自己的心情,站在窗前,他一再地绞痛了自己的手。

他就是想要损毁之后的她。不是那个单调的完美的美人的她。没有那张脸的她,才更接近他们的本源。他想她这种样子,一定离自己更近,离孩子更近。亲爱的,我要牵着这个样子的你走过大街小巷,我要和这样的你拥抱亲吻,我要拼命啜吸你的乳房,我要比以前更有力更投入地和你滚床单。我要和这样的你做尽一切疯狂热烈之事。那一瞬,他想了好多,多得他的心都盛不下。隐秘的挑战和欢喜都在他心里乱扑腾。扑腾得他眼泪涌出来,流了一脸。

李哲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

在进病房前的那一刻,他用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竭力,掩藏起脸上浮起过的一丝笑意。他怕看见她的样子,他会笑起来,笑出声。还好,他不用掩藏自己的眼泪。

(全文完。无论你喜欢还是不喜欢这个小说,都欢迎批评)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