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让眼泪飞(短篇小说)

2020年05月1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闻红领 第一章 刘俏敏向东方表达爱意 东方,电话!明珠彩灯厂老板娘边把话筒搁在桌面上边向车间喊。 李东方正在打扫卫生,他就要下班了。听到老板娘喊他接电话,忙放下手中的扫把,大步流星地往办公室跑去。一旁的一位女同事羡慕地说:八成是你的靓妹想你了!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闻红领

第一章 刘俏敏向东方表达爱意

东方,电话!明珠彩灯厂老板娘边把话筒搁在桌面上边向车间喊。

李东方正在打扫卫生,他就要下班了。听到老板娘喊他接电话,忙放下手中的扫把,大步流星地往办公室跑去。一旁的一位女同事羡慕地说:八成是你的靓妹想你了!东方的脸一下子红了,不好意思地说:哪里是啊!东方边与她搭讪着边跑他的。

李东方拿起好话筒,喂!是哪位?

话筒里传来一个女生咯咯的笑声,是我,刘俏敏!

东方兴奋地说:是俏敏啊!有事吗?下班到我这里来一下,帮我写封信好吗?东方喜欢文学,业余时间常给报纸杂志社写稿子。写字是东方喜欢的事情,他笑着说:嗯,好的!待会见!听到一声拜拜!,话筒里传来了悦耳的滴滴声音。

东方回到宿舍里,用香皂洗了脸,换上上个礼拜天买的那件大红衬衫,再照着镜子给自己设计一个中分发型,兴奋地朝镜子扮了个鬼脸,青春焕发的小伙子放下镜子,关上宿舍门,往俏敏所在的美景彩灯厂走去。

刘俏敏的老家是南方南部的一个小山村,跟着老乡一起来到台州打工。东方去美景找老乡玩,结识了靓妹子刘俏敏。她是个性格外向、热情大方、美丽善良的大姑娘,容貌酷似朱讯。两人初见彼此就有了好感。两人有共同语言,挺能谈得来。

现在俏敏打电话让他到她那儿去,他心里又兴奋又紧张,虽说已经和老家的一位女孩订婚三年了,但他实际上从未谈过恋爱。他觉得她很喜欢自己,自己也同样喜欢她!

东方想着这些的时候,猛然抬头发觉已经来到俏敏的门口了。心情激动的小伙子轻轻敲门。门里传来一个女生的声音,请进!东方轻开房门,大方地走了进去。

房间里飘荡着他喜欢的香水味。床头的墙壁上贴着杨钰莹的几张画像,一张单人床上,被褥衣物折叠得整整齐齐。东方打量俏敏房间的时候,刘俏敏手脚麻利地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边往桌上放边招呼东方洗手吃饭。

俏敏的脸红扑扑的,含笑说道:咱们北方人喜欢吃饺子,我跟丽君姐学会了包饺子,今天我包了些,一个人吃不完,就请你帮忙吃掉了!东方笑着说:这个忙我很乐意帮,我还没吃饭呢!俏敏搬个凳子坐在东方身边,一只玉手拖着美丽的下巴,幸福地看着她喜欢的男孩津津有味地吃饭。东方吃了一个饺子,夸赞说:俏敏,你包的饺子真好吃!

俏敏听到东方这句表扬话,心里边爽歪歪的,激动地眼泪都快要流下来啦,只要你喜欢吃,我天天给你包!他一边狼吞虎咽,一边问:你怎么对我那么好?俏敏瞪了他一眼,说:看你傻样!

两人吃完饭,俏敏抹干净桌子,拿来纸笔,放在东方面前,微笑着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吃了我的饺子,就要给我做事!还像上回一样,我来说,你来写。俏敏挨着东方坐下,想了一会儿,说:我知道家里人一直担心我,其实事情没有你们想像的那样复杂,也不是我想像的那么简单

信写完了。时间还早。俏敏让东方陪她爬山去,东方想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又刚吃过人家的饺子,再说啦,谁会拒绝美女的邀请呢!于是,这对少男少女相跟着向小山的方向走去。

俏敏大方地拉着东方的手,两人一路说笑着来到了清风桥。清风桥位于景点中间,左面是望江亭,右面是烽火台。东方让俏敏选择,俏敏选择了后者。东方和俏敏手牵着手,一口气登上了烽火台。烽火台位于小山的制高点,站在那里,可一览这个繁华小镇的全貌。

夕阳已经落山,西边的天际留下一片灿烂的晚霞。公路两旁的路灯已经亮起来了。这正是小镇上的人们吃晚饭的时候,所以山上基本没有什么人了。俏敏站在东方身旁,羞涩地看一眼东方,好像有什么话要说,大概有点不好意思,没有说出口。此刻她喜欢的人就站在她身边,她把他带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向他表白一个大姑娘的心中所想。她想直接地向他表达爱意,可她又羞得说不出口。她已经爱上他了,她频频向他传递爱的信息,可是她眼前这个木头人还没有觉察到!她今天晚上无论如何也要把自己的心事说给他喜欢的人听。她想等到天黑了再讲,但觉得这样干站着也不行啊,总得说些啥吧。她扭头看一眼东方,然后目光又盯着远处一地方,说:东方,不久以后,我就要回老家了。东方看着俏敏,惊讶地问:家里出了什么事啦?俏敏犹豫了一下,想不告诉他,但忍不住开口说道:没出啥事。家里人给我介绍个男朋友,让我回去相亲。东方转脸看了她一眼,心中涌上浓浓的酸楚。眼睛望着万家灯火,好久才说:那你回去吧,相亲可是终身大事。谁知俏敏一听这话,马上生气了。我不回去!这里还有一个我喜欢的人!东方瞅着她的脸,问:谁?俏敏当即脱口而出一个字你!言罢含羞地低着头。

血轰地一下涌上了他的头,紧张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爱情来的太突然了,他一点精神准备都没有。他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怎么去爱身边这个女孩。他看着俏敏,她还在局促地低着头。她苗条的身体,俊俏的脸庞,身上散发来的处女幽香,深深地吸引着他,他强烈地控制着自己的感情。

两个人沉默好久,东方难受地说:俏敏,从见你的第一面起,我就喜欢上了你。可我与老家的一个女孩已订婚三年了。但连一次面都没见过。俏敏满脸泪水,抬着头含情地看着东方说:那你们之间有啥感情呢?东方沙哑着嗓子说:没啥感情!上个月我给她写了封信,她还未回信哩。俏敏激动地说:那你和她分手,咱俩在一起!东方被俏敏真挚的感情感动了,双手抱住她的肩膀,深情地望着她泪迹斑斑的脸庞,说:俏敏,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你先别急,容我想一想。俏敏趁机掂起脚尖,亲一下东方。东方一下子把她紧紧搂在怀里

东方回到宿舍坐在床头,一种懊悔的情绪突然涌上了他的心头。他后悔自己感情太冲动,似乎匆忙地犯了一个错误。他在没有认真考虑的情况下,就接受了一个女孩的爱,对自己和俏敏都是不负责任的。不管这一切是幸福的还是酸楚的,他都想大哭一场。

俏敏的爱情把他平静的生活打乱了。东方家的经济状况不好,刚读到高三他就辍学回家了。他很悲观和失望。邻居三婶见东方不上学了,就给他说媳妇。说了好多,都嫌他家穷。后来一亲戚给他说苏红。谁知这穷家破院的,苏红居然愿意了。苏红的相貌和谈吐让东方很满意。只可惜苏红的奶奶是个老封建,不结婚,不准他们来往。就这样一晃三年过去了。东方很想苏红,但一封信也没给她写过,直到不久前,俏敏含蓄地向他表白爱意时,他才想到和苏红的感情问题,并匆忙给苏红写了封信。现在俏敏等于给他明说了,就看他个人的态度哩!

如果李东方只考虑苏红的感情,而拒绝刘俏敏的爱情,事情也不会那么复杂;如果他直接抛开苏红,去接受俏敏的爱,事情也简单多了。问题是,他在喜欢俏敏的同时,他又真诚的不想割舍苏红!他内心是矛盾的,又是痛苦的。苏红和他生活习惯是一样的,相貌和气质不比俏敏差;而俏敏远在南方,生活习惯不一样,将来生活在一起,她能否适应北方的生活吗?他要考虑到这一点。问题是,时隔三年,苏红对他的感情又是怎样的呢?

东方烦躁地躺在床上,躺一会,又突然起来,一口气喝光半瓶杜康,然后醉熏熏地倒在了床上

第二章 苏红

苏红下地回来,把锄头挂到门后头,正转身去洗脸,她妈笑着走过来,说:东方给你来了一封信。苏红惊讶地接过信,跑到自己房间里,迫不及待地拆开看起来。读信的时候,她哭了。

她是一个感情丰富的女孩。她激动地看完信后,想马上给东方回信。可她只有小学文化,怕写不好,惹她男朋友笑话。(在1995年,主要联系方式是通信。)就这样她没有回信。拖了一段时间之后,她觉得不管怎样都应该给东方回信,想东方肯定盼望着她的回信呢。她心里也有好多话想给东方说。在一个宁静的夜晚,苏红给东方写了封信。

一天中午,李东方正在修丝珠机,老板娘手里拿着一封信走过来微笑着说:有个叫苏红的女孩给你来了封信。东方欣喜若狂!伸手接过来,笑着说:谢谢老板娘!老板娘转身离去,东方迫不及待地拆信看起来

东方:你好!

我不知道该怎样称呼你。看着你的来信我泪流满面。是激动!是高兴!我无法说清。也许是世俗的观念,或许是我个人的偏见,你我订婚三年,咱俩彼此没见过一次面。是的,咱们那里太封建了。但不论什么时候,我对你的爱永远是:海枯石烂,痴心不移

苏红

东方看着信,双眼不知何时涌满了泪水。没想到苏红一直想着他,爱着他!他马上找来纸笔,给苏红写回信

苏红:你好!

信已收到,不要挂念。每次逛街,看见一对对情侣,牵手走在繁华的大街上,散步在公园幽静的小径上,我心中是多么羡慕啊!我常常想,什么时候,你我也能像人家一样,我们手牵着手,在春天的花丛中,在夏天的田野里,在秋天的果林里,在冬天的雪地里,浪漫地走啊跑呀苏红,能给我寄张相片吗?

东方写于匆忙中

东方写完信,就向邮局跑去了。

豫东大地上呈现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一望无尽的庄稼长势喜人。每棵玉米杆上都接了一个或两个玉米棒。两块玉米地中间的一条小路上,苏红左胳膊上挽着一个草篮子,右手拿着一把铲子,愉快的走着。她是给牛割草来了。她苗条的身段,甩在后背的辫子又黒又长,脸蛋被夏日的阳光晒得有点黒,到看上去是秀丽的。她虽然是个农村女孩,只有小学文化,但思想上要比一般的女孩活跃一些。曾在城里她姑妈家照看小表弟,有两年难忘的城市生活,视野比同龄人要辽阔些。她找对象决心要找一个有文化有气质的男孩作为自己的人生伴侣。媒人给她介绍好多男孩,都没有中意的。直到遇到了李东方,这位白白胖胖、文质彬彬的高中生,才使她的婚姻大事尘埃落定。但就一点不满意,东方家太穷了。后来听说东方高三未读完就去浙江打工去了。心里很失望了一阵子。她原来希望东方考上大学,跟着享福去哩!就这样三年过去了。直到意外地收到东方的一封信。读信的时候,她确实哭了,她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给东方写信的内容也是她肺腑之言。

苏红在家里期待了将近一个月,才收到东方的回信。东方在信中说想要她的照片。她就放下手里的活,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特意去镇上照相馆照了像,一洗出来,就给东方寄过去了。

又过了大概一个月,苏红收到了东方的回信,信上说,等他从浙江回来,要带她去城里逛逛,说咱们也要浪漫一回!苏红心里好激动,盼望着这个幸福的日子快快到来!

第三章 爱情何定

自从那天晚上以后,刘俏敏发现李东方的态度完全变了,故意躲避她。前几天帮老板割麦的时候,她看到东方就在附近的麦田割麦子。平常,他肯定会来她这里,高兴地和她说说话。而那天他只顾埋头割麦。旁边的一位女孩告诉他说,你靓妹望你哩!他装作没听见似的,头也不抬一下。为此,俏敏伤心地哭了。

刘俏敏已经是二十岁的大姑娘了。家里边给她介绍了很多男朋友,也没有让她中意的。她的终身大事到现在还未定下来。直到认识李东方。这个有才华的白面书生打开了她少女的心扉。他让东方帮她写信,实际是有意接近他。她频频向东方传递爱的信息。那天晚上在烽火台,她向他表明自己的态度,她就是想和他生活在一起。谁知自那晚以后,东方像变了个人一样。为此俏敏躺在被窝里不知哭了多少回了。

自从苏红向他表明了态度,东方的心都在苏红身上了。有意地疏远了刘俏敏。他的内心也是非常痛苦和矛盾的。俏敏身上有好多优点,他们又有共同语言,将来生活在一起,日子一定是畅快的。如果没有苏红,他会好不犹豫选择俏敏。但他们之间隔着一个苏红。虽说现在他不了解苏红,以后接触多了,会彼此了解的。在地理位置上,苏红是他本乡本土的,生活习惯都一样;而俏敏是南方姑娘,在老家吃米饭,到了他家里,天天吃面食,生活上肯定不习惯!那次割麦,他看到俏敏傻傻地站在那里望他,他心里十分难受!内心翻涌着浓浓酸楚。他知道他深深地伤了俏敏的心。

麦收后,彩灯厂的生意蒸蒸日上。东方忙的很。每天除了工作和吃饭,就是躺在床上睡大觉。外面的事他都不闻不问。在他的信发出第二十五天,东方收到了苏红的照片。照片上的苏红比初见时丰满些,当初的女生变成了成熟俊俏的大姑娘,容颜没有大的变化,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里透露出期待的眼神东方看着,激动地把照片捂在唇上,亲上几口。东方看罢照片又看信

东方:你好!

看了你的来信,我知道你是有梦想、有抱负的男孩。东方,等你功成名就的那一天,我这个貌不惊人、德不压众的农村姑娘,还能配得上你吗?

两情若能长久时,又乞再朝朝暮暮!

苏红

东方看完信。陷入了沉思。他和苏红只见过两次面,只通过几封信。苏红想的太多了。东方思前想后,觉得有必要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她。他又想了一会儿,走笔写道

亲爱的苏红:你好!

我不知道这样称呼你,你会不会介意!但我找不到比这更合适的称呼。苏红,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但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你在信中说,等我成功了,你担心配不上我了。苏红,我坦诚地告诉你,不管以后我是怎样的改变,但我对你的心永远不变!只要你不嫌弃我,我愿和你相伴一生。我家庭条件不好,能有像你这样的女孩陪伴一生,我今生足以!

东方

第四章 刘俏敏泪洒相思地

谁也没有刘俏敏这般苦恼。爱情如一缕阳光刚照亮她的心房,突然又暗淡了。俏敏将近两个月未见到东方了。她很想见他,想知道他是怎样考虑的。她上个星期天去了趟照相馆,给东方照了张婚纱照,打算他俩见面时,亲自送给她。

中午休息的时候,她悄悄向丽君姐打探消息。她把丽君

姐拉到角落里,问道:好长时间未见到东方了,丽君姐,你知道他丽君看着俏敏,浅浅一笑,说:东方这段时间很忙很累。他的女朋友给他来信了,还寄了照片。挺漂亮的。东方把照片装在身上,一有时间就拿出来看。

俏敏拖着下巴听丽君说话。丽君看她不言不语的,一副若有所失的模样。丽君什么时候走的她浑然不知。旁边的人看到她木然地坐在那里,心事重重的样子。

怪不得东方像变了个人似的;怪不得那么多天他不来找她,原来是因为苏红把他的魂勾去了!俏敏极力控制着自己,双手捂着面,万念俱灰地向宿舍跑去

是啊,爱情的火花,一闪之下迅速熄灭了。爱情是什么东西,有时候它让人无比幸福;有时候又让人如此痛苦。

俏敏把自己关在宿舍里,看着自己的婚纱照,哭了又哭。前几天家里又来信了,催她回去相亲。说她老大不小啦,该找婆家了。原先迟迟不归,是因为她爱着东方。现在东方不喜欢他了,她的希望破灭了。这里就成了伤心地。她打算离开台州,回老家去。

李东方吃罢早饭,正准备去上班,看到丽君姐匆匆赶来了。手里拿着一封信。丽君姐气喘吁吁地来到东方跟前,边把信递到东方手里边说:东方,这是刘俏敏让我转交给你的。她一大早去了车站。我还得上班,我这就走了。

东方送丽君姐到厂门口,看着她渐行渐远。他打开信封,里边是一张俏敏的婚纱照俊俏的女孩深情地望着他,双眸中有点点泪光。一张小纸上写着简短的一行字:东方!送送我好吗?

刘俏敏坐在市长途汽车站的候车室里,透过玻璃窗,她可以看到翠屏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她一直注视着窗外,一副望眼欲穿的样子。发往家乡的首班车早开走了,她却依然傻傻地坐在那里,等着一个人的出现。她想着亲爱的人匆匆向她跑来,她张开双臂不顾一切地迎上去她想着东方要是劝她不要走,她会毫不犹豫地跟他回去她甚至希望他能回心转意面对爱情,我们的刘俏敏准备把握住最后一次机会。她坐在那里,像个傻子一样,从8点等到9点,又从9点等到10点一片痴情的女孩一直等到下午5点钟。可是她等的人还没有来。她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然后她趴在椅背上哭了半个小时后,俏敏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拖着行李箱,跌跌撞撞地向守候的客车走去,无情的风里,谁的眼泪在飞

第五章 李东方承诺未兑现

东方收到俏敏的信物以后,本想向老板娘请个假,去送送俏敏,都是有感情的人。可是他想到俏敏告诉过他去她老家的班车早9点就有一辆,就是你他马上去车站,也要10点钟才能赶到,显然已经迟了。所以他没有去车站。只是俏敏的突然离去,让他赶到意外,心里边难受了好几天。

台州市的彩灯厂多是家庭作坊模式的。在下半年基本上没有什么生意了。农历八月间,彩灯厂纷纷放假了,明年春天再开工。

李东方辛苦大半年,领到1200块钱的工资。他下午就要回老家了。东方匆匆忙忙来到街上,花30块钱给他的小侄子买了身漂亮衣服,别的什么都没买。身上穿的还是那件被老鼠咬了几个小洞的白衬衣,他把袖子卷到胳膊弯,只是自己觉得有点不舒服,别人看不出破绽。他也舍不得买一个漂亮的行李箱,手里就那么一点钱,花钱的地方多着哩!被子衣服用个尿素袋子一装,这就是他全部行囊。

吃过午饭,东方和老乡道了别,扛着行李出了明珠,匆忙来到汽车站。东方急忙上前打探情况,车站人员告诉他,下午两点有辆发往郑州的班车。东方赶紧买了票。他坐在靠窗的座位上,便于观赏一路风景。

下午两点,班车缓缓地离开了车站。

别了,台州。俏敏回家了。我也要回家了。眼前的山山水水也没有什么留恋的!挥挥手我走了,不带我走你一片云!

第二天中午,李东方回到了家里。老父亲笑嘻嘻地从东方肩上接过行李,吃力地放在堂屋的脚地上。母亲见东方回来,高兴地问这问那。父亲说他上街割肉去,中午给东方包饺子吃。母亲笑着点点头。

东方帮着母亲把被子晾晒在院子里的铁丝绳上,然后换了衣服,躺在床上睡觉。他坐了一夜的车,一躺下就睡着了。

老妈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边往桌子上放,边招呼东方吃饭。东方,东方,吃罢饺子再睡!

东方在车上没吃什么东西。真是饿了。打算吃罢饭继续睡。惺忪一会,翻身下床,到厨房里勺了一茶缸凉水,蹲在院子里刷起牙来。刷牙洗脸的时候,听到父亲和一个人在堂屋里说话的声音。

你自己亲口说的嘛,说你儿子回来就付砖钱的嘛!现在一句囫囵话都没有。听见父亲说:孩子不是才回来嘛,这饭还没吃哩。又听那人道:这我不管,反正是你说的,难道说话不算话?

东方放下茶缸,走过去问老妈,谁?干啥呢?母亲叹了一声,说:窑主,来要砖钱呢。东方气得骂了一句,他妈的消息真灵通!

李东方一声不响地回到房间里,掏出他全部工资,默默地走到堂屋里,瞥了窑主一眼,把钱一把交给父亲。窑主看着他爷俩,脸上浮上欣喜的神情。父亲一只瘦手颤抖着接过儿子递过来的血汗钱,小心地点清数目,然后交给了那个讨厌的索债人。

李东方这顿饭吃得无滋无味。饭后,他烦恼地躺在床上。拿出苏红的照片看。该死!他忽然想起他曾在信中向苏红承诺要带她逛城哩。自己上哪儿弄钱去?他在他脑袋瓜上狠狠拍了一巴掌:我这个笨蛋!

傍晚的时候,他村的红强来找他,问他去不去济源耐火砖厂干活,说只要能吃苦,工资挺高的。

东方正为钱发愁,现在有了来钱处,高兴地对红强说:我去!那好,这就定下了。明中午就走。你准备准备吧。我先走了。

东方送红强到大门外,看着他走远。这次去济源不知何时回来,我是不是给苏红写封信?东方想来想去,最后决定给她写信。东方坐在书桌旁,想了想,握笔写道

苏红:你好!

我已经从浙江回来了。原本打算带你去城里潇洒一回。可我村的红强让我同他去济源砖厂干活。明天就得走。苏红,等我从济源回来,咱俩再去城里好好逛逛好吗?望你能够理解。

东方写于匆忙中

李东方在济源砖厂辛辛苦苦干到了年底。腊月十六日才回到家里。父亲不在家,母亲坐在床头抹眼泪。东方把行李往地上一扔,急问母亲出什么事啦?母亲抹去脸上泪水,哽咽着说:罚计划生育哩。你哥没有钱,公社里牵羊赶猪的,吓人啊!这罚多少钱?母亲看着东方说:两千五!正说着,父亲从外面回来了。唉声叹气的。东方看到父母亲一脸愁容,来到哥哥家,哥和嫂子正在吵架,小侄子吓得直哭。东方劝说一番,抱着小侄子回家了。

东方把侄子交给母亲照看,然后默默地回到自己房间里,从背包里掏出一卷钱来,又来到父母房间里,把钱交给父亲说:这是两千五百块钱,先给俺哥救救急吧!不然,这年都过不好。东方又成了无产阶级。他承诺苏红的浪漫行动又泡汤了。

生活啊,生活,你那么吝啬,你给东方无穷无尽的烦恼,却很少给他快乐

第六章 不祥预感

第二天,东方让他父亲给他置办些礼物,说他必须去苏红家一趟。

东方骑着从大伯家借来的飞鸽牌自行车,行走在通往苏庄的乡村小路上。东方家在镇上,苏红家在离镇十里外的村上。腊月天气,寒气逼人。但东方心里边热腾腾的。远处近处都是绿油油的麦田,路边树木的枝丫在寒风中抖颤着。前边就是苏庄,东方心情激动起来:马上可以见到朝思暮想的人啦!

时隔三年,东方又来到苏红家。门外那棵梧桐树,初到她家是遮天蔽日,现在只剩下巨大的伞架。东方推车进门的时候,院子里静悄悄的。那只可爱的小花狗也不知跑哪去了。东方停放好车,正在解系提包的绳子。苏红妈听到动静,从堂屋里走出来。见是东方来了,脸上显出惊奇和意外的神情,但马上笑着说:东方来了!说着从东方手里接过沉甸甸的提包。

是哩,婶子!东方一边和苏红妈说着话,一边随着她来到堂屋里。苏红妈把提包放在桌子上,转身给东方倒杯热茶。东方接过茶杯,捧在手里,望着苏红妈,问:婶子,苏红呢?苏红妈被他一问,扑嗤一笑,说:我忘了告诉你啦,苏红跟几个女孩一道去市里了。东方听了,浓浓的失望和遗憾的感觉顿时笼罩在他的心头。怎这般不巧呢!三年才来一回,她却不在家!

中午饭菜很丰盛,有苏红的弟弟和叔叔作陪。她家人待东方很热情。但苏红不在,一切都大打折扣!

午饭后,东方没急着回去。他走进苏红的房间,打开电视机。他的心思不在电视剧上,他在等苏红回来。他今天来的目的就是见苏红,和她说说话。

这位痴情的男孩一直等到下午四点,又从四点等到五点。太阳就要落山了,再等下去天就黑了。东方只好起身回家。他的眼睛在最后时刻扫视了一下苏红的房间,猛然发现苏红的枕头底下压着一个漂亮的日记本。本子一角露在外面。东方好奇地走过去,捧在手里随便翻了翻。突然翻到里边夹着的一张照片。拿起来细看,是一个帅气的男生。四方脸,只是皮肤有点黒。东方的心咯噔一下,这个帅哥和苏红是什么关系呢?正在此时,他听到外面苏红爸妈对话的声音。这个死妮子,天都快黒了,还不回来。你咋不嘱咐她早点回来?东方刚把本子放在枕头上面,他们就推门进来了。东方的脸一红,不自然地从裤兜里掏出香烟,双手敬给苏红爸一支,说:叔!婶!我这就回了。苏红妈挽留他说:吃了晚饭再走,这锅都快烧好了。东方说:不了!说着就去推车。苏红的弟弟一把抢过来,一家人把他送到大门外,东方一一和他们道了别,跨上自行车,沿着那条白光的田间小路,向家的方向骑去。

太阳不见了。西边的天空留下一片橘红色。路边麦苗的颜色变得深绿。东方怀着无比遗憾的心情,带着未解的疑团回到家里。

东方刚把自行车撑在院子里,老妈就迈着小脚颤颤巍巍地走过来,问:怎这么迟回来?我和你爸担心你喝多了呢!东方一肚子委屈,回话说:妈,我没喝酒。在等苏红。等到五点多了还不见人,只好那她去哪啦?东方生气地说:听她妈说她和几个女孩逛城去啦。东方妈叹了一口气,说:女孩家都是这样,好不容易逛一回,难免忘记时间!

东方躺在床上,合上双眼,脑海中那个夹在苏红日记本里的照片上的男孩怎么也挥之不去。他心里越是担忧,男孩的容貌愈是清晰。他怎么会出现在苏红的日记里?他又和苏红是什么关系呢?难道苏红........

东方一家人吃晚饭的时候,东方的大伯来了。东方起身给大伯让座。东方的老爸亲热地问他哥吃饭没?他哥笑呵呵地说:吃过了。我来是请东方帮咱李家写家谱。东方是堂堂高中生,喝了一肚子墨水,我看没问题!写好《李家家谱》也是功德无量。

东方在学校里是文科专业,喜欢文学,常给报刊杂志写文章哩。东方想想写家谱也好,可以锻炼自己的文笔。于是一口答应下来,笑着说:行,我来写!他大伯见东方答应下来,又对东方说:那,是这,最好年前这段时间把它写好。过了年你又走了。需要的材料我都给你准备好了,等会随我拿去。东方饭碗一推,就跟着伯父家去了。

年轻人朝气蓬勃,血气方刚,做什么都有热情。他拿回材料,当即就开工了。这家伙从腊月十九日到大年初一,奋笔疾书,十二天时间,《李家家谱》大功告成。

第七章 苏红移情别恋

苏红走进家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她刚进门,她妈匆忙走过来责备她,红儿,你怎这么晚才回来?把人心焦死了。白天东方来了,等你一整天,挨黒才走。

苏红听她妈说今个东方来了,倍感惊奇和意外。心里想着:来就来呗,有啥稀罕哩!可看到她妈等待回答的眼神,马上解释说:她本来五点都可以回到家,倒霉的是车坏在半了路上,耽搁三个多小时!她妈听了,哦!原来是这样。又叫苏红赶紧吃饭去。苏红说她不饿,转身回到自己房间里,把装满衣物的大塑料袋扔在床上,然后一屁股坐在床头。猛然看到枕头上的日记本,脸色顿时变了。她清楚地记得她的日记本原是压在枕头下边的,忙走到妈妈的房间里,生气地问:谁动了我东西啦!她妈纳闷地看着她说:谁动你东西啦?只有东方在你房间里看了一下午电视。苏红闻言,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妈妈并没有在意女儿神色的突然变化。 看到她若有所失地转过身子,微微低着头,回到她房间去了。苏红反锁房门,从那本日记本里拿出一张照片看起来

李东方的到来把苏红的内心世界搅乱了。苏红是个聪明的女孩,天生多情。收完秋,她跟邻居家的女孩一同进县城一家服装厂打工。在服装厂,苏红结识了给厂里送货的司机赵平。这位高大魁梧的帅哥,初次见面苏红对他就有好感。加上男孩的嘴巴特别能说会道,尤其会哄女孩子高兴,苏红觉得和他在一起特别开心。后来听说他还没有女朋友呢。怦然心动:我要是和他生活一辈子该有多好啊可她马上又想到李东方,心里边苦恼了一阵子。在苏红在爱情的选择上犹豫不决,徘徊不定的时候,那帅哥赵平对她发起猛烈地情感进攻,创造一切机会接近她。

就在苏红频频接触这位痴情男孩的时候,有一天突然收到东方的一封信。她一看信封上的地址居然是老家的地址,心里顿时生了三分气,拆开信看了一半,又气得把那张小纸片撕成了千万的碎片,然后扑到床上哭了。东方的承诺又没兑现。

赵平的机会来了,他请苏红吃饭、看电影,陪她逛街。苏红对他渐渐产生了感情,早把东方抛到了九霄云外,忘到爪哇国去了。东方看到的照片上的小伙子就是赵平。刚才苏红给她妈撒了一个弥天大谎。这回上城,她是和赵平一起去的,手上所提之物也是赵平给她买的。赵平一直把她送到家门口,临别时还吻了她

现在苏红看着赵平的照片,此时此刻,她心情特别难受。赵平和李东方,她必须从中选择一个作为人生伴侣。赵平是司机,有技术工资高,人又热情大方,很体贴人;而东方虽说有高中文化,身上有情趣的东西太少了,最关键的是他没技术,靠体力挣钱太少,将来跟着他还不是吃糠咽菜的命。

苏红权衡了一切之后,最后决定和东方断绝关系。这个移情别恋的人从抽屉里找出纸笔,给东方写了封信

东方:

为了我们都好,我必须告诉你:我已经和另外一个男孩相爱了,咱俩的关系应该断绝!

我知道你会很痛苦的。你我虽说订婚三年,但我们没有什么感情。因此痛苦是不值得的。为一个不爱你的女人而痛苦更是不值得。我希望你能找到比我更好的女孩。愿你幸福。

从此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我好聚好散吧!

苏红

苏红写好信,想明天就寄出去。转念一想:马上快过年了,这样对东方太残酷了。她决定先把信放起来,等过了年再说吧。

第八章 晴天霹雳

按照当地习俗,大年初二,苏红要来东方家走亲戚。为迎接和招待这位贵客,初二一早东方就起来了。他先把院子打扫干净,又把各式家具擦一遍,然后刷牙洗脸,给自己整理一个中分发型,换上那套崭新的深蓝色西装,把皮鞋擦得贼亮。打扮好以后吹着口哨出了家门,走到村子中央的水泥路上,向西张望。

路上走亲戚的络绎不绝,笔直的乌黑的柏油路上,尽是行之匆匆的人群。堂嫂一家走亲戚路过这里,看东方望眼欲穿的样子,笑着问:兄弟,望谁哩?是望弟妹的吧?

东方的脸一下子红到耳朵根,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她笑说:真让我猜对了。拿你等吧,我们走亲戚去了!东方目送他们消失在人流中。

可是东方等到快吃午饭了,苏红还没有来。路上的行人像突然消失了似的,长长的柏油路上空无一人。东方闷闷不乐地回到家里。二姐和母亲忙问苏红来了没有?东方闭上眼睛,摇了摇头。母亲打圆场说:可能家里客多,初四来。

可是初四这天,东方又失望而归。想起当初他和苏红定亲时,她奶奶说不结婚不让他们来往。他对这句话当时没有在意,现在知道了,这位封建思想浓厚的老人讲的不是一句空话!

苏红没有来东方家走亲戚,东方感到很遗憾。他爸为了准备这顿饭,特意去了趟县城,买了好多稀罕菜,还让二姐专程赶来陪苏红吃饭。但苏红却没来!他多么希望苏红能来!他们已经三年未见,虽说年前他去过苏红家一趟,但实际上他根本没见到她。他现在很想知道她心中所想。苏红该来没来,他内心里犹是不安!苏红的奶奶虽说是个老封建,但现在是什么年代了,不至于连过年走亲戚都干涉!这更是印证了他心中的那个不祥之兆:莫非苏红情变?他们俩订婚三年,除了通了几封信,通过信的内容对她大致了解以外,对于苏红内心世界,他是一无所知!他心中的那块大石头依然悬在半空中,还没有落地。他也感到事情不妙!只是没有往更坏处想罢了。

和东方同龄的老房子外面堆满了红砖。东方的老爸说秋里给东方造房子,年底打算有喜事哩!趁他在家,把做梁檩的树木都锯倒。东方很是高兴!他今年再好好干一年,年底和苏红结婚了,好好疼她爱她,幸福甜蜜的日子来了!东方一口答应下来,爷俩更是大年初六就开始干起来。

正月初九这天,东方刚锯倒一棵槐树,正准备锯枝条,看到邮政局的小王笑着走过来,李东方,真巧了,这里刚好有你一封信。东方疑惑地接过来一看是从苏庄发来的,心中顿生不祥之感。小王跨上自行车,东方,你忙,我也不说给你帮忙啦!东方看着小王骑车走远。

他在苏红的房间看到的男孩和苏红是什么关系?这个问题一直盘桓在他的心头。当他读完信的时候,一切都有了答案。

苏红在信中说她爱上了另外一个男孩,和他的关系从此一刀两断。

这个情感的打击对于东方来说是沉重的!他辍学回家务农,已经受到了很大的精神创伤,亏得和苏红定了婚,这位女孩在他日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给了他巨大的精神力量,也可以说是他精神支柱。现在这个支柱突然倒塌了

东方艰难地看完信,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定住了似的,手上捧着信,木然地站在那里,只有控制不住的泪水不断地从眼眶里涌出来,扑嗒扑嗒掉落在信纸上

他脑海里不断地浮现出苏红模糊而又冷酷的容颜,她曾说她对他的爱是海枯石烂,痴心不易!也正是这句爱情誓言,让他抛弃了刘俏敏的爱,而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她。从此以后,他便相信:今生今世,他和苏红定会恩恩爱爱,白头偕老!可是短短半年时间,海未枯,石未烂,苏红的心却变了!

可怜的人,你不要哭!

他曾以为别人很可怜,可是到头来最可怜的却是他自己!

第九章 为时已晚

这样寂寥成伤的雨夜,东方在他书桌前坐了很长很长时间了。他面前放着两张照片,一张是苏红的,一张是俏敏的。

他看着苏红的照片,她的一双美丽的眼睛,依然通透着些许灵气,曾经让他如此喜欢!但现在看来,那双眼睛犹如养在清水寒冰里的一双黑鹅卵石,看着清透乌黑,却有让他浑身一凛的彻骨寒意!苏红让他爱,现在更让他恨!她是地地道道的爱情骗子!她用美丽的爱情誓言哄骗了他,而他从始至终对她都是一片深情!他信以为真!他也准备着和她相爱一生!让他欣慰的是,通过这几年的辛勤劳动,他今年夏天要盖新房,年底更是打算和苏红结婚呢。等他和苏红结了婚,两人再好好干它几年,他们家的日子就翻上来了...... 他把一切都计划好了!可是万万没想到苏红却不在他的计划里!当他准备和她结婚的时候,她却爱上了别人!苏红你好狠!既然你想退婚,为什么不早说,又为何用一文不值的爱情誓言欺骗我!害得我错过我喜欢的女孩的爱情!你一个女孩家,再晚个十年八年,你也不愁嫁!而我一个穷人家的孩子,貌不惊人,德不压众,以后我还能娶上媳妇吗?东方越想越恼,恼恨得把苏红的照片,一把攥在手里,然后用尽力气拼命揉搓,揉搓成圆圆的一个小球球,他本打算扔在垃圾桶里,心想眼不见心不烦,一扬手,用力扔到窗户外边去了。

他又拿起俏敏的照片,照片中的俏敏深情地望着他,双眸中似有点点泪光!他知道她对自己是一片真情!他也甚是喜欢她!只是因为在苏红和她之间,他优先选择了苏红!如果没有苏红,他肯定会接受她的爱,和她相爱终生!可是万分遗憾的是:现在苏红这个障碍不存在了,而俏敏的爱更是错过了!要是苏红早和他退婚就好了,说不定他和俏敏会成就一份好姻缘!要是能重头再来该有多好呀!东方思来想去,很是后悔自己选择爱情伴侣时看走了眼!选错了人!他又想,要是现在俏敏还没找到男朋友或者找到男朋友她不甚满意,说不定他们俩个还有希望呢!东方想至此,马上找出纸笔,经过一番考虑,给刘俏敏写了一封长信。

刘俏敏由于情感上受到了创伤,回到老家以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很长时间没有出门。时间是医治感情创伤的良药。后来俏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父母看她心情安定下来,脸上露出了笑容。就张罗着给她说婆家。邻居陈嫂给她介绍个男孩,让她比较满意。虽说没有东方帅气,但各方面都还不错。相处了一段时间,俏敏感觉他蛮好的,两人能合得来。父母看在眼里,喜上心头,开始张罗婚事。日子定在公元一九九六年正月二十六日。就在俏敏结婚后的一天晚上,居然收到李东方的一封信。俏敏看着信,不断地用手绢擦眼泪。她为东方的绝情而哭,又为东方的不幸而哭,更为自己的爱情而哭最后刘俏敏哆嗦着一双手把信揉成一团,然后无力地扔到垃圾桶里,哭着说:回不去了,一切都太迟了

【组稿 靳翠菊】

作者简介

闻红领,笔名闻家公子。一九七三年生于河南省虞城县谷熟镇,文学爱好者。一九九三年因家境贫寒,辍学回家务农。后常年在外打工。凭着对文学的热爱,利用业余时间,坚持读书写作。所写文章陆续在新浪博客上发表。作品《老师,您冤枉了我!》曾上新浪首页。长篇《东方的世界》在创作中。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