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家有美人的生活质量(2)

2020年05月1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原创 碎碎 在词语里诞生 孩子生下来了,是个女孩,长得像林曼,非常美。不管谁看了都会眼神粘住放不下。第二天,林曼就开奶了,柠檬黄色的乳汁流出来,护士叮嘱,这是初乳,非常珍贵,要让孩子多吸,越吸奶水会越多的。 不,我们喂奶粉。她像生前一样坚定地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原创 碎碎 在词语里诞生

孩子生下来了,是个女孩,长得像林曼,非常美。不管谁看了都会眼神粘住放不下。第二天,林曼就开奶了,柠檬黄色的乳汁流出来,护士叮嘱,这是初乳,非常珍贵,要让孩子多吸,越吸奶水会越多的。

不,我们喂奶粉。她像生前一样坚定地说。

有母乳多好啊,你一定要喂母乳。再说,喂母乳你们也省事啊。小护士说。

不,我们早就决定好了的,吃奶粉。

你是演员吧,还是模特?小护士一脸好奇地问。

我是什么,都不影响我选择奶粉喂养的权利啊。林曼说得平心静气。那种神情,使她更添神秘。

孩子嗷嗷哭起来,显然是饿了。林曼半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孩子,不为所动。快给孩子冲奶粉啊,林曼看着李哲说。

喂母乳,求你了。李哲说。

林曼转过身去,背对着他。

求你了,林曼!

别废话,我早就说过的事。

孩子继续哭。满屋都是嘹亮的哭声。哭声越来越迫切。好像她很清楚,现在是和父母较量的第一战,她要打赢,赢得自己最好的生存权利。李哲也快要哭了,他上前摇晃着林曼的胳膊,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怎么就不能喂奶了!为了孩子,我求你了行吗?

林曼坐起来,差不多也要暴怒了。你怎么就不能为我想想?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到底是孩子重要还是你身材重要?不甘的表情让李哲的脸变形了,他恨不能把她的乳房拽下来,塞到孩子的嘴里。

喂奶粉死不了人。快去冲奶粉,你这样强人所难才是神经。林曼转而冲他嫣然一笑。

她一定看得见自己的笑,她知道这样笑起来的自己有多迷人。

那朵温柔的笑,真是世界上最狰狞的笑,杀人不见血。李哲看着她,听到自己牙齿咬碎的声音。李哲宁愿看到她的脸失色变形,而不是现在这样明艳姣好。是的,也许,他早就隐隐地渴望她那张脸,在外力的作用下失色变形,破绽百出,而不是完美无缺。只有那样,她才不再属于她的美,她才能从她的美里抽身而退,投入身外的世界。

那个世界上最好看最柔弱的婴孩,她的样子和啼哭都不能唤起林曼。孩子哭得更厉害了,李哲也要抓狂了。

他想起在她的孕期后期,她的肚子大得让她很难够着自己的脚时,他每天晚上给她洗脚。买了最贵的泡脚木桶,他每天用手为她按,揉,捏,搓,半小时。对自己的脚,他都没有那么精细过。他坚持给她洗了三个月。她就要做妈妈了,他愿意全心全意对她好,让她心满意足。对她的好,也是对他们孩子的好。他知道她愿意为他生孩子,应该是比一般女人更大的牺牲。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他为她做了那么多,还是没有用。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她的美更重要,哪怕是他们的孩子。他有一种被抛弃般的崩溃感。她的心是什么做的?也许,自己努力了这么多年,又睡了她这么多年,看起来琴瑟和鸣,他却从来没有真正征服过她。能征服她,令她服膺的,只有美貌。她的美貌,始终把她和他隔离开来。那是谁都永远无法攻克的堡垒。

亲妈劝,婆婆劝,同学朋友劝。没有一个人能扭转她的心意。她是坚不可摧的。美人的心冷硬起来,那可是格外冷硬,如冰冻的岩石,无法击穿。哪怕她看到了婆婆的眼泪,哪怕她听到婆婆小声跟李哲说(也许是故意要让她听到的):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我真没见过。

李哲的妈妈是县城的中学老师。以她的生活经验,她死都想象不出,怎么会有不愿意喂奶的妈妈,除非不是亲妈。

自己好好的儿子,却娶了个非人类,让孙女也跟着遭罪。她的眼神分明在说这样诉说着她的难堪和恼恨。这一切都让李哲感觉,自己作为男人,作为孩子的父亲,巨大的无能与失败。简直是羞耻。他想象中的林曼圣母一样怀抱婴儿,孩子的小嘴犹如小鸟的喙一样啄着她的乳房汩汩吃奶的场景,成了一个笑话。

扑通!一声惊雷。李哲把床头柜上备着的,已经剪开了口的一袋奶粉扔到垃圾筒里,紧接着是奶粉从袋子里扑簌簌沉落到筒里的声音。李哲这是破釜沉舟孤注一掷,逼迫林曼就范。

没有奶粉了,你必须得喂。李哲站在林曼面前说。他在老婆面前从没这么强硬过。

林曼没有反应。

孩子的哭声撕扯着每一个人的心。

你想让孩子哭死吗?李哲的声音完全扭曲变形了。对于新生儿,用死这个字眼,听起来格外恐怖。

随你。林曼的声音越发平静。

林曼!李哲哭着叫起来。

生孩子前我就跟你说过的,李哲你不要逼人太甚。

在一浪高过一浪的孩子的哭声和两人的争吵声中,林曼妈妈救火一样冲到医院门口的婴儿用品店里,买回了一筒新的奶粉。

一平勺奶粉,开水晾成45度水温,冲30毫升奶。在孩子可怕的哭声和妈妈刀剜一样的白眼中,在自己巨大的希望落空的失神中,差点没有神经错乱的李哲,竭力保持平衡,在心里念叨着冲奶粉的这组数据。砒霜一样洁白的奶粉倒入奶瓶,奶粉的气味飘散在空气中,让备感不适的李哲打了个喷嚏,一时涕泪交加。他终于冲好了他人生的第一瓶奶,递到孩子嘴边。

没有奶妈,他只能荣升为奶爸。

林曼早已研究好了如何回奶。口服乙烯雌酚,每次五毫克,每日三次。没有被吮吸过的乳房,奶水很快退回去了。那对尤物恢复完好,像生育以前优美傲娇,依然还能在衣服后面令人想入非非地颤颤巍巍。是的,有那样一对乳房的女人,完全可以让男人赴汤蹈火,出生入死。

上帝给了她一个长得漂亮,乳房漂亮的老婆,也会同时给他一个吃不着母乳的孩子,这就是命运的买一赠一吧,李哲想。

3

读研时,李哲有句话在同学圈里流传甚广,一度成为大家口口相传的经典名言

他的原话是这样的:这一阵我女朋友不在学校,我想吃烩面吃烩面,想吃米饭吃米饭,可自由啦。但是我宁愿不自由。

说这话的背景,是在大巴车上,学校组织一年级的研究生去南街村参观,包了三辆大巴,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时,李哲对他的邻座说的。许是途中无聊,所以李哲主动告白自己的心声。李哲的男邻座或许在感情方面尚未开窍,对这话没做什么反应,倒是让坐在李哲后面的女生吴桐和刘俐听着了,对于他的可自由和宁愿不自由,两人都笑翻了。

两个鬼精灵的女生都觉得,他那话说的又可爱,又忠心,又有些贱兮兮的。

吴桐和刘俐在后座上浮想联翩地笑完之后,李哲的邻座才懵懵懂懂地问了一句:你女朋友,为什么不在呢?

这两个月她都不在,回老家复习考研了。李哲说。

刘俐对吴桐小声咬耳朵说:鲁迅说过,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暂时做稳了的奴隶,一种是想做奴隶而不可得。他这典型就是,暂时做稳了的奴隶。

吴桐点头称是,说,看来,做奴隶也有快感,也能做出幸福感。

两人在对李哲大肆嘲讽的同时,心里又不能不感觉有点酸楚。他的女主角缺席,他说的这么深情的话她也听不到,可是,他还是忍不住这样内心肿胀地抒情表忠心,他女朋友该有多幸福?她得有多迷人,才能让一个男人宁愿不自由?时为女光棍的吴桐和刘俐,想得心里湿嗒嗒酸溜溜的。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