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两个村干部 (小小说)||浙江 金阿云

2020年05月1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 金阿云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坐落在西龙山半山腰的西岭乡垅头村,只有一条崎岖的石板路通往山下的泉下村。村里没装上电话,户户都是破木房子。泉下村早有了机耕路通到西岭乡。其他邻村也都有机耕路、水泥路。村民意见蛮大,老村委一班人马在选举中落马。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 金阿云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坐落在西龙山半山腰的西岭乡垅头村,只有一条崎岖的石板路通往山下的泉下村。村里没装上电话,户户都是破木房子。泉下村早有了机耕路通到西岭乡。其他邻村也都有机耕路、水泥路。村民意见蛮大,老村委一班人马在选举中落马。村民重新选出刘炳锋任村主任,刘连豹任副主任,还有几位年轻力壮的任委员。

炳锋曾经营过木材,家里殷实,老婆在镇上开水果店,儿女都在镇上读书。他能说会道,说要把村建成有模有样的富裕村、花果村。连豹人精壮,孔武有力,夫妻俩侍弄田地过日子,有个智弱的儿子花了不少钱,家里很困难。连豹以前经常在村民中发牢骚,说村干没用,村里没有搞一点建设。

新班子一上任就要打造一条通往泉下村的机耕路,西岭乡也给立了项。村委决定每户最少也得出二百块钱。炳锋率先掏出二千元钱垫底,几户有钱的也掏出四五百元钱不等。连豹却掏不出二百块钱,他说义务打工,不要工资,以工抵钱。

筹措到三万元筑路资金,村委就买来炸药簸箕钢钎板车等。请人测了路线后,便开始筑路。那日,炳锋率领村民浩浩荡荡一字排开,砍柴挖泥打石头,平路基。炳锋挥舞着手说,路要打五米宽,路基墙垒得要厚实。有一个村民说,村主任,机耕路通了,买辆桑坦纳开开。炳锋悠然地弹着烟灰说,以后咱村还要通上了公交呢,把咱山变成了花果山。他很少干话,只是看着村民干。连豹在工地上砸岩,挖泥,搬岩,十分卖力。他能扛二百斤的石头不感到吃力,手脚不停地只顾干。有村民说,副主任,歇歇吧。他说,不累。实在累了,他就抽支雄狮烟。他对炳锋自已不干只看着村民干的做法,心里很不舒服。

两个月后的一个大早上,闻知乡里王乡长要来视察。炳锋就奔镇上菜市称来鱼打来肉卖来啤酒。王乡长人马一到。炳铎和几个干部就设宴款待。十来个人喝得头昏脑涨,不觉已到日落西沉,连西龙山筑路工地也忘了看了。

连豹则和村民一大早到山上挖岩筑路,中午也在山上吃饭。傍晚,连豹到家听说炳锋他们几个在家吃吃喝喝,很是有意见。王乡长前脚一走,连豹就在村口发牢骚:到底是村主任,有钱吃喝。炳锋听了很气愤的说,工作需要嘛,咱村这条路还要依仗政府支持哩。他含沙射影的说,有的人连一二百块钱也掏不出,没钱怎么修路?连豹正要发话,被他弱智的儿子拉回家吃饭。

晃眼又是一年。到山上筑路的人愈来愈少,钱也化光了。有的村民说,吃不饱饭还怎么修路啊?炳锋虽忙着跑腿,却弄不来一分钱。他进西岭乡政府向王乡长要钱。王乡长不冷不热打哈哈的说,市里还没这笔资金,如有一定给你村。炳锋消沉地说,当村主任真不容易,想修一条路都不成。

连豹依旧是天天到山上筑路。打岩,挖泥,搬石头,他干得满头大汗。未了,他气愤愤地说,妈日的B,有人讲工作需要,怎么没有一分钱搞来?炳锋听着面红耳赤,但一时也不好发火。

那夜,炳锋在家里左想右思终于悟出办法。第二天,他在镇商场买来两条中华烟,五斤虾干,还有两瓶五粮液,连夜敲开王乡长的小院大门。他一脸沉重地说,乡长,咱村是老区,再不批下钱,咱就当不了村主任。王乡长眯眼瞟了炳锋的礼物,露出笑容说,别送礼,下半年一定给你村五万块钱。等路打成了,市里还有钱批下来的。炳锋在礼物放下说了句乡长讲话要算数啊便出门走了。

十月份,乡里终于给垅头村五万元造路款。炳锋多扣回了自已送礼的钱,余下全用在造路上。村委决定:从十二月份起,凡到山上筑路的村民每天可得1520元钱。村民就争先恐后地赶山上筑路,干得热火朝天,很是买力。炳锋满脸红光地说,只靠卖力死干永运造不成车路,打路也得靠脑子想办法。连豹听了脸一阵白一阵红,无地自容。后来,他便很少到工地上去。他和炳锋俩即使是踫面也不打招呼了。

年未,路修通到了村口。村委在旧祠堂里办了八桌酒席,请来了王乡长和其他五名乡干部。村委一班人及村里有头脸的,捐了五百元以上的村民都可以上酒席。连豹却没有露脸,有干部要去叫连豹,炳锋紧皱眉毛说,叫什么,他自己不来就不用去叫。

一班人马正喝得脸面红光,兴致致勃勃,大赞村主任能干。炳锋兴奋的举酒敬乡长说,王乡长,这条机耕路全仗您的的支持帮助,要不猴年马月也搞不成。王乡长红光面脸眯着虾眼说,这是你们年青人敢作敢为,你带头有方啊。他还说,作为一乡之长,我要造福一方,你们村的事也是我的事。

突然,连豹火红着脸闯进祠堂说,炳锋,你有啥了不起?只会送礼喂狗啊。

炳锋跳了出来说,你发神经病啦!?

发你妈神经!连豹一拳就狠砸了过去,击肿了他的鼻梁,出了鲜血。炳锋操起啤洒瓶扔准了连豹的肩膀,地上血迹斑斑。

王乡长气得脸发紫,乡村干部忙得乱了手脚,好不容易,才把他俩拉扯开。

村人议论纷纷。有的指责连豹不识抬举冲动得象头野牛,败了大局。有的则私下说,这条路工程款,炳锋肯定有吃回扣。要不,连豹不会这么生气的。他义务打路打了好长时间,炳锋还说他没出钱。为此,村里一时竟然也分了两派。

第二天,乡委要求村委免去连豹的副主任职务。乡派出所还要连豹赔给炳锋一千元医疗费。连豹没钱赔炳锋,被拘留了半个月。炳锋也无奈的辞去了村主任一职,到镇里做老生意,连豹也到外打工去了。

村里又陷入了瘫痪,不知选谁当村主任与副主任。垅头村比别的村更落后了。好多年后,才有几个在外经商的能人回家当村干谈起当年这两个村干部,村里人有说不完的话题。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