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对 门 (小说)||江苏 朱香文

2020年05月1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 朱香文 老田的儿子田小亮刚刚结婚二个月,媳妇肚子就有了动静。每当看到儿媳妇趴在洗漱池边上喔喔地干呕,老田和老伴就像打了鸡血似的,眼睛发亮,浑身上下都是劲。 当晚,老田和老伴,兴奋地把已经有很长时间未做的功课,在床上翻云覆雨地温习了一遍。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 朱香文

老田的儿子田小亮刚刚结婚二个月,媳妇肚子就有了动静。每当看到儿媳妇趴在洗漱池边上喔喔地干呕,老田和老伴就像打了鸡血似的,眼睛发亮,浑身上下都是劲。

当晚,老田和老伴,兴奋地把已经有很长时间未做的功课,在床上翻云覆雨地温习了一遍。

这老俩口缘何这般兴奋?原因还得从对门的老王家说起

早在三十二年前,和老田同龄的老王,喜得一子,取名王小明。小明天资聪颖,活泼好动,而且乖巧懂事,打从上学起,年年都捧着奖状喜报。高中毕业当年,王小明就考进了省城的名牌大学。

王小明大学毕业,成了抢手货,被当地一所重点高中作为人才引进,教高中低年级语文,没有要老王花费一点心思,甚至一包烟一瓶酒一分钱都没用上。当年和小明一同分来的还有本校的张华,而且张华和小明都是中文专业,两人原本又在同一教室,爱好写诗,是学校欣然诗社成员,这样一来二去,就有了那个意思,只是当时为了学业,没有当面表达。工作后,学业负担轻了不少,小明利用在学校图书馆查资料的机会,向张华表达了自己对她的爱

自从对上眼后,俩人很快进入热恋状态,他们花前月下,卿卿我我,情投意合。除了课间工作,剩余的时间,几乎打铁不离火星,形影不离,粘粘乎乎在一起。

经过大约半年如火如荼的热恋,俩人合计商量一下,选择七夕情人节,瞒着双方父母,到婚姻登记处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成了合法夫妻。这一年,王小明和张华年仅二十四岁。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国庆节过后,双方父母得知此事,也没有过多的责怪,便张罗着为小俩口办理婚礼。

孩子结婚,对双方父母来说是头等大事,都高度重视,不管经济条件如何,都要争个面子,想尽办法吧婚礼搞得体面周到,热闹酷派。为了婚礼择吉日,男方父母还请风水先生。风水先生让把男女双方的出生年月,生辰八字告诉他。这风水先生根据阴阳五形八卦术,微闭双眼,和尚念经般念念有词,稍倾,猛一睁眼,有板有眼地告诉小明父母:婚礼最好选择腊月廿三,因为这天文曲星下凡,是个黄道吉日。

王小明和张华结婚当天,鞭炮齐鸣,张灯结彩,单说迎亲,就用了八辆豪华大奔轿车。婚庆公司,请的是全国连锁品牌响当当的摩卡公司,司仪是省卫视爱情l十|娱乐节目知名主持人。场面隆重热闹,前来道喜祝贺的宾朋亲友,个个羡慕的眼球都快凸出来。这种场面当然也让住在老王对门的老田夫妻俩,感觉自己的存在简直就是陪衬老王的一对小丑,整日自卑的不敢用正眼去看老王俩口子。

再说王小明和张华婚后,小俩口夫妻恩爱,而且张华嘴巴也甜,公公好,婆婆长的叫个不停,乐的老俩口整天合不拢嘴。可好景不长。转眼三年过去,张华一直没能怀上孩子,这下做父母的慌了神,到处烧香磕头,求神拜佛。一开始,小夫妻俩也没太多在意,更没把它放在心上。后来看着老人着急的不行!也开始担忧和不安起来。当然年轻人不会相信迷信的。他们俩向学校请了假,到市妇幼保健院,作了彻底检查,检查结果是:张华一切正常,小明因小时候患过附睾炎,精子没有活力,终身不育。

这个消息,对他俩无疑是晴天霹雳,把小俩口惊呆了。当天夜里,他俩几乎一夜未眠,抱在一起伤心痛哭了整整一夜。

他们决定暂且不告诉任何人,包括双方父母。再说现在社会上还在流行丁克族,想到这里,不生孩子,要不要孩子,生不了孩子让他俩心里的压力和包袱一下子突然变得轻松了许多。至于做父母的心里的想法,这个暂且不去管它,要让这个既成的不孕事实,永远埋葬在心底,像一团谜面,猜不透,摸不着,同时还留有一丝念想和希望。只要自己不说出来告诉他们,他们心里燃烧的这团希望之火就永远不会被浇灭

我们再回过头来说说老田一家。

老田虽然和老王对门,可两家情况大相径庭,大不一样,老王住得是三室二厅二卫,面积一百二十多平米的大户,既宽敞亮堂,三个房间几乎都朝南向阳,阳光充足,人住进去非常舒适惬意。而老田的房子仅仅只是二室一厅一卫,一房间朝南,一个面北,采光不好,光线暗淡,一个小客厅,白天在家也要开着日光灯。老田当时不但经济条件不好,而且个子又不高,一米六五,属二等残疾人,两只小眼睛像日光下猫咪的眼睛,眯成一一条缝隙;眉毛、鼻子、嘴、眼睛几手挤堆到一块,长相极其丑陋,所以找对象当然很费劲。

虽说老田和老王是同龄人,但二人差距很大,待到王小明四岁的时候,老田还是光杆司令一个,试想想,老田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哪位姑娘愿意嫁给他。 一个偶然机会,老田结识了现在的老伴赵氏,那是个月黑风清的傍晚,老田骑自行车从太平桥经过,看见一个姑娘从桥上迟迟疑疑地跳进太平河里,当时苏南地区已进入深秋,老田已穿上很厚的外套,见有人落水,他二话没说,也来不及细想,甚至连外套都顾不上脱,奋不顾身,一头扎进冰冷的水里,把姑娘救了上岸。后来,老田了解到姑娘投河自尽,事出有因,源于她和本村的小伙恋爱三年,可前段时间,小伙另找新欢,把她撇下,姑娘一时半会想不开,才选择了这条绝路,想了却一生。

赵氏小老田三岁,自从这件事后,赵氏娘家父母及她本人,都对老田留有好感,后经人撮合,他俩于来年初春就简简单单的办理了婚礼,到了年尾,生下一子,也就是开头提到的田小亮。可小亮从小就淘气,不是省油的灯。在学校经常欺负比他低年级的同学,三天二头就会有家长找上门来,有时免不了被老师关在学校里,让老田去领回家。尽管老田觉得丢尽了脸面,也恨铁不成钢,有时气得直咬牙,尽管多次拳脚棍棒教育,都收效甚微,无济于事。

本以为,等小亮长大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慢慢懂事,可小亮生性好斗,秉性难移,继续和街道上几个不学无术的痞子混在一起,作恶多端,被公安部门关进号房。

经历了法律的惩罚和改造,田小亮出狱后,变得老实多了,当年进了一家生产眼镜片的私企,不久与外来打工的安徽六安女孩钱莉莉谈上恋爱。

田小亮二十八岁那年,和钱莉莉完了婚。

自从钱莉莉怀上田家的种,老田和老伴赵氏,对儿媳妇百般呵护,疼爱有加,隔三差五,千方百计想尽一切办法搞来滋补营养品,给儿媳补身子,希望生下来的孙子又白又胖又活泼可爱健康。

钱莉莉怀孕五个多月的时候,肚子明显出娃,特别是在炎炎夏日,单衣薄衫,腆的特别显眼。这时候的老田就像是一只骄傲的雄鸡,挺胸凸肚,特别是和老王对面相遇的时候,表现尤为明显夸张,常常用睥睨的眼神注视对方,嘴里冷嘲热讽,幸灾乐祸,吐出假惺惺关心的话来:你儿媳怎么结婚这么多年还没下蛋?你家条件这么好,干脆让你家小明和她离婚得了,趁早重娶一个回来老王这时总被老田的话煽的面红耳赤,脸红脖子粗,站不住脚跟,恨不得找个地洞往里面钻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到了秋收秋种落叶缤纷时节,钱莉莉果真为田家争气,生下了一个又白又胖的带把的男婴,,老田嘚巴嘚巴更来劲,有几次老王迎面和他打招呼,他都装着没听到,眼睛像长在头发窝里,不屑一顾,雄赳赳,气昂昂地插肩而过。

老田决计不让孙子外出时日晒雨淋,拿出多年积蓄,买了辆大众牌小轿车。让老田万万没想到的是,也就是这辆小车,为日后给他家造成毁灭性灾难,种下祸根。

小男孩出生两个多月后,由田小亮开着车,带着妻儿回娘家,由于小亮车技不熟,再加上小儿闹夜,小亮休息不好,疲劳驾驶,车开到安徽境内,小轿车开进了一辆同方向行驶卡车的拖箱里,一家三口,无一人生还。

噩耗传来,老田和老伴觉得天旋地转,昏天黑地,当场晕倒

再以后,老田失去了往日的神气劲,成了霜打的茄子,整日蔫头耷脑。终于有一天,老田再也撑不下去,精神失常,被对门老王和他的儿子王小明送进了疯人院。他老伴也因心脏病复发由老王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并且在老王和他老伴的护送下急速开往医院老田的老伴在住院的时候,老王一家人几乎每隔一二天就烧一些低脂肪的鱼、虾,轮流去病房探视。而老田在精神病院,因探视时间受限,老王只是偶尔去探视一次,临走时总免不了丢些零花钱给负责老田的医生和护士,让他们照顾好老田。

经过医生的精心治疗和心理疏导,老田和老伴病情有了明显好转,两人很快办了出院手续。

面对老王一家老小无微不至的关心照顾,老田赵氏感激不尽。特别是老田回想起自已以前对老王的态度,心里更感特别内疚和自责,而且老王不计前嫌,在他家最困难的时候挺身而出,帮助他们度过最难熬最关键的时刻,这让老田更加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卑鄙的小人!

老王和老伴每当烧着什么入味的饭菜,总会在第一时间想到老田赵氏,闲暇之余,会到老田家串门,陪他们聊聊天,下下象棋,以此排遣老俩口心中的孤独烦闷。王小明和张华平时住校,逢到周末节假日休息天,常常把自已的父母和老田夫妇一同带到郊外公园散步游玩。

有一日,赵氏突然记起娘家有一远房侄在上海红房子医院不孕不育科当主住,便找来电话,咨询了老王家的情况,对方传来激动人心的好消息:现在人工受精,试管婴儿的技术已相当成熟,红房子医院在这方面的技术在国内外都遥遥领先,成功率几乎达百分之百。

再以后王小明和张华去了上海,找到赵氏远房侄子(不孕不育专科的李主任),经过一段时间的精心治疗,张华受孕成功,生下一对龙风胎。

小明和张华为了报老田赵氏的恩,在征求父母同意后,决定把自已的凤女儿跟随老田,改姓田。

从此,两家人和睦相处,老王和老田情同手足。小明和张华也不再称老田赵氏叔叔婶婶,而是做了他们的干儿子,干媳妇。

老田终于有后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