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大头的泼妇媳妇(小小说)

2020年05月0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王伟 大头和我是同龄人,多年前,大头家里还比较贫困,两间土坯房下雨时外面大下屋里小下,家里几亩田地他父母亲也只能侍弄着混个半饱而已,大头的父母在家侍弄庄稼时怯热怕冷都不肯出力。大头看起来比同龄人反应迟钝点,加之营养不良就落下了头大身小样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王伟

大头和我是同龄人,多年前,大头家里还比较贫困,两间土坯房下雨时外面大下屋里小下,家里几亩田地他父母亲也只能侍弄着混个半饱而已,大头的父母在家侍弄庄稼时怯热怕冷都不肯出力。大头看起来比同龄人反应迟钝点,加之营养不良就落下了头大身小样子,因此村里人都叫他大头。

随着一天天长大,村里的同龄人都上初中了,大头才上小学三、四年级,平时上学不是上课睡觉就是的逃学,经常看到他拖着鼻涕在村子里到处瞎逛。家境贫困的大头父母说他不是念书的料能识几个字就算了,于是就让他回家跟着务农了。

几年后,村里的年轻人都一窝蜂地南下北上出去务工了,眼看着要到成家年龄的大头家里的生活还没有着落。大头的父母央求着邻居们能把大头也带出去,大家都嫌弃大头小学没毕业头脑也不灵光没人愿意带。后来大头的父亲没办法咬着牙割了三斤肉,赊了两瓶酒带着大头找到邻村一个泥瓦匠的远房亲戚给大头拜为师父。就这样大头拜师没多久就跟着师父去外省务工了。大头和他师父一出去就是三年,回来时大头带了个一脸横肉,五大三粗的外地媳妇。

大头媳妇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乡下人都认为只要脚手好会侍弄庄稼,能生娃就行。更何况村里出去那么多年轻人,能够带个媳妇回来的大头还是头一个。

大头的父母也颇为满意,嘴皮子不利索地逢人就说,他家大头有媳妇了。

可大家替大头还没高兴上几天,就骂大头媳妇活脱脱就是个泼妇。

不肯出力的大头父母看到儿子带媳妇回来了,就想把家分了将那几亩薄地都撂给他俩种。可媳妇把脖子一歪,眼睛一鼓厉声说:那些地,还是你们继续种,我和大头还有其他事情,以后还要你们给搭手哩。

大头的母亲满脸不高兴地说,我们身体都不是很好,没法种这些地了 大头媳妇毫不客气地回敬道,你们身体不好,这几年大头不在家,也没见把地荒着呀。

大头的父亲也想摆点长辈的样子出来。但看到那一脸的横肉,硬生生将要说的话咽了下去。

大头当然也没好事,他被媳妇硬生生拖着一个人拿着铁锹,一个人侍弄着瓦刀在自家的场坎边没出三天搭起了三间简易石棉瓦圈舍,利用打工赚回来的积蓄买了一头母猪一头牛犊和几十只鸭苗。从此以后,每天嚷嚷着让大头母亲把母猪喂好,要大头父亲把鸭子赶到村东头的河里去放放,放鸭子的时候还要顺带着在河边放牛,田坎边割猪草 邻居们都骂大头媳妇就像个地主婆使唤长工似的让公公婆婆和大头起早摸黑的干着活。

大头媳妇太泼辣强悍了,村里人都看不过眼了。大头媳妇看到村里撂荒的那些土地立马打起了主意,只见她隔三差五地一篮子一篮子提着鸭蛋四处打点,遂后那些撂荒的土地都归大头家种植了。一天,大头媳妇套着牛将大头师父家一块撂荒的水田收拾好准备插秧。这时大头师父的侄子二毛看到了,二毛立马撵过来冲着大头媳妇破口大骂,你他妈的一个外乡人,恨不得把村里撂荒的地都种上,这块地是我三大家的,他们同意了我还不同意哩 说着,二毛挽起裤腿提起两把秧沿着地中间插了一条线,说: 以这条线为界,一人一半你可不能过界。 田里插秧的人们看着哈哈大笑。大头媳妇也不是省油的灯,立马也撒起泼来反驳道,你算哪根葱,也敢来跟老娘来撒野,看我今天不让你脱层皮才怪哩。说着扔掉手里犁头就扑了上去,一只手抓住二毛的衣领,一只手抓住二毛的皮带,只见大头媳妇身子一侧就将二毛举过头顶。嘴里骂骂咧咧地说,想给我帮忙栽秧我都看不上,你敢过来耍横多吃多占我叫你在渠里洗洗澡 从此,大头媳妇的名声一下子就传出去了。

大头媳妇不光在外面凶,在家里也横。她成天吆喝大头和公公婆婆做这做那,喂猪放牛除了睡觉一刻也不得闲。一天晚上,大头吃完饭出去在村里晃悠,晃悠到村头的麻将桌边就晃不动了,夜里十点多大头正自摸在兴头上,在座的只听到一声吆喝,大头,你个死鬼仅此一句,大头面前长城哗地倒了。大头媳妇一把揪住了他的一只耳朵,明天还要干活哩,这么晚不睡,想死啊 只见大头在众牌友的哄笑声中被揪走了。

夏收插秧完毕,天热得人都恨不得像狗一样找个阴凉地方乘凉休息。大头媳妇却吆喝着大头去河坝给秧田放水扬除草剂。大头懒洋洋地躺在床上不想动。媳妇走到屋外,回头看,大头还没挪窝。又吆喝了几嗓子,媳妇到了门口,望着天,看着还在院子里磨蹭的大头,扬起门外的半截铁锹把就飞了出去

大头的一条胳膊伤了。大头媳妇的恶行在村里激起了公愤。有人让大头去派出所告媳妇故意伤害;有人说就是不告也得和这个泼妇离婚。大头媳妇倒是什么也不怕地满村子嚷嚷着, 要坐牢我去坐。大头残了,我给他当胳膊。他要是离婚,只要他对我说一声,我就立马扯证回娘家去,谁怕谁! 大头躺在医院里摸着伤痛的胳膊,脑子里思前想后地回转几个晚上,就在拿不定主意时,眼睛肿得像蜂蛰了似的媳妇来了,她把大头的父母轰出病房,恶狠狠地问大头:死鬼,要离婚吧! 大头吓了一跳,咬着牙说出:不离,死活我不离 ! 在病房门外大头的父母听了,长长舒了一口气。

大头住院不到月把时间,媳妇便来到医院,她将大头的东西一收拾往架子车上一抱,然后凶神恶煞地对大头说:把药开好了,拿回去吃,出院回家 !

出院后的大头胳膊缠着绷带。家里地里的活一股脑地全扔给了媳妇。大头媳妇挺着大肚子跟着大头去医院把绷带取了,医生将大头的X光检查报告反复地看了几遍说大头的胳膊已经恢复正常,但是大头却说自从他受伤后的那条胳膊却怎么也伸不直了。

就这样,村里的人骂声不断,有人便怂恿他去法院起诉媳妇,大头低声说他不敢。那些好事人就讥笑大头,你他妈还是个男人嘛,都被她伤了一条胳膊,还有啥敢不敢的 ?

没多久大头媳妇生了,大头的母亲只好伺候儿媳妇坐月子,大头父亲放牛放鸭,割草喂猪忙得不可开交。满月刚过大头媳妇就背着儿子扛着锄头出现在村口,老远看见大头又在打麻将,她一声吆喝,大头,你个死鬼! 没等媳妇扑过来,大头便从椅子上弹起,一阵狂奔。

乡邻们看到没跑出多远的大头,被背着娃的媳妇已经挡在前面。大头媳妇三下五除二地解下背上满月不久的儿子朝大头怀里一扔,厉声的呵道,有本事你抱着儿子打麻将去! 闻声追过来的大头父母和乡亲们都捏了一把汗,就在大头媳妇扔孩子的一瞬间,大头两只手稳稳当当地从媳妇手里接住了孩子,抱着孩子撒腿就跑!只就听到大头的父亲骂到,这个没良心的东西,咋能这样欺负你媳妇哩。 大头媳妇看着奔跑的大头笑着说,死鬼,你慢点我不追你,你把娃给我摔着了,我这回让你坐轮椅

两年后,大头家在村里较早的盖起了两层三间楼房,鞭炮声中,大头父母亲看着又隆起肚子的儿媳妇和旁边玩耍孙子满脸洋溢着幸福的甜蜜!

审阅:李德霞

简评:写一个人容易,写活一个人难。无疑,大头的媳妇是鲜活的。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