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母亲·老牛(散文)

2020年05月0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侯丽君 到现在为止,新型冠状病毒已经在中华大地肆虐了一月有余。通过举国上下的齐心协力和医护人员的不懈努力,疫情终于得到了缓解,虽然还完全没有被消除,但喜讯不断传来,大大鼓舞了国人的士气。然而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多少患者被病魔夺去了生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侯丽君

到现在为止,新型冠状病毒已经在中华大地肆虐了一月有余。通过举国上下的齐心协力和医护人员的不懈努力,疫情终于得到了缓解,虽然还完全没有被消除,但喜讯不断传来,大大鼓舞了国人的士气。然而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多少患者被病魔夺去了生命,有多少白衣天使倒在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每当看到这些数字,让人触目惊心又痛心疾首。我知道在每一个黑色数字的后面,都将是一个个家庭的支离破碎和亲人的悲痛欲绝。世界的尘埃落到个人头上,那就是一座山,的确如此。然而凡事都有根源,这场疫情也不倒外。万物有灵,人类如此漠视动物的生命,大自然必将以同样的方式报复人类,一切似乎又在情理之中。说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了一个人,那是我的母亲,十几年前就离我而去的母亲。母亲与一头牛的故事至今还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80年代初期,那时刚刚包产到户,我也是四五岁略有记忆的时候。家中是一个拥有十七八口人的大家庭,地很多,家里三四头还不够使唤,父亲便从外地买了一头牛,添补畜力。

这是一头毛色发黄的草原良种牛,正值壮年,体型比当地牛略大一些,我们都叫它阿黄。都说这下咱家可不缺畜力了。可是时间一长人们才发现饲养阿黄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原来圈养惯了的阿黄根本不适合这里的散养方式。让它和别的牛一起到山坡上吃草,它只知道抬头望天空,直到回家的时候,肚子还是空空如也。而家里也没有多余的草料喂它。这样时间一长,阿黄渐渐消瘦了下来,以至到最后瘦骨嶙峋的,也不能下地干活了。家里人非常失望,都说买了一头没用的牲口,可惜了钱了。总之,阿黄在家里成了一头可有可无的动物。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有一天爷爷忽然宣布:分家吧,过你们的小日子去吧!也不知为啥。分就分,一个大家庭瞬间分成了三四个小家庭。在分畜力的时候,母亲指名道姓说要阿黄。众人不解,有人窃喜,有人遗憾,然而母亲却不以为然。

这样,阿黄就成了我们家的一份子。母亲每天照料着它,按照阿黄的生活习惯,母亲把阿黄照顾得无微不至。半年多时间,阿黄干瘪的肚子渐渐鼓了起来,毛色发亮,体力也得到了恢复,最后成了一头膘肥体壮的牛了。真是一头好牛!人们都赞叹着。大家这才把目光投向阿黄。它不光任劳任怨,干活不遗余力,而且脾气柔顺,从不跟别的牛争斗。就算有别的牛向它发起挑衅,它也只是默默地躲开。大约它明白:力气是用来干活的,不是用来争斗的。母亲说:这一点像她。

阿黄勤劳,肯干,为我们全家人的生活出尽了力,当然母亲也没有亏待它。那时人对牛的感情不亚于人对土地的感情,人和牛相互依存,密不可分。日子就在与阿黄的和谐相处中一天天度过。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慢慢接近暮年的阿黄,一天天走向了衰老,耳朵背了,眼睛也不亮了。有一天它竟一脚踩空,从高坎上跌了下去,虽然没有摔死,却也只剩下一口气了。母亲非常伤心,拿着草料去喂它,但此时阿黄已经吃不进草料了,母亲就用玉米面搅拌的面糊去喂它。

邻村的牛贩子闻讯而至,在家里和父亲商量如何处理阿黄的事情。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以600元成交。

我不卖!母亲不知什么时候忽然闯进了屋,大声说道。

众人吃了一惊。牛贩子以为是出的价太低母亲才说这话,继续解释道:600元已经顶天了,如果死在槽上,你一分也见不到了。再说我也是冒着风险的,万一阿黄拉到半路上死了,我也就栽了。你说是不是?

多少钱我也不卖!母亲像和谁吵架似的,口气非常生硬,态度异常坚决。

你们家到底谁做主?牛贩子有些生气了,他将目光投向父亲,父亲低着头,一言不发。

简直莫名其秒!牛贩子一脸的愤怒,转身想离开了。

你们都没良心,也不想想,阿黄把人养活了一辈子了,现在它遇了难,你们就这样着急让它去送死?母亲忽然落下泪来,哽咽着说。

这就更荒唐了,谁家的牛不是这样?难道还有给牛养老送终的不成!牛贩子一脸的轻蔑与嘲讽。

我不管!别人是别人,我是我。反正我不能看着让阿黄去送死,让它死在槽上算了。母亲不容置辩地说。

简直不可理喻!牛贩子忿忿地说着,转身离开了我们家。

我不知道那时候600元钱对我们家意味着什么,可能是我半年的学费,也可能是全家半年的收入。但母亲不为所动,依然固执地坚守着自己的信念。

两天之后,阿黄死了,安详地闭上了眼睛。母亲欣慰地笑了。这样她再也不用担心牛贩子再来纠缠,也不用担心家里人会变卦。如她所愿,阿黄终于死在了槽上,死在它默默奉献一生的家里。

两年之后,母亲忽然与世长辞。一时间天塌地陷。我太大意了!竟没有想到母亲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我曾说过等我参加工作了,一定将母亲接出来,让她不要再操劳了。可是每次把她接出来之后她都惦记着家务,急着要回家。她说奶奶年龄大了,她要回去照顾奶奶,这是她的责任。谁知这一走竟成了永别。捶胸顿足表达不了我的懊悔。虽然母亲的离去让我感受到了切肤之痛,但看到母亲临终时那安详的,无怨无悔的表情,谁又能说这不是一种造化呢?母亲不是圣人,她无法改变这个世界,也无法改变他人,但她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维护了一个有恩于自己的动物,最后的生命尊严,这不是平凡中的伟大吗?

忽然又想到了还在肆虐的病毒,都说病从口入,如果病毒这次放过了人类,人类是否可以放过那些无辜的野生动物?如果世人都和母亲一样,有一副慈悲心肠,这场疫情是不是就可以避免呢?

善良,朴实如老牛一般的母亲,愿您在另一个世界安息!

审阅:刘艳梅

简评:由疫情的黑色数字联想到有着菩萨心肠的母亲,给人思考。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