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陷 阱 (小小说)||湖北 陈昌荣

2020年05月08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 陈昌荣 一夜的狂风暴雨,终于停了,然而天并不湛蓝,灰蒙蒙的云层仍然很低,不久又下起了小雨 天刚麻麻亮,刘老五拖着疲惫的身子摇晃着进了家门。刘大婶一见到他就问,昨夜你到哪里去了?叫我一夜为你担心! 刘老五脸色阴郁,愤愤不平地说:阴沟里翻船了。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 陈昌荣

一夜的狂风暴雨,终于停了,然而天并不湛蓝,灰蒙蒙的云层仍然很低,不久又下起了小雨

天刚麻麻亮,刘老五拖着疲惫的身子摇晃着进了家门。刘大婶一见到他就问,昨夜你到哪里去了?叫我一夜为你担心!

刘老五脸色阴郁,愤愤不平地说:阴沟里翻船了。

你到底做了啥见不得人的事?刘大婶湿漉漉的双手在围裙上擦着,怔怔地望着他。

咳!做了件既丢人又赔钱的事。刘老五一屁股坐到门口的椅子上,昨天傍黑我收工回来,走到村口遇上张老二,他硬拉我去打牌,我这两条腿就不由自主地跟了去。可谁想到这事竟被派出所知道了,结果来了一帮民警把张老二家围了,把我们几个打牌赌博的都带到派出所关了一夜,还要罚款。

哼,活该!谁叫你阳光大道不走偏往刺架里钻。年前你赌,劝你不听。这回呀,就该抓!莫说关一夜,就是关一年也活该。罚钱你自己出,咱家也交不起那个钱!你要不诚心过日子,我们就早点过,别等到以后,你再赌博输了个倾家荡产,你想害死我们娘俩是吧刘大婶愤愤地数落开了。

刘老五年近五十,是村有名的农把式。随着农村产业扶贫和振兴乡村建设的不断深入发展,刘老五家里也渐渐富裕了起来。俗话说,男人有钱便变坏,这话还真有点灵验。不知从何时起,这位老实巴脚的老五也开始迷恋起了牌局。一进腊月,他就开始同村里村外的留守妇女及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玩纸牌。先是娱乐,后来动起钱来。虽说是小打小闹。可一场下来,也有个二、三百元的输赢。刘老五卡五星的技术在当地小有名气,再加上他性格直,能张罗,所以大伙都叫他刘五星。

刘老五拿着镇派出所的罚款通知,望着窗外的小雨,往日的欢乐,现在都要成为泡影了。为了阻止他打牌,妻子李丽三天二头没少和他闹,并警告他说,再通宵达旦的打麻将,就要和他离婚,这次怕是要鸡飞蛋打了。

他的目光停在了墙上那张他们一家三口两年前放大了的全家福照上发呆,照片上他和她依然是那样风采动人,女儿小兰聪明伶俐,多么幸福的一家人啊。他在问自己。他和妻子真心实意地爱过,他承诺要对妻子一生的幸福生活,他做到了吗?他不能用今天的结局,去否定昨天的爱他低头反省着,回顾着这些年在他身上发生的些许变化。

那么是什么力量使这个温暖的家庭倾斜了?是他的爱降温了呢?还是他另有了新欢?不是,都不是,真正的凶手是赌博和那万恶的麻将,它才是他夜不归宿的主要根源。

近几年来,他漫漫沾上了赌博的恶习,赢了回家欢天喜地,输了回家打妻骂娘。眼看着家不成家,自己人不像人,妻子一次次劝说,每次忧伤的眼睛里都带着希望的光。然而事实做出了的一切都是徒劳的。他深深地知道,他们之间的裂痕是无法在心里彻底抹去的了。

抹不去的裂痕就是一道伤疤,生活不该存在断层,他终于想明白了,要彻底与麻将绝交,他面对妻子悲痛欲绝,泪流满面地说我真后悔,请给我最后一次机会,我保证再也不赌了。

正在这时,刘老五的女儿小兰从里屋走出来:爹,这次他们要罚你多少钱?

500块呢。现在就是叫各人回家拿钱的,十二点钟之前要送到派出所。要不,那个姓高的所长说还得关七天禁闭呢!唉,听说他从县里新调到派出所担任所长的,没想到他到任的第一把火就烧到自己,真是活该倒霉?小兰花听到这里,心里暗暗发笑。

你就赶决送钱去吧,要不关上七天禁闭还有什么脸见人呀!刘大婶知道他平时最要面子,就故意催着他说。我,我..我身上哪还有500块钱呢?刘老五坐在矮凳上就是不起来。小兰看着父亲的窘迫样,忍不住笑了起来:哟,爹是怕要关禁闭呢。

看你还敢赌不赌,这回抓得好,还想女儿拿钱给你赎罪啊!大婶转过脸幸灾乐祸地看着他,不过,丑话得说在前头,老五你说,今后还赌不赌?

不,不赌了。

要是再赌呢?

再赌就是四条腿的,绕着咱村爬三圈!刘老五看着老伴态度有些缓和,就象发誓一般站起来,那好,说话算数!小玉你作证,这次再信一回,你拿500块钱给你爹,叫他快去赎罪。

刘老五接过钱,如释重负地向派出所跑去了。一路上他在心里想:是哪个混帐东西报的案呢,叫我出这么大的丑?他哪里知道,此时刘大婶和小兰正在家里笑得前仰后合,她们正为昨晚跟几个赌博者的家属联合起来,找到小兰的老同学,那个刚刚调来镇派出所走马上任的高所长,成功地导演了这场戏而开怀大笑哩!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