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舞 弊 (小说)【一篇大胆揭露教育界不正之风的力作!】

2020年05月0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 胡金菊 一 2005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已是第五个年头。 6月12号中午,天气异常闷热。A县一中教学大楼下,垂柳动也不动,白花花的太阳灼烤着大地。人们热得气都喘不过来,尽管拿着报纸、书刊不停的扇,汗水还是拉成溜的往下淌。 寒冰一边不停的看着表,一边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 胡金菊

2005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已是第五个年头。

6月12号中午,天气异常闷热。A县一中教学大楼下,垂柳动也不动,白花花的太阳灼烤着大地。人们热得气都喘不过来,尽管拿着报纸、书刊不停的扇,汗水还是拉成溜的往下淌。

寒冰一边不停的看着表,一边在考场外踱来踱去。过去的一年,寒冰在教学上下了血本,奋斗了一年,原指望今年会讨个好彩头。没想到昨天晚上接到带队教师的电话,说实验中学和春风中学弄到了中考的题,在考场上舞了大弊,平均分数能提高50分!

50分!别说50分,就是5 分,该有多少学生到不了分数线的能到分数线!到分数线的能超过分数线!谙熟教育的寒冰凭自己的第六感觉意识到:如果真是那样,这里边肯定有一个大阴谋。寒冰看看表,分针才指向45分,寒冰盼望着学生早点儿出场,好核实清楚到底有没有这件事。她在心里像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一样祈祷着:但愿是以讹传讹,但愿是一场虚惊!

叮铃铃,铃声终于响了。寒冰在熙熙攘攘的考生找到了自己本校的学生,向他们寻问实验中学和春风中学到底有没有漏题的问题。寒冰学校的学生看到校长来了,纷纷围拢过来,像在沙漠里看到送水的人一样,拉着寒冰的手,七嘴八舌的说个不停。寒冰喘了一口气,叫考生喝口水歇一歇,安慰大家说:别着急,有话慢慢说。我们说话一定要有根有据,对自己说的话要负责。寒冰抬头看看天,天上乌云滚滚,大雨眼看就要下来,忙指挥考生上车。

满载考生的车在风雨中颠簸着前进,从X县到寒冰中学得一个钟头的路,整整一个路上,考生都在大声的愤怒的诉说着寒冰在众人的诉说中,逐渐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昨天(6月11日)上午第一场考数学,考卷一发下来,坐在考场的实验中学和春风中学的考生像平地里刮起了一阵春风一样,都惊喜的相互交换一下眼神,嘴里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哎呀。有的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轻轻说:原来-----,后半句咽到了肚子里。和实验中学春风中学同一考场的其他考生都感到惊异,下了考场以后便通过亲戚朋友打探消息。原来第一天考试结束后(6月10日),实验中学和春风中学的考生接到紧急通知,晚上教师要临场辅导,尤其学习成绩好的学生务必参加。晚上,一大部分考生到了预定的教室,数学教师给每个考生发了一张卷子,上边有七、八个数学题,数学老师细细的讲了这几道题的解题方法,并反复强调明天考数学时,一定要好好审题,牢牢记住运算步骤。考试的第二天(6月11日)上午考数学,卷子发下来以后,实验中学和春风中学的考生才发现,考卷上的好几个题都和昨晚老师辅导的几个题很相近,有一道题和老师辅导的题竟然一字不差。所以他们心里都很高兴。暗自为昨日老师的辅导叫好,在考场上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才发出哎呀的声音。但等到下了考场以后,他们自己也觉得有些异常,慢慢的体会到了老师的良苦用心。所以一大部分考生除了暗自庆幸外,知道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对外人便三缄其口。即便如此,这件事在考场上也不亚于一场七级地震。

深夜。

窗外,狂风肆虐的扭曲着树干,像要把树木连根拔起。瓢泼大雨倾盆而下。闪电的利剑砍破死沉沉的夜幕,咔嚓一声炸响在夏雨如磐的上空,映照着寒冰惨白的面孔。

从上午回到学校,寒冰就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不说话,大脑一片空白。此刻,窗外的暴风雨似乎唤醒了寒冰的知觉。她翻了一个身,觉得心像灌了铅一样沉。她不相信,但又不得不相信,实验中学和春风中学偷题是确定无疑得了。这一闷棍砸的寒冰伤了元气。近几年寒冰在工作上历尽了坎坷,但都没有这一次叫寒冰几乎到了崩溃的边沿。

寒冰耽心的不仅仅是一个分数线的问题。黑暗中,她觉得有一双魔掌伸向她的脖颈,要把她扼死

2002年,A省的教育厅副厅长在N市作了《论WTO与中国教育改革》的报告,报告的中心是如何抓住机遇,迎着挑战。寒冰和实验中学、春风中学的韩校长、孙校长都参加了这次会议。寒冰为了更好的领会上级领导的意图,还特意的多派了几个学校干部去听。会场上,寒冰听的热血沸腾,很不的挽起袖子这就回去干一场。

从N市回来以后,寒冰心里想:中国加入了WTO,教育要想抓住机遇,迎着挑战,从现在起就要为明天的教育大发展做好准备。怎样抓住机遇呢?寒冰首先想到的是扩大学校地盘,为将来广招生源,大搞校建打下坚实的基础。从2002年春到2003年夏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寒冰和她的干群分五次征了80多亩地。盖了几十套家属院,一栋学生宿舍楼,建起了国际标准的400米跑道。上了微机室,监控,完善了一系列的教学设备。拉开了一个能容纳几千人教学的现代化中学的骨架。紧接着,寒冰在学校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创新教育活动。多次派教师去外地先进学校学习他们的办学经验。改进教学方法,促进教学改革。寒冰决心在自己有限的生命中,把学校建成一个一流的现代化学校。

没想到学校的发展趋势不但没有像寒冰想的那样蒸蒸日上,反而日趋衰败。好的办学条件和好的教学方法留不住好的学生,反而大面积的流失。学校在耗费了大量的资金,大量的人力物力的情况下,得到的却是落花流水春去也,人走楼空。

正确的东西偏离万分之一就是谬误。就在寒冰大搞教学改革,想踏踏实实甩开膀子大干一场的同时。实验中学的校长韩亮、春风中学的校长孙良也在拼命的抓住机遇,迎着挑战。他们不是像寒冰一样去完善规模,搞教学改革,用辛勤的汗水换取学校的发展。而是独辟蹊径,办起了校中校班中班。所谓校中校,就是在学校中再建一个私立学校。所谓班中班,就是在同一年级中有几个班是私立班。叫寒冰永远不能理解的是,即然是私立学校、私立班就应该是私人的房子,私人的教学用具,私人的教师。但这一切都不成立。这种学校不是国家允许的那种把教育推向社会的私立学校。而是用的是公家的教室,公家的教学用具,教师也是拿工资的在编教师,可招的学生是高价生,最重要的是都是优等生。当然,承诺的条件也很诱人:保证教学质量,保证多少学生能考上一中!多少学生能考上二中!多少学生能考上重点中学!

刚刚进入WTO的国民,都知道将来的社会是一个与狼共舞的社会,都怕自己的孩子被狼吃掉,决心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听不见风便是雨,一听说有特殊的学校就趋之若鹜。不惜花干自己的血汗钱,送孩子上这种校中校。这样校中校不但有了优越的生源,在收费上每个学生一学期就多收几百元,甚至上千元。照这样计算,一个二三百人的小学校一年下来就是成百万,除去成本,还剩几十万元。这些他们一部分填进了自己的腰包,一部分当作教学的杠杆,调动教师的积极性。由于他们有充足的优等生源,又有充足的财源,所以即使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轻而易举的提高教学质量!

也许这句话说的对;存在的就是真理。尽管这种学校在理论上站不住脚,还是有很多学生家长把自己本来就优秀的学生花大价钱送进这种学校。孰不知好学生在那里都学习好,差生在哪里都成绩差。这样一来天长日久,这种择生学校和公办学校就出现了好坏两大反差:一个是良性循环,一个是恶性循环。择生学校生源好,升学率自然就高。升学率越高学校名声越好,名声越好生源越多,生源越多钱就越多。而公办学校由于没有充足的资金运转,眼睁睁地看着好学生被挖走而束手无力。这样就是输在了起跑线上,行成恶性循环,学校越办越垮。

创新校中校班中班的始作俑者,在办学中尝到了甜头。越办越有瘾,越办越想办。他们深知:生源是办学的生命线。为了掠取生源,不惜放下架子,一个个深入优生的各家各户,摇唇鼓舌,升学许愿。很不得把天下的才子都抓在手里,迎风一晃都变成摇钱树。他们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毕业生还没有汇考,他们就知道谁在班里是第几名。几年来,大凡是前十几名的优生,都逃脱不了他们的魔掌。

寒冰的学校属于越办越差的那种。就在寒冰扩地建校教学改革成功之后准备大干一场的一刹那,实验中学的韩亮、春风中学的孙良他们的校中校、班中班就以排山倒海之势压了过来。在挑战中杀红了眼的韩亮孙良一杆枪上几个枪头,东西南北都是他们要猎取的目标。即然全县都逃脱不了韩亮孙良的魔掌,寒冰的中学和春风中学挨边,离实验中学也不远,是难得有好日子过的。更何况,原来他们三个中学都是全县并驾齐趋的强校,暗地里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的明争暗斗。这二年寒冰的中学又是扩地又是建校,拉开了大决战的序幕,眼看着老虎又长了翅膀。韩亮、孙良能不抓住这个良机,扼杀寒冰于襁褓之中吗?

屋漏偏遭连阴雨。正当韩亮、孙良,尤其是实验中学的韩亮磨刀霍霍的时候,寒冰的学校出现了危机。由于扩地建校步子迈得过大,经济实力不跟,学校负债累累。在经济的制约下各项工作都开展的不力。在校中校冲击波的冲击下,优生生源大量流失,升学率连年下降。升学率下降导致了生源减少,生源减少直接影响到学校的资金收入。生源差和资金少是寒冰学校存在的两大矛盾。2004年是寒冰学校灾难性的一年。这一年的生源差的历害,进校后的第一次测试,有百分之四十的学生语文数学只考了个个位数。阅卷时,教师在办公室里拍着考卷晃着头,心灰意賴的说:唉!气死华罗庚!

听着老师的哀叹,寒冰的心冷到了极点。一向敢于向困难挑战无私无畏的寒冰对学校的明天也有些怀疑了。这年秋,学生都已入校了,韩亮、孙良还没停止他们挖生源的脚步,亲自拿着东西去学生家,连哄带劝的叫学生去他们学校,好早办学籍。寒冰听到这个消息后,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怒火。在一次全县校长会上,寒冰站起来大声说:我赞成教育上百花盛开,百家争鸣。谁在教学上管理上,有什么新花样,新方法,可以拿出来让我们学习学习。也可以独树一帜,我们欢迎。但我不赞成以牺牲别人利益为代价的竟争。你那个学校的办学条件好,师资力量强,你就努力教好你的学生,升学率占全国第一,我们也不嫉妒。但不要挖我们的生源。好学生在那里都是好学生,你们能教出好成绩来,我们也能教出好成绩来。你们挖了我们的好生源,就是考出成绩来,是你们的功劳吗?你们挖了我们的生源,当作你们炫耀的资本,拿别人的鲜血染红自己的顶子,这样道德吗?你们这样做,无非想多收几个学生,多收钱,填满自己的腰包。可你们为了金钱不惜丢了人格,也太不要脸了吧!其他中学的校长早就对韩亮、孙良一伙恨之入骨,这时都高声叫喊着:对!有本事教自己的学生,挖别人的墙角算什么英雄好汉!?

此时的寒冰,想起二年来学校叫韩亮、孙良弄得乌烟瘴气,举步维艰。新仇旧账一起用上心头,不禁怒火中烧。一旦点然起来,扑都扑不灭。寒冰毕竟是女人,不论怎样都逃脱不了女人的天性,她虽然不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泼妇,但在极端气愤之下,也是理性克制不了情感。散会以后,寒冰堵着韩亮的车连扯带骂的不让他走。最后还是几个熟人才劝走的寒冰。从那以后,韩亮、孙良有很长时间不敢去开会。

事情到了这一步,连教育局都拿不出高招来。在那个连北京都是择校热重灾区的形势下,都知道择校不对。但都无力回天。最后的结果是:择生学校挖学生长驱直入,公办学校无可奈何,只好领着一群差生不求名次的跑马拉松。有的学校大批学生流失,白白浪费教学资源和师资力量。据报道,Q一学校七个老师教八个学生。那时,公办学校可以拿出一百个理由来批判择校学校不对,但不能挽回生源流失的败局。择校学校一千个一万个不对,但照样有好的生源。寒冰就算是把韩亮、孙良骂出八辈来,只要自己的升学率上不去,就是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也挡不住优生流失。要想有好的生源,只有一个办法,提高升学率。

提高升学率!谈何容易!但寒冰还是要和韩孙比个高低。寒冰是一个要强的女人,也是一个在A县出了名的校长,她办学历来是不偏不依的执行党的全面教育方针,不论这一年刮的是什么风,寒冰都知道该怎样去做。针对学校的实际情况制定学校的办学目标。越是这样她的学校升学率就越高。寒冰学校的升学率是多年在全县都拿名次的,其中一年中考上线人数占全县的四分之一。教育局领导连连说:可喜、可贺、可敬、可佩。在全国中学生奥林匹克竟赛中更是多次拿名次。依仗着自己多年搞教学的功底,寒冰决心孤注一掷。打去年始,她就使上了浑身的解数,埋头下班级,埋头搞教研。把那百多个学生排过来排过去,一个个的分析鼓励,对症下药,分灶吃饭。在教师那里,寒冰在有限资金的情况下,尽可能的解决教师的后顾之忧。几乎是一个一个的做教师的工作。一年来,寒冰盘算着自己虽没有韩亮、孙良财大气粗的教学管理,没有韩亮、孙良那优秀的生源,但也基本上说的过去。本想今年能打个大翻身仗,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了这一档子事。

自从寒冰在会议上和韩亮、孙良吵架那天起。校中校和公办学校的斗争就白炽化了。韩亮、孙良不会轻易的咽下了寒冰辱骂的奇耻大辱。他们要变本加厉的报复。而他们报复的最有杀伤力的武器就是提高升学率,给寒冰以迎头一击,在分数面前闭口无言。所以今年考试的上线人数是全县公办学校和校中校争夺的分水岭。目前的形势是:不管你的手段再卑劣再高尚,谁的上线人数多,谁就是真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韩亮孙良的这一手,在本来就占有优势的基础上再大幅度的提高一个分数段。考试成绩出来以后,韩亮、孙良就可以以不容置辩的口气向全县的老百姓宣布他们的胜利。换句话说,也就是全县的公办学校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尽管有说不完的苦处。不论寒冰怎样说怎样骂,在分数线面前都不得不承认自己失败。所以,韩亮、孙良的这一手算是扼住了寒冰的咽喉。

天亮了,雨也停了。蔚蓝的天空上飘浮着淡淡的白云。经过一夜暴风雨的洗礼,整个世界显得更加洁净。柳树、杨树的叶子在阳光的映照下闪闪发光,小鸟在树枝上喳喳的叫着,炫耀着它们无忧无虑的生活。寒冰打开房门,深深地吸了一口早晨的新鲜空气。望着初升的太阳,心情爽朗了好多。

上午,就实验中学和春风中学作弊的事情,寒冰专门召开一个校委扩大会议,征求大家的意见。会议上几个副校长义愤填膺,大骂韩亮、孙良太卑鄙。会场上几乎要溅出火苗来。有的人提议向教育局反映,让教育局来处理此事。有的人提出要往上一级纪检部们反应,大造舆论,彻底搞臭他们。有的人甚至提出给《焦点访谈》打电话,让他们来调查这件事,给韩亮、孙良以沉重打击。

坐在墙角的毕业班班主任兼年级主任张相思是一个老教师了,此刻,他坐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吸着烟一声不吭。寒冰笑着说:张老师,你也发表发表自己的高见!

张相思站起来,掐灭了烟头,慢吞吞的说:我和大家的心情一样。恨不得马上去处理这件事。但是我觉得这件事不像我们想得那样容易。韩亮和孙良能事先弄到中考的题,这就说明他们不是一伙等闲之辈。我们要想让他们服气,必须有确凿的证据。我们只要掌握了他们的证据,什么都好办。如果我们掌握不了证据,不论那一级纪检部门来,韩亮、孙亮良都不会认账。

寒冰面带严肃和赞赏的神色说:张老师不愧是老将,这话让说到点子上了。向有关纪检部们反映是解决问题的一个途径,关键是我们要掌握证据。

谈到证据,大家都激愤起来,七嘴八舌的出主意,想点子。但最后都落脚到搞来一张实验中学或春风中学的那张辅导卷子。张相思老师自报奋勇,主动请缨,要求亲自去搞那张辅导卷子。

寒冰有些担心的说:张老师,你一定要仔细慎重。估计实验中学的学生一般不会拿出卷子来,他们会出卖自己的学校吗?

张相思说:我有一个亲戚在实验中学里上学,他在班里当班长,我估计他那里差不多。

寒冰说:你见了他,先别把事情说得那么严重,只说看看卷子,以免打草惊蛇

张相思说:那我得花几个钱,买点礼物看看他家。

寒冰说:这个你当家,花多少钱都行!

会议开到这里,寒冰安排了三点工作:一 、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不可私自议论。以免再叫实验中学倒抓住把柄。二、 有张相思老师负责搞到实验中学的辅导题。三 、寒冰负责向有关纪检部们电话反映情况。

会议结束后,寒冰就向县教育局办公室、教育局纪委反映了实验中学作弊这一情况。电话那边传来懒洋洋的回话:考前辅导是正常情况,我们不能光听你的一面之词,这件事调查调查再说吧!

第六感觉吿诉寒冰,这件事不像寒冰想的那样简单。如果这件事有关部们不理不睬的话,那么,寒冰将是撼山难,撼一个有瑕疵的实验中学和春风中学难上加难!

寒冰一鼓作气,又向县级有关纪检部们反映了此事。但得到回答都是相互推委,所有的答复都是:实验中学属于教育局管辖,应先向教育局反映!

向教育局反映?!如果教育局能下大力度大力整顿考风的话,早就该整顿出结果来了,还用得着寒冰去费力吗?

那几天,寒冰疑神疑鬼,风声鹤唳。怀疑自己的电话都被监听了。寒冰隐约感到,有一张大的无形的网,这张网紧紧的约束着自己,却牢牢的保护着实验中学,保护着韩亮。情况,比预想的要坏得多,寒冰比一开始听到实验中学作弊时心理的压力要重得多。

正在寒冰万般无奈一筹莫展时,张相思兴冲冲的闯进校长室,一副喜不自胜的样子。寒冰心中满天的乌云顿时消去一半,忙问:搞到辅导题了?

张相思嘿嘿的笑着,掏出几张带油墨字的纸来递给寒冰。说:没弄着春风中学的卷子,只弄来一张实验中学的卷子,光这一套卷子就够了。

寒冰叫人把教务主任周峰叫来。一会,周峰来了,他三十来岁,戴着一副浅紫色框架的眼镜,人长得白白净净,一身仙骨和儒家风范。他代毕业班数学,是全校的业务权威。寒冰把实验中学的辅导题递给周峰,在这之前寒冰就安排了周峰,搞到辅导题以后,由他挂帅把辅导题和中考题逐一核对,拿出实验中学舞弊的真凭实据来,直打他的七寸。

周峰拿起那几张油墨印的纸来,上下只看了两遍,嘴角就浮出鄙夷的笑来,连连说:露骨,露骨,太露骨了。周峰抬腕看了看表,时钟已指向十点,他对寒冰说:下午三点我拿出分析报告来。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