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李悝之死 (小小说)||江苏 草 冠

2020年05月0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 草 冠 公元前395年秋天,魏国国都大梁显得特别美丽,安静。长天一尘不染,湛蓝湛蓝,有白云浮在晴空。树叶开始泛黄,金色的银杏点缀着繁华的街道。官车被马牵着,在街上徐徐驶去,遇到卖粮的牛车,都会停下来让行。坐在牛车上进城卖粮的农民,黝黑的脸上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 草 冠

公元前395年秋天,魏国国都大梁显得特别美丽,安静。长天一尘不染,湛蓝湛蓝,有白云浮在晴空。树叶开始泛黄,金色的银杏点缀着繁华的街道。官车被马牵着,在街上徐徐驶去,遇到卖粮的牛车,都会停下来让行。坐在牛车上进城卖粮的农民,黝黑的脸上写满了一脸的辛劳,且也流露着满足的笑容。商铺里买卖井然,店主和买家一团和气,有商有量。

丞相府里却气氛异常。

自从前一天从朝廷回府,丞相李悝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已经一天一夜,书房的门始终都没有开过。下人几番送水送饭都被拒之门外。

李夫人急坏了,亲自端饭菜送进去,可是门仍然不开,只听到里面传出沉稳且苍老的声音:夫人,别打扰我。

李夫人心慌了,想到丈夫自从担任魏国丞相以来,办事一向不慌不忙,处事沉稳妥当,好像一切皆能掌控,深受国君信任,朝臣钦佩,百姓称赞,即使遇到天大的事也能沉着应对,从来没有这次这般情况。

李夫人一筹莫展,只能在卧室暗自垂泪。

整个丞相府里寂静一片,都知道丞相一定遇到了大事,谁也不敢高声说话。

侍女过来对李夫人说:夫人,大人一定有自己的心事,夫人何不请翟大人过来一下?

李夫人恍然:是呀,翟大人与丞相同朝为官,情如父子,共侍国君,为国操劳,应该请他过来呀。于是打发下人去翟府。

只不过一个时辰的功夫,翟大人翟璜匆匆地赶过来了。

李夫人把他引到房门口,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说:老爷,翟大人来了。

少顷,书房的门缓缓打开。翟璜趋步入内,看着开门后又坐到书桌后的李悝,先行了跪拜礼,起身后问:老师,您怎么了?

翟璜没有得到回答,满腹疑惑地望向李悝,只见李悝依旧穿着上朝的官服,官帽已放在书桌上,稀疏的白发有些凌乱,往日睿智的眼睛里似乎有一丝忧愁,又似乎有一丝坚定。

李悝缓缓起身,走到一旁待客的椅子上,伸手示意翟璜就坐。

下人送来了两杯清茶。李悝做了个请的手势,先端了一杯,吹了吹浮在上层的茶叶,抿了一口,放下,望定翟璜,凝视了片刻,缓缓道:翟大人,老夫待你如何?

翟璜刚想抿茶,听到李悝开口问,知道自己的老师要说正事了,忙放下茶杯,说道:老师待学生恩重如山。

李悝微微一笑,问:那一年先君要我推荐宰相,我推荐了魏成子,没有推荐你,你还怨我吗?

翟璜听到问这件事,松了一口气,说:丞相,是学生眼界不高,当年幸亏老师及时指点,学生才走出迷津。

李悝欣然,含着微笑,又喝了一口茶,说道:你能这样想,我很高兴,说明我没有看错人。

翟璜听李悝说了些往事,心想老师大概不会有什么大事,就轻松起来,感叹道:当年我自认为自己推荐了吴起为西河守将,巩固了对秦国的防线,推荐了西门豹治邺,解除了邺郡的忧患,推荐了乐羊领兵攻打中心国,取得了大捷,有功于国家,当个宰相也是名至实归,对老师推荐魏成子大感不满呢。

李悝听了,哈哈大笑,道:确实如此。

翟璜也笑了,道:可是老师后来点拨了我。老师说我推荐的这几个人国君都任他们为臣,而魏成子从东方聘来卜子夏、田子方、段干木,先君都把他们奉为老师。国君的臣怎么比得上国君的老师呢?学生这才恍然大悟,认识到自己是浅薄的人,甘愿终身做您的弟子,向您学习。

李悝哈哈笑了两声,叹道:你和魏成子、吴起等都是国家的栋梁,为国家做了许多贡献。今后你们要精诚合作,带领一班朝臣,为魏国雄立于诸国效力。

翟璜肃然道:老师的教诲学生谨记在心,我等都愿在老师的带领下,共同致力于国家强盛。

李悝道:治国必用人才,你们要把有真才实学的人引荐给新君,而不能让那些奸佞妄为之人干预朝政。

翟璜敬然,道:老师的话至理至情。我听说当年先君询问老师,我和魏成子谁更堪任,老师对先君说,对所任之人要多注意考察,平常的时候看他亲近哪些人,富有的时候看他结交哪些人,显贵的时候看他推举哪些人,不得意的时候看他不做哪些事,贫苦的时候看他不要哪些东西,有这五条足以看得出一个人的品行了。老师真是识人如炽,学生终身也学不完啊。

李悝说:是啊,你们以后也要这样做。

翟璜听李悝如此说,心里一惊,忙道:老师带着我们做。

李悝微叹,凝视了一会儿翟璜,道:璜啊,我不可能一直陪着你们,以后的事要靠你们自己多努力了。

李悝慌起来,跪下,急道:老师,难道您要离开我们了吗?不能啊,魏国能有今天,全是你的心血啊。您要离开了魏国吗?要去哪里啊?我们离开了你,有事向谁请教啊?不能啊!

李悝起身挽起翟璜,让他坐回椅子,缓步走到书桌前拿起一个卷案,递给他,道:璜,您看看这个。

翟璜虽然疑惑,但还是接了过来,快速浏览了一下,笑了,道:老师,这不是三年前的那起杀人越货案吗?这案子不是了结了吗?还是您亲自审案,斟明案情,按照您制定的《法经》,核定斩杀了那个凶手呢。您怎么又提这个案子呢?

李悝轻轻叹了口气说:你知道前天我在审一起抢劫案吗?

知道啊,老师连审了三天,还末结案。翟琪说到这里似乎意识到什么,抬头望定李悝,这两个案子有关联吗?

李悝道:案子已审清了。说罢又拿出一个卷宗递给了翟璜,你再看看这个。

翟璜接过,急切地打开,快速地看了一遍,大惊失色:怎么会是这样!

李悝说:事情就是这样的。三年前的那个案子,我自以为审得很仔细,没有任何差错,也按《法经》斩处了那个杀人越货的主犯。可是昨天那个抢劫案的主犯交待,那个案子是他犯的。我仔细审了,确实是三年前错判了案子。

翟璜急道:那如何是好?

李悝说:你是参与了我国《法经》制订的,《法经》也经国君公布于全国。按照《法经》我当受到什么惩处?

翟璜不敢说了,望着老师,嗫嚅道:老师,不能。

李悝道:按《法经》,判错案子的臣子处死,我当赴死。

翟瑛眼泪都掉出了,颤抖着手把宗卷放到书桌,再次跪下,说:老师,不能啊。如果要处置您,学生愿为您代死。魏国不能没有您啊。

李悝笑了,喝了一口茶,说:起来吧。三年前的案子不是你审的,怎么能处置你,苟如是,岂不又违反《法令》啊。

翟璜不肯起来,跪着说:魏国怎能离得开老师!国君让您担任丞相,为的是魏国的强大。您自任丞相以来,禅精竭虑,励精图强,带领群臣一起为国家效力,何曾轻松过一天。您在诸国中率先改革,以法治国,取消世卿世袭制度,奖励有战功的兵士,以致西不畏秦国,南敢面对强楚,东威慑各国,北取中山国,正是将强马壮,兵敢死战之时。您尽地力,鼓励农民耕种,让劳者多酬,粮食方得以丰盛,又制定入籴法,实行粮食统购统销,平收平卖,丰年不伤农,荒年能济民,才有了国泰民安。

李悝打断了翟璜的话,问道:璜啊,你说魏国取得现在的大好局面,靠的是什么?

翟璜立即答道:法啊!老师独具慧眼,在诸侯国中率先提出以法治国,集各国法律之大全,扬长避短,制定了《法经》,又经先君颁布,全国实施,才使得社会稳定,百姓生活安宁,国家日益强盛。您慧眼识才,举荐了许多能臣,使得朝政清明,权臣努力,开一代之先风啊。

李悝意味深长地说:是啊,这一切靠的全是法啊,法啊

翟璜明白了什么,站了起来,说:老师,您虽然三年前错判了一个案子,但与您对魏国的贡献相比,这是大海之于滴水,高山之于块石,算不得什么。顿了顿,又道,不,我要面见国君,现在就要面君。先君文侯虽已去年离世,新君武侯也是离不开您的。我请国君开恩,特赦您。要不,我就请求国君修改《法经》,对,修改《法经》

李悝拍了拍翟璜的肩膀,凝视了他一会,说:你去吧。

翟璜不放心地看了李悝一眼,说道:老师,您等吧。转身出了书房。

李夫人一直候在外面,担心着,不敢听书房里面的谈话,却也听得里面交谈声不断,想着丈夫既然能与翟璜畅所欲言,终也没有过不去的坎,更想到这么些年来丈夫为了魏国的兴盛克服了那么多的困难,故对丈夫充满信心,心里轻松了些,此时看到翟璜出了书房,忙迎上去,问道:翟大人,丞相没事吧?

翟璜不敢看李夫人的眼睛,却也不好表现得太焦虑,浅浅一笑:夫人放心,老师不会有事,我去去就来。然后快速离开了丞相府。

李夫人听得翟璜这般说,虽然心头放松了一些,但终究放心不下,看房门末关,就趋身而入,看到丈夫眉头已经舒展,脸色也平静,正拿着一卷书在读,细细一瞧正是夫君亲自编制的《法经》,便轻轻地叫了一声:夫君。

李悝放下手头的书,微微一笑,温和地道:夫人,我有些饿了,给我弄些吃的吧。

李夫人心喜:夫君,你已一天没吃东西了,想吃些什么?

李悝说:随便吧,不必太操劳,清淡一些就行。

李夫人答应,转身出去,一会儿端来了李悝爱吃的稀饭、馒头和几碟小菜,看丈夫吃得滋滋有味,问道:夫君,你这两天怎么了?遇到什么大事了吗?大家都为你担心呢。

李悝说:没什么,让夫人担心了。

不一会儿,李悝吃完了。李夫人把碗筷收拾了一下,擦于净了书桌,没忙着出去,给李悝重泡了一杯茶,端上,说:夫君,有什么事一定要放得下。这几年你为魏国辛勤操劳,先君器重你,新君依仗你,百姓信服你,大臣们也敬佩你。只是你自己太累了,也该歇歇了。

李悝拉过夫人的手,轻轻地抚摸,说:是啊,我也该歇歇了。

李夫人听了高兴,说:真的?你打算辞去官职了?马上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是歇不下来的。

李悝定定地看了一会夫人,说:我要离开了。

李夫人不明所以:离开?你是要外出吗?去哪里?要多久?

李悝长长地叹了口气,说:我要去的地方很远,那里鸟语花香,四季如春。夫人,我去了就不回来了,在那里等你。

李夫人疑惑地问:不回来了?那我跟你一起去!

李悝说:安儿、定儿都大了,书读得好,也已开始为国家做事情了,这都是夫人教育得好。我先去那里,我走后,两儿会很好地照顾你,我没有牵挂。

李夫人问:那我要多久才能去?

李悝笑了,说:说快就快,说慢就慢,视情况而定。顿了顿又说,夫人,我还要做点事,你先歇息吧。

李夫人虽然心存疑虑,但看到丈夫情绪稳定也就放心了,就招呼下人来收拾碗筷,临出门时说:夫君,你也早点歇息,要出远门了,养足精神。

李悝含笑点头。李夫人施施而出。

第二天,新君魏武侯带着魏臣子等几个大臣,在翟璜的带领下驱车前往丞相府,刚入府门便听得哭声一片,俱大惊。

翟瑛快步入内,见到李夫人伤心气绝的样子,急问道:夫人,怎么了?老师怎么了?

李夫人被侍女搀扶着,口气凝噎,断断续续道:你,老师,他,走了。

魏武侯一行大惊失色,趋步入内。李夫人勉强见过礼,领着一众人一起到书房。

书房里,李悝嘴角的血迹已揩拭干净,脸色蜡黄苍白,身装朝服,平躺在简易床上,神情安详。

魏武侯急问:丞相怎么走的?

李夫人举起一只酒杯递给魏武侯。众人一见皆知李悝乃服毒而死。

翟璜痛哭道:老师,你不能走啊!

魏武侯长叹:丞相,你不该啊!你这一走,国家有事寡人该问谁啊!

众人伤心欲绝,回到客厅坐下。李夫人取出两封信,分别给了翟璜和魏武侯。

翟璜匆匆阅过,递给了魏武侯。魏武侯也把李悝给自己的信匆匆看了一遍,与翟璜的一起交给魏成子,说:读给大家听听吧。

魏成子接过,先展开写给国君的那一封,读了起来:叩首拜报我君,老臣先走了。三年前的那件杀人越货案乃老臣亲审亲判,现已查定是判错了。按先君领发之《法经》之《狱典》,判错案者死,是臣该死。臣知我君若得知案情一定会特赦老臣,然魏国能有今日之成就,能雄立于诸侯各国,皆赖于诸侯中率先实行法治,今若为臣而将法网洞开一面,则一案徇私,百案难堵,故先自行了结以践法。臣虽死,法犹在。魏国坚守法令之志不移,则图谋大业之愿不远矣。臣拜我君。

众人听罢一片泣声。魏武侯脸色益发凝重。

魏成子又取出写给翟璜的那一封,泣读:璜,你昨日之言差矣!你救老夫之心故让老夫心慰,然法岂为儿戏?魏国能有今日之成就,你当知道,皆赖有法、执法、守法也。法之不存,国将何往?你随我久矣,还出此言,我为之羞也。然念你救老夫之拳拳深情,也可谅也。你当知道,无法则无魏国之今日将来。老夫此去,国事尽托于你及魏臣子等一干能臣。你等当忠于我君,勤于国事,谨记,法大于天,法重于山,法大于情。苟如此,魏国之幸也。

两信读完,客厅一片寂静,继而响起惊天之哭声。

翟璜豪啕,说:老师,璜明白了你的一片苦心,定当谨记法大于天!

魏武侯噎声道:丞相碧血丹心,制法而以死守法,魏国何幸也,此一去,国家失之栋梁也。自今日起,七日内举国治丧,寡人当亲祭!

昨夜下过一场小雨,此刻雨过天晴。被雨水洗过的银杏叶一片金黄,从城里向城外延伸。在那尽头,升起了一道彩虹。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