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此夜难宁 (小小说)||江苏 秦 杉

2020年05月0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 秦 杉 老冯这天在花果山游玩,刚刚准备下山,就接到康复中心护工的电话,说老爷子这两天咳得厉害,问老冯什么时候回去。其实,护工主要是要说老爷子住院又满了一个月,必须办出入院手续了,护工特别提到今天院方提醒了不下于三次。 护工所说老爷子是老冯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 秦 杉

老冯这天在花果山游玩,刚刚准备下山,就接到康复中心护工的电话,说老爷子这两天咳得厉害,问老冯什么时候回去。其实,护工主要是要说老爷子住院又满了一个月,必须办出入院手续了,护工特别提到今天院方提醒了不下于三次。

护工所说老爷子是老冯的父亲,今年九十多岁了,患有肺气肿、糖尿病,为了便于诊治,去年他自己提出要住康复中心。

接到护工的电话,老冯恨不得一个筋斗云就翻回去,他了解老爷子的脾气,一旦让他不高兴,一定有自己好受的,而从目前情况来看老爷子肯定已经不满了。旅行团返程到点,老冯没敢有分秒耽搁,便直奔康复中心而去。

到了病床前,老冯忐忑地叫了声爸,见老爷子一阵剧烈咳嗽,他赶紧伸手在老爷子的胸口一下下轻轻地抹,另一只手在老爷子的后背小心地拍打。待他咳嗽缓解后,老冯在老爷子枕头边取了张纸巾,给他拭去嘴边的白沫,然后倒杯水递过去。不料老爷子使劲瞪了他一眼,又把水杯推了回来。此刻的老冯像犯了错误的孩子手足无措地站在床前,在一边瞧在眼里的护工朝老冯丢了个眼色,老冯随她到病房门外。护工又把电话里的话重复说了一遍,并告诉他,院方在第三次催办手续时,在老爷子面前表现出明显的不满和不耐烦,并留下明天再不办出入院手续,就给你停药的重话。护工说:不能怪老爷子不高兴。

天很快黑了下来。护工给老爷子喂了晚饭后,为了弥补愧疚,老冯决定让护工休息,自己留下陪夜。

晚上,老冯默默地坐在老爷子的床前,老爷子一阵阵咳嗽声不断打破本来平静的夜晚。老冯一次次地为他抹胸、捶背、擦拭嘴角,还不时用热毛巾为他擦拭额上浸出的汗珠。看到老爷子凹陷的双眼,老冯心中生出千般的不舍。病房灯熄了又开,老冯圆睁双眼竖着耳朵时刻关注着老爷子的动静,咳嗽间隙那短暂的平静的呼吸声,也仿佛成了令人陶醉的音乐。到了半夜时分,老爷子又一阵剧烈的咳嗽将老冯惊起,老冯再欲给他抹胸,却被他抬手挡住。老爷子努了几下嘴似乎要说什么,老冯紧张地立马表示,明天一早就去办出院手续,一早就去。老冯重复地说。不料老爷子眼睛瞪得更大了。老冯赶紧补充:是出入院手续,并又一次重复说一早就去。这时,老冯才看到老爷子的脸色和缓下来,呼吸声也慢慢平静下来。

两天旅游,爬了花果山,颇感疲劳的老冯此刻想闭一闭眼睛,可是刚刚坐下,一波又一波的念头不断地在他脑子里蠕动。他忽而想:老爷子在这住了大半年了,人在病床躺着,每住满一个月,就必须重新办理出入院手续,这是什么鸟规定?况且康复中心在郊区,办手续还得去很远的中心医院。他忽而又想:每次重新入院,血液、大小便、CT等都得从头检查一遍,既让患者受累,又浪费公帑!这明显的霸王规定,丝毫不以患者为本,不知何时才能改变。沿着这个思路他甚至又想:院方也罢,卫生管理部门也罢,他们制定的这些规则,芸芸众生徒奈其何。渐渐的,他感觉脑袋有点痛。他努力地不去想,可是,一个个问题就像夏夜床头嗡嗡作响的蚊子,在耳边挥之不去。于是他到走廊里踱了一会步子,再回到老爷子床前,居然还要停药威胁!他又想起了护工的话。

忽然,他听得房门吱呀一声,只见护工提了把雨伞从门口悄悄地进了病房。原来他不知不觉中天已经亮了,外面下起了小雨。老冯摇了摇微微发胀的头颅,挤了挤一双发涩的眼睛,又用右手使劲捏了捏脑门两侧的太阳穴,再看了看还在安睡的老爷子,从护工手中接过雨伞走出门外,匆匆消失在淅淅沥沥的晨雨中。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