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蔷薇花又开 (小小说 ) ||江苏 朱海燕

2020年05月0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 朱海燕 一 五一节又到了,天公作美,一连几天都是晴空万里,阳光明媚。 云清骑着电动车,带女儿出去吃饭。出门就闻到了一股清香,忍不住贪婪地深深呼吸了几口。原来是小区围墙边的蔷薇花开了。新小区,前年栽的蔷薇,去年的这个时候还只是星星点点开了一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 朱海燕

五一节又到了,天公作美,一连几天都是晴空万里,阳光明媚。

云清骑着电动车,带女儿出去吃饭。出门就闻到了一股清香,忍不住贪婪地深深呼吸了几口。原来是小区围墙边的蔷薇花开了。新小区,前年栽的蔷薇,去年的这个时候还只是星星点点开了一些白色小花,不成气候。今年却是已经成了一大圈白色花墙。蔷薇长长的枝条穿过高高的铁栅栏伸到墙外,枝条上一簇一簇白色的花朵开得娇艳,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点点白光,竟有一些炫目。

一位妇女,头顶上丝丝白发清晰可见,把自行车停在一旁,站在花墙下摆着姿势自拍。云清听见身后的女儿很不屑一顾地切了一声,她只是欣欣然一笑,不跟孩子计较,继续骑车往前疾行。已上高中的女儿如今青春逼人,自命不凡,对啥都不以为然。小小年纪的她如何懂得,爱美是每一个人的权利,不论年纪,不论性别;任何事物,在每一个人的眼里都有不一样的意义。

小时候,云清和明皓的父母都在城里上班,都是跟着年迈的奶奶住在乡下,邻居。云清是明皓的小尾巴,明皓比云清大三岁,在云清眼里,明皓啥都懂,啥都会。明皓走到哪里,云清跟到哪里,明皓哥哥,明皓哥哥地叫着,明皓也一直以哥哥自居,不厌其烦。

那年云清五岁,明皓去门前小池边洗个手,云清紧紧跟着。小池边一丛蔷薇正开得灿烂,几只蝴蝶在花丛中飞舞。云清看得喜欢,伸手就想去捉,脚下一滑,眼看就要掉进水里,她倒是机灵,一把抓住了蔷薇的枝条,没有跌下去。可是,随即一阵钻心的疼痛从手心传来,小云清哇的一声哭得撕心裂肺。明皓又是自责又是心疼,帮云清把刺一点一点拔去,牵着她到大队部医务室擦药包扎,俨然一个小大人。云清乖乖地被明皓牵着走,大大的泪珠挂在脸上,却是一声不吭,似乎只要有明皓牵着,带她上哪儿都没有异议。

光阴荏苒,两个人一日日长大。云清小学快毕业了,学习有点紧张。明皓更是即将中考,天天埋首于没完没了的复习之中。两个人在一起玩的时间很少了,不过,云清还是会在每天的傍晚时分,悄悄来到明皓的窗前,或学两声猫叫,或突然冒出来做个鬼脸,逗得明皓哈哈大笑。接着云清叽叽喳喳把学校里的见闻给明皓描述一遍,明皓装模作样地板起脸训她几句,云清调皮地伸伸舌头,不服气地嘀咕几声,然后心满意足地回家,明皓继续学习到深夜。

那一日,也是五一,学校放假。明皓依旧闷在房间里看书写作业,不肯出门。云清无聊,徘徊在明皓的窗前抓耳挠腮。一眼瞥见门口小池边开得正旺的蔷薇,眼睛一亮。她跑回家拿剪刀剪下一根长长的枝条,枝条上缀满了一小簇一小簇的白色花朵,清香扑鼻。云清把蔷薇伸进明皓的窗户里,一下子就伸到了明皓的鼻子下。意思很明白阳光正好,春花烂漫,如此春光,岂能辜负?明皓无奈地摇摇头,只好放下笔,被云清拉出门去。

暑假过后,明皓去了遥远的城市上学,云清也跟着父母去了县城上初中。两位奶奶跟着子女搬了家,农村的房子都锁了门,大家都极少再回到那里去。在那电话还没有普及,更别提QQ和微信的年代,他们失去了联系。

时光匆匆,一晃十几年过去了。不知不觉间,云清竟然成了一位大龄剩女,父母天天在耳朵边唠叨,同事朋友更是热心地为她介绍了一个又一个男孩,云清就是那么漫不经心的,始终不成。

有一天吃饭时,父母闲聊说到在街上遇到一个村里人,说起明皓结婚了,儿子都两岁了。云清一不留神嚼了舌头,顿时满嘴的血腥味。她端着漱口水,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发愣。原来自己一直在等待的那个人,根本没有想过来找自己。

云清很快就把自己给嫁出去了。既然没有了期盼,那么,嫁给谁不是嫁呢?她不久就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然而,将就的婚姻终究是不能长久,女儿三岁的时候,云清离婚了。

不久,云清的父母退休,用退休金到乡下把已经破败不堪的老房子修葺一新,打算在这里安度晚年。

五一节,云清放假,带着女儿到乡下看望父母。这么多年,小池边因为人迹罕至,那一丛蔷薇却是更加的枝繁叶茂,把整个一条堤岸都长满了,远远看去宛若一条白色长龙。洁白的花朵随风摇曳,阵阵清香沁人心脾,引来了许多蝴蝶蜜蜂在花间忙忙碌碌。

云清远远地驻足,胆怯地不敢靠近,白得耀眼的花朵似乎刺伤了她的眼睛,一点一点蓄满了泪水,迷蒙一片。

云清,一声轻轻的呼唤从身后传来,云清木然地转身,一个高大俊朗的身影就在不远处,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

明皓哥哥?!云清再也绷不住,捂着嘴抽泣出声。这一天,她伏在明皓的肩上哭尽了所有的委屈和伤心,鼻涕泪水糊了明皓一身。

此后的日子,云清和明皓联系频繁,经常见面。幸福甜蜜的笑容时常挂在云清的脸上,她原本瘦削苍白的脸颊渐渐红润起来。

只是,有个人,有些事,不能提及,那就像蔷薇枝上的一根尖刺,戳在手心里,当时没有能拔除干净,一直都在,早已深深地潜进肉里,不能触碰,否则会痛,痛及骨髓。

云清有时会问:我们俩到底会是怎样的结局呢?明皓回答:只要坚持,就会永远。只要坚持,该由谁来坚持?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逃避终究不是办法,逃避并不表示那个人、那些事不存在。

又是一年五一节,两人约好,由明皓开车,一起下乡去看望老人。临出门时,明皓的手机响了,妻子打电话来让他去接。明皓对云清说对不起,然后匆匆离去。

云清骑着电动车独自一人出门。天色阴沉,绵密的细雨很快濡湿了她的头发和衣服。她满脸是水,分不清是雨还是泪,也不擦去。她只是木木地一直往前骑,漫无目的,直到骑到一个围墙边。

这里应该是工地,即将起高楼,目前还是一片荒凉。绿色的铁丝围墙下竟然长出了一大丛蔷薇,洁白的花儿在细雨迷蒙中正独自开得热闹。

云清停车站在蔷薇花前若有所思。蔷薇花,尤其是白色的野蔷薇,从来不拘环境,从来不惧风雨,田间地头、山野草丛,都有她的身影,不需要专人伺弄,不在意有没有人欣赏,总能开得这么肆意张扬。花且如此,何况人乎?

决定人心情的往往也就在一念之间。曾经父亲的责备、母亲的眼泪、朋友的劝说,以及很多很多人的闲言碎语,对云清来说都是隔靴搔痒。今天云清看明白了自己的位置,懂得了不属于自己的,坚持也没有意义,只不过是徒增烦恼,害人害己而已。她决定不再钻牛角尖,放下一切,放过别人,也放过自己。

蔷薇花依旧年年开放,五一前后,不仅山野乡村有,城市里也常常不期而遇。爱花的人们把她栽到了校园的或者小区的围墙边、公园里、还有自家的小院里不仅有雪白的,还有粉红的、玫红的、橙黄的无比热闹。

云清或停下车来,闻闻花香,拍张美照,或粲然一笑,匆匆而过,无论怎样都已能平静面对。经过漫长的煎熬,她终于把牵绊了自己几十年的情感放下,如今一切都云淡风清,她微笑着轻轻松松地面对将来。或许前方不远处,正有另一个不一样的人在某一个路口,已经伸出手来等着,等着牵上自己的手,幸福地慢慢老去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