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钓鱼那日(小小说)||江苏 秦 杉

2020年05月0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 秦 杉 吃饭罗,吃饭罗 天色已经擦黑,老伴在餐厅里叫了好几遍,老冯依然在阳台上整理他的渔具。 明天一早,几个老同学就要来接他去钓鱼。他虽已有许多年没摸过鱼竿,但那两下子也没忘,他想好好准备一下,没准明天还能露一手。 第二天一大早,几个当年小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 秦 杉

吃饭罗,吃饭罗

天色已经擦黑,老伴在餐厅里叫了好几遍,老冯依然在阳台上整理他的渔具。

明天一早,几个老同学就要来接他去钓鱼。他虽已有许多年没摸过鱼竿,但那两下子也没忘,他想好好准备一下,没准明天还能露一手。

第二天一大早,几个当年小学就在一起的同学、现在都已退休的老头,就驾车到了西郊的桃花坞鱼场。

这个鱼塘足有半个足球场大小,四周搭了不少方便人钓鱼的水泥跳板。老冯和大家一样选定位置,便神定气闲地钓起鱼来。

阳春三月,桃红柳绿,鱼塘四周开满了金黄色的油菜花。吹面不寒杨柳风,此刻坐在鱼塘边钓鱼,那真叫个惬意!

都是六十好几的人了,两年前他们建立了微信群,同学间联系和活动就多了起来,更有意思的是,在群里逮着机会就互相掐,掐到兴起,常常一个人捧着手机傻笑。现在聚到一起,不互相掐 一掐,反倒显不出情谊。何况,这几个久不钓鱼的老头晕事迭出,令人捧腹。

中学退休教师李明第一个出状况。这个李老师在名牌中学教了几十年的数学,他戴着个高度近视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没多会儿,鱼还没钓着,先把眼镜掉水里去了。他悄不声张的,径自用竹竿绑个网兜在眼镜掉落的地方划拉着,却还是引起了同伴的注意。

李老师,你在干吗?离他较近的一个同学问道。

眼镜掉下去了。李老师不好意思的说。

这话被老冯听到了,他立马扯着嗓门揶喻起来:喂,你是来钓鱼还是来玩水的啊?

李老师默不作声。

要玩水你回去玩,在这儿玩水,我们这儿的鱼都吓跑了。另一个同学接着掐了一把。

你光玩水不钓鱼,回去怎么向老虎交待啊?又一个同学笑哈哈地奉献了一句。老虎是他们在微信群里对老伴的惯称。

李明嘿嘿地笑着,一边继续划拉着水,一边自嘲道:好久不玩水了,你们钓鱼,我玩水。

这里李明的眼镜还没捞到,那边在机关退休的国强又出了状况。他提竿用力太猛,鱼没钓上来,却把钩线甩到了身后的杂树上。

他转过身握住鱼竿轻轻地扽了几下,又小心地抓住鱼线拉了拉,树枝摇摆几下,钩线在树上纹丝不动。他矮小的个子够不着高高的树枝,站在那儿一时一筹莫展,光秃的头顶在树下十分扎眼。

老冯在不远处全看在眼里,又笑着嚷开了:国强,你不钓鱼改上树摘果子了?

李老师此刻也接了话茬。只见他慢悠悠地说道:传说姜子牙离水三尺钓鱼,国强更厉害,直接缘木求鱼了。鱼塘边响起一阵笑声。

老同学难得聚一起,钓鱼真的是次要的。经过几十年酸甜苦辣的人生的拼搏,现在年过花甲,可不就喜欢那种互相打趣,又仿佛童言无忌的快乐

可话是这么说,老冯看到别人左一条右一条地钓着,自己却没开张,心里也不免有点着急。他不断地换鱼饵,又不断地换地方,鱼就是不咬他的钩。他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坐下去,结果,不小心出了大状况把手机掉水里去了。此刻他更不敢声张,脱了外衣,穿个背心裤衩就下了水。等大家发现时,他已经把手机摸上来,穿好衣服,在拨弄手机看还能不能使用了。

时间飞快流逝,一眨眼就到了中午时分。在回去的路上,与老冯同乘一车的李明终于逮着机会拿老冯开涮了。他边擦拭着最后由养鱼人穿着皮服帮他摸上来的眼镜,边念念有词地说道:

游击队员,他用只有同学才听得懂的称呼称着老冯,你年轻时有飞车绝技,现在还有下水摸鱼的本事,让人老佩服哩。原来老冯十几岁时在文革时爬火车大串联,一次从车厢上摔下来,摔得鼻青脸肿,同学中就一直揶揄其为能飞车的铁道游击队员,游击队员也就成了他的雅号。李明话音一落,全车人捧腹大笑。车内一下又进入了互掐模式。

这个说:游击队员现在没火车爬了,也必须有一技在手呢。

那个说:老冯没钓着鱼,一怒之下用手机砸鱼了。

李明没忘记老冯说自己玩水一事,又说道:我今天只是用鱼竿玩水,下次要玩就要跳下去玩。全车人又一阵大笑。

老冯默不作声,不断地翻着白眼。一车人喜笑颜开。

这时,坐前排的国强回过头来关心地问道:你回家怎么向老虎交待啊?

此话多半也是打趣,不过怎么向老伴交待,正是老冯此刻寻思的问题。老伴在家话语不多,但那一双眯细的眼睛透不出喜怒,老冯还真有点怕她。

回到家,老冯将同学分给他的几条鲫鱼往洗碗池里一扔,老伴问:手机怎么打不通?

老冯如实禀告:掉水里了。

老伴问:你人怎么没掉下去?

人也掉下去了。老冯说话时别着脸,不敢触碰老伴的目光。

午饭后,老冯匆匆去修手机,却被告知,手机主板烧坏了,修旧不如买新。为瞒过老伴,老冯于是咬牙买了只同款手机。

晚饭后,在外地工作的女儿来电话了:老爸,你今天犯什么错了?

老冯说:手机掉水里了。

女儿说:那只手机老旧了,我给你重新买一只吧?

老冯忙说:不用不用,已经修好了。

女儿说:不行,要不我马上就去给你买。

老冯急得捂着嘴巴,轻轻地告诉女儿:那只手机不能修了,我已经买了新的了。

不料女儿在那头咯咯咯地笑了起来,我老妈就是厉害,她瞟一眼就能洞察一切。好了,不逗你了,手机多少钱我马上打给你,老妈让我赞助你呢。

老冯又惊又喜,挂断电话,便故意去厨房转一转,正在洗碗的老伴绷着脸,权当不知老冯驾到,只是老冯从她的眼睛里读出了她拼命掩饰的那份得意。这老冯心里又是一喜,凭经验,他敏锐地感觉:晚上那事,有戏!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