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牵 挂 (小小说)||湖北 陈昌荣

2020年05月0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 陈昌荣 雨点霹霹啪啪地敲打着玻璃窗,偶尔一道闪电使这个世界变得雪白,瞬息又归于黑暗,继而又传来了轰隆隆的炸雷。晚上九点多钟,江大婶坐一条小木凳上,心也随着这闪电和雷声跳动,这个老东西,一辈子就知道工作,临近退休还不知道轻闲一会儿!干嘛成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 陈昌荣

雨点霹霹啪啪地敲打着玻璃窗,偶尔一道闪电使这个世界变得雪白,瞬息又归于黑暗,继而又传来了轰隆隆的炸雷。晚上九点多钟,江大婶坐一条小木凳上,心也随着这闪电和雷声跳动,这个老东西,一辈子就知道工作,临近退休还不知道轻闲一会儿!干嘛成天这样起五更、爬半夜的,又不是扶贫队长,又不是科长,扶贫工作检查过不过关跟你有几毛钱的关系。

今天是丈夫老江59周年的生日。她坐在餐桌旁看着那精心烹炒的丈夫最爱吃的四个菜,还有特意买的一瓶白云边酒。菜已经热过几次了,丈夫还没有回来。她掀开扣在桌子上的菜准备先吃,向窗外看了看,她又重新盖好。

老江早已忘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妻子叮嘱他今天早点回家,他也没在意。这几天精准扶贫工作正忙得不可开交,准备各种材料,制定脱贫方案,走访入户,哪一项工作他都要亲力亲为,为了工作,他已有一个星期没回家。白天,老江下乡走访,掌握所驻村近百户贫困户的信息资料;夜晚,回到扶贫工作站,整理全村的扶贫资料,时不时还被抽调到其它的村督导扶贫工作,白天黑夜无周末,同事们和村干部都看在眼里,都劝他:老江,要注意身体啊,老江听了总是俏皮地笑着回答:我身体壮着呢,人家都说扶贫能减肥,我看我是越来越结实了。

老江入户走访了最后一户扶贫户,沿着山路往回走的时候开始下起了雨,春雨很凉,可他心里却热乎乎的,因为再过三个月他就要退休了。这几天,局里准备让他在县财政扶贫经验交流会上发言、总结经验,他却把机会让给了别人。现在他只是希望退休后,回老家帮儿子办养猪场。儿子在老家当村主任,又成家了,如今承包了村里15亩责任田,还办起了500头小型养猪场,是县里有名的致富能人。他一边想一边往回赶。江大婶眼睛紧紧望着窗外发呆,现在她不再埋怨江大叔,她只是想着那弯曲泥泞的山路,只想着江大叔严重的关节炎和胃病,心里空落落的,不时冒出一些令人恐惧不安的念头,冲出心底,化作莫名的烦躁。她索性站起身来在屋里来回走着

老江脱下外衣,把装有《精准扶贫明白卡》和笔记本的包紧紧裹在里面,然后抱在怀里,迎着冰冷的雨水艰难地向前走。他想宁可自己冷点也不能让雨水浇湿花名册,秋雨无情打在江大叔身上,他早已全身湿透,患关节炎的腿一阵阵钻心地痛。山路上的黄土变成黄泥,又粘又滑。江大叔打着趔趄,凭着山里人的执着精神往前跋涉,他顾不得这些,心里只想着早点回到站里把扶贫日记写好,把全村近百户的扶贫档案整理好。

在离村扶贫工作站不到两公里的地方,老江脚下一滑身体失去了重心,仿佛在宇宙中,在时空中降落,降落他双手紧紧抱着《精准扶贫明白卡》,重重地摔倒在路边。工作站吴队长见老江这么晚了还没回站,便一路寻来,才发现老江摔倒在路边,晕倒在地。

雨在下,雷在响。江大婶心里的不安上升到极点,那黑暗、雷声、那闪电、那雨声无不搅动她的心。她在向上天祈祷江大叔平安回来,不安战胜了希望,希望又战胜了不安。她不再等待,她突然起身打开房门,一股冷风带着雨水扑面而来,正在这时,吴队长冒着大雨,背扶着江大叔走进了家门。江大婶眼睛模糊了

老江59岁生日就这样过去,他们付出了很多,可很少有人知道,因为他们都是普通人。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