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夜 迷 (小小说)||新疆 司金光

2020年05月0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 司金光 这是一个能坐二十多人的大包厢,硕大的转动式圆盘餐桌几乎占了整个包厢三分二的地方。 秦风坐在位置上内心上有点不安,虽然他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但内心还是有点小惶恐。他尽量使自己的脸色在别人看起来正常一些,但他心中清楚,但凡是聪明人都会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 司金光

这是一个能坐二十多人的大包厢,硕大的转动式圆盘餐桌几乎占了整个包厢三分二的地方。

秦风坐在位置上内心上有点不安,虽然他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但内心还是有点小惶恐。他尽量使自己的脸色在别人看起来正常一些,但他心中清楚,但凡是聪明人都会从脸上窥出他自己的内心流露出来的紧张感。而恰恰坐在这个桌子上的男女们都是整个公司中高层人物,精明程度自是不言而语的。

秦风走进包厢的时候,公司参加晚餐的人员几乎都坐在了餐桌上,虽然餐桌很大,但离领导远一些的位置几乎被先来的人占完了。还有几个和秦风一起走进包厢的女领导们站在餐桌旁边,由于人员比预定的多了几个,所以服务员把较大的餐椅辙下去,换上了几把小凳子,这样所有参加晚餐的人就都能坐下。

秦风用目光扫了一圈餐桌上的情况,靠主位上坐着公司的两位老总李总和王总,在李总旁边是自己的部门老总彭强总监。彭强总监旁边的位置空着没有人坐。由于餐桌上的位置基本都已经坐满了人,这使得这个空着的位置此时显得那么突兀。秦风正思虑自己该坐什么地方的时候,坐在靠门口位置的几个大区经理异口同声的说道:秦风,赶紧过去坐在你们领导身边,今天是以欢送你们领导为主题而举行的聚餐,你坐到领导身边和领导好好喝两杯。秦风听他们这么一说心中一阵惶急,按理说那个位置怎么说也轮不到自己去坐,他知道自己只不过是部门的一个普通职员,今晚也就是欢送自己的老领导,要不然他可没有资格和公司这些高层人员坐在一起吃饭。在众人略带戏谑哄笑当中,秦风脑中突然升起一种迷乱,他犹豫了片刻还是走了过去坐在了领导旁边。他之所以坐过去,主要是因为当时餐桌上再也没有空位了。另外,他知道自己的领导性格耿直,平日里难免和这些一方大员有点小摩擦,所以在这些人心中有点小情绪借此小小的奚落一下自己的领导也是人之常情。在这种情况下秦风肯定不能让这些人的小计谋得逞,他无疑要和领导站在一起,虽然自己的领导将要去别的单位了,对他的照顾可能微乎其微了,但对于这位领导秦风还是很感激的,因为在秦风进入单位这几年,在日常的工作当中领导给自己承担了很多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正是因为老领导的相助,秦风才渡过了在单位最困难的时期。

秦风坐在位置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了半天。此时,旁边自己的部门同事丁岗拿过一把茶壶给秦风倒了一杯茶水,正在神游天际的秦风被他拉回了现实,他朝丁岗点了点头。为了缓解压力,他把头凑了过去,悄声地和丁岗聊了两句周末的球赛。

借说话的间隙,秦风眼睛的余光扫了一眼旁边正在和李总聊天的老领导彭强。两个人此时聊得十分投机,看上去就像多年未见的朋友一样,但秦风知道两个人内心未见得就如同现在这般亲密,这是他下意识的感觉。

李总旁边的王总些时正和身边的大区经理肖利聊着天,肖利是一大块头。秦风第一眼看见他时,觉得他有点像影视武打明星洪金宝,浑身充满力量的感觉。其实对于肖利秦风还是挺佩服的,不知道谁说过一句话,大块头具有大智慧,这句话在肖利身上体现的尤其突出,别看他人长的彪悍,但心思异常细腻,为人低调,但骨子里藏着一股精悍气息。与其他大区经理不一样的是,他在公司大部员工眼中属于没有领导的架子,对谁都一团和气,见人总是一副笑眯眯的表情,说话柔声细语的,这一切和他的外表形成了显明的对比,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无论单位的大领导怎么变化,他都能与领导打成一片。秦风知道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具有高情商的一类人吧,反正他自己是没什么情商的人,因此看见这种人游刃有余,应对自如的和各种人打成一片时,自己内心就只有艳羡的份。

肖利旁边坐着一个身材高挑,身着红色毛衣的美女,那是秦风的同事刘恬。刘恬是公司职员眼中的美女,因其高挑的身材,所以显得两条腿修长。在公司外号大长腿。她此时坐在肖利旁边显得文静而又端庄。看她今天的样子显然是经过精心装扮过一番。她上身着红色薄款毛衣,两只眼睛似笑非笑,眼光波动,嘴角噙着一丝矜持的笑容,虽然她尽力让自己看上去更端庄大气些,但从她流动的目光和不经意的眼神处,那种天然的媚色抑制不住的从眼角眉梢淡淡流出。关于大长腿在单位的风流韵事秦风道听途说听了不少,但从来没有亲眼目睹过。当然这种事大家都喜欢八卦一下,私的下笑谈一下罢了,谁也没把这种事当回事。想到这里,秦风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斜对面的唐嫣。他们两个人都是秦风的部门同事,紧挨着办公桌一起坐了足有三年了,可以说对这两个人秦风是非常熟悉了。唐嫣此时正低着头和旁边人力资源部的吴丽丽正聊着天,趁着唐嫣没注意到自己,秦风狠狠地看了她几眼。秦风内心喜欢唐嫣有一阵子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她总觉得唐嫣给人一种暖心的感觉,当她的目光从自己身上滑过时,内心便充满了温暖和力量,那种不言而语的美妙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当然他知道他们两个是不会再有什么了,因为大家都有了自己的归宿。秦风只能在办公室里每天用心去感触和轻嗅着她身上飘散在空气中的味道,有时候趁她不注意放肆地盯着她动人的身子狠 狠地看几眼,仅此而已了。

正在秦风胡思乱想的时候,酒桌上的高脚杯里已经倒入了一杯杯的红酒,酒色鲜艳欲滴,像女人的唇色十分诱人。秦风突然想到,红酒是最能勾起人情欲的东西,这酒本身就散发着魅惑的光茫。

李总端起了酒杯说道:今晚借着欢送彭强总监的机会和大家聚在一起,让我代表大家祝老彭事业步步高升。一连三杯下去,秦风就觉得脑袋有些迷糊,他知道自己的酒量本就一般,再加上好长时间不喝酒,对酒精的适应程度有所下降。他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将上涌的酒意往下压了压。

桌子上的氛围随着一杯杯红酒下肚慢慢活跃了起来,大家一杯杯和彭强总监碰杯,言辞之间都充满了恭维的祝福,但傻子都能看出来,这帮人言语之间的调侃之意与心头流露出的快意来。秦风害怕老领导喝多,每次给他倒酒时刻意少倒了一些。但即便是这样这一轮酒下去,彭强脸上泛起了红色,说话时舌头有点不听使唤了。

酒过三巡,李总做了总结性的发言后,大家便随着领导鱼贯而出。秦风走在众人后面,他觉得自己头脑有点发沉,但人还是清醒的。众人走到十字路口,李总和一些人陆续坐车走了,留下的一些人携裹着向前面灯火辉煌处走去。

秦风眼瞅着唐嫣离去的方向,直到看不见唐嫣的人影后,他才加快了脚步紧跟着人群向前走去。秦风边走边想,王总这意思是还有第二场。按惯例,第二场一般情况下都是去KTW里去释放压力。秦风内心有些犹豫,自己是回家还是跟他们一起参加第二场活动,其实内心深处他还是想释放一下自己,放纵的诱惑最后终于战胜了回家的念头,想到此处,脚步便不由自主的跟了上去。

这是一家位于市中心的不夜天KTV。包厢和走廊里金碧辉煌的,彩灯将七色的光幻化成不同的图案在上下翻腾着,喝过酒的人一到这里,心中便有一种莫名的燥动,那种想要释放的意念从心中腾然升起,一股热流便从丹田腾升,人便有一种想飞的感觉。

包厢的茶几上已经摆满了小瓶的啤酒。大部分人都围坐在茶几周围的沙发上吃着小吃。包厢四周精致的音响里,音乐肆无忌惮的流淌着。整个人似乎都融化到流淌音乐之河,那种飘荡在心头舒适感和愉悦感瞬间便弥漫了全身。

秦风瞅了一眼大长腿刘恬那泛红的脸蛋。此时,她的目光流淌着只有男人才能读懂的气息,似有意,似无意的从王总的脸上滑过,那种感觉就像一根头发丝轻挠耳根,让人浑身有种麻痒的感觉。秦风瞅了一眼便走到点歌台旁边,看着拿着麦克风霸气十足的王总,秦风脸上带着献媚的神情,在王总耳边低声说了一句:王总,来一首《老父亲》吧?

王总大手一挥:唉呀!不行,太老了,不唱!再选其他的。

秦风一听,顿时觉得自己面红耳赤,他下意识的向四周扫了一眼,发现其他人似乎没注意到自己和王总的对话,心里才觉得松了口气。突然他的余光仿佛看见大长腿刘恬嘴角那一抹有意无意的冷笑。心里突然有一种吃了一只死老鼠感觉。他没趣的讪笑一声,一屁股便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顺手抓起茶几上的啤酒便狠狠的灌了一口。

王总轻柔的歌声慢慢的从包厢里响了起来。一刹时,口哨声、鼓燥声此起彼伏。包厢中的空气热烈了起来,人们开始豪迈的举瓶干酒。鼓燥声愈来愈炽热,唱歌的人在炽热的气氛中烘托下,整个身心似乎全融化在音乐里,歌声愈发柔和起来,歌声与音乐融合在一起,竟有种天人合一的感觉。

就在这时,秦风的部门同事丁岗放下手中的啤酒瓶长身而起,他优雅而柔和的手腕轻轻一挥,大长腿刘恬便顺势而起,两个人相搂着便在包厢里翩然起舞。有时候,秦风就在想,为什么人家做这些动作的时候是那么优雅自如,风度翩翩,而自己每每都如同僵尸一般,四肢总跟不上脑子的反应速度,那种内心丰富多彩,现实贫瘠无味的矛盾感齐涌心头。他眯缝着眼睛斜躺在沙发上,透过眼帘他看见丁岗搂抱着大长腿刘恬的那只手轻微而舒缓的在刘恬欣长的背上摩擦、旋转着、移动着,每一次摩擦与娴熟的舞步相互配合着,看得让人不禁心心旌摇荡。不知怎么的,秦风忽然想唐嫣的脸庞来,那张含嗔似笑的脸庞多少次都出现在自己的梦里,那是他自己的秘密,任何人都不知道的秘密的。

秦风一阵眩晕。此时,歌声更加热烈了。不知从何时起,丁岗拿着麦克风动情的唱着。大长腿刘恬似乎一点也不累,此时的她,摇曳着欣长的身躯和王总紧紧的贴在了一起。王总还用嘴唇不时轻触着她的耳垂。另一只手不停地从腰弯和臀峰之间来回旋磨着,似乎想要攥出水来。秦风只觉得自己内心一阵燥热喷涌而出。他忙不迗的从茶几上拿起一瓶啤酒狂喝了一口,那股燥热似乎慢慢地又回到了胸腔之内。

茶几旁边的几位大区经理们眼里似乎除了酒就没有其他东西了,他们彼此喝着低头聊着,谁也似乎没有注意到起舞的两个人,更没有在意这一切。

秦风摇了摇发沉的脑袋,恍忽间,他看到王总的手轻轻地从大长腿的腰际旋磨了进去,此时的刘恬身子犹如一根柔软的面条,轻轻斜搭在王总肩头,远远望去两个人似乎融合在了一起。

秦风突然觉得自己游离在这群人之外,这里的一切似乎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心中蓦然生出一丝悲哀来。

夜更深了,秦风在低沉的音乐中,在泛着暧昧气息的包裹中抓起了沙发边上自己的小包,摇晃着推开了包厢门,穿过灯光闪烁的廊,冲进沉沉的黑夜。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