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一地碎玻璃(小小说)||江苏 秦 杉

2020年05月0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 秦 杉 这一天,六十开外的老冯起了个早,在楼下小餐馆里吃了个面条就匆匆赶公交车去医院了。最近,老冯发现自己的血压波动较大,他要去医院看个专家门诊。老伴说,我陪你去吧?老冯说,你在家歇歇吧。老冯喜欢一个人去,利利索索的。 老冯家距离医院虽就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 秦 杉

这一天,六十开外的老冯起了个早,在楼下小餐馆里吃了个面条就匆匆赶公交车去医院了。最近,老冯发现自己的血压波动较大,他要去医院看个专家门诊。老伴说,我陪你去吧?老冯说,你在家歇歇吧。老冯喜欢一个人去,利利索索的。

老冯家距离医院虽就十公里,公交车可以直达。到车站等了一会,公交车就到了。车上乘客不多,老冯就空位坐下,吁了口气,心想,今天到医院不会迟,或许还能回家吃午饭呢。不料,车子开行不远竟趴窝了。司机上上下下折腾了好一会儿,车子还是开不走。司机头上冒着丝丝汗气,抱歉地请大家换乘个车辆。

大家换个车吧!老冯理解地劝说车上乘客。

老冯下车走到另一个站台,等来了另一辆公交。上了这辆车,空座位已没有了,老冯拉着抓把在车中间站着。车子每经过一站,车上人就会多一点,渐渐地,老冯被挤得动弹不得。

突然,身旁有个女生大声尖叫起来,呀,我的手机被偷了,车上有小偷,有小偷!车上乘客顿时有些慌乱,七嘴八舌嚷成一片,有人建议司机直接把车开到派出所。

把车子开到派出所去!老冯也这么建议。

到了派出所,民警给每个乘客做登记。给老冯登记时,老冯说明是去医院看病,留下电话号码就匆匆奔医院去了。

这到医院已是半晌午了,老冯排队挂上了专家号。若是按号就医倒也顺畅,可就是不时地有别的医生带病人进去,老半天不叫新号让人心焦。等到叫老冯的号时,已接近中午。老冯走进诊室,刚把病历递给医生,还没待问诊,门外又进来一个穿白大褂的,把专家拉进里屋嘀咕了几句,就一起匆匆夺门而去了。约莫十多分钟后,门口接诊护士进来打招呼,该专家去急诊科抢救危重病人了,请大家下午再来。

老冯理解地接受了这一情况,他问清医生是下午两点上班,便平静地离开了。

约摸下午一点半钟,老冯还在诊室门口的椅子上打盹候医,忽然手机响了。

喂,哪里?

你姓冯吗?对方很大声地说,我是白云街派出所。

哦哦,你好。老冯吃了一惊:请问有什么事?

上午12路公交车盗窃案,你当时是不是在车上?

是,是在车上。

现在需要你协助调查,请你马上来派出所!

我现在过不去,在医院看病呢。老冯有点不乐。

不行,你得现在来。

老冯看了看诊室,寻思医生马上就上班了,便说道:我看完病过去行吗?

对方却不由分说地挂了电话。更令老冯始料不及的是,没多会儿,便有一民警和一保安找到他,把他请到了医院警务室,又没多会儿,一辆警车来把他带去了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两个警察在他对面坐着,一个面无表情,另一个十分严肃。刚坐定,那个十分严肃的先开腔了:

你上午乘坐的12路公交车是不是发生了盗窃案?

是。

当时被窃的女人在你什么位置?

就在我旁边。这一问一答极像审讯,老冯很不愉快。

具体是在左边还是右边?

老冯想了想,说:车上人多,她上车时在我左边,后被挤到了右边。

你当时看到了或感觉到什么了吗?

我只听到惊叫,什么也没看到。老冯听出对方说的感觉到什么里似乎话里有话,感到有被指向的感觉,心里不由地生起一股愤怒。

给点时间你想想。面无表情的警察这时也开了腔。

这分明是要自己坦白的意思!老冯按捺不住地声音高了起来:我有啥要想的!

接着是一段沉默。打破那令人窒息的沉默和尴尬的是那个面无表情的警察的手机铃声。手机那头一个女生又急又喜地叫道叔叔,不好意思,我的手机找到了。

那个警察眼光迅速扫了一下老冯,赶紧跑出门外。他接完电话回到屋里,对老冯挥了挥手,好了,你可以走了。说完两警察就闪了。

老冯走出派出所时,觉得有点窝囊又似乎有些悲壮,他踌躇着是不是还要去医院?可他走着走着便到了公交车站乘车回了家。

回到家,他绷着脸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心里有一点要啜泣的感觉。老伴觉得不对劲,忙问你怎么啦?医生怎么说?有情况吗?

老冯本来默默地坐着,经老伴这一问,他郁塞在心里的恶气似乎要从心底的缝隙里迸发出来,顿时他那似乎失去支配的手,突然抓起茶几上的一只茶杯朝地下猛地砸去,霎时间,他老伴惊恐地看到了一地碎玻璃......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