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桂 哥 (短篇小说)||湖南 李明生

2020年05月04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 李明生 三月,阳光明媚,草色青青,小鸟儿也灵动了起来,叽叽喳喳唱着春天的歌。这样的日子,适合出去走走,吹吹风,赏赏春天的美景,放松一下身心,这也是一种快乐。 其实,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也许在旅程中我们会拥有某些东西,也会失去一些东西。但无论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 李明生

三月,阳光明媚,草色青青,小鸟儿也灵动了起来,叽叽喳喳唱着春天的歌。这样的日子,适合出去走走,吹吹风,赏赏春天的美景,放松一下身心,这也是一种快乐

其实,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也许在旅程中我们会拥有某些东西,也会失去一些东西。但无论怎样,我们一样在阳光下灿烂,风雨中奔跑,做自己的梦,走自己的路。请相信,走过流年的山高水长,总有一处风景,会因为我们而美丽;总有一个笑脸,是为我们而绽放。

这一段话,太适宜于桂哥了。

桂哥今年五十岁了,人很壮实,讲话直爽,做事一股劲。爱助人为乐,随喊随到,不管自己多忙,别人的事多重多繁,他都肯帮忙,尤其是为老人和女人们做事,他会主动上门。这样,桂哥便成了村里的抢手货,天天忙个不停。

桂哥单身,和母亲和女儿相依为命,老婆早跟别的男人跑了。

女儿二十岁了,出落得像一朵花,婷婷玉立。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市级医院里当了一名护士,工资待遇非常好,算起来每月足有七八千。这样,她对找对象的要求比较高,有次我与她谈话时,想为她找一位同行的儿子介绍给她,她却一口绝谢了。她说,她心中的对象要么有钱,要么就是当官,至少也要找个公务员,我为她介绍的一位当医生的男孩,条件和她差不多,也被她拒绝了。

桂哥的母亲,是一位双目失明的老人,今年八十七岁了。老人虽然双眼看不到任何东西,但是身体很好,一年都不用花一分钱的药费。老人不肯呆在家里,患了个老年痴呆症,天天往外走,总要走到人多的地方去凑热闹,听人家讲话,闲聊。桂哥也没办法,幸好屋前是一块大晒谷坪,附近也没鱼塘,还有几棵大桂花树,村里人都喜欢来坪里的桂花树下聊天,是六月天最好乘凉的地方,所以桂哥的家就成了一个茶亭,桂哥也不肯烧火煮茶,就干脆弄来了大桶装的矿泉水,既经济又方便,既省工又卫生。这样,一到夏天,桂哥就成了桂花树下的服务员了。

桂哥家庭困难,直到三十岁才成的家。

桂哥因母亲双目失明终生需要照顾的拖连,上门说媒的几乎没有。三十岁那年她跟母亲吵嘴,远走广东打工,不到半月,就有一位新化山区的打工妹跟他恋上了。桂哥马上辞工,带着这个山妹回家了。

山妹只读了个小学一年级,除了能写自己的姓名外,什么字都不认识几个,所以一到桂哥家,就如同进了鸟笼子,不知道回家的路了。

桂哥就这样把坏事变成了好事,不用去登记结婚,也不同花钱来摆结婚酒。同山妹成了名符其实的夫妻了。

一年后,生下了一个女儿,取名妮妮,桂哥好不高兴。桂哥只要有空闲,就是抱着宝贝女儿玩。女儿很乖,最喜欢爸爸抱,每次肚子饿了,喂奶不及时,只要爸爸一抱,马上就不哭了,忘了肚子饿,跟爸爸笑着。爸爸用脸上的胡须在女儿小脸上擦擦,小家伙立马大笑起来,好象一点也不饿了。

转眼三年过去,山妹在村里已混熟,有了几位最好的朋友。当妮妮刚满三岁那年,山妹跟着村里的一位打工仔去了广东。起初每隔十天半月还打个电话回家问问妮妮的情况。一年后,就音信全无了。

桂哥四处打听,找到了当年带山妹去广东的同村打工仔。他说,山妹和他同在一个厂里干了一年后,第二年春节回了家,就一直没有联系了。

桂哥也按照前几年跟山妹认识时看过她身份证的地址去了一趟新化山区,找到了她的老父亲。她老父亲说她二十岁去广东打工以来,就一直没回来过,也不知女儿在外过得怎么样。

桂哥彻底失望了,只得马上赶回家好好照顾孩子和老母亲。

这样的日子过得真难,桂哥有苦难诉。

桂哥在妮妮上幼儿园时,在村里开办了一个稻谷加工厂和豆腐加工厂,忙时请人帮帮忙。这样就勉勉强强地维持了家计,供妮妮读书。

妮妮从小聪明,读书认真,年年是全班第一,很受老师喜爱。读初中后,学费全免,一直到顺利考入大学。

在高考后,她选择报读医学院校。毕业后,成了一名白衣天使。

妮妮除了在节假日回来看看他们外,最多的日子就是桂哥陪着母亲。

桂哥自山妹出外打工未回后,没有再婚。虽经常有上门来说媒的,但都是有儿女要带来。桂哥考虑到老母要照顾,家庭负担过重,一一绝谢了。桂哥渐渐死了结婚之心。

桂哥毕竟是个男人,而且是位身强力壮的正常男人,在生理上的需求常常让他苦不堪言。

桂哥为了准备第二天为老母亲过七十生日,他想这事不在村里张锣,不摆酒席,但三个姐姐和三个姨,三个叔叔和二个舅,他们都是要来的,至少也有两桌人。

有两桌亲戚要招待,就得上街买点南货,称些肉,买些鱼回来,再简单也得花上几百元。

桂哥赶了个大早,挑了担箩,来到了街上,在街上的店铺边来回地张望,看有没有自己要买的货。

桂哥在经过一个美容美发店时,一位三十来岁的漂亮女人站在门口。那漂亮女人见桂哥独自挑着箩筐往这边走来,便亲亲热热地上前打招呼,像见到了熟人一样,把桂哥强硬地拉进了店里,要桂哥休息一会,热情得很,又是倒杯,又是敬烟。热气腾腾的浓茶摆在桂哥面前特别的香,漂亮女人又为桂哥点上了烟,然后坐在桂哥身边跟桂哥攀谈起来,问桂哥来街上有什么事,家室如何,当听到桂哥说老婆早已远走高飞,现在只有老母和一个女孩子时,心里更是欢喜了,便安慰这位单身大哥说:大哥,大嫂这么跑了,你晚上难道不寂寞吗?大哥你难道不知道现在是个开放时代吗?女人们都是一个样的,你看看我们店里的几个房间,都是满屋的小姐在招待客人呢?如果大哥有这方面的兴趣(性趣),就不妨进去坐坐,也许会让你饱饱眼福,好好的享受一番。

桂哥连连喝了几口茶,又朝店里的房内瞟了一眼,里面很是热闹。

这时,那漂亮女人一边说,一边故意把手中的一把梳子掉在地上,然后装作慢慢地去捡的样子,故意把吊带裙子拉得低低的,露出了两个白白的大乳房。足足两分钟,让桂哥看了个正着,心里痒痒的好舒服。随后,漂亮女人站起身来,拉住了桂哥的手,轻柔娇滴地说:大哥,你坐过来一点,我先给你理个发,造个最帅气的发型,你就更年轻十岁,真是又帅又壮实,如果哪位女人能得到你,那就是她的福份了。漂亮女人边说边拉着桂哥的手,让桂哥在一块大穿衣镜前坐了下来。

漂亮女人在桂哥的头上喷了些香水,把他蓬乱的长发疏理了一番,就动手剪起来。

漂亮女人的理发技术不错,花了半来个小时,就给桂哥剪出了一个最流行的发型来,这发型让桂哥很满意。最让桂哥心里舒服的是,漂亮女人在为桂哥疏剪头发时,胸前两个大奶子在眼前晃来晃去,让桂哥想入非非,是有生以来从未见过诱惑。

桂哥此时的心里非常矛盾,很想一把把这两个白净净的,开放着的大面包好好的咬几口,但伸出的手有点发抖。毕竟他还是头一回去摸别的女人的奶子,心里没这个胆量,伸出的手不好意思地缩了回来。过了一会,桂哥又想,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这个机会丢弃了真可惜,先得想个办法来试探一下才行。于是桂哥便用手装做去把掉在脸上的头发扫一下的样子,故意在漂亮女人的一个奶子上微微的擦了一下。这个细小的动作完全被漂亮女人捕捉到了。漂亮女人非常高兴,她等待的就是桂哥的这个动作了。只要有了这个动作,接下来的戏就好演了。

大哥,你喜欢我这两个奶子吗?漂女人一个微笑,把桂哥弄得满脸通红。桂哥也笑了,然后就害羞着回答了半句:我哪有这个福份呀,

大哥这么帅,我给你不就行了吗?反正我也正闲着,很久没被男人亲亲了。漂亮女人很慷慨很自然地脱口而出,真的很大方了。

桂哥这下就高兴了,好似喝醉了酒,有点飘飘然的感觉。刚才偷偷碰碰的滋味一下又回到舌尖上。

这时,漂亮女人见桂哥高兴地同意了,心里暗喜着,便将柔软的身子往桂哥身上一倒,让桂哥心里明白她的意思了。

桂哥感觉到了这位漂亮女人的风骚和浪漫,还有从未有过的温柔,他心里感到好舒服。桂哥也知道,如果真的要想得到这位漂亮的女人,就得给点小费,何况她还举动为自己理了发,做了个很帅气的发型,就从这一点上,也可值二十元了。想到这里,桂哥便毫不犹豫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红票票,递给了漂亮女人。在漂亮女人接钱的那一霎,桂哥似乎一下来了勇气,一股强大的力量让他不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一下失去了理智。

桂哥待漂亮女人还未把钱拿稳,就飞快地来了个俩人转的动作,让眼前这位漂亮女人防不胜防,顺势将她紧紧抱住,把刚才漂亮女人露在胸前的两个大奶子紧紧压住。漂亮女人见桂哥发狂的样子,便依就着一阵子后,对桂哥说:大哥,别急,我们还是上楼去吧?

桂哥更是高兴得不得了,就跟着漂亮女人上了隔壁的楼梯间。

桂哥一阵满足后,下了楼,临走时,桂哥忘记了问漂亮女人是否还要付钱。漂亮女人拿了桂哥的一百元后,已心满意足,没有找零钱给桂哥了。在桂哥将要离开店子时,她交给了桂哥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漂亮女人的手机号码。

走出店门后,桂哥在街上买了一担货回到家里时,已是下午三点多了,他虽然忘记了在街上吃饭,但心情非常好,特别的激动,做事浑身是劲。

过了几天,桂哥又想起了那天和漂亮女人在店里的风流事,心里又是一阵痒痒的。他这次胆子大了,拿着手机就打了个电话给漂亮女人,约好了时间,桂哥又上街来。

这次桂哥进店,不是来理发,而是专门来找女人享受的。

桂哥走进店子后,漂亮女人热情地接待他,只是很抱歉地对桂哥说:大哥,今天干这事我不行,昨天晚上来姨妈了,但是你不要慌,我给你找了一位让你更喜欢的妹子,不会让你白来,只会让你更高兴。她是我店里的王牌小姐,很会体贴人,会让你从她身上得到你更想要的东西。但你不要太猛呀,上次我被你弄得三天没起床了。再有,我还要特别的告诉你,这位漂亮的小姐可不是我,她需要钱,给她大方点。她是为丈夫治病而来干这行,迫不得已而来。你不要出去乱讲,这是她个人的隐私,你要尊重别人的权利,这个规矩你必须得懂。桂哥听了这话,心里更舒服了,全身像中了什么邪,恨不得马上上楼去。

不要急,有的是时间,今天刚好是她上班,十分钟到。漂亮女人边说边打通了对方的手机。

十分钟后,漂亮女人约来的接客小姐走进了店里。

漂亮女人所说的漂亮小姐,其实不是小姐,是一位年过三十的少妇,而且是桂哥的邻居。桂哥早就认识她,她叫小甜,人长得确实漂亮,留着长长的秀发,平时在家时,挽了个发结在后脑壳上,恰到好处地扎了一根大红绳,格外显眼,桂哥早就想得到她,但只能想想罢了,平时见面时连句玩笑的话都不敢讲。

小甜长得像一朵花,这是村里大家都知道的,是大家公认的大美人,一点也没假。只是小甜的命运不算好,丈夫身体不行,把鲜花给弄坏了,小甜终日以泪洗脸,在困苦中艰难度日。

小甜的人生并不如意,其实她的名字应该取名苦中苦才对。

小甜是四川成都人,十四岁就跟人在广东一家餐厅里做着洗碗洗筷的繁重活,但她能吃得苦,因为她是一个孤儿,父母在一次山洪爆发时双双被大水冲走,尸骨未还。她是奶奶一手养大,小甜很懂事,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在十四岁时,她见奶奶生病无钱治病,就悄悄地跟着村里人来广东打工,由于年龄太少,厂子里不接收,就进了一家餐厅当了洗碗工。

在这餐厅干了一年后,小甜认识了刚进来不久的大厨师李文。

李文当初二十岁,比小甜大五岁,来自湖南娄底的一个小山村,他俩一见如故,无话不谈,亲如哥妹,在工作上互帮互助,心里各自喜欢着对方,后来就慢慢的发展到恋爱关系,俩人亲亲热热,在外租了一间房子住下来,过着别人不知道的夫妻生活

不久,在小文的提议下,他俩认为在这餐厅打工很辛苦,工资也不高,不如利用自己的厨师手艺,开个小餐馆,小餐馆投资少,收入大,比打工要强几十倍。小甜同意了丈夫的想法,于是把自己这几个月积下来的工资和小文所有的存款都投资在上面,找了个在一座大学附近不远的地方开了一家小餐馆,开始经营自己的事业来。

这样风风火火的干了三年,钱也赚了几十万,这时,小甜怀上了孩子,而且是双胞胎。小甜高兴极了。小甜为了养胎,不能在店里干活了,李文为了节省开支,又不愿招人来帮忙,所有店里的事都由他一个人来做,每天从早上四点起床要忙到晚上十二点,这种透支的劳累,使李文身体渐渐的变坏了,开始是腰酸腿痛,后来到医院检查时才发现自己患上了肾炎和肾功能综合症晚期,已经吃药无效,只能靠做血透析和换肾来过日子了。

做血透也只能是个暂时的治疗方法,不可能根治。但换肾也不是一说就能换的,一是要有配套的肾源,看所换的肾脏是否相配。二是要钱,至少也得花上七八十万,术后还要保养得好。

换肾这是不可能选择的,最好的办法只能选择做血透了。因为换肾一时找不到肾源,也筹不到那么多钱。

做血透也需要钱,一次要花五百元。每十天要做一次,以后还要增加次数,都得按病情的变化来决定。

桂哥见到是小甜,脸一下又红了。小甜一见是桂哥,心里也不知说什么,俩人相对无言,只有心里最清楚。

俩人坐了下来。漂亮女人见他俩认识,就更是高兴了,她在一旁笑了笑说:熟人好讲话,生意更好做,你俩就直接上楼吧。

说着,漂亮女人站起身来又接着说:你们来这里又不是头一回了,不是各自需要又怎能走到这里来呢?反正这里都是自己人,有什么羞不羞的,有话去楼上好好谈,既然是邻居,邻居更好,来日方长,今后在生活上多多帮助多多照顾,天天在一起又多好呢?再有,如果小甜丈夫身体真的不行,也许今后结合在一起成为一家也有可能呢?所以就得事先准备着,多多交流思想,你们都还年轻,既是生活上的需要,也是生理上的需要,人都是这样的,先来个快活,各取所得,两全其美。

说着,漂亮女人就把他俩往楼上推。桂哥投小甜使了个眼色,看了看小甜的表情,小甜也投桂哥笑了笑,表示答应了,也就半推半就地上了楼。

自此,小甜和桂哥的关系越来越近,小甜有事找桂哥,桂哥有时外出,有小甜在家帮着照顾老母和孩子的生活,也就放心了。这些事都是暗中来往,但日子一长,邻里人也就知道了其中的秘密,这也无妨,大家都能理解。

多年后,小甜的丈夫死了,桂哥的女儿妮妮也长大了。小甜带着两个孩子,生活非常跟苦,身体也累坏了。桂哥对小甜早有感情,正式向小甜求婚。当桂哥当面承诺一辈子对小甜和孩子好时,小甜大声地哭了,哭了整整一个上午。

桂哥选了一个吉祥的日子,背着母亲,在女儿妮妮的陪同下,在乡村们的欢送下,走过村头的小石桥,踏进了小甜的家。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