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村 事 (小小说)||新疆 司金光

2020年05月04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 司金光 二丫跟着人跑了。 一大早,在村头水泉旁,一群挑水的女人在互相咬着耳朵。个个脸上透着神秘,一边说一边朝村边二丫家的篱笆院子睃上几眼。 村里有名的长嘴婆翠莲双手筒在袖筒里,怀中抱着挑水的扁担。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在那群女人中格外惹眼。她激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 司金光

二丫跟着人跑了。

一大早,在村头水泉旁,一群挑水的女人在互相咬着耳朵。个个脸上透着神秘,一边说一边朝村边二丫家的篱笆院子睃上几眼。

村里有名的长嘴婆翠莲双手筒在袖筒里,怀中抱着挑水的扁担。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在那群女人中格外惹眼。她激动而又幸灾乐祸的腔调,由于抑制不住的兴奋而完全失去了往日爆豆般脆爽的节奏了。

听说二丫的女婿和他老爹昨晚跟旺财老汉闹了一休,坚持要么领走二丫,要么退彩礼钱。这回旺财他狗日的就再也不会嚣张了。老不死的这回吃不了兜着走,把他那小妈今天卖东家明天卖西家,这就是报应。

女人们心里都跟明镜似的,那二丫去年曾订给了翠莲家的大儿子宝娃。由于他们自个家光景推的不行,三个儿子都不曾成家生子,急的长嘴婆翠莲鼓动其三寸不烂之舌,和二丫她爹旺财老汉做了一些见不得人的丑事,这才让自己家宝娃有了那门让常人想来都不可能亲事。

女人们个个神色有些怪异,但都似领会了翠莲的心思,都不同的咋舌作响。异口同声的说,那二丫这次肯定是被领走的了。要不然他旺财老汉那儿能掏得出人家那三万元的聘礼钱。

一个略显矮瘦,满脸黑干雀(雀斑的一种)的女人颤声说道:那那那父子俩这回看来是哑吧吃秤铊铁了心要领二丫走了。

呸!还三万元的财礼钱,三百元都不会有的,就他那个破家有几件是值钱的东西。要说领二丫走那是更不可能的了。

长嘴婆翠莲说一句话,就如掷出一把刀子一样硬而锋利。扎的女人们一惊一咋的。一个个伸长了脖子,目中射着一股股热切而探寻的眼神。

长嘴婆翠莲把扁担顺手立在水泉旁边的酸枣树旁边,用手擦了擦嘴角的唾沫星子,扭头瞟了一眼二丫家的院子。然后缓缓地凑过头,低低地从喉咙中挤出一句话来:二丫跟着人跑了!

女人们惊愕的神情充满了更多疑惑和更多的渴望。半晌之后,咋舌声此起彼伏。女人们心中知道,二丫绝不会是跟她女婿跑了,但谁也不知道旺财老汉这一次又把女儿卖到哪儿去了。一个个不住地扭头又多瞟了二丫家的院子几眼。之后女人们又扯了一些东家西家的一些闲事。有些女人一看也没有别的让他们感兴趣的事了,便陆续挑水回家了。

从村中通向水泉旁的小路上陆续的又来了一些女人,他们在水泉旁边不住的咋一通舌头,然后又带着满脸惊奇和莫名的神色消失在通往村中的小路尽头。

翠莲哦翠莲!,我把你这个臭婆娘,人家娃娃大人都出山干活了,你这个狗日的东西有多少嚼不完的肠子一阵炸雷一样的叫骂声从村头传来。

哎呀!我的妈呀!日头都窜起来一丈高了,咋把宝娃父子四个给忘了。不说了,不说了,男人都发火了。

转身抄起扁担,扭头一看,自己水桶中的水由于木桶常年失修而漏水,此时只剩下一半水了。便慌忙又添满水桶,挑着水桶向村里走去,一会儿便消失在路的尽头,只有挑水的扁担在她肩头吱吱呀呀的叫唤着,吟唱着世世代代山里女人的歌。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