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亲情 #8203;作者/石林

2020年05月0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作者/石林 林晓兰九岁时母亲不幸得癌症去世了。母亲死后不久父亲给晓兰娶回了个后妈。后妈一进门就对晓兰左看右看不顺眼,待第二年生下弟弟晓林后,对晓兰更是视为眼中钉。就连弟弟稍稍懂事后对晓兰也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稍不如意就又打又骂。 林晓兰在痛苦中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作者/石林

林晓兰九岁时母亲不幸得癌症去世了。母亲死后不久父亲给晓兰娶回了个后妈。后妈一进门就对晓兰左看右看不顺眼,待第二年生下弟弟晓林后,对晓兰更是视为眼中钉。就连弟弟稍稍懂事后对晓兰也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稍不如意就又打又骂。

林晓兰在痛苦中好不容易长到了十八岁,嫁给了邻乡的刘大成。

刘大成比晓兰大了整整十岁,人长得不高,也没正式工作,整天在建筑工地上靠打小工维持生计。晓兰嫁过去后虽然家里并不富有,但快到三十好不容易才成了个家的刘大成却对她很好,言听计从,十分宠爱。

两年后,晓兰生了个白胖白胖的大儿子,刘大成更是高兴得合不拢嘴。有了儿子后,单靠刘大成一人干活家里是越来越捉襟见肘,入不敷出。晓兰想这样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便对刘大成说:靠你打小工挣那点钱根本不够家用。眼下到外都在修房子建楼,我们干脆办个砖厂,肯定赚钱。

刘大成二话没说就同意了,向亲友们借了点钱,很快办了个砖厂。果不出晓兰所料,砖厂自开办以后生意越来越好,家里很快就发了,在小镇上修了一栋三层楼的小洋楼,现代化的家具家电是应有尽有,所有人看见林晓兰眼里都露出羡慕的目光。

这一天,晓兰正在家里看电视,自她结婚后就从没登过门的父亲忽然来了。父亲先是用惊讶的目光将晓兰屋子里的摆设打量了一番,脸红了红,望着晓兰欲言又止。

晓兰问:爸爸,你有什么事吗?

父亲说:晓兰,你现在日子过得这么好我也就放心了。我现在已经内退了,每月只有三百多元的生活费。你弟弟今年考上了大学,要交一大笔学费,一时凑不齐。你能不能先借给我6000元,等我有了钱就还给你。

晓兰气得一下子跳了起来:要我借钱给她儿子,做梦去吧!想当年她娘俩是怎么对待我的?你一分钱也别想从我这里借走。

父亲含着泪哀求道:晓兰,他也是我的儿子。就当是父亲我求你,你帮帮我还不行吗?

晓兰恨恨地说:要借钱可以,但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这里正想请个保姆,帮我打扫打扫卫生,做做饭什么的。你要愿意,可让你儿子的妈到我这里来做保姆,用工钱抵债。至于工钱吗,管吃管住是一千元,不管吃住一千五百元。

父亲的脸一下子白了。他什么也没说,低着头,趔趔趄趄地走了。

望着父亲的背影,晓兰得意地笑了,心里觉得挺解恨。

第二天早上,晓兰打开门见门口蹲了一个人,仔细一看竟是后妈。她脸一沉,冷冷地说:你来干什么?后妈惶恐地看了她一眼,低声说:晓兰,我愿意到你这里来当保姆。不管吃住一千五百元。

晓兰一愣,她当初说叫后妈来当保姆是为了堵父亲的嘴。人要脸树要皮,一个曾经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的后妈怎么会低下头当保姆呢?

她回过神来轻蔑地哼了一声:行啊!不过我可告诉你,干活不能偷懒,否则我会炒你的鱿鱼。

后妈什么话也没说,挽起了袖子就开始打扫卫生。

后妈干活干得挺卖力,不一会儿就把晓兰的家收拾得干干净净,然后就开始淘米做饭。

中午饭晓兰让后妈做了六菜一汤。菜是板栗烧鸡、糖醋排骨、清蒸鲈鱼、爆炒鸭舌、炒嫩笋尖、干煸四季豆,汤是白菜木耳豆腐汤。晓兰和儿子两人是吃不完这么多菜的,平时她一般也就是做两、三个菜,她这是有意在曾经虐待她的后妈面前显示生活的富足。

儿子放学时,饭菜也做好了,后妈将饭菜端上桌子就默默地退了出去。

晓兰吃了一口鱼眉头就皱起来,又将其它几样菜尝了尝,除了两样素菜外,四个荤菜都做得不地道。她沉着脸把后妈叫进来训斥道:你这菜是怎么做的?这鱼蒸得太老了,鸡烧得太咸了,糖醋排骨的味道也不对,这鸭舌炒得简直没法吃。

后妈赔着笑,一个劲地说:对不起!对不起!

晓兰轻蔑地说:去吧!去吧!也难怪,这些菜你恐怕连吃都没吃过,怎么会做呢。"

后妈没吭声,低着头退了出去。

晓兰心里有说不出的畅快。她想起未出嫁时,每当家里有了好吃的,后妈就把这菜放在弟弟面前,不准她吃。她几乎顿顿吃的都是剩菜。有一次后妈烧了一碗红烧肉,她闻着肉香味直流口水,实在忍不住了,就伸出筷子挟了一块。后妈见了,抡起筷子对着她手背上狠狠打来,她疼得手一松,肉掉在了桌子上。后妈瞪着眼恶狠狠地骂:馋鬼,就知道和弟弟争嘴。喂条狗都比你强。骂着,后妈就将那块掉在桌子上的肉扔在地上喂了狗。

吃了饭,后妈进来收拾桌子。晓兰白了后妈一眼说:把剩菜都扔了。未出嫁时吃剩菜吃腻了,出嫁后就没吃过剩菜。其实晓兰平时一般是舍不得将剩菜扔掉的,她这话是故意说给后妈听。她猜想这么好的菜后妈肯定舍不得扔了,说不定她会偷偷吃了或带回家去,她就可以趁机再羞辱她一番。

后妈脸一红,将剩菜端出去。但出乎晓兰意料的是后妈将这些菜全倒进了泔水桶里。

接下来一连几天后妈都将吃剩的饭菜倒掉了。

晓兰看着心疼,她想后妈不敢把菜带回去,一定是怕她知道了扣她的工钱,就对后妈说:这些剩菜倒了也就倒了,你可以带回家去,我不会扣你工钱的。

后妈什么话也没说,但每天的剩菜仍然是倒了。

晓兰心里骂道:这个臭婆子,还死要面子呢。

在晓兰家呆的时间长了,后妈做的饭菜也越来越好吃了。晓兰起初挺纳闷,后来发现,只要有时间,后妈总要到镇上的餐馆里去,向厨师请教一些问题。看样子她对当保姆还挺看重,生怕被辞退了。晓兰就想:这后妈也是,说她有志气吧,竟然心甘情愿在她这里当保姆,也不怕别人笑话;说她没志气吧,给她的剩菜她却不要。

这一天,晓兰翻出了一些她不要的衣服,用恩赐的口气对后妈说:这些衣服全是上好的料子,就是式样有过时了,给你吧。

她以为后妈一定很高兴,她这些衣服中随便拎起一件都比后妈身上的衣服好几倍。

哪知后妈却说:我不要,你还是留着给别人吧。

晓兰脸一沉:怎么,嫌这些衣服不好?

不不不!后妈急得一个劲地摇头:不是嫌不好,是我年龄大了,你这些衣服我穿不出去。

晓兰冷笑一声说:看不出你还有点气性。既如此,干吗到我这里当来保姆?你不觉得委屈吗?"

不委屈,不委屈。你让我来当保姆我感谢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感到委屈。"

真的吗?"晓兰看着已是满脸皱纹的后妈,一脸的不相信。

当然是真的。像我这样没有文化的家庭妇女,到哪去找一个月挣1500百元的工作。有了这钱,林林每年上大学的学费就够了。

晓兰的心像被什么东西猛地撞了一下。她明白了,后妈之所以不顾脸面到她这里来当保姆,完全是为了她的儿子。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后妈呀,你能为你的儿子忍辱负重,为什么对一个失去了母亲的孤儿却那么残酷。要知道,当年我才九岁,我也需要母爱啊!她的泪水夺眶而出。

是夜,她哭了一晚上,也想了一晚上。她想起了母亲在世时对她的宠爱和呵护,也想起了她失去母亲后后妈对她的种种虐待。真是有妈的孩子是个宝,没妈的孩子是根草。她将儿子壮壮紧紧地搂在怀里,默默地说:儿子呀,妈妈这辈子绝不让你受苦。

第二天,她拿出6000元交给后妈说:这钱你拿去给你儿子交学费吧,以后你就不要来了。

后妈一惊:我哪点做得不好吗?你说出来,我可以改。

晓兰说:你没有哪点做得不好,只是我不想再看见你。

后妈的泪水一下子流了出来:晓兰,我知道你恨我。我对不起你,当年不应该那样待你。可我需要这份工作。你知道,你父亲身体不好,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工作,靠他那点内退工资,家里连吃饭都困难,根本无法供林林读书。你就让我在这里干吧。

看着苦苦哀求要当保姆的后妈,晓兰的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她此时对后妈说不出是恨还是怜。她犹豫了一阵,没再提让后妈走的话。

此后,虽然她心里仍恨着后妈,却也没有再羞辱后妈。而后妈干活却更加仔细了,生怕有什么地方令晓兰不满意。后妈的住处离晓兰的家大约有半个小时的路程,无论刮风下雨,一到七点,她总是准时来到晓兰家准备早饭。

两年后的一天,正在学校上体育课的壮壮不小心从单杠上摔了下来,头上破了个小口子,血流不止。送进镇医院后,医生用了很大的劲才把血止住。事后医生对晓兰说:你们带这孩子到市里的大医院检查一下,看看他有没有血液方面的什么病。

晓兰没将医生的话放在心上,她看着长得白白胖胖的儿子想:壮壮这么好的身体能有什么血液方面的病,当医生的就是爱大惊小怪。

哪知几个月后,壮壮突然老叫头晕,身上没劲,一天走着走着路竟突然晕倒了。到镇医院去看,医生见壮壮身上有几块紫斑,就问:上次叫你们到市医院去检查你们去了没有?晓兰说:没去。医生皱了皱眉说:为什么不去?明天还是去市医院检查检查吧。

第三天,晓兰将儿子带到市里的大医院检查,检查结果吓了晓兰一跳。壮壮居然得了白血病。

晓兰傻了。壮壮从小就不缺营养,他怎么会得白血病呢?

经治疗壮壮的病情得到了一定的控制,可因造血机能出了问题,每隔一段时间,壮壮就得到医院去输血,而且输血的间隔也越来越短,人也越来越消瘦。

听说根治这种病需进行骨髓移植,晓兰和刘大成都做了配对检查,可遗憾的是,两人的血型都不配对。

晓兰哭着哀求医生说:医生,你们可千万要治好我的儿子啊!"

然而,医生一直找不到配对的骨髓。看着一天比一天瘦的儿子,晓兰常常哭得死去活来。

趁儿子睡觉的时候,晓兰又跑到病房外伤心地哭了起来。

姐姐!突然,她听见有人叫她。她抬起头,见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站在她身边。虽然自结婚后她就没见过晓林,可她仍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小伙子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

你来干什么?她有气无力地带着哭声问。她想一定是后妈告诉了他壮壮的病情,他是来看笑话来了。可她已没有力气和他争吵了。

姐,我放假才回家,听爸爸说壮壮病了,需要骨髓移植,我来看看我的血型和他配不配对。

什么,你说什么?晓兰以为知自己听错了,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姐,听爸爸说我读书的学费是你给的,我真太感谢你了。说不定我的血型和壮壮会配上对的。"

晓兰哇地一声哭了。

晓兰原也没指望弟弟的血型能和壮壮配上对,她和刘大成是壮壮的亲生父母血型尚且不配对,何况这个与她同父异母的弟弟呢?他只要有这份心就行了。然而,配对的结果却出人意料,晓林和壮壮的血型居然配上了。

得到消息,晓兰是又高兴又害怕。高兴的是壮壮终于找到了血型配对的人,害怕的是一不知后妈同不同意,二不知晓林若是知道了他的学费是母亲在她家里当保姆挣来的还愿不愿意捐献骨髓。

晓兰此时真是后悔莫及。早知道当时她把学费借给父亲不让后妈来当保姆多好。无奈之下,她备了一份丰盛的礼品和丈夫刘大成来到自结婚后就没有登过门的父亲家。

晓兰将礼品和十万元现金放在后妈面前,硬着头皮叫了一声:妈!

后妈的脸冷若冰霜,她伸手将礼品和钱推到一边,冷冷地说:我是你请的保姆,这在过去就是佣人了。我一个当佣人的哪有资格当你的妈。你把这些东西和钱拿回去,我们人虽穷,可人穷志不短。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让我儿子捐献骨髓的。

晓兰绝望了,一头栽倒在地上。

晓兰不知丈夫是怎样把她弄回家的。醒来后,她两眼呆呆地望着天花板,想着壮壮的病,心如刀割,痛不欲生。

由于整天提心吊胆焦虑过度,这一天,晓兰在病房里突然晕倒了。

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躺在家里,浑身软弱无力。不行,我不能躺在这里,儿子还等着我呢。她挣扎着坐起来,匆匆赶回医院。

她推开了病房的门,壮壮不在病床上。她心一紧,疯一样冲出病房。

壮壮!壮壮!她哭叫着冲进医生办公室:医生,我儿子呢?我儿子哪去了?

值班医生奇怪地望着她:怎么,你不知道?你儿子今天做手术。

做手术?晓兰傻了一般望着医生发呆。做什么手术?

骨髓移植啊!怎么,你当妈的还不知道?

骨髓移植?谁的骨髓?晓兰又惊又喜,什么也没顾上问,转身就朝手术室跑去。

手术室外,她看见了丈夫、父亲和后妈。

丈夫递给她一封信:这是晓林给你的。

晓兰用颤抖的手拆开了信:

姐姐: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躺在手术台上了。说心里话,当我知道我的学费不是你给的而是妈妈在你家里当保姆挣来的,我真是恨透了你。可我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我不能见死不救。更何况我还是壮壮的亲舅舅。因此我最终说服了母亲。

姐,想起小时候,我是那么的不懂事,经常欺负你。懂事后我曾经多次想向你说声对不起,可一直没有机会。这一次就当是我对你陪礼道歉吧。真希望从此后我们能摒弃前嫌,成为和和美美的一家人。

姐,也请你愿谅妈妈曾经对不起你的地方。

晓兰扑咚一下跪在后妈的面前,热泪盈眶地叫了声:妈!

这一年的春节,晓兰一家人在父亲家里过了一个欢天喜地的大团年。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