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渡口逸事

2020年05月0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作者/戴秋纯 (一) 不知什么时候,这个渡船码头成了南北交通的要道,不知什么时候,这里的摆渡人不见了,人们采取了一种新的摆渡方式,扯船索。河的两边由两根长长的又硬又粗的绳子将渡船连起来。人们扯动船索就可以过河了。而且,来来往往的人们也只听说,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作者/戴秋纯

(一)

不知什么时候,这个渡船码头成了南北交通的要道,不知什么时候,这里的摆渡人不见了,人们采取了一种新的摆渡方式,扯船索。河的两边由两根长长的又硬又粗的绳子将渡船连起来。人们扯动船索就可以过河了。而且,来来往往的人们也只听说,那个摆渡人是一个单身老头,无儿无女的,也不知什么原因他的妻儿都先他而去,现在没有摆渡了,但政府每年还是补一些钱给他看守渡船码头,预防摆渡事故。确保来往行人的安全。再者这河里一到春夏两季就涨水,所以,那船索两头的桩要及时移动,这个也只有交给摆渡人才能解决。这摆渡人呢,也没有有任何说辞,就这样应承了下来。来往的行人,也更是喜欢,为什么呢?其一是自己不要出摆渡费,再者这样来去也比要人摆渡方便,久而久之,人们便忘了摆渡人,忘了这船还是有人在暗中操纵与管理。他们觉得自己在这条河上来往并不需要谁的帮助。

这只渡船就这样在河面上来来往往一些年,直到某年春节一天,人们来到这个渡口的时候,发现船两头的绳索不见了。只见一个老者坐在船上,手握一根长篙。船上放着一只红色的塑料桶,里面盛放着一些五角一元五元之类的零钱。人们上了船,有的脸上明显不悦,说道:要多少钱的摆渡费。听随老板客气。老人声音洪亮,脸上泛着红光。新年了,大家新年新气象,出几个钱图图吉利,保一保平安。人们有的嘴上敷衍着,心里却老大不悦,只听人群里有一个声音在说:老头,你过年也不忘抓收入,这一天的收入比人家在外做事强多了呀!老人呵呵一笑,不置可否。

以后几年,每到春节的初一至初五,那位老者就守在船上,用他的长竹篙把两岸的人渡来渡去。在客人里,又大方的,放上三五两元渡船费,有小气的,只有五角一元,老人也从不生气。呵呵一笑,上了岸,还对那些上船的人说着:平安是福,平安是福。然而背地里,有的人却一直在诅咒,几十岁了还贪钱,真是一个守财奴。老人有时也听到一些怨言,他也只是呵呵一笑置之。

然而,细心地人们还是发现,只要出了元宵节,那船上的绳索就换了两根新的,而且特别结实,还有两头的船桩,也越换越粗。一年到头,河里不管涨多大的水,那船索从来没有断过,还有那粗粗的铁桩,被绳索磨得铮亮,在金色的阳光下发着耀眼的光芒。

(二)

每年的七月,是一个难忘的季节,因为这年有许多的参加高考的孩子面临着命运的抉择。

远远的,渡船码头就来了三个人,一对中年夫妻和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一路上,孩子的母亲在唠叨:衣服带好了没有?新的考点不熟悉,可以和同学到处走走,熟悉一下环境。好的。女孩乖顺地回答着。上船了之后,那个中年男人扯动了船索,母女两站在船中央,中年妇女还在不停地嘱咐。不知不觉船到了对岸,孩子性急,跳下船,然而没有跨过那道浅水,一下跳到了水里,把脚上的鞋湿了一个通透。父亲赶快下了船,母亲也随着下了船,在随身的行李中寻找孩子的鞋和袜。

穿了这新的。到了学校再去买新的,新鞋子必定会带给你一份好心情。母亲安慰着孩子。孩子说:没事,换了你们帮我带回家。看,车来了。孩子一边匆忙地换了鞋,一边接过父亲的行李。一定要细心啊。好点发挥,莫慌张嗯嗯,好的。孩子匆匆忙忙地走了,夫妻两便又坐上渡船,扯动着船索往回赶。

在船上,只听那位母亲在唠叨:哎,这兆头太不好了。信那些东西干什么,孩子心中应该有把握。但愿如此。只是刚才的事让我不放心。说完,母亲的眼里蒙上了一层雾。

渡船靠了岸,夫妻两已走远。

七月的凉风拂过湖面,荡起了层层涟漪。每一道波纹就像一道道坎,直击每一个人的心房。

(三)

连续几天的大雨,河里涨水了。河水也变得相当浑浊,那条渡船孤零零地停在河面上打着旋儿。

这时,码头来了一个形色匆匆的妇人。只见她额前的头发已湿漉漉的,雨伞还不断地滴着雨水。她看了看河里水面,犹豫了一下,然后还是踏上渡船。

她开始扯动船索,由于风太大,她无法撑着雨伞扯动船索,于是把伞收了,放在船头,尽管天上还在下着毛毛细雨。

在她的努力之下,船缓缓前进了起来,然而水太大,船被冲着直往下游走,离了河岸之后不到三分之一的地方,无论她怎么努力,船就是不动了。此时,她的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站在船头,她空蒙的眼睛朝岸上望去,是那么无助。

这时岸边一个声音再喊:涨水时期,不准过河,危险。河堤上来了一辆面包车,这时从车上下来一个人,跑到码头上对着船上的妇人喊:回来,我把你拉回来,你不要命了。不行,我要急着赶过去,我上班迟到了,这一个月的奖金没了,工资也会被扣不少。你要钱不要命了。没钱,我孩子吃什么,学费钱哪里来?快回来,我来帮你扯索子,你看船在打转转。果然,河上那只小船在打旋儿,十分危险。

岸上的人扯起了船索,船慢慢地朝回走。

妇人上了岸,头发已淋得湿湿的,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她感激地朝那个帮她扯船索的人深深地鞠了一躬。

那人说:别再冒险了,这样多危险。然后开着他的面包车走了。妇人含着眼泪,目送着那面包车远去。

雨停了,太阳露出了她的笑脸,照得水面闪闪发亮。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