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迟开的丝瓜花

2020年05月0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作者/裴仁华 潘娘三十岁守寡,守寡后的潘娘双唇紧闭,潘娘那不启封的双唇如一枚杏仁。潘娘的脸很吸引男人的目光,但潘娘回敬男人的目光如冬天的寒冰! 潘娘冷淡男人是因为有海儿,海儿比她自己的命更重要,她不让她的海儿受到丝毫欺视,潘娘因此而忍受孤独和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作者/裴仁华

潘娘三十岁守寡,守寡后的潘娘双唇紧闭,潘娘那不启封的双唇如一枚杏仁。潘娘的脸很吸引男人的目光,但潘娘回敬男人的目光如冬天的寒冰!

潘娘冷淡男人是因为有海儿,海儿比她自己的命更重要,她不让她的海儿受到丝毫欺视,潘娘因此而忍受孤独和寂寞,潘娘孤独寂寞了二十年。

潘娘在病榻上躺了四年,她的双腿和右手已经瘫痪,左手可动但不灵便。潘娘刚瘫痪时大队支书屡屡上门要她住进养老院,可潘娘死守着那句话:养老院是养孤寡老人的,我有儿子,我不去。

支书无奈,只好派人轮流照顾她。

潘娘的腿是因为救她的海儿才瘫痪的,那年海儿十岁,因高烧不退,潘娘在送海儿去公社医院途中拖拉机因大雨路滑翻入沟底,为了救海儿,潘娘将海儿护入前胸,而她自己则砸断了双腿。

经治疗,潘娘跛行了多年,但后来便卧床不起。

病榻就在窗边,窗外斜立着一棵歪脖子苦楝树,它是潘娘亲手栽的,五年多了,按常规,该成材了,可这棵苦棟树才茶盅口那么粗,因干旱,存留在树枝上的叶子寥寥无几,那叶儿在微风中无力地扇动着,如扇动翅膀的黄蝴蝶。

依附在苦棟树杆上的是丝瓜架,潘娘睁开眼便可看到它,这攀爬在架上的丝瓜藤,种子是她海儿从劳改农场培育出来的新品种,能结一米多长的丝瓜,因为他的发明,获得减刑奖励。今年丝瓜开花时节,海儿就能回来。这些是海儿信上说的。

潘娘叫人松了土,并扶着她亲自种下瓜籽。潘娘不知这新品种能结出什么样的瓜,她睁着眼看着它一天天地往上长,看着它探着头爬上了架子,并窜绿了整个框架,按季节,早该结出丝瓜了。

可四十余天不见雨丝,绿了的叶子又一片片地枯黄,一片片地从藤上往下掉,那藤首在如火的太阳下蔫垂着,挣扎着,潘娘望着瓜藤,心如火焚,再不下雨,这丝瓜定然干竭。雨、雨呀,潘娘脑子盼,心在喊!

天无绝人之路,雨终于盼下来了,下了一夜一天。雨硬了藤径,输展了叶片,一根根藤首向上翘了起来。潘娘凭长期种地的经验,丝瓜是在夜里开花的。潘娘沿着藤径一根一根地找,终于在一张叶片腋下发现了花乳,起先,潘娘怕是自己眼发花,便睁开眼皮使劲眨了几下,然后眯着眼皮把光线集中射在那一点上,她看清了,那的确是个花乳。当潘娘精心用眼光扫着瓜藤,发现每根藤上都有花乳时,潘娘感觉那花乳不是长在藤上,而是长在她心里。

丝瓜终于开花了,她的海儿就要回来了!潘娘感觉此时是一生最舒心的时刻。

她那皮包骨头的脸显出了笑颜,她带着这笑颜永恒地告别了窗外的那种歪脖子苦楝树,告别了不愿瞑目的已露出花乳的新品种丝瓜!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