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高一那年的密室之谜 作者/七月初三

2020年05月0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作者/七月初三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三日,星期四。 农历丁亥年八月初三,十日后秋分。 宜嫁娶、祭祀、祈福、出行。 忌针灸、伐木、行丧、安葬。 天晴,烈日,微风。 今天正好是萧寒十六岁零一个月。 现在他正坐在教室里。 其他的同学都去操场上体育课了,所以教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作者/七月初三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三日,星期四。

农历丁亥年八月初三,十日后秋分。

宜嫁娶、祭祀、祈福、出行。

忌针灸、伐木、行丧、安葬。

天晴,烈日,微风。

今天正好是萧寒十六岁零一个月。

现在他正坐在教室里。

其他的同学都去操场上体育课了,所以教室里只有他一个人。

他也想努力看会儿书,但是无奈肚子不争气,所以他决定先去解决内部矛盾。

出门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是关于要不要锁门的事情。

转念一想,其他班级都在上课,学校的作风也没有问题,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肯定自己很快就能回来。

所以他就把钥匙扔在了课桌上,走的时候连门都没有带上。

这个很快是十二分钟。

他走出厕所的时候,腿已经麻得差点站不起来。

于是他一边用手扶着墙一边挪动,就好像是拖着一条断腿一样。

如果这个时候有谁看见他这个样子,一定会笑得直不起腰来。

幸好现在走廊上一个人也没有,但他自己已经忍不住笑了。

不过等他慢慢挪到教室门口的时候,他就完全笑不出来了。

门已经锁上。

他愣住了。

明明自己之前没有锁门,门难道会自己锁上?又或者是风吹的?

他很快就把原因归咎给了风。

不管怎样,门已经锁上了。

李美祥已经从操场赶到了教室门口,他也有班级的钥匙。

萧寒一脸苦笑道:这下尴尬了,去上个厕所回来门就锁上了,我估计是风吹的。

李美祥看着他大笑,点头称是。

秋天虽然炎热依旧,但是偶尔还吹上一阵大风。

钥匙已插入孔中。

一转,竟然没开。

李美祥说道:被反锁了。

又转了一转,门终于开了。

两个人一进教室,就都呆在了当场。

教室的窗户和后门,全部都锁得好好的。

于是萧寒马上想到,风怎么能把门吹得反锁起来呢?

他目光扫视,钥匙还安安静静地躺在自己的课桌上。

他怔住,李美祥也怔住。

一个不好的念头突然在两人心头闪现。

于是全班的同学都被叫回了教室。

如果这件事情是人为,这个人既然能不用钥匙将门反锁,还有时间锁上后门和全部的窗户,那么他也很有可能顺手牵羊,拿走一些值钱的东西。

萧寒一脸苦涩,满是懊悔。

整整十二分钟,时间绝对很充裕。

就在李美祥拍着他的肩膀以示安慰的时候,大家检查的结果已经出来了。

谁也没有丢东西,除了杨清芳丢了一根线。

她说:我本来有十根不同颜色的线,但是现在只剩九根了。

一个经常刺绣缝织的女生,携带着彩色细线也再正常不过。

刚刚还差一点成为罪人,现在就像被无罪释放,那种心情的变化,已足以使萧寒惊喜得差点儿跳起来。

大家也都松了一口气,杨清芳这样又温柔又大度的女生,当然不会为了一根细线而生气,而斤斤计较。

既然没有丢东西,大家也就不再多想。

这件事情,和无数普通的秋日里发生的无数普通的事情一样,波澜不惊。

这件事情似乎就要成为过去了。

但是新的疑问出现了。

这个疑问是李美祥提出来的。

他站在讲台上问道:后门和全部的窗户都是从里面锁着的,那这个前门是怎么被锁锁上的呢?

翟德山不以为意地说了句:不是风吹的吗?

张荣华反驳的声音马上响起:不可能,你没学过物理么?

他的老对头唐平在最后一排遥相呼应:教授你拽,学过物理又怎么说?

尽管很不爽唐平的嘲笑,张荣华还是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教室是封闭的,空气根本不可能流通,所以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风吹进来,也就是说,在这样的情况下,风是绝对不可能把门吹到锁上的。

虽然总想挑刺,但唐平这次无话可说,居然也只好同意这个推断。

李美祥补充道:可不可能是先从教室里面反锁前门和后门,再从其中一个窗户出去的呢?

张荣华冷哼一声说道:开玩笑呢!这可是三楼,绝对不可能从窗户出去!

翟德山问道:那后门呢?

向俊林在后面举手笑道:后门那里更加不行,是焊死了的。

萧寒表情复杂道:那看来只能是在前门上动手脚了。

刘小川问道:这样说来,那就不可能是风吹的,就是人为的吧。如果是人的话,那他又是怎么把门锁上的呢?

马驰毫不思索,说道:锁门还不容易啊,出门用力一拉就可以了啊。

李美祥已纠正道:小川儿说的是反锁。

汤钦云提出了他的看法:难道是班主任锁的门?

众人无语,刘小川说道:你觉得他有这么无聊?

于是情况已经明朗:在萧寒去厕所的十二分钟里,钥匙一直在他的课桌上,另外两把钥匙分别在班主任和李美祥的手里,而他们两个人当然不可能做这件事情。所以,嫌疑人已经锁定到这三个人之外。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个人造就了一间密室。

这种只会出现在小说电视里的情节,现在就活生生地出现在了一群高一学生的眼前。

大家都已经呆住,都在努力思索,但是谁都没有头绪。

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他又是怎么做到的?

这两个问题,现在还没有答案。

大家都很想知道答案,于是大家都想到了一个人。

一个能解开大家疑惑的人。

这个人现在已经慢步走到了教室的前门。

这个人长得很高大,看上去却有点颓废的意味。

萧寒已经忍不住兴奋地喊了一声:鸭子肯定知道,他肯定能看出来!

大家也都赞同他的看法,所以把目光都放在了这个叫做鸭子的少年身上。

后面还有不认识鸭子的同学,于是他就问了旁边的刘兴林:这个鸭子是哪路高人啊?为什么大家都觉得他就能看出来呢?

刘兴林当然就是一点也不老而且今年才十五岁的老刘。

他看了鸭子一眼,解释道:你说唐圩林啊,因为他智商高。

这个同学又问道:他智商有多高啊?

刘兴林坏笑了一声,说道:也不是很高,只有一百六七十。

这个同学呆住了:一百六七十的智商,你竟然说不是很高?

刘兴林又笑了,说道: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了。

于是这个同学就闭上了嘴,随着大家的视线看向了前面的唐圩林。

这时候唐圩林好像已经看出了一些门道,之前紧锁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他突然喊道:敏姐,你过来一下。

敏姐当然就是张家敏。

她走了过去,问他道:做什么?

唐圩林一指门口,大家就看到地面上残存着一些黑色的东西。

唐圩林问道:你有没有闻到一股怪味?

张家敏的鼻子,好像比警犬还灵一点,所以她只是轻轻一嗅,就闻到了唐圩林口中所说的怪味。

她说道:是细线烧了的那种气味。

唐圩林问道:是不是像杨清芳那样的细线?

张家敏又走到杨清芳的课桌前,拿起那几根细线嗅了嗅,说道:是的。

唐圩林又问道:你敢不敢肯定?

张家敏还没回答,涂芝彬已经抢着说道:你如果不相信她的鼻子,就好像你不相信国家主席是胡锦涛一样!

大家都笑起来,但涂老大说的无疑就是事实。

只是这个人为什么要拿走杨清芳的细线,但是又把它烧在教室门口?

大家不明白,但是他们相信唐圩林会给出答案,所以谁也没有发问。

果然,唐圩林又喊道:马驰,可不可以过来帮个忙?

马驰也走到了门口,他对这件事情也很好奇。

唐圩林身材高大,但是马驰比他还冒出一截。

马驰一脸疑惑,问他道:帮什么忙?

唐圩林指着门,说道:门如果关着的话,你看一下门的顶部和门框之间是不是还有条缝隙?

他把门关上,果然上边留出来一条宽度不到一厘米的细缝。

大家都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但马驰还是如实回答道:确实有条缝。

唐圩林又把门拉开,对马驰说道:你跳起来肯定能看清楚门的顶部吧。

马驰不仅长得高,弹跳也不错,所以他马上答道:那是肯定的啊!

唐圩林对他说道:那你跳起来看一下上面有没有什么?

虽然不知道唐圩林是什么意图,马驰还是毫不犹豫地跳了起来。

他只跳了三次,就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他不仅一次比一次跳得高,而且脸不红气不喘,就好像在平路上散步一样轻松。

李美祥和萧寒居然带头鼓起掌来,大家也都拍起了手。

这下马驰脸红了,于是大家又都笑了。

刚刚那种紧张的气氛又缓和不少。

等大家都平静下来,唐圩林才问马驰:你刚刚看到什么了?

马驰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表达。

唐圩林已经替他说了出来:是不是有很多灰尘?

马驰只好点头,他不得不点头。

唐圩林又说道:是不是也不全是灰尘?

马驰不得不再次点头。

大家都忍不住惊讶得叫出声来。

唐圩林明明没有跳起来看,为什么他好像什么都知道?

马驰不禁问他:你怎么知道?

这是马驰的问题,也是大家的问题。

班长罗菊香却有点不高兴了,问道:怎么会有灰?我昨天明明安排人手做了大扫除的。哼,你们又敷衍了事,等这事完了我再找你们算账!

全班同学面露尴尬,噤声不语。

唐圩林微笑着说道:我不光知道这些,我还知道上面还有些痕迹。

这句话又将大家拉了回来。

这次发问的是成蜀佼:有些什么痕迹?

这次回答的却是马驰:就像是细线在上面拖过的痕迹。

于是大家都已经明白,门板顶端有灰尘,灰尘上面还有细线划过的痕迹。

但是,仅仅知道这些好像还无法解决大家关于门如何被反锁的疑惑。

翟德山已经代表大家提出了疑问: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唐圩林依旧不紧不慢地说道:你们现在是不是很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男生们已经开始大骂他废话多,女生们的心也变得迫切起来。

如果不是打不过他,翟德山真想冲上去一脚把他踹飞。

唐圩林只好一摊手,说道:好,再借我一根细线。

于是马上他手上就握着了一根长达五米的红色细线。

这根红线虽然细,但是经过唐圩林的拽动已经证实了它的结实。

这根细线的主人,当然就是有一双巧手的杨清芳。

一个经常刺绣缝织的女生,当然会携带这些东西。

更何况,在这个世界上,东西种类最多最杂也最让人意想不到的工具箱,无疑就是女孩子的包,书包、挎包、手提包都一样。

这个道理,好多人都不相信,直到在涂老大的书包里发现了老虎钳和钉锤,大家才将这句话当做了定理。

杨清芳带着细线,绝对符合她的身份。

现在,每个人都张大了眼睛,看着唐圩林的一举一动。

他走到门后面,将握在手上的细线系在了椭圆的扭动把上,然后把细线的另一头从门的顶端甩到了门外。

门被锁上,大家都在教室里,唐圩林站在了教室门外。

这个场景一出现,好些人已经大概明白,都忍不住轻声叫了出来。

他用力拉动细线,伴随着大家的齐声惊叹,细线竟然从扭动把上滑落了。

李美祥从里面打开门,说道:好像不行啊。

唐圩林笑了,说道:再试一下。

这一次,大家更加期待了。

但是,这次偏偏又失败了。

大家的脸上已经有了失望的神色,唐圩林却还是一脸笑容。

终于,到第五次拉动细线,扭动把转动了九十度。

也就是说,唐圩林在门外,不用钥匙将门反锁上了。

接下来,只需要用打火机把细线点燃就行了。

于是欢呼声响起,大家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真相大白,大家除了佩服和称叹,就只剩下羡慕了。

李美祥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啊?

唐圩林摸着下巴道: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我们班上的。

理由很明显:既然没有丢东西,那就是某个人想跟萧寒开个玩笑了。

王云保神色焦急道:快点儿说说是谁这么牛?

但是唐圩林偏偏还是不紧不慢地道:这个事情应该问问我们的范姑娘。

范清月一脸讶然道:我又怎么知道?

唐圩林问道:你是不是之前把脚崴了,然后体育课的时候就一直坐在操场的草坪上?

范清月神色变得更加惊讶,疑惑道:是啊,但是跟这事又有什么关系呢?

唐圩林继续道:那你肯定看到了有哪几个人回过教学楼了?

这一下,大家都恍然大悟:体育课中途回过教学楼的人,当然就是有可能把门反锁的人。

刘兴林大笑道:是谁?拖出来打一顿!

大家顿时都笑了,都将目光移到范清月身上了。

眼见大家都是一脸期待,范清月神色似有不忍,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确实是看到了,总共有五个人。

唐平问道:我去,鸭子你怎么知道她看到了他们?

张荣华嘲笑道:你不知道的事情,人家鸭子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了。

奇怪的是,这一次唐平破天荒的没有还嘴,让张荣华忍不住一愣。

唐圩林神色一凝,问道:那这五个人是哪几个人?

范清月边伸手指出边道:杨尚川,刘原,汤钦云,翟德山,还有成蜀佼。

这五个人都是一脸错愕,惊讶地望着范清月。

大家还没来得及作出猜测,唐圩林已经快步走到汤钦云面前,逼问道:阿汤,这个事情是你做的吧!

汤钦云冷哼一声道:不是我做的!

唐圩林盯着汤钦云的眼神锐利之色不减,语气坚定地道:肯定是你做的,你就承认了吧!

汤钦云面色不改,反问道:你凭什么说是我做的?

唐圩林微笑道:因为你有这么无聊。

刘小川插话道:但是阿汤一向的原则是动口不动手啊,他应该不会做这个事情吧。

唐圩林不加理会,又道:而且他这么聪明,做这点小事情完全没有问题。

汤钦云问道:毛线,他也聪明,你怎么不说是他做的呢?

汤钦云指的是萧寒,这两个人是班上最无聊最喜欢捣乱的两个人。

唐圩林看了萧寒一眼,笑道:他没有你聪明,中考你比他多考了两分。

众人无语,汤钦云语气激动地道:你说个屁啊,分数不能说明问题,你中考比我们少考了几十分,那你怎么还是比我们这些人要聪明呢?

唐圩林托着下巴,意味深长地道:你搞错了,我不是比你们聪明,我只是智商比你们高一点。

汤钦云道:鸡毛串串,你不知道就不要乱说。

大家眼见两人如此激烈对质,都迷迷糊糊,不知所措。

正当大家觉得场面尴尬的时候,唐圩林却突然转向一个人,笑着问道:你是不是都看清楚了?

大家向唐圩林目光所及之处望去,入眼的是一位笑意盈盈的女孩子。

这个女孩子笑得很温柔,很明媚,眼神中又透出自信和坚毅。

唐平不禁喊道:难道胡琳敏知道吗?

唐圩林笑道:她研究的是facial expressions和body languages,也就是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现在应该让她来给我们分析一下了。

胡琳敏笑道:面部表情呢,是一种非语言交往手段,主要通过眼部、面部和口部的肌肉变化来表现一个人的各种情绪状态。虽然类似的表情有些时候可能传递出不同的情绪,但是基本上来说,一个人的思想和情感都是可以通过面部表情看出来的。一样的,肢体动作也可以反映出一个人心里在想些什么。

唐圩林道:我刚刚开始说的时候,就已经给她打了个暗号,现在每个人的表情和动作她都看得一清二楚,如果这个人是我们班上的,她肯定已经知道是谁了。说完他还用意味深长的目光扫过了全班同学。

胡琳敏的座位在第二排靠墙的位置,看起来好像所有人的举止几乎都逃不过她的眼睛。果然她轻轻点头,收起笑容,开始了她的分析。

这个人确实是我们班上的,唐圩林同学第一次实验没有成功的时候,整个班上的同学都是很惊讶而且很期待的表情。

但是这个人呢,虽然说也有惊讶的表情,但是他表情很轻松,嘴角出现了窃笑,更多的还是一种悠然自得,意思可能就是说,这个我早就会了,这下我看你到底怎么来弄的意思。

接着总共试了四次都没有成功,大家都很失望,但是这个人脸上一点失望的神色都没有,反而是嘴角翘起,但是这个翘起只是翘到了他的左边脸上,这个表情呢,也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轻蔑,表现的是一种骄傲和不屑的心理。

由此我推断,他不仅知道是怎么做的,而且肯定比唐圩林用的次数还要少,有可能只用了一次或者两次就成功了。

范姑娘指出这五个人的时候,他们的反应基本上差不多,但是这个人的惊愕的表情很明显是装出来的,因为真正的惊讶的表情的持续时间是不会超过一秒的,但是他惊讶了接近四秒钟。

我所看到的是其他四个人先是惊讶,接着马上表情就变了,变成了一种疑惑而且微怒的表情,就是说你怎么会怀疑到我的头上。

而且他那个时候还伸出左手摸了一下他的脖子,这是一种典型的强迫行为,说明他心里隐瞒了一些什么。

唐圩林这个时候故意跟他们五个人有一个眼神接触,其他四个人都是满脸的不解,神色很坚决,可以很轻松地看得出来,他们是要他给个解释。

但是唐圩林和这个人进行眼神接触的时候,他眼神飘忽,有种想逃避的感觉,这个通常就是做贼心虚的羞愧表现。

另外他马上做出了一个双臂环抱的动作,这个动作一般表示他不想和别的人发生接触,很希望待在自己的一个小空间里面。

紧接着他就用左手横在胸前把右手托起来,不自觉地用右手摸了摸鼻子,这同样也是一个撒谎或者隐瞒的动作。而且他整个身体向走道这一边稍微转动了一下,这又说明他有逃离现场的想法。

然后就是最关键的一个环节,唐圩林故意把目标锁定在汤钦云的身上,不断去逼问他,这个时候正好就形成了目标的转移,让这个人放松了警惕。

如果没有做这件事情的话,表情应该是和其他四个人一样的,很紧张,而且会很同情汤钦云,他们心里想的应该是这样的:要是唐圩林认定是我做的的话,我应该怎么来否认和反驳,才可以让他相信,来洗脱我的嫌疑。

果然这个人的表情很奇怪,他先是有一个眉毛上扬、两眼瞪大、嘴巴微张的动作,这个表情叫做轻度惊讶,这个惊讶的表情并不是装出来的,表明他对唐圩林没有怀疑到他的头上这一举动确实很惊讶。

但是他马上就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同时还有快速的眨眼,这个动作一般表示某个人回忆起了一些幸福高兴的事情,说明他很欣喜,觉得很侥幸,幸好还没发觉是我。

这个微笑也只持续了不到两秒钟,接着他的脸上就出现了得意的神色了,之前出现过的轻蔑的表情又出现了,含有一种对唐圩林判断失误的嘲笑。

我的分析说完了,嘿嘿。

这一段分析丝丝入扣,细致入微,大家都听得全神贯注,竟然没有人中途打断,去问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到底是谁做的?

这时候胡琳敏一说完,大家才七嘴八舌地问道:那到底是谁做的啊?

胡琳敏笑道:就是他了。

玉手所指,竟是刘原。

唐圩林也笑道:原子,口袋里面是不是还有打火机,快点儿拿出来,这下你跑不掉了啊!

刘原果然伸手掏出一个打火机来,轻轻往课桌上一放,一脸苦笑道:我晕,打死我我都想不到班上还有你们两个高手,我服!

全班看到刘原垂头丧气,都不由莞尔,气氛顿时缓和。

本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谁知道却被唐圩林的密室推理和胡琳敏的表情分析揭露得清清楚楚,这种事情,无论谁都会觉得无奈的。

汤钦云却坐不住了,打了唐圩林一拳,大骂道:我日你二爷你二爷日牛,老子早就该想到你小子是拿老子当诱饵的,害得老子憋了这么半天。

大家又是一阵大笑。

龙江道:阿汤,不要随便乱用我的口头禅,还有啊,这也正好说明了你虽然比鸭子聪明,但是智商嘛,那确实没有他那么高!

汤钦云一向嘴上功夫了得,言辞锋利,很少吃亏,但这次却被唐圩林开了个大大的玩笑,现在龙江又拿之前唐圩林所谓的我不是比你们聪明,我只是智商比你们高一点来揶揄他,倒让他觉得无法反唇相讥了。

唐圩林笑道:其实不需要胡琳敏看表情,这个事情也是再明显不过的。

汤钦云心智过人,当下接口道:那倒也是,我从来都是懒得动手的;大翟没有这么无聊,也想不到;杨尚川也没有这么聪明,所以也不是他。

翟德山只是轻轻一笑,也不开口反驳;杨尚川冷哼一声,似乎不服,但又不说话;两个人都算是默认了这个事实。

龙江问道:那阿佼呢?

杨爽突然道:这个还不简单吗,他一天天的连女生都搞不定,哪里还有心思和出息来做这样的事情。

成蜀佼面色依旧,坏笑不语。

而刘原能够想出这么绝妙的手法来开萧寒的玩笑,也足够惊艳了。

所以,萧寒非但没有丝毫责怪他的意思,反而还对他刮目相看了。

于是密室事件告一段落,但大家好像都觉得意犹未尽。

若是每天都有这样新奇有趣的事情发生,谁还会觉得高中生活无聊呢?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