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秦风】式路:桃园

2020年04月2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桃 园(小说) 这年春天,鲁明子在学校后面他家的一亩地里栽上了桃树,一处桃园就有了。 春一深,柔柔的桃苗子便水灵灵鲜亮,像栽了一园的丫字,在暖风里轻轻歌舞。 绿叶纷披下来,园里就生出荫凉。鲁明子就经常光着膀子躺在荫凉里,他把腿架在支成90弯的右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桃 园(小说

这年春天,鲁明子在学校后面他家的一亩地里栽上了桃树,一处桃园就有了。

  春一深,柔柔的桃苗子便水灵灵鲜亮,像栽了一园的丫字,在暖风里轻轻歌舞。

  绿叶纷披下来,园里就生出荫凉。鲁明子就经常光着膀子躺在荫凉里,他把腿架在支成90弯的右膝上,两眼盯着天空想这想那。铺在身下的上衣因显出比地上更深的颜色,就像是鲁明子躲在了又一片荫凉里,或躺在了一朵云上。

  鲁明子胖墩墩的身材,留着光头,像个和尚。

  娘说,明子,你考不上学,又做不来生意,你的媳妇、房子,就全指望它了。

  鲁明子看不出园子里会生出媳妇和房子来。

  这些时日,鲁明子看见许多桃树像睁开了明湫湫的眼。接着,是一星星,一点点一片片,一丛丛的红。再接着,就一园子的赤红,烈火般炫目耀眼。

  桃花就灿烂了一园。

  半边天就被映红了。

  明子的心里就全是香了。

  过路的行人,总要在这里站住,望一望这红的一片。

  光着膀子,出入桃园里的明子,就显得红光满面,很是英俊。

  有一天,明子又将上衣铺在树下躺了,架起二郎腿,透过树枝看蓝的天。忽然,明子听见咕咕的笑声。明子四望,只见桃园弥漫着一层红雾,看不见笑自何处。

  明子就望蓝着一点的天。

  这时,明子听见一位姑娘的读书声: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象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明子觉得这些句子是那么耳熟,就继续听下去: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颤动,像闪电一般,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叶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着,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水,遮住了,不能见一些颜色;而叶子却更见风致了

  明子好生奇怪,再次在红雾里寻望。

  明子终于双目抓住了这个念书的姑娘。她就坐在离他不远的两棵桃树中间的地上。她双手抱着并到一起的小腿,双膝盖形成一个平面,平面上摊着一本书,书用下颏压着,两眼就离书本很近。而且,随着双手的用力,双脚一下一下地轻轻离开地面,身子就一下一下后仰。她的额上、鼻尖、腮上贴着一瓣一瓣的花瓣。

  这时,明子才发现在离他近的远的地方,这儿一个,那儿一位,坐着许许多多的学生,他们都在小声背诵着课文,有的嘻嘻说笑,有的手里擎了花枝看,闻。

  明子可生气啦,怎么折他的花呢!明子就一骨碌站起,去追赶他们,一边大声喊,谁叫你折我的花枝?明子追赶时压根儿没想起穿上衣服。明子说,我告诉你们老师去,他的学生搞破坏。

  同学们见这个守园的光着膀子的少年恶狠狠地朝他们追来,便作鸟兽散,一边喊着快跑,一边嘎嘎咕咕地笑着逃向远处。

  明子只抓住了那个他最先发现的念书的女学生。明子到她面前时,她才发现,正要逃去却已迟了,因为这个圆滚滚的一身力气的人已挡在了她面前,女学生便将卷成圆筒的书本抵着嘴低下头。这时,她额上的花瓣正好飘落下来,也要躲藏到地里去的样子。女学生又想起她的鼻尖、脸颊上也有花瓣的,忙用手去扫落,脸便飞红了。

  谁叫你破坏我的花?

  女学生不语。

  你叫啥名子?

  女学生还是不语。远处却飞来一声回答,她叫石慧女!一定是逃远了的同学庆幸。

  自己没被抓住,正偷看着慧女的被擒,还很开心的样子。

  石慧女,你为啥要搞破坏?

  大概是鲁明子的审问用辞不当吧,中学生的石慧女不由噗哧一声笑了。笑了,马上就意识到这会儿是不能笑的,就抬起一双圆眼看着这个守园子的少年。鲁明子就看见有一对明亮向自己一闪不见了。

  你还笑?

  石慧女就不笑了。

  鲁明子也许看过电视里审问犯人的情景吧,他又问石慧女说,你知错吗?

  鲁明子就真的生气了,说,走,咱们见你老师去,他的学生为啥要搞破坏。说着,就伸出右手去拉石慧女,石慧女正要去躲,那伸到半空的手却又落下去了。

  石慧女见他要带她见老师,心里就真有些害怕,心一动,便撤身而逃。

  然而,石慧女哪里跑得过这个牛一样壮实的鲁明子口。只几步,便又挡在她面前。

  而且,急于奔逃的石慧女正好一头撞在光着膀子的鲁明子的怀里。

这一撞,鲁明子被碰得愣住了。石慧女却羞得背过身哭了起来,肩头一耸一耸的,只是哭声很小。

石慧女的哭声使鲁明子反觉得自己闯了祸似的,便软了态度,想哄这位女学生不要哭,却不知说什么好。双手在腿上干揩了揩,望一眼四周,说,你倒哭,谁动你啦?是你撞过来的嘛,去吧,下次可不准再搞破坏,折一朵花就是丢一棵桃呢。

  鲁明子回了。

  石慧女也走了,走着时用手背揩眼。

  快走到校门时,石慧女就似往日的石慧女的样子。

  后来,同学们问她,那天他把你捕住咋了?

  石慧女侧过身子笑,脸儿就红了,说,没咋。

石慧女住在学校。

  石慧女有时上课想起,有时念着书忽然想起那天撞到人家怀里的情景。咋就撞到人家怀里去了呢?

  石慧女自那次被擒后,常想着报复这个守园的,就不时撺掇同学再到桃园里去背书,说,在那儿肯背会。

  同学们去了,就总忍不住折了花枝,摇落花瓣。有的将花瓣贴到额上脸上。

  石慧女心里说,守园的少年你来捉啊!

  同学们有了警惕,鲁明子就再也捉不住谁了。有时他分明看见这个叫石慧女的学生贴着一脸花瓣,笑着从他身边溜走。跑远了,还站住看着他做鬼脸。

 桃花更加绯红,火海一般。

  鲁明子继续看守着这片桃园。

  不时,有小车里的男女将这桃园作背景照像。

  也有走进园内拉着花枝照的。

  还有录像的人也来录下这片桃园。

  有的青年男女拿了吃的喝的到这片桃园里来吃、喝,好像坐在这里吃喝起来格外香甜似的。

  鲁明子不敢赶他们出去。

  桃花慢慢凋谢了,像火烧云慢慢褪去。

  园子里就成了一汪葱绿,绿得发亮,像很深很幽的海,风一来,就一道绿痕漫过去。

  这时的桃园里还没有一颗青果。

  鲁明子心里明白,桃树生长一年是不会结果的。

  学生们还到园子里来念书。

  鲁明子觉得每一棵桃树上都落满了他们的读书声,或挂满了一嘟噜一嘟噜的背诵文辞。

  有些句子,鲁明子跟着他们就也能背出采: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鲁明子能背出好多他们的背诵来。

  鲁明子不再阻挠他们的到来。

  石慧女看见他时就有些羞涩的样儿。

  鲁明子倒觉得这园里没了读书声就缺了什么。

  鲁明子还是要打起围墙。他要把这群学生挡在园外。明年桃树结出果子来,他们不知会咋捣乱哩。

  同学们见鲁明子打起围墙,明白这是专用来对付他们的,可又不能不让人家打围墙,就七嘴八舌说,围墙会挡光,对结果子有影响,结下了也长不大。

  鲁明子酱红的胸膛上明亮着一颗颗汗珠,停住动作,头上还冒着气,假装不明白,说,不会吧。

  学生们互相眨眨眼,继续蛊惑地说,怎么不会,没了光合作用桃子就长不好嘛,这书上写着呢,不信,我念给你听。

  鲁明子不说什么,可墙不打是不行的。

  鲁明子继续打他的围墙。随着她一下一下杵土,黝黑的脸膛掉下一颗颗又大又亮的汗珠子。汗珠子一路划出银亮,似拉出一条银线。

  同学们睡下了,还听见他杵墙的声音。

  石慧女夜里听得更清晰。

  黑色的七月越来越近。同学们越近七月,脸上越瘦。

  都是这该死的考试。

  有的同学一天把头到凉水里冰十多次。

  脑子里记着的东西,一样压一样,挤得一窝蜂似的,可还在背,念,死记,想记得多多的,在考场上随用随取。

  每人的脑子都是一座大仓库。

  有月光的夜里,鲁明子睡在棚里的土炕上,也能听见背书的声音。

  鲁明子就仿佛也回到了学校。

  鲁明子想,这念书也是很苦的了。

  鲁明子想起那个叫石慧女的学生把花瓣贴在额上、鼻尖上,脸颊上的样子。

  好多同学都这样。

  他以为他们是图好玩。

  他们竟然笑着说,是为了消炎。脑子用着时和机器一样会发热,热就是炎,脑子热了就记不住东西,所以要给脑子消炎。

  有一天,一帮同学来了说要借他的园子,其中也有那个叫石慧女的。

  鲁明子不明白,说,咋个借法?

  他们中有一个说,就是到你这园里玩一个下午,全班只考上4名大学生,他们想给4人饯行。明子看去,他们果然手里拿了吃的、喝的。

  他不知那个石慧女考上没有,就拿眼去寻,石慧妇怕他的目光,她的脸上更加惨白。明子想,她没考上吧,没考上也好。

  下午的桃园里,就说说笑笑热热闹闹。一会儿大声说话,一会儿唱歌,什么你总是心太软一会儿又是掌声,叫好声。

  明子的桃园就醉了一下午。

  这次,同学们对明子显得很客气。出门时,还送明子一瓶啤酒,一筒健力宝,一袋葵花子。明子待他们走远,打开啤酒瓶,瓶里便往外溢白沫,喝一口,马尿一样,明子连瓶扔得很远;咋喝这玩艺儿。健力宝好喝,葵花子也好吃。

入冬。

  几场大雪。

  天地白了几次。

  落雪时一点声音都没有。雪花扯絮一般。

  农人在温暖的屋里喜着脸,说,明年好庄稼。

  年就过去了。

三月,明子桃园的花又红了。一树树,像擎向天空的火炬,无数的火炬笔林般一副声势,就使这片桃园在四周翠绿的山坡的陪衬下,炫耀般汪洋恣肆地红到远处,一路横染过去的样子。

  近看,蜂飞蝶舞,萦绕盘恒于桃林花丛,分不清哪是蝴蝶,哪是花瓣,哪是蜂飞,哪时花蕊。加之暗香浮动,过路行人到这里停顿的更多,禁不住赞一声,好一片桃林。

  明子决心守好园子,整日候在入口处,不让任何人进入。

  尽管这样,明子依然不时发现一些学生到园子去背书。

  明子光着膀子,凶着脸过去,问,谁叫你进来的?

  那学生说,你呀。

  我?

  对啊。

  我啥时叫你进来,我一直守着不叫你进来,你咋说我让你进?

  那我进来时你咋不阻拦?

  明子压根儿就没有看见他们进来,一定是他打盹时他们溜进来的。

  一天,他又发现一群男女学生在园里树下读书。而且有的竟然还坐在树叉里,树都压弯了。

  明子一手提了铺在地上的衣服追打,同学们就四处逃窜,有的从他身边溜走,有的竟越墙而去。那么高的墙,他们就翻过去了。

  鲁明子捕住的又是那个叫石慧女的同学。

  慧女一个寒假的工夫,似长高了许多,而且变得不再怕他了。他看她肘,她竟闪动着大而水灵的双目朝自己盯过来,明子的目光就被逼得后退回来。

  他说,又是你?

  慧女不但不怕,还噘着嘴朝他做鬼脸,说,又是,咋啦,没考上呗,再补习一年呗!

  哟,你倒有理?

  咱有啥理,人家有桃园的人才有理呢。

  咱见你老师去,他教的学生尽搞破坏

  见吧,就走,我破坏你啥了,给我老师说去。

  明子倒挪不动脚步。

  不去啦,你不去我可走啦,说着,就又对他一笑,徐徐远去。

桃花谢了时,树上就挂满桃儿。桃子先是躲在叶后,慢慢地就探头探脑地参差着露出脸儿来。明子想,今年也许就能赚钱了。

  慧女自那次后,走桃园就如入无人之境。同学们取笑慧女,那个光头和尚咋只对你开绿灯。慧女笑而不言。

  一次,慧女看那桃子可爱的样子,忍不住摘下一颗去尝,偏偏被明子看见。这下,明子不依不饶了。他过来一把拉住慧女就向学校里拽。慧女心里就害怕了。

  慧女小声叫了一声明子。

  明子似没有听见。

  慧女觉着这样被人拉着走太丢人了,就说,你放开,我自己走。

  明子就放开了。

  慧女一步跨进明子搭在果园的木棚里,一屁股坐在土炕上努了嘴一言不发,只一眼一眼看明子。

  明子照旧去拉。

  慧女两脚蹬住墙,身子向后拽。

  慧女说,你那烂桃就那么金贵?我赔你还不行吗?赔你一元总行吗。慧女就真搜出一元扔在炕上,狠道,行了吧,小气鬼,葛郎台。葛郎台是课文里一篇小说里的吝啬鬼。

  我不要你钱,我就要见你老师。

  慧女乘机便迅速跑了,跑到远处,站住说,我要吃光你那烂桃,叫你一颗也得不到。

  慧女心里恨死了这个光头和尚样的守园人。她心里思量着咋样整治一下呢。

  这天机会来了。

  慧女和一帮同学又偷偷摸进园里,却见他光着膀子睡得猪一样沉。慧女心生一计,就拿来笔墨,在他肚皮上作起画来。

  慧女咬着笑,握了笔就着他的光头把眼改画成笑样儿,把嘴也画成笑样儿,一个弥勒佛就出来了。

  慧女是班上的画家,她上课时偷着画老师的肖像,她画谁像谁。

  慧女一边画着,咬着嘴唇窃笑。

  有的同学忍俊不禁,背过身咕咕笑着,生怕惊醒这个守园的少年。

  有人提议给他肚皮上也作幅画。

  画个啥昵?

  慧女给他笑哈哈的眼上添了副眼镜。

  有的同学捧着肚子笑着跑了,跑到远处,一口笑才喷出来。

  慧女就着他的肚脐画了一个大张着的口,口里含了一颗桃子。随着呼吸,像真的在动。

  慧女作画时脸上漾着红潮。

  画毕,大家走到远处,故意大声地念道:种花好,种菜更好。花种得好,姹紫嫣红,满园芬芳,可以欣赏;菜种得好,嫩绿的茎叶,肥硕的块根,多浆的果实,却可以实用,俗话说,瓜菜半年粮。

同学们不看书本,看着明子朗读,见他还不醒来,便提高嗓门,再次大声朗道:果园也是花园,那园里花的种类不少。木本的有蔷薇,木槿,丁香,草本的有风仙,石竹,夜来香,步步高草花不名贵,但是长得繁茂泼辣。

那少年还吵不醒来。

  有同学说,这真是一头猪。

  又有一同学说,大家都静着,他来读。就走近明子,像鸡打鸣一般伸长脖子一字字叫道:说是菜园,其实是果园,那园里桃树杏树很多,还有海棠。每年二三月,粉红的桃杏花开罢,不久就开绿叶衬托的艳丽的海棠花,很热闹,念着时,他脖颈的筋呈树状一明一灭地闪动。

  明子就在梦里醒过来了。

  他一骨碌坐起,揉着惺忪的眼左右环顾。

  同学们就笑得拍手跳脚。

  明子就看见他的肚皮上张着的大口。

  明子跳起来说,看我不捶死你!便去追赶。

  同学们便见一位戴着眼镜的弥勒佛向自己跑来,大家又作鸟兽散。

  直到第二天洗脸时,明子才发现盆里的水黑了。再往水里照,就看见半条眼镜腿还挂在耳朵上。

  有人向明子告了秘。

又一年的黑色七月来了。

  同学们的脸上多露出焦躁的神情,也不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了。

  桃园安静的几天,明子就知道他们是考试去了。

  没了干扰,明子又有些寂寞。

  明子就老躺下来睡觉。眼却老睁得大大的。

  明子心里就清晰出慧女的脸。

  她今年能考走吗?

  她要走了呢,走了人家就是女大学生了。

  她要考不上,会找婆家吗,她会找个啥样儿的小伙子?

  明子就用一土块扔桃树上的鸟儿。

  鸟儿飞得远远的了。是一个小黑点。后来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这天,一群学生又来了,领头的是慧女,又要借他的园子。

  慧女很高兴的样子。

  慧女怕是考走了。明子却不敢打问。

  明子又得到一瓶啤酒,一筒健力宝,一袋葵花子。啤酒没有开瓶就被明子扔飞了。

  明子想,以后,慧女就不可能到园里来了。

这年,明子的桃园虽挂果不多,可卖了好价。

  明子很高兴。

  娘接过明子的钱,也很高兴。

  明子的桃园里还剩着一些稀疏的果子挂在树上。

  一天,一群学生又溜进桃园。明子发现慧女还在其中。

  她难道没考走,哪她那天咋那么高兴?

  明子发现慧女虽拿着书本,却不怎么认真看了,看上去她有心事,脸上哭过的样子。

  她最后一人走出桃园。

  明子喊住了她。其实,他只轻轻叫了一声你等等,慧女就回过头来。

  明子好像忘记了慧女对他的恶作剧。

  明子问,还没考上?

  慧女点头说,没。声音蚊子哼一般。

  那天我以为你考上啦,看你很高兴。

  那天是送考上的同学,我要装出高兴来祝贺他们。

  明子明白了。

  明子忽然涌动一股对她的同情和热爱之情。

  吃桃子。

  不吃。

  吃?!你等着,我给你摘。就猴一般窜到树上,桃树婆娑地摇摆。

  慧女不忍心这会儿走,就站着,脸上有些羞,就低下头看脚。又抬头看明子摘桃。

  明子说,接着。

  慧女接住一颗鲜红的桃子。

  慧女一笑,说,我不该不该那样的慧女右脚轻轻搓着脚下的地。

  明子笑了,说,你在说啥,我糊涂呢。

  慧女也笑了,像桃花一般灿烂。

  慧女说,那我吃一颗。

  明子对慧女高兴着。

  明年还补习吗?

  家里要我还补。

  考学也真是太难了。

  慧女的脸上看不出个表情来。

  慧女再没说一句话,望了一眼明子就走了。

  明子一直看着她走远。

冬天。

  又是很大的雪。

  太阳光下的雪很好看。

  大人小孩走在雪地时,脚下发出一种好听的声音。像把玉屑踩出了声音。

  明子过年时常常想起慧女。

又是桃花盛开的时候。

  明子今年来园子更早。

  明子的桃园今年花开得格外繁盛,似那里坐了一山一山的火烧云,粉粉红红的火烧云要涨满天地;或者那里正翻涌着一片火光。

  明子觉得园里的桃树又长高了,粗了,枝条的臂伸得比去年高远了许多。

  明子想,今年的桃子要八九辆车装了。

  明子多想看到慧女的身影。

  明子一直没有看到。

  过去熟悉的面孔已所剩无几。他们一定是去年考走了,或考不上,便回家务农或到外地打工去了,做生意去了。

  慧女干啥去了,到大城市当保姆去了?她说过家里还要她补习一年的。

这天,在明子的想念里慧女出现了。

  慧女看见他笑了笑,慧女似乎胖了些,眼睛更加明亮。她分明已经是个大姑娘了。

  她的腰身更加好看。

  在慧女眼里,明子也变了,长得更加壮实,浑身都涨满了力气,说话声音也突然变粗了。

  慧女看见他先是有些脸红,但很快就一副顽皮样儿,说,守园的,还赶我们出去吗?

  听了这话,明子也觉得自然多了,就说,看你敢进来,进来就扣下你,叫你出不去,让你老师来领。

  慧女说着,不管不顾领着一帮学生走了进去。

  学生的面孔都很陌生。

  学生没有慧女的带领不敢溜进园来。

  明子真的打过一次学生。

  慧女常走神。好像对学习已不再用心。

  慧女就老想跟明子说话。

  有一次,她还吃了明子做的饭。

  她一直觉得那顿饭好香。

  慧女测试时,考分反倒比不上从前。这是补习啥呀!

  老师就对慧女很失望,课堂上也不提问她什么了。

  有一天,慧女对明子说,她一点也不想补习了。她一看书就烦。

  明子说,你喜欢折花就折吧。

  慧女说,你舍得。

  明子说,对你舍得。

  那我就去折了,说着就走了去。

  慧女到底没有折。

  明子却给她折来了。

  慧女看着明子折花,心里一阵感动。

  慧女把花插到她宿舍的一只瓶里,女同学就跟她玩笑,说,慧女,是那个和尚送你的,还是偷折的?

  慧女做个鬼脸说,好看吗?

  是和尚送的就好看。

  那就是和尚送的。

  一屋子人就笑着喊,和尚给慧女送花了!

  慧女厉声喝道:喊!

这年的桃树挂果十分喜人。

  明子守护得格外仔细,就是打盹也绝不躺下来睡觉。

  明子还经常给桃子喷药,药要到城里去买。明子去时就锁了门。

  这天回来,他开了门,拉亮灯吃了一惊,谁给他做好了饭,饭在桌上还冒着热气。

  明子四周寻找,没有发现任何人。再看,什么也没缺,明子就甚觉奇怪。

  明子想,难道他也遇着仙女了,娘给他讲过仙女下凡给人做饭的故事。他要真能见着仙女就好,仙女是不能被人捉住的。娘讲的故事里,那个仙女是少年躲起来后发现的,少年看见桌上瓶里花束一颤就从花里下来了仙女。仙女做好了饭,花又一颤,仙女就钻进花里去了。那少年看见了后,趁仙女不觉,一把抓住了她的后衣襟,仙女就转不过身,再也钻不进花里,就和他做成了夫妻。

  这天,明子又要到城里买农药,回来晚了。

  进门时又有人给他做好了饭。

  明子真是奇怪了。

  一定是仙女给他做的饭。

  明子就也学娘讲的故事里的法儿,这天锁了门,装作又要到城里去,却藏了起来。

  这个仙女和慧女一模一样。

  明子突然冲进屋,一把揪住她的后衣襟,说,你回不去了。

  仙女回过头,羞得满脸通红。

  明子说,仙女,你也跟我做夫妻吧,我有这桃园,不会叫你受苦的。

  仙女依旧不肯转过头来。

  仙女,你说话吧,同意不同意做夫妻?

  你不是仙女。

  不是。

  哪你是谁?

  你认不出来?

  你真是慧女?

  我是仙女。

  你是仙女呀?

  我是慧女。

  你是慧女。

  是。

  我不信,你一定是仙女。我也要学那少年,用剪子铰开你的后衣襟,你就跑不了了啦。说着,右手去够剪刀,是剪果树的剪刀。

  我真是慧女,你放开手。

  我不放。说着,就响起剪衣服的声音。

  这下好了,看你再回得去嘛!

  慧女把脸扭过去,用手拉过后衣襟,说,看你,好好的衣服被剪破了。

  破了也值得,桃子卖了我再给你扯一身新的。

这年的桃子果然丰收。

  明子和慧女一起来到了明子的家里。

  明子对娘说,这是一位仙女,被他捉住了,他怕她再跑掉,就剪破了后衣襟。

  娘和村人怎么也不信她真是仙女。

  反正明子一直以为他娶的就是仙女。

  明子想,娘说得对,果园果然给了他媳妇,现在就剩房子了。房子明年就可以盖。

明子有钱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