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看台//王春水:钱没了

2020年04月2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王春水(河南) 钱没了 秋天的清晨有些清凉,喜鹊在秋收之后也显得特别活跃,早早的起床站在高高的杨树枝头唱着响亮而又深沉的秋之歌。 李大妈也特意比往常早起一些,一边做早饭一边哼唱着京剧,像是在跟不知疲倦的喜鹊唱和。 喜鹊叫,好事到。李大妈吃完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王春水(河南)

钱没了

秋天的清晨有些清凉,喜鹊在秋收之后也显得特别活跃,早早的起床站在高高的杨树枝头唱着响亮而又深沉的秋之歌。

李大妈也特意比往常早起一些,一边做早饭一边哼唱着京剧,像是在跟不知疲倦的喜鹊唱和。

喜鹊叫,好事到。李大妈吃完早饭自言自语回房间换衣服。

今天天气晴好也定是良辰吉日,出门儿必定诸事顺利!她换了一身干干净净、板板正正的灰色棉布上衣和一条黑色裤子以及一双黑色绒布平底鞋,提着一个蓝色帆布包高高兴兴地出门了,她要去赶集,主要还是为了存钱。

步行去集镇上有一条小路比较近一些,不过也要穿过四五个村庄。一路上紫色的喇叭花开得正欢,朵朵沾露带水在朝阳的映照下显得格外娇嫩清爽。

这一万元存上2年的定期,刚好我大孙子上高中时给他一份奖励。李大妈边走边在心里想。

屋里存折上的钱是留给他上大学用的,希望孩子能有出息,将来考上一所好的大学。

来啦!来啦!一男子探出头来远远地看到李大妈兴奋地说。

终于守到了,赶紧行动!另一男子得意都的说着悄悄地从桥下溜出来跑到马路上,弯腰放下一个东西赶紧又躲了回去。

李大妈迈着轻盈的脚步满心喜悦地低着头自顾自往前走。

哦?钱!走着走着李大妈放慢了脚步,她看到前面有一沓钱稳稳地躺在报纸上,在干净幽长的小路上显得特别耀眼,报纸是破旧的。

怎么和我包钱用的报纸一样呢?李大妈心里有些发慌,她赶紧看看包里自己的钱,幸好还在,她松了一口气四周看了看,一个人影也没有!

这是不是哪个奶奶和我一样给孙子去存钱,不小心从兜子里掉出来了?她一边猜想一边回忆着自己有一次丢钱就是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袋子烂了一个洞,钱就顺利溜出去了。

她回头看了看,一直能看到通往村庄中间的路上,还是没有一个人,她又向前看,可是因为前面刚好有一段上坡路并不能看到太远。

也许那个奶奶刚走过去呢。她想着快步向前追了几步,然后又停下来了。

要是失主真在前面再回来捡有点儿浪费时间。她又回头把钱拾了起来装进包里疾步向前走。

这时,两个戴墨镜的男子从桥下窜了出来。

看你穿得挺干净的一个老太太,怎么手就这么不干净!想把我的钱据为己有吗?一个男子凶巴巴地说。

我我李大妈望着两个膀大腰圆、满脸胡须、皮肤黝黑的男子有些惊慌失措。

快把钱拿出来吧!另一个男子伸手抢过她手上的包把两沓钱都拿出来了。

有一万块是我的,我存给我孙子的。李大妈说着向前去抢。

给你孙子存的钱?你孙子需要你给他存钱吗?我可知道你孙子在哪所学校读书。更知道你女儿和儿子在哪里工作!昨天开粉色宝马车的就是你大女儿吧?那个西装革履戴眼镜的就是你儿子吧?要不要我去会会他们?

他们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呢?李大妈心里想着,浑身有些哆嗦了。

上个月你小女儿和女婿也回来了吧?谁都知道你的孩子都是有钱人,哪个人的命都比这个值钱。说着抖了抖手上的钱。

你 你们想要干什么?千万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们。李大妈声音有些颤抖。

我们不想干什么!是你先拿了我们的钱,可是就打发我们一万块是不是少点儿?

我包里就一万块钱。李大妈说着把包包口撑开给他们看。

你真就一万块钱吗?一男子拉着长腔说完看了看另一男子,他们一起向前移了两步,架势有些咄咄逼人。

哦,要不,你们等着,我回去拿存折。李大妈腿都发软了。

好!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快去快回啊!一男子说。

我们保证不动你的宝贝孙子!另一男子补充说。

听到这话,李大妈放心了。

我回去拿就是了。李大妈转身往回走。

只要再把存折拿给他们,他们保证不伤害我的孩子们。李大妈想着似乎有了一股力量,腿不酸了,心不抖了,大步向前走。

当李大妈拿了存折返回来的时候,两名男子站在路边,手插着腰,身子轻轻地靠在一辆大大的黑色摩托车上。

存折拿来了。李大妈说着递了过去。一男子不屑一顾地看了她一眼漫不经心地接过存折翻开看了看,才2万块?!

算了,看她老人家态度不错,年龄也大了,我们就将就点儿吧!另一男子附和着。

那就这样吧!记住了:以后不是自己的钱不要去碰啊!

不会了,不会了。你们不会拿我的孩子们怎么样吧?

看你接下来的表现。一名男子说着故意掀开外套亮了亮别在腰间的匕首。

请你们手下留情,这事儿我不会给孩子们说的。李大妈几乎是请求道。

两名男子骑上摩托车飞走了,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她呆呆地伫立在原地,直到看不见了身影。

钱没了!我为孙子存的钱没了!她突然又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觉得两腿发软,心里空落落的,脑袋一懵,随即摊坐在了地上。

没有旁人没有鸟叫,只是渐渐远去的摩托车声愈发刺耳。

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躲起来了,又一阵瑟瑟秋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吹开了她的泪水,吹冷了她伤心无助的神情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