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看台//杨续平:布尔达尼斯的爱(小说)

2020年04月24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杨续平(湖北) 布尔达尼斯的爱(小说) ① 布尔达尼斯是个小镇。位于新疆乌鲁木齐的西部。是哈萨克族人居住的地方。那里也有一些汉人。还有山、还有河流。山和河很美、很亮。叫什么名字我已记不清了。但我记得镇子的南边有一个铁矿。 十五年前我在那个铁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杨续平(湖北)

布尔达尼斯的爱(小说

布尔达尼斯是个小镇。位于新疆乌鲁木齐的西部。是哈萨克族人居住的地方。那里也有一些汉人。还有山、还有河流。山和河很美、很亮。叫什么名字我已记不清了。但我记得镇子的南边有一个铁矿。

十五年前我在那个铁矿当过矿工。是在地下采矿的那种矿工。我本来是在井上当绞车工的,当绞车工比下矿井要安全和舒适很多。但我得罪了矿长巴尔格洛夫。所以他就给我换了一个最苦最累也最危险的工作。巴尔格洛夫是个性格粗暴的人,他长得怪怪的有点像俄罗斯人。脾气也很倔。说话粗声大气。有人说他是草原上的一头牦牛,很有一点儿野性。但我却认为他更像是一只毛发卷曲两眼浑圆的雄獅。在我得罪他之后,有一天他对我说: 小伙子,你到井下去干吧!你在学校学的是工科,专业是搞治金开发,这种专业得学以致用,一天都不能荒废。 所以我觉得井下那活更适合你干!我知道他这样做是在给我小鞋穿,因为我曾在全矿的生活会上给他提过意见,说他文化水平不高又很官僚,还常拿工友们寻开心。他听后心里有气,所以他就一直对我耿耿于怀,总是想伺机对我报复。

说起来,也怪我当初走错了路不该不听父母的劝告,硬要跑到布尔达尼斯来,来干这种今天活着也不知明天是否活着的苦差事。

但我那时又遇见了一个姑娘,这姑娘好像天生就跟我有缘。自从看见她后,我就像是被一根绳索捆住了似的,紧紧地被她牵着我走。七走八走我就走到了布尔达尼斯来了。

是的,那是我跟她的故事。也是我跟布尔达尼斯的故事。是他们改变了我的命运,也给了我很多的幸福和痛苦。我现在想起那些事仍记忆犹新历历在目,仿佛就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我记得那是在秋天的一个早晨,当我们这些从乌鲁木齐职业技术学校毕业之后的学生在迈出学校大门的那一刻,我们的心情真是说不出有多么的高兴和激动。我当时心想:终于要走上社会了,从今以后我就可以像小鸟一样自由地飞翔了,我可以选择我喜欢的工作,可以到城市或者乡村,然后拼命地赚钱,为将来建立自己的小家庭打好坚实的基础。可是我到底去干什么样的一件事呢?我左思右想也拿不定主意。我的父母知道我已经毕业,曾多次打电话给我,想让我留在乌鲁木齐,他们生活在那里。也想让我离他们近一点。这样彼此就会了无牵挂。我的父母在乌鲁木齐教书,有很好的教学环境。薪水拿得也高。他们完全不图我能挣多少钱来孝敬他们,只图一家人能在一起朝夕相处天天相见。可是在同学聚会的那天,我已经当着大家的面说我要到最偏远的地方去煅炼一下。但我听说偏远的地方非常艰苦,而且生活条件也不是很好。所以我后来就有点犹豫不决就想打退堂鼓了。可是,当我们的聚会快要散场的时候,酒店里有个名叫阿兰古孜的哈萨克族姑娘要我到她的家乡去发展。我们那里可好了,山高水长比天堂还美。你到我们那里去吧,到布尔达尼斯去!我们那里有个矿山,我爸爸在那里当头,也就是矿长。你去吧!他肯定会欢迎你的! 阿兰古孜长得非常漂亮,说话的声音也很甜润。她忽闪着一双 乌黑的大眼望着我说。俊俏的脸上洋溢着彩虹一般的霞光:小伙子,去吧!别犹豫了!广阔的草原需要你去遨翔,美丽的新疆需要你去建设。勇敢的猎人无论走到哪里,都能捕到自己喜欢的猎物!哈萨克族人的心是透亮的!如果你去,我也不会在酒店干了。我认定了你!我会跟你一起去布尔达尼斯!我们去那里开矿,开一个大大的矿山!你说好不好?

可是....... 可是我是个汉人,你们那里的生活我能适应吗?还有你爸,你不是说他是矿长吗?他真的会欢迎我.......我嗫嚅着说。

不要紧。这些你都不用担心!一切都有我呢!阿兰古孜微笑着说。那,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坐什么车去?我听说乌鲁木齐离布尔达尼斯有好几百里路呢!

我们今晚就去!骑马去!你看,天上的月亮多美,多好,它会给我们照路呢!阿兰古孜说完就去向酒店的经理辞职,并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然后她带着我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农场。农场里喂养着很多的马匹,她在里面挑选了两匹身材高大的骏马。阿兰古孜说这些马都是用来出租的,因当时的交通不便,很多人出行时都是以马代步。阿兰古孜说我们到达布尔达尼斯后,再由那里的人骑回来交给牧主就行了。周而复始你来我往,总的来说还是挺方便的。但租金却是各付一半。我随父母在乌鲁木齐生活了七八年了,骑马这一行不用多说我还是能够驾驭的。虽然在技术上也算不上精湛,但我也能在马背马腹和马的大腿之间做出难度较大的各种动作。阿兰古孜则是骑马的高手,这个美丽多情的哈萨克族姑娘不仅一路上都能远远地把我甩在她的后边,而且她还能多次地从她骑的马背上跳到我的马背上来。你叫什么名字?阿兰古孜问我。刘涛。波涛的涛。刘涛?好名字!我记住了!阿兰古孜情意绵绵地望了我一会,然后两腿一夹,扬鞭策马地向前飞奔。

刘涛,你...... 你.喜欢我吗? 我们在一个草坪给马饮水休息的时候,阿兰古孜依偎在我的怀里这样问我。我当然喜欢你呀。要不,我怎么会跟你到布尔达尼斯去?要知道在此之前,我可是没有为哪个姑娘动过心的!那时的月光确实很美,亮亮的晃着我们的眼睛。白莲花似的云朵在天空飘来飘去,像是在偷觑我和阿兰古孜之间的恋情。19岁的我在阿兰古孜对我的那种炽热的爱情之火的感染下,我的行为已有些放纵。放纵,是我打开了尘封的爱恋,这是我19年来从来都没有经过的事情。尽管爱情来得如此的突然,如此的让我防不胜防始料未及,但我还是欣然接受,无所顾忌。

阿兰古孜当然也不会拒绝,她全身心地迎合着我,她解开了她所有的衣裳,并仰躺在柔软的草坪之上,她幸福地微闭着双眼,让我的双手在她洁白的胴体上自由地滑动、不住地摩挲。她在我的耳畔窃窃私语。她说当她在酒店里第一眼看见我的时候,就已经爱上我了。她说爱一个人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时间。即便是短暂的一瞬,也能碰撞出深爱的火花!也不需要什么条件。一切都凭眼缘。有了眼缘必然就有姻缘。有了姻缘必然就有爱缘!这是阿兰古孜的观点。也是我的观点。我们心有灵犀。我们在草地上翻滚,纠缠,我们把各自的身体毫无保留地献给了对方。直到我们精疲力尽。

天,很快就亮了。

我和阿兰古孜骑着马奔跑了不到一会儿功夫,终于到达了布尔达尼斯这个远近闻名的小镇。人们早就迎候在街道的两边,他们手拿鲜花不住地晃动。阿兰古孜的父亲巴尔格洛夫和他的同事也早就等候在那里。阿兰古孜昨天在酒店给他的父亲打了电话。告诉他她会带着我到他的矿上来发展事业。阿兰古孜向他的父亲简单地介绍了我的一些情况。巴尔格洛夫当时听了非常高兴,他说他们的铁矿正需要像我这样的人材。太好了! 我真是太高兴了!你在为你的父亲做事!不!你是在为布尔达尼斯做事!为我们这个社会做事!巴尔格洛夫在电话中大声地对女儿说:我会亲自到布尔达尼斯去迎接他!我会组织镇上的所有人热情地去欢迎这个小伙子的到来!当然,我还要热情地欢迎我亲爱的女儿阿兰古孜回到自己的家乡! 阿兰古孜说,她的父亲巴尔格洛夫还是这个镇上的一名副镇长。但他很少到镇政府坐班,他把他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他所创办的这个矿业中去了。他不分白天黑夜地工作。他的事业如日中天,非常红火。我爸肯定会重用你的,他会让你到设计科去。那里更能发挥你的特长! 阿兰古孜信心满满地对我说。

我当然很愿意去设计科工作,我在学校学的就是绘图专业。什么水平角垂直角实线虚线这些玩意我都是易于反掌驾轻就熟。我在乌鲁木齐举办的的图纸设计比赛中还获过大奖。但意外的是巴尔格洛夫后来却让我当了绞车工。他让他的女儿阿兰古孜去职工食堂当了伙夫。这完全出于我们的意料。阿兰古孜很生气,特别是对于我的这个工作,阿兰古孜很有意见,她嚷嚷着对父亲说:我亲爱的爸爸,你错了!你怎么能让小刘去当绞车工呢?他是大专毕业生,是技术人员。人年轻长得也俊。他应该去搞设计。搞设计才对他的门路啊!

巴尔格洛夫望着女儿说:我知道你很喜欢他,你是想让你心爱的人去干那种体面的工作。但他不能一到矿上来就坐办公室!他得到一线去煅炼一段时间! 这对他来说也是有好处的!再说当绞车工比下井采矿要轻松得多。也不担心瓦斯爆炸巷道进水。我这其实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在照顾他!

我不想让阿兰古孜跟她父亲把关系闹僵,不想让他们父女之间为我的事情产生隔阂。所以听了巴尔格洛夫的话后,我当即就去了绞车班。

我在绞车班一干就是两个多月,但我在那里工作时仍然没有放弃我的绘图专业。所以我一有空闲就会到技术科去跟那里的师傅们一起钻研设计以及研究地下矿层的结构和进展情况。我有天把自己绘制的草图拿给巴尔格洛夫看,他也夸我说我描得不错,还说过一段时间他就会调我到技术科工作。可是他嘴上说得甜滋滋的,却没有一点实际行动。时间长了我就感到非常恼火。阿兰古孜也对他父亲大发脾气。她吵嚷着说:我亲爱的爸爸,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呀!你怎么还让你未来的女婿待在绞车班呢?你得让他到技术科去啊!他是一只雄鹰,雄鹰你懂吗!你得让他尽快地飞起来呵!巴尔格洛夫说:我原先也是打算让小刘这几天就去技术科上班的。但镇里的伊斯米尔奇书记的女儿阿拉古丽马上就要毕业了,伊斯米尔奇书记也想让他的女儿到我们矿上的技术科来工作。但我们的技木科目前不需要太多的人。小刘是你的男友,你去作一下他的工作,让他还是在绞车班待几天再说。到技术科的事就叫他让给阿拉古丽吧!她是个女孩子,这样做我觉得也合适一些。

不行!绝对不行!阿兰古孜对她的父亲大声地说道:你不爱小刘!你不爱你的女儿!你在虐待他!看不起他!你把他的前途给耽误了!

这怎么是耽误他的前途呢?在哪里干不都是革命工作?再说绞车班比下井挖矿还是要轻松很多嘛。我这样做也是在照顾他啊!巴尔格洛夫捋着密匝匝的胡须说:他是个汉人。到我们布尔达尼斯来工作,我就得像照顾客人一样照顾他。

当晚,阿兰古孜来到了我住的宿舍,宿舍是单身宿舍,矿上分给我的。听说是巴尔格洛夫特意指定的。我把它装饰了一番,还贴了墙纸。所以看起来还算漂亮。阿兰古攻和我坐在床上。她侧着头,把她父亲的话一字不漏地说给我听了之后,就叫我明天一早无论如何也要跟她一起再去见一下她的父亲。

阿兰古孜说不达目的决不死心!而我却不是她这样想的。我知道阿兰古孜很爱我,正因为爱她才没完没了无休无止地缠着她的父亲要他把我调到技术科工作。但巴尔格洛夫作为矿长,肯定还是有他的想法的。矿上几乎所有的人,现在都知道我是他的未来女婿,我和阿兰古孜已商量好了,打算就在这个年底结婚。巴尔格洛夫听到我们的决定后也很高兴。以致每次见到我的时候,他的脸上总是洋溢着难抑的微笑。而且还在积极地给我们布置新房。有几次轮到我休息时,他还特地让阿兰古孜把我带到他们家里去吃盛餐。圣餐上的烤全羊是巴尔格洛夫亲手烹制的,透着质地的美感和香气。而酥软的奶洛和橙黄的坚果则是阿兰古孜的母亲哈米利娅动的手。他们一家人忙前忙后地做了很多可口的饭菜来招待我,让我从心里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和幸福。

可是,在矿上那天召开的一次民主生活会上,当我大着胆子给巴尔格洛夫提了几条意见后,他再见到我时脸上就有点挂不住了,他会用眼睛斜着看我,还会在鼻子里哼哼哼的老是哼个不停。其实我提的那几条意见也算不上是什么意见,充其量也就是几条建议。我对巴尔格洛夫说要他经常下到矿井里去与工人们一起劳动,或者去跟他们作一些交流。这样就可以知道他们心里在想着什么。还有矿层的结构和存量也不能只听技术员汇报,必须亲自到现场去观察去检验。我在会上还当着大家的面说他非常官僚和霸道,巷道里有的地方堵塞了造成小面积渍水他也不派人处理。只是分配一下任务了事,事后也不亲自检查。还有我们绞车班的那台升降机也坏了一两个月了,虽然这台机子是备用的,但一到需要用的时候却不能派上用场,那影响可就大了。我跟他反映了多次让一个懂专业技术的人来修理一下他也不肯答应,说办矿不容易,一切都得以节约为主。自己修理一下就行了。可我们这些外行人修来修去的结果还是没有修好。我和车间的王师傳后来再向他反映时,他就大发脾气。还骂我和王师傅他们是一群笨蛋。我说了这几点后,巴尔格洛夫就沉不住气了,他拍着桌子对我说:你胡诌个什么啊?你到矿上才来几天?你有什么资格给我提这些意见?我说民主生活会就得发扬民主,就得各抒己见畅所欲言!你做得不对我就不能说吗?

巴尔格洛夫说:你在会上说,是想拆我的台!让我没有面子!你明天给我下井去!我要让你尝尝到井下挖矿是个什么滋味!我脖子一伸说:下井就下井!别人能干我也能干!没什么可怕的! 我大声地嚷道:你不是矿长,你独断专行!你是野兽!野兽! 晚上下班后,受了一肚子委屈的我独自一人地跑到山坡上哭了好一阵子,我想了很多,想起父母当初不让我到布尔达尔尼斯来该是多么的有理。儿子,你可不要去那个地方,哈撒克人都很凶蛮,你千万不要跟他们在一起。再说,在矿上工作又苦又累又很危险,你可别让我们整天都在为你担忧啊! 父母的话犹在耳边,我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有些后悔。我弄不懂巴尔格洛夫为什么会对我这样?难道我与他的女儿阿兰古孜相好他表面赞成心里还有意见? 不会吧,阿兰古孜曾多次对我说她爸非常喜欢我,看好我。说我人长得帅也很机灵。还说我们结婚时他一定要操办一个大大的喜筵,让布尔达尼斯这个小镇上的所有人都来喝我们的喜酒。

第二天上午上班时我没有去绞车车间。而是直接坐上了吊笼下到了深约400多米的地下矿井。我跟一个姓马的队长打了招呼之后,他便把我分到了他带的这个采矿小组。马队长也是个汉人,老家在山东济南。到布尔达尼斯已经有五六年了。他人长得粗粗壮壮,但性格却非常和善。他憨笑着对我说: 你还真到井下来了?你跟你丈人怄个什么气呀?他这人就是那个丑脾气,说话有口无心!你可别往心里放。那样会憋死你的!我说我也不是在记恨他,在跟他唱反调,更不是睹气给他看。我来矿上差不多半年了,还没下过矿井。我也想下来煅炼煅炼,这对我还是有好处的。我们正说着,阿兰古孜这时也来到了井下,她一脸泪水地对我说: 要 死咱俩就死在一块!你到哪,我就到哪!永不分开! 我看着她说:那不行!井下没有女人采矿!你赶快给我上去!上去!马矿长也苦丧着脸说:开什么玩笑?真是胡闹!你大小姐的命比我的命还贵,真出了事,你爸还不割了我的脖子!我不上井!决不上井!阿兰古孜不听我们的劝告,拿起风钻就干了起来。马队长见状连忙上井去向巴尔格洛夫汇报。

巴尔格洛夫听后这样说:让他们干吧!年轻人嘛,就是要敢打敢拼不怕牺牲!这是好事,好事啊!一天下午,我们二小队的30 几名矿工正在矿区挖矿,挖着挖着,突然听到前面的马队长在大声地f命令我们往后撤:快! 全都撤到防护区去!快点! 我问他是怎么回事?我们干得正起劲呢!看着一层又一层的褐黑色的矿石裸露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我和阿兰古孜还真不想就此离开呢!4号矿区透水了......马矿长神色慌张地说。水量大吗?是不是别的问题?今早上班前我们不是都检查过了吗?所有的管网和防护设施都很齐全。如果水流不大,那就不是透水。我们将它引入排水通道就行了。水流倒是不大,但我害怕后面会有.......马队长吞吞吐吐地说。不用害怕!害怕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我对马队长说:你是老矿工了,遇到紧急情况千万不要慌张,能处理的事就尽快处理!说完,我跟马队长来到了4号矿区,我们对所有的矿层再次进行了检查,结果发现这只是一股洇水。

我们对此作了一些简单的处理后,这股细细的水流没过一会就干了。这本来是件小事,但矿工们反映到巴尔格洛夫那里去后,巴尔格洛夫竟在全矿的职工大会上对我进行了表扬。巴尔格洛夫神情激动地说:临危不惧,遇事不慌,是我们每个矿工应该具备的起码素质,我们矿上的刘涛同志,在昨天的那件事情上表现得非常的出色!作为一名青年,实属不易!为此,我在这里代表布尔达尼斯铁矿的所有的干部和职工特向他提出口头表扬!希望大家向他学习!后来,巴尔格洛夫就这件事又对我进行了单独谈话,他鼓励我一定要好好干, 一定要拿出年轻人的气势任劳任怨服从分配。他还说我如果不愿意在井下作业,还是可以到井上来他再另外给我安排一个工作。巴尔格洛夫抚摸着我的头说:我知道我没安排你到技术科去工作,你是对我很有意见的。阿兰古孜更有意见。但你想想,布尔达尼斯有多少人都在望着技术科的那快肥肉啊!巴尔格洛夫无奈地叹着气说:我也很为难呀,这里面除了镇上的一些领导外,还有他们的亲戚和朋友。他们天天都在给我打电话,叫我安排这个安排那个。你是我女婿大家也都知道,我如果不答应别人而把你安排进了技术科,你说别人是不是会对我有不好的评价?原来是这样。难怪我要到技术科去上班他一直都在推呢!现在我总算明白了他当矿长的难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推不脱的事情。但关系网多了照顾了这个也照顾不了那个啊。但巴尔格洛夫的出发点是对的,这就是他想正人必须正己。自己不以权谋私,别人就无话可说。但我现在也不想再到井上去让他给我分配别的事情做了。

我既然已经答应下井挖矿,那我就应该在井下一直干下去,我想凭我这副强健的体魄,,在井下干个三年五载的问题不大。但阿兰古孜是不能在井下干的,她必须尽快地回到她原先的工作单位也就是矿上的职工食堂。巴尔格洛夫也说她完全应该如此。她去矿井是在跟我睹气!是在逼鸭子上架以便拿我的软肋!看我向不向她投降?巴尔格洛夫笑着对我说:其实她所做的这一切也都是在为你着想。这是一股力量,爱情的力量!巴尔格洛夫拍着我的肩膀说:小伙子,我很羡慕你,你找了一个这么爱你的姑娘!你是好样的!你是我们哈萨克族人的骄傲!

年底很快就到了。春节前夕,我和阿兰古孜举行了婚礼。结婚那天,布尔达尼斯轰动了!到处都是张灯结彩红旗飘扬歌声四起。人们一拔一拨地到酒店来祝贺我们,他们弹着琴跳着舞把我和阿兰古孜围在了中间。整个布尔达尼斯都沉浸在欢乐和喜悦之中。

结婚后,我们很快就有了一个女儿,女儿的名字叫阿娜尔罕。长得跟阿兰古孜一个模样。之后没多久,我就被巴尔格洛夫提升为我们布尔达尼斯铁矿所属的采矿大队第三小队的采矿队长。

阿兰古孜仍在井下作业,我和她爸不知劝了她多少回叫她还是回到食堂上班她都死活不依,阿兰古孜说跟我在一起她已是铁了心了,什么苦呀累的,什么艰难的危险的她都不会在乎。她说爱一个人就要用心去爱, 就得在行动上加以体现形影不离。她还说:井下没有女人怕什么?我去了不就有了? 我对她说:你现在已经当上妈妈了,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你的女儿阿娜尔罕着想啊! 女儿有我妈照顾。我妈比我还爱她的外孙。这个我不担心!我担心的是你!是我心爱的男人!可是.......在井下作业,万一哪天.......你不要多说,阿兰古孜用手捂住我的嘴巴说:你是赶不走我的!我说过,要死我们就死在一起! 阿兰古孜说着给我扮了一个鬼脸,她说:我们都不要再说死了好吗?仁慈的真主是不会让我们死的!他会保佑我们!我们会活得天长地久!

可是,那一天......

那是一个冬日的上午。我所带的第三小队刚刚下到矿井进入巷道,才挖掘了十几分钟,一股犹如山洪一般的激流,突然从岩层的底部喷涌而出,倾刻之间就淹没了整个巷道。这是一次重大的透水事故,来势汹汹根本就无法阻挡!我们在慌乱之中纷纷向出口逃跑,但仍然有人被激流冲倒继而漂向了低谷。

阿兰古孜在人们的呼号声中紧紧地拉着我的手在齐腰深的水中一步一步地摸索着向升降机的位置靠拢。那时,矿井上面有人听见警铃响后已经发现了这一情况,并启动了升降机让我们赶快回到井上。但升降机的吊笼一次只能装下十几名矿工,而且吊笼里面己经站满了人,要想再挤进一两个人也实在是很不容易。但逃生的本能还是驱使着我们不断地向里面攀爬。阿兰古孜,你上吧!我托住你!你快进去!快进吊笼!水马上就要淹到吊笼里了,你一定要逃出去,可不能再犹豫了! 我大声地喊着,并将她举起来使劲朝吊笼里面推。吊笼里的矿工也纷纷伸出双手想助她一把力。可是阿兰古孜却挣托了我的双手,她对我说:你先上去! 上去后再拉我一把,我个子小,随便挤一下就行了.......阿兰古孜说着,就用自己的肩膀顶住我的腰部而后整个身子使劲地往上一伸,让我爬进了吊笼。而当我抓住她的双手时,水己经漫过了她的颈部,而这时的吊笼也正在快速地向上升腾,她就这样被悬在了半空,我们努力地想将她拉进吊笼,但结果由于吊笼晃得厉害还是没有能够成功。也许后来是她没有什么力气了,也许是我自己不小心松了一下手,阿兰古孜在吊笼距离井口大约还有十几米时大叫了一声后突然掉下去了,掉进了深达400多米的矿井,洪水如同一只张着大嘴的猛兽,很快就淹没了她的身影......

这次事故,一共有16名矿工遇难。而且连尸首都没找到。阿兰古孜是唯一的女性。

之后,矿井就被上面查封了。巴尔格洛夫也被解除了矿长的职务。

我记得他去坐牢的那天,他泪水横流地对我说:你走吧!回到你的父母身边去吧!你不要带走阿娜尔罕,她虽然没有妈妈,但还有我们,有她的姥姥。你放心,我们会把她抚养成人的......巴尔格洛夫拉着我的手说: 是阿兰古孜救了你,无论你以后跟谁结婚,也无论你以后到什么地方发展,我希望你能记住她!记住你们曾经发生的这些故事!

是的,巴尔格洛夫说得很对,这也正是我今天要跟大家讲这个故事的理由。十五年了,我一刻都没有忘记阿兰古孜,没有忘记巴尔格洛夫,没有忘记我的岳母尼尔古丽和女儿阿娜尔罕以及布尔达尼斯这个小镇上的所有的人们。我会永远地记住他们,直到我死,直到我从这个地球上消失。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