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看台//韩忠烈:难忘今宵

2020年04月24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韩忠烈(宁夏) 难忘今宵 我至今都不明白,那次吃饭时,甄家小弟为什么骂我?也许是不敢骂男人吧,骂男人会挨揍的。若是非得要选择一个女人去骂,为什么单单是我呢? 表妹是不可能骂的,因为表妹和甄家小弟是夫妻。老张的妻子也是骂不得的,因为老张护妻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韩忠烈(宁夏)

难忘今宵

我至今都不明白,那次吃饭时,甄家小弟为什么骂我?也许是不敢骂男人吧,骂男人会挨揍的。若是非得要选择一个女人去骂,为什么单单是我呢?

表妹是不可能骂的,因为表妹和甄家小弟是夫妻。老张的妻子也是骂不得的,因为老张护妻在圈内是出了名的。若是想骂,恐怕事前得弄个金钟罩铁布衫之类的。我丈夫虽然不护着我,但我也确实很安静地坐着,并没有冲撞着哪个侯爷王爷啊!

因为某件事,我的确阻止过丈夫。事情就没有按照甄家小弟的愿望发展。或许就是这件事吧。但我还是无法理解和接受这个骂。丈夫给我的解释是,酒后胡说,不要计较。我计较了,而且时间越长,我计较的越发认真。

我这人像长颈鹿,被踩了脚往往三天后才能感觉到疼痛。而且是那种钝痛,犹如心被一只手攥着,一下一下的朝下拽,拽一下疼一次。疼痛放射到四肢百骸,常常令我感到窒息。

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为了弄清楚酒后是不是就会胡言乱语,甚至骂人打人等等行为,我彻底将自己灌醉,以便于收集第一手资料。那天,我差不多喝了

一斤的牛栏山二锅头,可是除了感觉像怀孕的反应期,恶心想吐外,再就是疲乏瞌睡。努力了好几次,发现自己的意识甚至比不喝酒时还要清楚。于是,坐得更加端正,并不曾东倒西歪,也不曾胡说乱骂。及至饭局散场,并无异常。非要找点异常的话,那就是与没有喝酒相比较,更加不想说话。虽然,这中间很想揍某个家伙,但终于觉得没有必要消耗能量,就选择了无视他的存在。

饭局结束下楼时,穿了高跟鞋的脚抬的比以往更高,然后重重落下。姿势很是挺拔。

实践让我越发地后悔,去参加那个鸿门宴。

春季,忙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有两天假期可以出城透个气了。上山爬洼跑了一天,弄了一身灰土。浑身每个汗孔都大张着尽情释放,酣畅淋漓。吃了一碗母亲亲手做的酸汤长面。拍着凸起来的肚皮,迈着外八字步,沿着小院的围墙散步消食。边走边和爸爸谈论着特朗普和马克龙等等,离我生活非常遥远的话题。而这个时候文盲的母亲是插不上嘴的,只是默默地继续收拾杯盘碗盏或者明天的食材,静默、安详、美好!

突然,刺耳的电话铃声不绝于耳,我不得不驱车进城。此时,城内华灯初上,光与影组成的图案不断变换,诉说着城里的繁华和时尚。

那家饭馆位于城西南角,是一家中餐厅,门面不大,但进门上到二楼时,又是另一番天地,门廊处装饰有水泥做的大树,树下有个小喷泉,泉水流过之处,还搭建了一座小小的拱桥,桥的另一边才是就餐的包间。整个装饰古朴典雅而又不失奢华。看来是一家有品位的餐厅。我这个来自山坳里的土著,和这里的环境有些不搭调,但来都来了,索性就硬着头皮伴随着古筝版的《高山流水》,继续寻着包间号往里走。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原本熟悉的变得更加亲切。本来不怎么认得的也成了亲兄热弟。气氛热烈而祥和。十几个男男女女由最初的严格座次,变换了格局。像极了集体开完大会后的分组讨论。这样的情形维持了约莫一个小时。

我不喝酒,百无聊赖。还有一个远房表妹只喝茶水,我侄子也没有喝酒,他要开车送这些叔叔阿姨们回家。

来来来,都坐回座位上,注意纪律,秩序有点乱啊!坐在主位上的张家大哥开口了。大家端着各自手里装着不同液体的杯子,回到了座位上。看来要结束了。通常这个时候,主持人会有个总结陈词的。之后就是依依不舍的,拖沓冗长的道别,和再约下次饭局的叮嘱。我理了理背包的带子,时刻准备着冲出门去。

我先说几句,感谢老张,今天为大家搭建这个平台坐在次位的欧阳大哥开口了,后面说的啥没有听清,被一片嘈杂淹没了。欧阳大哥喝的很少,语句还算顺畅。

我,我,我,呃,我说和我紧挨着坐的甄家小弟突然站起又坐下,且枕着手臂趴在桌子上。这是怎么了?刚才不都好好的吗?我太清楚甄家小弟今晚就没有喝多少啊!始终捏着一个小酒杯,和谁碰杯,都是蜻蜓点水式的嘴唇轻触一下。我心里在默默为甄家小弟点赞,他太懂得如何自我保护了。同时也为甄家小弟的演技叫绝。

你他妈的!甄家小弟突然脸转向了我。我愕然!场面静音了。甄家小弟口齿异常清楚地说完这句又趴下了。

在这儿出什么精!甄家小弟再度抬头脸转向我说。我脑子里的那片空白继续放大。

是谁说的结束,我不太清楚。只知道准备做总结讲话的老张大哥,也突然醉的站都站不稳,被我侄子架着离开了。而表妹一脸慌张地扯着甄家小弟的胳膊也走了。眼前一双双离开的脚上的皮鞋,锃光发亮。唯一没有离开的是我的丈夫,但他也快速的醉了。不知道啥时候从餐桌挪到了沙发上,鼾声很响的睡着了。

音乐还在继续,不过变成了《难忘今宵》。从敞开的包间门里望出去,喷泉不再清澈,似乎谁把残羹剩汤不小心弄到了水里。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