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看台//何泽清:怪病

2020年04月2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何泽清(贵州) 怪病 最近有人说住在我隔壁的那个女子疯了,也有人说她是装傻,还有人说她是被鬼缠上了。 人们的各种说法我不太相信,但无风不起浪,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了弄明白这一切的真相,我下决心悄悄地跟踪女子,想通过她的点点滴滴找出答案。 一天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何泽清(贵州)

怪病

最近有人说住在我隔壁的那个女子疯了,也有人说她是装傻,还有人说她是被鬼缠上了。

人们的各种说法我不太相信,但无风不起浪,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了弄明白这一切的真相,我下决心悄悄地跟踪女子,想通过她的点点滴滴找出答案。

一天中午,厚厚的云层挡住了太阳。没有风,空气就像被凝固了似的。我躺在床上想好好的睡一觉,可是天气闷热得使我心里发慌,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头脑无头绪地东想西想。

咔嚓一声尖锐的开门摩擦声把我乱七八糟的头绪止住了,声音正是从隔壁女子的房间里传来的。

哈哈,机会来了,我心里暗暗地笑了起来。我下了床,穿上那双轻便的休闲鞋,用冷水洗了一下脸,这下清醒多了。

我轻轻地推开房门,捻手捻脚地靠近女子的家门口,一看,她住处的门没有完全关闭,门缝有手指头那么大,但看不到里面,也没有听到任何响动。

我站在窗户旁,想透过玻璃往里看,可是里面被窗帘严严实实地遮挡住了,一丝缝隙都没有。我在门口和窗户之间轻手轻脚的来回地走着,边走边听,里面还是静静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心里感到不安起来,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图谋不轨的人一样。是的,一个男人在一个女子的房间外面神神秘秘地走着猫步,别人看到了会怎么想呢?想着想着,我的脸不由自主地发烫起来。

也不知道是紧张引起的幻想还是什么,我似乎听到室内有声音。再仔细地听,啊!不是幻想,里面的确有人在说话:呵呵!不错,披肩长发如垂柳,淡淡的口红看起来犹如初春的桃花,呵呵!这是女子在说话。她在和谁说话呢?是男的还是女的?

出发了

听到女子这样一说,我立即转身躲进了家里,扒开窗帘让出一条小缝隙往外看。

女子独自一人走了出来,她披肩散发,穿着乳白色的上衣,鲜红色的高腰裙,粉红色的高跟皮鞋,左手还提着一只竹篮,简直就像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一样。她这一身时尚的打扮是去约会?是去逛商场?还是去见某个重要的人物?还是一切都有可能,我想。

我戴上了那顶半新半旧的草帽和椭圆形的墨丝眼镜,紧跟随在女子的后面。她低着头,颈子看起来很僵硬,难道她是患了颈椎病?是去看医生吗?

女子走路不快不慢,身上散发出了一股股浓浓的香水味。

一路上,来往的女人们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女子,男人们则用色眯眯的眼神看着她。走着走着,女子停下了脚步,弯下腰,左手往地下伸去,是在捡一张纸币,一张被人们踩来踩去的肮脏的纸币。

哈哈哈!哈哈哈!女子把肮脏的纸币放进竹篮里以后,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那张纸币像中邪一样哈哈地傻笑起来。

路过的行人被女子这种反常的行为惊呆了,都纷纷地围过来看着她。

哎!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这样呢?一位胖胖的老奶奶小声地说。

应该是疯了吧!一个穿着纯朴的中年男人说。

会不会是那张纸币有鬼?你看她的眼神总是盯着它。胖奶奶说。

那张纸币不是有鬼,而是很脏!中年男人说。

大家听到中年男人这样一说都点了点头。其中一位白发苍苍、满脸皱纹、撑着拐杖的老爷爷不停地说:有道理!有道理!

观众越来越多,大家都在议论和猜测着。老年人们更多的是哀叹的语气,年轻人们更多的是用眼神上下地打量着女子,他们迷乱的笑意就像在做着美梦一样。其中单独站在一边的一个傻里傻气的男人用色眯眯的眼神看着女子,口水都流了出来。

在傻里傻气的男人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了一对穿着朴素、提着旅行袋的夫妇,男的嘴巴和鼻子跟女子很相似,女的下颚和眼睛跟女子也很相似。

嗯嗯提着旅行袋的这对夫妇走近女子的面前,女的故意哼了一声鼻音,可是女子的就像聋了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是对着竹篮里的那张纸币笑着呢。

哎!可怜的姑娘呐!白发苍苍的老爷爷走到女子的跟前,然后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崭新的纸币缓缓地放进了她的竹篮里。

老公!你终于出现啦!呵呵呵!女子一把抓住白发苍苍的老爷爷的手娇声娇气地说。

此时现场一片哗然,无知的小孩们哈哈哈地大笑起来,多数的人都说女子疯了,是个疯子。那个傻里傻气的男人则用羡慕和嫉妒的眼神看着白发苍苍的老爷爷。然而提着旅行袋的那对夫妇面部表情显得很尴尬和无奈。

不不!姑姑娘,你你你看错人了,我我不是你的老公,我的孙女都快要结结婚了。白发苍苍的老爷爷结结巴巴地说,同时摆脱了女子的手,落魄似的一瘸一拐地离开了人群。

白发苍苍的老爷爷刚刚走后,一个扎着小辫子、门牙都还没有长出来的小男走到女子面前,从满是灰尘的腰包里摸出一张纸币放进了女子的竹篮里,还面对着她嬉皮笑脸起来。

呵呵呵!爷爷!我终于看到你啦!女子笑着对扎着小辫子的小男孩说。

哈哈!我是爷爷!我是爷爷!扎着小辫子的小男孩边说边奔奔跳跳地走开了,引起了围观的人们捧腹大笑。

独自在一边的那个傻里傻气的男人越看越兴奋起来,他从地上捡起了一张废纸撕成跟纸币一样大小,然后满怀信心地走到女子面前,把那张废纸在女子眼前晃来晃去,还笑嘻嘻地说:我给你钱,嫁给我吧,哈哈哈!

啪!随着一声巨响,女子的手掌狠狠地打在了傻里傻气的男人的脸面上,他的双手立即蒙住整个脸痛苦地倒下了。这一巴掌太狠了,狠得要命,也许傻里傻气的男人的牙齿都被打掉了,也许眼睛被打瞎了,也许鼻梁被打骨折了

妈呀!她是咋们的女儿啊!她怎么乱打人呢?她疯了?提着旅行袋的那对夫妇被吓得面色铁青,女的颤抖着说。

叔叔,阿姨,你们的女儿没有疯,她是患了一种怪病,你们得尽快想办带她去治疗吧,否则后果无法想象啊!一位戴着金边眼镜、双手抱着厚厚的书本的年轻人忧虑地说,接着面向着大家声嘶力竭地喊:大家别发呆了!醒醒吧!快救人啊!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