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看台//傅秋良: 忍

2020年04月2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 洞庭 忍 我已到达。没见到乘客,我在手机上给乘客发了短信。 半天 还没有音信。 我打电话,那头回话:你到啦?稍等一下,我就下楼。一个女人,还没有下楼。 三分钟已过去,滴滴平台催我取消订单,走车。是的,上海路边停车满三分钟,罚200元,扣3分。我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 洞庭

我已到达。没见到乘客,我在手机上给乘客发了短信

半天 还没有音信。

我打电话,那头回话:你到啦?稍等一下,我就下楼。一个女人,还没有下楼。

三分钟已过去,滴滴平台催我取消订单,走车。是的,上海路边停车满三分钟,罚200元,扣3分。我慢慢移动车,将车开到前方不远处丁字路口,无红灯,路宽,人车好通过,再等会儿。

又两分钟过了,我又电话联系。

我在悦来酒店门前,你在哪里?女乘客说话不客气了,有点怪我不在订单接客点的意思。我回复,往前面,路口,并告诉她车牌尾号,白色的,比亚迪秦。

一高个中年妇女终于出现在我视野中,穿皂红色底大红花相间的旗袍,举个手机。近了,很浓口红,那张嘴像喇叭花,浓眉下一双大眼睛,涂浓眼毛,加上眼皮涂粉红,像彩色仙人球,大蒜头鼻。

嘣。关车门重重的一声,显然有不满。

她一上车,香气薰人。

对不起,街边不能久等我准备解释几句。

快点走哇。不耐烦口气。

你是哪里人啊?她听我口音,判断出我是外地人,冒出一个问话。

我是湖南人,毛主席家乡人。我看她四十好几的样子,懂得多点过去,搬出一般上年纪人熟悉的毛主席,一来炫耀一下自己的光荣感,二来拉近一些同龄人的感情,还陪笑脸一个,想解决一下僵硬气氛。

穷山恶水,出刁民,蒋介石说的。她不屑我说,洒出一句,重重地泼了我一头凉水,我那种光荣感瞬间从头扫到脚,还把蒋介石污蔑湖南江西的革命者脏话泼到我头上来了,一语双关,我一时说不出话来。来者不善,我边开车边打量旁边此人,满脸横肉,粗麻石一样脸。我告诫自己,不说话,别招她生气。

她翅起二郎腿,露出透明黑色丝袜缦着的不雅大腿,从手提包里取出一个烟盒,一个打火机,问也不问我车里是否可抽烟,就点上了。她在蔑视我一外地人。我可以不要她抽烟,或叫她下车,唉,何必与女人计较,我装作没看见。

给我听好啦,我马上要到,你叫那个混蛋玩意准备好了她在不断地大声语音微信。手机不断在嘴巴边划上划下。僵硬的破铜号似发出的喉音,时不时吠出几句,刺耳,差点吓着我专注开车的神经。

给我走淮海西路转转她恶气冲天,微信聊天之余,她不按平台导航,给我指路。上海话音浓,听不太清。

对不起,我没有听清楚你的话,按导航走吧,免得走错,绕道判罚不说,如果违规,那交警抓拍要罚款扣分的。我微笑解释。

你路不熟,开什么开?她又生气了。

一个大上海,老城区都方圆千多平方公里,多少条道路,上海司机都搞不清,我哪能熟悉,跟她解释吗,会招她更生气,不跟她说一句吧,她太无视外地人。乘客与公交司机斗嘴斗架的镜头,突然在眼前闪现,算了,还是沉默,安全行驶是第一。

车里,一时空气凝固了,熏人的香气,加上她的烟臭口气,我恶心极了,倒楣这一单碰上这样的人,想起影视片中旧上海的妓女打扮,此女人像得很,不可硬对。我恨不得快速走完这一程。

沉住气,职业的要求,我不得开生气车。

你有烟吗?她突然问我要烟。

对不起,我不抽烟的。我不含糊。

很。她从那个蒜头磨沙鼻子甩出来又一个不满,

- 啪她突然解开安全带,摔到一边去。

我一时怔住了,她一出接一出戏,面对此人,我此时头脑里一片空白,智慧短路了。我怎么可以对付她,前方人多,车多,稳住自己情诸,千万不出错,安全行驶,还是一个念头,沉默是福,装作没听见那摔安全带的声音。

车里,又恢复死寂。

我想,怎么样能把气氛扭转过来。

转过去吧,走这边去近。她指挥我越过实线过去。

那要违章的,不行吧。我回她一句。

你听我的,还是听导航的?她质问的口气。

免得争吵,眼前车少人少,违章一次吧,我下坡后,向右前方越实线走过去。

前方百米处,一交警在向我打停车手势,我将车靠边停下。

师傅,你越实线了。把你驾驶证行驶证拿出来。交警要处罚我了。

交警取出随身携带的处罚打印机,嘶嘶嘶,一下打印两串纸条,令我签字。

他要怎么啦?女乘客不知道是真不懂还是装糊涂。

罚款200元,扣3分。我拖长声音,轻声中带着无赖和不满。

又是白忙一天。边走边憋屈。要不是为了正在读书的儿女要钱用,我宁愿不遭这份罪,有谁能理解我,人家羡慕,夸赞我在上海开滴滴,我要是气死了,他们也不知道。

生活,生活,要生存下去,必须要赖活着。我常常是这样警醒着。

师傅,我到了。女乘客提前到达。

我停下车,按下开门按扭,女乘客走下车。

你今天心情不好吗?我再挤出笑脸一副。

对不起,谢谢你。她也露出一份尴尬的笑脸,那副木讷粗磨的脸,此时开出朵木芙蓉花。

估计不会差评我了,我默默地猜。

又结束了艰难的一单。我的心在流泪。

儿女们,你们不认真读书,真对不起爸爸呀。我边走心里边告诫子女。

交警取出随身携带的处罚打印机,嘶嘶嘶,一下打印两串纸条,令我签字。

他要怎么啦?女乘客不知道是真不懂还是装糊涂。

罚款200元,扣3分。我拖长声音,轻声中带着无赖和不满。

又是白忙一天。边走边憋屈。要不是为了正在读书的儿女要钱用,我宁愿不遭这份罪,有谁能理解我,人家羡慕,夸赞我在上海开滴滴,我要是气死了,他们也不知道。

生活,生活,要生存下去,必须要赖活着。我常常是这样警醒着。

师傅,我到了。女乘客提前到达。

我停下车,按下开门按扭,女乘客走下车。

你今天心情不好吗?我再挤出笑脸一副。

对不起,谢谢你。她也露出一份尴尬的笑脸,那副木讷粗磨的脸,此时开出朵木芙蓉花。

估计不会差评我了,我默默地猜。

又结束了艰难的一单。我的心在流泪。

儿女们,你们不认真读书,真对不起爸爸呀。我边走心里边告诫子女。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