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看台//秦刚:布谷鸟儿声声唱(短篇小说)

2020年04月2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秦刚(四川) 布谷鸟儿声声唱(短篇小说) 一 仲春四月,春风春雨春光滋润万物,万物似补充了超常能量,快速生长,满山遍野成了花的世界,绿的海洋。布谷鸟儿在山野间自由自在地飞翔,不时纵情地歌唱:布谷,布谷上午,中等身材,丰满苗条,眼波明亮,长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秦刚(四川)

布谷鸟儿声声唱(短篇小说

仲春四月,春风春雨春光滋润万物,万物似补充了超常能量,快速生长,满山遍野成了花的世界,绿的海洋。布谷鸟儿在山野间自由自在地飞翔,不时纵情地歌唱:布谷,布谷上午,中等身材,丰满苗条,眼波明亮,长着一张好看瓜子脸的石卧乡扶贫办公室主任张静丽穿着一身蓝色运动服,快步走在去钱树村的乡村公路上。昨晚,乡政府召开工作会议,宣布县委组织部任命文件,任命张静丽为钱树村驻村第一书记。

钱树村距乡政府六公里,分布在椭圆形山沟里,西高东低。有一条小河从村西山下流过来,蜿蜒从村东流出去,四季淙淙。河的两岸土地肥沃,旱涝保收。村民大搞养殖业,主要养鸭、鹅,销往重庆等大中城市,加之青壮年村民长期外出打工挣钱,村民普遍比较富裕,修的一座座小洋楼气派漂亮,流传着一首打油诗:

钱树村呈椭圆形,

地理位置天生成。

五谷杂粮大丰收,

家家户户笑盈盈。

鸭鹅成群销外地,

财源滚滚流进门。

楼房座座超漂亮,

安居乐业享太平。

张静丽走得满头大汗,翻过山坳,钱树村尽展眼前。她站住,抹一把额头上的汗,目光在鸟语花香、苍翠欲滴的山村游弋,享受大自然赐予的美景。这时,村支部书记蒋旺财的电话打了过来:张书记,欢迎你来任我们村的驻村第一书记。刚才,乡政府王耀乡长给我打电话说了,我来乡政府接你到村上研究工作?

张静丽说:不用接。我还有十几分钟就到村办公室,你在那里等我。村办公室在一块大田后面,乡村公路从办公室旁边经过。

背有些佝偻、满脸皱纹的蒋旺财站在村办公室旁边,一脸微笑地翘首张望。张静丽不由得加快脚步,走近了,寒暄几句,说:进办公室谈。

坐定,张静丽望几眼满墙贴的规章制度,说:我来任第一书记,就得办实事,解决实际问题。你给我介绍一下,村里有哪些贫困户?啥子原因致贫?我心里有数,好对照开展扶贫工作。

蒋旺财侃侃而谈,介绍开了:张书记以前没少来我们村,对我们村的大致情况是熟悉的,我只谈贫困户情况。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来,我们村的村民有党的好政策和勤俭持家好传统,修起了楼房,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全村算得上贫困的就只有两家。一家是孤寡老人王桂珍,她已六十多岁,无儿无女,家境贫寒,几次动员她去敬老院,她不肯去,说不给政府添麻烦,要自食其力。我们照顾她,让她吃低保。按照贫困户的标准衡量,属贫困户。另一家姓名谷一生,近七十岁,终身未婚,有两个养女,一个是他哥送给他的,姓名谷慧,常年在外打工,很少回来;另一个姓名谷花,是他捡的一个弃婴,也在外打工,年底回来几天。谷一生患有气管炎和肺气肿病,年龄大,无法做重活,做点庄稼只够吃,住房乍小成旧,是典型的贫困户,村上照顾他,也吃低保。

张静丽问:让他进敬老院嘛。

蒋旺财丢掉烟头,说:他呀,个性古怪很倔,不然,他不可能不结婚。给他说好话求情,请他进敬老院都不去。

张静丽说:他的哥可以照顾他,兄弟相帮,也不至于这么贫穷吧。

蒋旺财说:他哥四五年没回村了,连电话都找不到了,听说和儿子一家在江苏打工,在那边买房安家落户了。

张静丽轻叹一口气,说:这个包袱只有国家接到了。蒋书记,带我去看一看这两家。

罗大娘的家是三间砖瓦房,屋后比较开阔,两边树木葱茏,房前院坝是水泥地面,比较干净。门旁,放着两个大鸡笼子,里面几只肥母鸡咕咕叫着,眨着眼睛望着他们。蒋旺财大声问:罗桂珍在家吗?连喊三声,一个矮小个子老太婆从堂屋里走了出来,斜一眼蒋旺财,有几分好奇地打量着张静丽,说:蒋书记,你们来找我有事?请屋里坐。

蒋旺财给她介绍张静丽,说:这是我们村驻村第一书记张静丽,今天上任,就来看你了。

罗桂珍目光一闪,说:让张书记费心了。

张静丽说着谢谢,在三间屋里转,摸简单家具,一尘不染;望猪圈,里面睡着一头白毛大肥猪,不时愉快地哼一声。

张静丽问:罗大娘,有啥子困难,给我说,我帮你解决。

罗桂珍脸红了一下,说:没啥子困难。我吃低保有钱用,有衣穿。养鸡有蛋吃,还喂有一头大肥猪可以卖钱,不打政府的麻烦。

张静丽说:国家有规定,达不到收入标准,就是贫困户。你现在的收入在标准以下,我想帮你多挣钱,超过贫困标准线。

罗桂珍说:我一个老妇人,没啥子特长,挣不到大钱,有现在这个样子,知足了。谢谢你的好意。

张静丽说:你就不要推脱了。你的房前屋后宽,搞养殖业比较合适。用粮食喂上百只土鸡,我帮你销售,你看要得不?

罗桂珍不改口,说:黄鼠狼多,要吃鸡,养不起来。再说,要喂这么多鸡,吃很多粮食,我力不从心。

张静丽继续做工作,说:养两只狗,黄鼠狼就不敢来了。用网围住养,网由村上买,不要你给钱。

蒋旺财说:粮食不成问题,我来负责解决。我给你收购成粮,保证是最低价。你每天倒在食槽里,不麻烦的。

罗桂珍默想一会儿,终于同意,说:那就试试呗。

两位书记往谷一生家走,还在说罗大娘家里的事。

谷一生的家被竹子包围,走近了才发现,是两件破旧小屋,成转角型。墙是木板,成黑黄色。一些木板跷了起来,随时要垮塌似的。厨房没有门,他们走进去,一股霉味,几件简单灶具碗筷放在一块木板上,碗沿有一层浅黄毛。一个旧煤气罐站在旁边,显得孤零零的。小石缸里有点水,一只小水龙头深情地望着里面。拉一下墙上的电灯开关,吊在屋顶的灯泡发出昏黄的光,有点刺眼。张静丽目光凝重,出了厨房门,几步来到另一间屋前,门没有上锁,推一下,吱嘎一声,开了,一股冲鼻子的尿臊臭味冲出来,张静丽差点晕倒,有想呕吐的冲动。她忙蒙住嘴,身子摇晃几下。蒋旺财一步迈到她的前面,说:你莫进去,我去看他,他肯定躺在里边床上。

蒋旺财前面走进屋,张静丽后面跟去,四处张望,几张简单家具很陈旧,乱放在屋的各个角落。地上尘土厚,踩上去,冒出小小尘烟。拐过一个谷仓,一张小床出现在眼前。床前坐一个痰盂,里面快装满屎尿。破旧的床头柜上,放一个茶垢发黑的小茶杯,和几样药物。脸色苍白的谷一生躺在床上,一双无神大眼,直勾勾地看着他们,偶尔转动一下,标志着他还是一个活人。

张静丽一下子弯下腰,端起痰盂就往门外走,蒋旺财惊啊一声,回过神来,要去端痰盂,张静丽不让,说:找把扫帚来,把屋里的清洁卫生搞一下。

蒋旺财扫地,张静丽去厨房,按下开关,随着电动机的呜呜声,水龙头吐出清亮的水来。这井是去年乡政府号召村民统一打的,是村民普遍叫好的一件好事情。她把锅碗用具洗了一遍,对扫完地的蒋旺财说:谷一生的被盖、衣服肯定很脏,我没看见有肥皂、洗衣粉之类的,你去买回来,我给他洗。

蒋旺财说:这个你就莫操心了,我叫我老婆洗。张书记啊,你一个城里的小女子,公然还做这种脏活,我很感动。我很有信心,一定配合你,把扶贫工作做好。

两位书记再来到床前,张静丽看着枕头边的老年手机,说:谷老叔,有病记到吃药,不舒服要给我们说。

蒋旺财说:我有老谷的手机号,随叫随到。

谷一生眼睛动了几下,喉咙里响了几声,病弱地说:谢谢你们了。说完,猛咳起来,脸色潮红。

走出谷一生的家,张静丽猛吐一口气,说:谷一生的住房必须重建,国家有规定,国家出一部分资金。

蒋旺财无赖地说:我也多次动过这心思,可另一部分资金哪里来?至少得要一两万元吧?

张静丽说:不是养有两个女儿吗?叫她们出啊。

蒋旺财说:她们一年才回来一两次,很快就走了,对谷一生多冷漠的,明显不管啊。这样吧,我当到你给她们打电话,看她们怎么说。

蒋旺财找出谷慧的电话号码,打过去,开到免提键,通了,客气几句,蒋旺财说:我是村支书蒋旺财。想给你爸修房子,国家给一些,你们子女出一两万。

谷慧语气一下子变冷了,说:谢谢了。我才买了住房,按揭几十万,到哪里去弄一两万啊?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蒋旺财有些尴尬,望一眼冷脸的张静丽,又如法炮制,打通谷花电话,说明意思,谷花叫起苦来,公婆住她家要用钱,儿子上大学要用钱,她和丈夫工资低,莫说拿一两万,就是一两千也拿不出啊。请蒋书记帮人帮到底,送佛上西天,把爸的房子修好,千恩万谢了。气得蒋旺财差点甩了手机,张静丽脸色变得铁青,好一会儿才说:谷一生的住房问题莫忙解决,放一放,先解决罗大娘的。明天,你来县城,和我把网、小鸡苗和狗买了,这些,城南市场有卖的。

坐在回县城的客车上,张静丽心里发堵。想起谷一生的处境,心里难受痛苦,还气愤。两个女儿怎么是这种态度,连起码的孝道也不敬了,有机会遇到得好好教训一番。明天采买好了赶回村里给罗大娘搭鸡棚。小鸡是活物,离不开棚和人的饲养,拖不得的。于是,给蒋旺财打电话说了。

蒋旺财说:我通知村民雷震山、向富贵来帮忙,一天搭好棚没问题。买的东西多,我开电动货车来拉。

张静丽的家在车站进口楼上,丈夫郑刚在县公安局工作,是刑警,似三脚猫,经常出差,不在家里。读小学的女儿郑婷婷由外公外婆照看,他们住在紫气东来小区。

刚进家门,郑刚发来短信:亲爱的,我在重庆出差,今晚赶去宜昌,不能陪你,抱歉。

张静丽心里一暖,眼里多了一丝情愫,回短信:注意身体和安全,吻你。

胡乱吃过晚饭,张静丽去父母家接女儿。平时,忙于工作,很多时候住乡政府,想女儿了就打电话和她说说话。女儿天真可爱,嗲嗲地喊妈妈,亲热得很,告诉她哪个同学给她零食了,哪篇作文得满分了,等等,听得张静丽心花怒放的。不过,女儿告诉她,学校开家长会,总是外公外婆去,老师有意见,问爸爸妈妈做啥去了。她告诉老师,爸爸是警察,到处抓坏人,妈妈是乡干部,总是忙工作,好多时候住乡上。女儿特地说:妈妈,好想您给我开家长会,哪怕一次。张静丽眼泪一下子溢满眼眶,怜爱地说:乖女儿,妈妈忙过这一阵子,一定来参加家长会。

父母住紫气东来小区,不远,张静丽慢慢走着去,没多久就到了。母亲正在洗锅碗,问她吃过没有,没吃就给她弄饭。张静丽回答吃过了,进了女儿的卧室。父亲正在辅导女儿做家庭作业。婷婷见了妈妈,丢下笔,转身就要妈妈抱。张静丽抱起她转了几圈,在她脸上亲了两下,才放下来,对父亲说:爸,您去看电视吧,我来辅导婷婷。

辅导完女儿的作业,婷婷倒在张静丽怀里,要她讲故事。张静丽绘声绘色讲起来,婷婷听说故事睡着了,一脸的幸福

把婷婷轻轻地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舍不得地看了几眼,张静丽回家。出门时,对父母说:我当驻村第一书记了,扶贫工作繁重,顾不了家了。

父亲说:理解。电视新闻天天播扶贫呢。你把工作做好,婷婷有我们照看,你就放心嘛。

张静丽想着买小鸡这档子事,早晨醒得早,等蒋旺财来。他曾多次来家里做客,知道她住小区哪栋。她站在阳台淋花草,不时望大门口一眼。蒋旺财开电动货车进了大门,把车停院内,张静丽快步下楼,给他打招呼。坐上车,往城南开,过了四个红绿灯,来到城南市场,按城管指点,在指定区域停好车,就去买计划要买的东西。此时,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每个门市都开门营业,生意兴隆。

两位书记给店主说明喂一百五十只小鸡,买多少米围栏合适?店主计算一番,讨价还价,卖给他们。他们去买狗,狗小。蒋旺财说狗小不管事,他亲戚家有两条半大狗,送给罗桂珍。接着,就是买小鸡的事了。卖鸡的商人好几起,有小雏鸡和半大鸡。都给他们打招呼,揽生意。他们商量一下,觉得买小雏鸡划算一点,就买了150只。还买了四块牛毛毡瓦,做鸡舍。

钱树村到县城大概有二十多公里。柏油路和水泥路相连。蒋旺财驾驶技术不错,开得又快又平稳,没多久就到了。雷震山和向富贵坐在罗大娘家的院坝,抽着烟,喝着茶,说着话,都是一脸笑意,等他们。

停好车,蒋旺财安排起工作来:雷震山负责砍竹子,锯成段,做围栏的柱子;起一些篾条,捆绑护栏用。我和向富贵给柱子打孔眼,平整场地。张静丽见他不给自己安排工作,着急地问:我呢?我做啥?就这么当甩手掌柜吗?蒋旺财说:这些工作你插不上手,歇着吧。罗桂珍说:张书记和我一起做饭,给他们端茶递水。

忙到晚上七点多种,棚搭好了,水管牵了进去,罗大娘拿出两个旧盆子,做食槽。小鸡放进棚里,叽叽欢快地叫着,有些还扑闪几下雏嫩的小翅膀。蒋旺财小跑离开,不久,牵来两条半大狗,一条套在棚户门口,另一条套在棚户后面,它们都汪汪叫起来,唱歌似的。张静丽给罗桂珍叮嘱一番如何喂养小鸡,望一眼西天的红霞,对蒋旺财说:回县城的客车没有了,只好去乡政府,请蒋书记骑摩托送我。

晚八点钟,张静丽正视频与郑刚通话,王耀乡长敲响了门。张静丽开门请他坐,他说:不坐了,都忙。县扶贫办来电话,三天后要来检查工作,主要看资料、报表有不有问题。请你们扶贫办加班,准备一下。下午你不在,我已经给你们扶贫办的同志安排了。

来到办公室,两位部下正在加班,他们都热情地给张静丽打招呼,张静丽一一点头致谢,问他们工作进展情况,他们回答着,递给她做好的报表,写好的文字材料,请她审阅。张静丽问他们啥子时候完成工作,大家回答最迟后天可以完成。

张静丽坐下来,投入地工作。十一点过了,她叫同志们下班,自己却没有走,审完报表、资料,附近哪家的鸡开始叫了,她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呵欠,才回寝室休息。

三天后,县扶贫办领导带队来检查了。他们认真地翻看了报表,查看了文字材料,又问了张静丽一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问题,张静丽对答如流,大家很满意,对乡扶贫工作给予充分肯定。

乡扶贫办阶段性工作做完,张静丽就想到谷一生的住房问题。这是棘手大问题,不能拖,必须尽快想办法解决。她通知蒋旺财到乡政府来,研究解决的办法。蒋旺财带来一位有些缅腆的年轻男人,介绍说:他姓名顾银钱,建筑包工头,给谷一生建房的事,想委托他包干完成。张静丽大喜,告诉他修两间屋的面积,墙为砖结构,顶为檩梁结构,盖琉璃瓦。两扇不锈钢门,两扇铝合金框玻璃窗门。问造价多少。顾银钱快速记录下来,又好一阵写写算算,终于报出了造价,数额之大,令张静丽大吃一惊,忙说:顾老板,造价太高了,能不能少一些?顾银钱说:已经是最低价了,再少我就亏本了。张静丽皱眉看一眼低头不语的蒋旺财,说:谢谢顾老板,我和蒋书记再商量一下,就请你修房。

顾银钱刚走,张静丽说:比我想象的造价高不少,除公家补贴外,至少差2万元缺口,这怎么办?

蒋旺财猛吸几口烟,吐得烟雾弥漫,说:村里用其他用途的扶贫资金再补贴几千元,剩余部分找大老板化缘。我有两个同学是大老板,找他们化缘5000元。张静丽说:这是逼急了的办法,也是最好的解决方式。我的同学都年轻,才参加工作不久,没有大老板,没有缘可化,看我老公有不有办法。

张静丽打通郑刚电话,说明遇到的棘手难事,要他想办法。他打个响亮哈哈,说:你运气真好,正好遇上好心人了。前几天,我们破获一起特大经济诈骗案,给万老板追回赃款近千万元。万老板给我们送锦旗致谢,一再说有需要赞助的,尽管开口。我给他说明原因,请他赞助3万元,应该没有问题。不过,要专款专用,不能挪用,要给万老板开发票。

真是天上掉下来一张大馅饼。张静丽欢欣鼓舞,把喜讯告诉蒋旺财,他也乐不可支,说:沾光了,我就不找大老板同学化缘了,今后有需得着他们的时候再说。

两天后,郑刚出差回来,开着警车,送万老板到钱树村。张静丽和蒋旺财站村办公室旁迎候他们。大家握手寒暄,去谷一生家。看着风雨飘摇的两间破屋,万老板心情沉重,说:是该修新房了。我赞助3万元,如果不够,尽管开口。张静丽说:3万元不少了,应该够了,我和蒋书记反复匡算过的。我给您开发票。

大家七嘴八舌议论起来,是撤了旧房建新房,还是在旧房旁边建新房。最终确定在旧房旁边建新房好,谷一生的房基地宽,不缺地,再说旧房还可以留着他用。屋里和院坝地面要铺混泥土。

和顾银钱签过建房合同,建房就进入程序。张静丽要求去县城石桥铺建材一条街买瓦、檩子、水泥等建材,她早已去看过好几次了,觉得质量上放心。至于砖,乡场有一家砖厂,质量没得说的。乡场旁的江边有一家采沙场,买沙子也不成问题。

顾银钱不计较,完全满足她的心愿。他和工人开两辆大卡车,进县城采买。张静丽坐上去,对顾银钱说:我跟你去,看物质质量,莫被店主偷梁换柱。顾银钱说:正好,你帮我监督看货。

每到一家商店,张静丽说:是给贫困户建房,价格要公道,质量莫出问题。

建材装了近两卡车。车上还有空位,顾银钱决定把两扇不锈钢门和两扇铝合金框玻璃窗门买上。这些东西在六十米大街卖,现货现款,很快买好,就回村上。太阳从云层里露出了笑脸,照在建材上,熠熠闪光。卡车轰鸣着,速度更快了。

在谷一生家前下建材时,张静丽问顾银钱:估计多少天建好?

顾银钱说:两间屋工作量小,我多叫几个工人施工,天气好,七八天可以完工。

张静丽说:很好。买砂石和砖我就不陪你了,我给两家老板打电话,叫他们尽量优惠。

打完电话,张静丽又说:按合同规定,不得另外加钱,你做不做得到?

顾银钱说:几万块钱的小工程,赚不了几个钱,我加啥子价?我和你一样心态,当于做好事,不然,我早就去大工地施工,挣大钱去了。

张静丽微微一笑,夸顾银钱有善心良心同情心,浮躁的现实中难得。

回到乡镇府,安排完扶贫办的工作,张静丽正准备收拾东西回县城,乡办公室马主任通知她晚上七点半开会,驻村第一书记全部参加,汇报当前扶贫工作,以及今后工作打算。

张静丽原计划回去陪女儿晚上吃肯德基,游印山公园,和女儿说好几次了,还拉了钩的,这又一次泡汤了。她拿起沉重的电话,打给母亲,不无遗憾地说:乡政府晚上又要开会,回不了家,不能陪女儿吃肯德基,游印山公园,很抱歉,请您给她说,我晚上加班,走不开身,忙过了一定好好陪她。

离开会还早,张静丽给蒋旺财打电话,说:晚上要开会,还有点时间,打电话和你研究一下工作。我问了顾银钱,谷一生的新房不会加价,预算还剩4000多元,你看怎么开支?

蒋旺财说:谷一生是药罐子,长期吃药,留着他买药吧。

张静丽说:这也是用途,我还有想法。给他添一把电扇,买一台电视,买一个放衣服的立柜,买几件床上用品和一些换洗衣服。

蒋旺财说:行。

张静丽说:顾银钱说七八天可以完工。谷一生搬进去住前,给他放一盘鞭炮,喜庆喜庆,动员村民都给他送点贺礼,让他手里多些活钱。

蒋旺财说:你这安排好。

晚上的会议,由王耀乡长主持。他今天回县政府开了扶贫工作会议,要求加大扶贫工作力度。贫困户没电视、衣柜、厕所、厨房和圈舍的,都用下拨扶贫款解决,其他家电可以酌情用扶贫款购买。请扶贫第一书记发言,汇报近期扶贫工作开展情况,以及下一步扶贫工作如何开展。

散会,已经过了十一点。张静丽有些激动,忍不住拨通蒋旺财的电话,蒋旺财说:张书记有啥好事?我正准备睡呢。

张静丽说:当然是大好事情。王乡长在会上宣布,贫困户缺电视、衣柜、厕所、厨房和圈舍之类的,用下拨扶贫款解决,可以为谷一生和罗大娘节约一大笔钱了。

蒋旺财也高兴起来,说:真是太好了,这几大件两户都缺,可以用扶贫款办理了。

张静丽说:电视、衣柜之类的,我俩抽时间进县城买。你和顾银钱商量一下,修厨房、厕所和圈舍的事请他来做,这种小工程赚不到多少钱,一般人不愿意做。我和他摆谈过,他心眼好,值得信任。

蒋旺财说:我看到顾银钱长大的,人不错,我找他把这些事办了就是了。钱好说,他不会瞒天要价的,你就放心吧。

蒋旺财来到工地,对顾银钱说起请他把谷一生和罗大娘的厨房、厕所、圈舍三大件一起修了,顾银钱爽快地答应下来,说把位置、面积定下来,工人修完新房就去修三大件。

工人修房每天天刚亮就开工了,太阳落山才收工。谷一生天天坐院坝看着。张静丽天天守在工地,给工人递烟递茶,觉得质量有问题的地方,提出来,工人按照她的要求修改。她没有回县城的家,住乡政府,

给工人做饭,是顾银钱请的厨师。他委婉谢绝张静丽帮忙。吃午饭时,张静丽吃自己带来的方便面,顾银钱哪会同意,说跟他们吃大锅饭菜又不违纪违法。

第七天,两间新房修好了;第十二天,两家的三大件也完成。

张静丽和蒋旺财在顾银钱的陪同下,检验工程质量。他们这里摸摸,那里看看,议论着,谈笑着,都感到满意。按合同规定,付清了两间新房的工程款,又从村扶贫资金账户中划转了修三大件的费用。

两位书记进城,照常是蒋旺财开电动小货车,在兴隆街给谷一生买了一铺新床。买了两个大衣柜,在中医院对面电器商场,买了两台电视机、两把电风扇、两台小电冰箱,两家贫困户各一份;去重百商场楼上,给谷一生买了床上用品和几件换洗衣服。

往罗桂珍家搬衣柜和家电,她搭不上手,激动得语不成声,不停抹眼泪。

张静丽看鸡养得怎么样,罗大娘跟来介绍说:不只是喂粮食,我还割青草喂,长得不错。两条狗守着,黄鼠狼不敢来,小鸡没损失。

给谷一生新房摆好家电、家具,安好床,两位书记感到满意。谷一生咳着嗽,也来看,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感谢话。

两位书记商量过几天给谷一生搬家,蒋旺财负责请乡亲们到场祝贺。

回到县城还早,郑婷婷没有放学,张静丽去民族小学门口接她,给母亲打电话,晚上,和婷婷都不回去吃饭。

放学了,郑婷婷蹦蹦跳跳跑出校门,一眼看见张静丽站在接孩子的人群中向她挥手,她跑过去,一下子扑在张静丽的怀中,娇声说:妈妈,想死您了。张静丽说:妈妈也很想你啊。说着,在她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鲁婷婷说:妈妈,您总是忙工作,离家远,回不来,没时间陪我,我给您想了一个办法,调到我们小区门口的超市上班吧,离家近,每天上班时间短,您就有时间陪我了。

张静丽眼圈红了,控制住自己,柔声说:婷婷,工作不是你认为的那么简单好调动,得根据领导安排来定,讲起复杂了。你长大了就知道了。走,吃肯德基,游印山公园去。

晚上,张静丽翻箱倒柜,找出郑刚不穿的羽绒服、外套之类的衣物,装进麻袋,想了想,又从储柜里抱出一床羽绒被,也塞进麻袋,麻袋成了一个胀鼓鼓的橄榄球。她在书桌前坐下来,给喜封里装进1000元钱。

郑刚出差回来了,打开家门,就和以前回家一样,说:我回来了。婷婷停止做作业,奔过去,甜甜地叫爸爸。郑刚抱起她,向上抛了一抛,进书屋,说:静丽做啥呢?哪个做生还是结婚,送喜钱了。张静丽投去深情的目光,说:都不是,是谷一生老人家搬新家。郑刚说:哦,老人家不容易,是该送礼庆贺。

过了六天的上午,晴空无云,春天的脚步走得欢快,到处生机盎然。张静丽和蒋旺财昨天电话商量好,今天给谷一生搬家。蒋旺财去乡场买好瓜果糖茶烟,招待庆贺的村民。买一盘鞭炮放,尽量喜庆热闹一些。

张静丽起了个大早,穿上一套藕荷色连衣裙,把麻袋放进的士后备厢,直奔谷一生家。蒋旺财已经坐在谷一生家前,悠闲地抽着烟。他的前面小桌上,放着一张登记表和笔,上面写着他送礼金额。旁边一张大桌上,堆着瓜果糖茶烟。张静丽递给他红喜封,说略表心意。她进屋叫谷一生换上全新衣服,给新床铺好,又去给他洗完衣服,村民陆续来庆贺了。蒋旺财登记收礼金,张静丽张罗招呼大家,一个劲地叫大家吃瓜果糖茶烟。有些村民进新房看,叽叽咕咕,神色欣喜。谷一生神色不错,气没平时那么喘了,声音洪亮起来,不停向乡亲们致谢,乡亲们祝贺他乔迁新居。雷震山放起了鞭炮,爆竹声声辞旧岁,引得竹林里的鸟儿惊叫,扑棱棱飞向远方。

村民站了一院坝。张静丽给大家讲话,感谢他们慷慨解囊献爱心,感谢他们参加谷一生乔迁新居聚会。因谷一生生病,无力宴请大家,代他向大家致歉。同时,号召大家努力生产,多积财富,远离贫困,早时实现共同富裕奔小康目标。

村民陆续离开。蒋旺财把收的礼金清理好,和礼单一起交给谷一生,说:乡亲们送礼金3650元,你清点一下。

张静丽说:谷老叔,你能不能做点啥子产业,挣些钱早点脱贫?

谷一生说:辛苦你们了,我不是身体有病,也不至于这样。我以前养过蜜蜂,养过牛羊,我坚持着,做点实业,没大问题。

蒋旺财说:这样吧,给你买五箱蜜蜂养,喂一头菜牛,五只山羊。你家圈舍养五只羊,旧厨房喂一头菜牛,五箱蜜蜂养在旧起居室。种苗我负责外出采买,钱由村上扶贫资金开支。

谷一生说:好啊。你们看,我家前面是几块空地,长满杂草,喂一头牛和五只羊没问题。

张静丽问:这三样一年见效益可以收入多少钱?

蒋旺财心里算计着说:年底可以卖牛卖羊,收入嘛,四千元左右应该没有问题,至于五箱蜜蜂,采蜜可以卖两千元左右。

张静丽说:那收入就超贫困标准线了,真是难得的好事情。

罗桂珍没有走,听他们议论,对张静丽说:谷一生养这些是老把式,没问题。张书记,我想把七八只大鸡卖了,专门喂小鸡。

张静丽说:这么多只鸡如果我买,一时吃不完,我另想办法卖。我有同学微信群,在里面帮你卖,应该问题不大。走,去你家养鸡场看看。

张静丽和罗桂珍亲亲热热地说着话,慢慢来到围栏前,小鸡以为喂食来了,欢叫着跑过来,望着她们。张静丽眼睛明亮,看着它们说:才几天时间,就长大一号了,喂得好。罗桂珍说:我喂鸡有经验。这150只鸡再喂两个月就可以出栏了,今年再出栏三起没问题。张静丽说:一年下来,可以纯收入五六千元,你老人家就不是贫困户了。张静丽又关心粮食问题,问:粮食够喂吗?蒋书记帮你收购吗?罗桂珍说:够喂。蒋书记经常来过问,帮我在村里收购,价格很低。

罗桂珍有些发愁地说:喂出来了销不出去怎么办?

张静丽说:这个不要你操心。我给你联系饭馆卖,在网上卖,在微信群里卖。只要是货真价实的土货,不愁卖不出去。走,杀两只大鸡,我照好相,在同学微信群里打广告,叫他们买。

罗桂珍杀了两只鸡,张静丽叫罗大娘提着,她照好相,发到微信群里,强调是扶贫,绝对土鸡,味道鲜美,熬汤补人,请大家买。很快,有五位同学回复要买,有要一只的,有要两只的,问啥子时候在哪里交货。张静丽不假思索回复:今晚六点半,在县城盛达假日广场前卖鸡。她心里一算,8只鸡卖出7只,剩一只自己买了。

张静丽脆生生地打个哈哈,对罗桂珍说:如何,几只鸡一哈儿就卖完了。罗桂珍呵呵乐得合不拢嘴。

张静丽有了想法,村民养的鸭鹅要去外地销售,增加成本,何不办个电子商务网站,在网上卖,既节约成本,又可以多销,拉动多养,赚更多的钱?对,就这么干。

六点钟刚过,张静丽肩扛蛇皮袋装的鸡和电子秤,赶到盛达假日广场,几位同学也很快到了。过秤给钱,十几分钟交易做完了。张静丽不忘宣传几句:过两个月,贫困户养的土鸡就出栏了,欢迎大家找我买鸡,记到多给亲朋好友宣传哟。

没过多久,县扶贫办来电,将对石卧乡整体脱贫工作进行验收。王耀乡长指示张静丽务必把乡扶贫办的工作做好,把钱树村的扶贫工作做扎实。张静丽不敢怠慢,一边和两位同事一起,对照县扶贫办各项指标要求,逐个梳理完善,一边打电话,叫蒋旺财再找罗桂珍和谷一生了解他们还有啥子困难,尽管提出来,村上想办法解决。过了半天,蒋旺财来电话,肯定地说:他们都没问题,经得起检验。

乡政府工作做得扎实,自己组织了一个检查组,提前检查各村扶贫工作开展情况,对出现的问题及时解决,迎接县上检查验收。他们来到钱树村,张静丽详细介绍了帮助两户贫困户脱贫采取的措施和方式方法,赢得大家一遍夸赞声。王乡长当即表态,将组织其他村的书记前来参观取经。

取经团来了,张静丽当起了解说员。书记们一脸激动,不时耳语交换意见,有示范,有榜样,回去就这么做,脱贫不是难事,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一个平凡的日子,张静丽坐在办公室,往电脑里写扶贫日志,马主任匆匆从楼道走过来,手里扬着一张奖状,人未到,大嗓门到了:恭喜,祝贺,张静丽主任被市委组织部等四部门表彰为扶贫工作先进书记称号,号召大家向你学习呢。几乎同时,张静丽的电话叫了,一位女士柔和的声音传出来:您是张静丽吧?我是滨州市团委。鉴于您扶贫工作做得很好,经团市委领导研究决定,您为扶贫先锋好青年候选人,请您下载相关内容,发往自己的各个微信群,在微信群里发起投票活动,根据得票多少确定候选人。

张静丽心里大喜,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远处又传来布谷鸟动听的歌唱:布谷,布谷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