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说||刘家巷子

2020年04月2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杨续平 我要讲的这个故事,发生在冀东平原的一条小巷里。这是一条古老的小巷,因为住的大多都是刘姓人家,所以这条小巷就叫刘家巷子。 一一作者题记 ⒈刘家巷子在我所住的那个县城的东头,始建于清代。毁于一九四七年初秋。距今虽说已过去了大半个世纪,但我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杨续平

我要讲的这个故事,发生在冀东平原的一条小巷里。这是一条古老的小巷,因为住的大多都是刘姓人家,所以这条小巷就叫刘家巷子。

一一作者题记

⒈刘家巷子在我所住的那个县城的东头,始建于清代。毁于一九四七年初秋。距今虽说已过去了大半个世纪,但我对它的记忆仍是那般的清晰,恍如昨日。

我是在6岁那年跟随我的爷爷从陜西安康迁往我奶奶的故乡刘家巷子的。同时迁入的还有我爹我娘,和我的几个叔叔婶婶。我家祖孙四代刚迁入时一共只有8口人。后来由于添丁加口人数就达到了13人之多。这在当时应该算是个大家庭了。

刘家巷子的周围是条湍急的河流。河的中间有一块硕大的平地。平地上除了建有刘家巷子外,还建有几个村庄和几座寺庙以及几处用于碾米磨面的作坊。这些作坊搭建得非常简陋,几乎有一半处于露天。所以每逢下雪落雨时,作坊里的生意就显得有些萧条。

刘家巷子的巷道两边,是清一色的青砖瓦房,大部分房屋为上下两层。也有三层四层的。我们那里的人都叫它青砖楼。巷子很深,有两里多地。七弯八溜的,看上去就像是一只蠕动的蟒蛇。但住的人却不少。而且基本上都是刘姓。

刘姓在这里是大姓。家族很多,而且都是一个宗谱。你连着我我连着你。所以把它称之为刘家巷子还是有些缘由的。刘家巷子原本就是一条街,过往的客船来此歇脚的很多。还有从外地来这里打理货物的人也有不少。因为地处河滨,水产之类的东西堆积如山非常丰富。所以林立在巷道两边的门面店铺也是一家挨着一家连成了一片。吃的穿的玩的一样不缺。还有妓院,还有烟馆。还有洋人办的教堂。

我奶奶的父亲一一也就是我的祖太姥爷刘善人就是开大烟馆的。但他们抽的都是鸦片。有时也抽少量的大麻。

我那天早晨到刘记面馆去吃油泼面时,忽然发现旁边又多一个叫甜尔心的小茶馆。可能是刚开的,因为此前我一直都没见过。但茶馆的装饰很别致,屋内的摆设也极其典雅。散发出浓郁的人文气息。一问,才知是刘家巷子的创始人刘东瀛的第三代玄孙人称刘大少爷的刘壁虎开的。这刘壁虎原本是个文化人,早年在东洋留过学,一九四二年从日本回国后,他在北平混了两年,听说是当私塾先生。教书期间因散布反动谣言被当局赶出了校门。之后便回到了刘家巷子。

回到刘家巷子的刘壁虎,一开始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后来经熟人引荐,于是就在巷子的西头办了一个幼稚班,专门给那些六七岁的小孩子补习功课,以此混几个饭钱。但开大烟馆的刘善人却看中了刘壁虎。他说刘壁虎不仅长相儒雅,还做得一手锦绣文章。只是现在人眼无珠,没有发现他是个人才,他才落到如此下场。所以刘善人决定收他为徒,并让他到他的大烟馆去当管账先生。

三个月后,刘善人又将他的小女儿刘英许配给刘壁虎做老婆。(刘英是我奶奶刘琴最小的一个妹妹)

两年后大烟馆的生意越做越大,也赚了不少银钱。刘善人就拿出一部分钱让刘壁虎另起炉灶。目的也是为了把他的这个行当发扬光大。却不料刘壁虎把他岳父刘善人分给他的这些钱拿出来开了这个茶馆。刘壁虎开这个茶馆其实也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他是文化人,茶与文化多少有些沾连。刘壁虎是见过世面的人,在北平那会,他时常利用闲暇之时去茶馆感受那种浓郁的文化氛围。由此他也接识了不少的文人雅士和社会上的上层人物

刘壁虎认为喝茶实际上也是一-种高雅的精神享受。虽然刘家巷子的店铺很多,但开茶馆的却凤毛麟角几乎没有。他想填补这个空白,更想让别人知道他智慧超群心力不凡。另一个原因就是他的妻子刘英了。因为刘英是我奶奶刘琴的妹妹,所以按辈份我该叫她姑奶奶。我这个姑奶奶不仅天生丽质长相俊美,琴棋书画穿针绣朵也是无所不通。正是由于她有这方面的特长,所以当刘壁虎提出要开茶馆时,她一个劲地表示举双手同意。并说她可以利用客人来茶馆喝茶的机会向他们推销她创作的一-些字画,以此达到名利双收。

2.时间一晃过去了半年。

甜尔心茶馆在老板刘壁虎和妻子刘英的精心打理下开办得有声有色,生意异常红火。不仅在刘家巷子,即便是居住在县城的人,抑或那些外地的客商,也时不时地会坐着小船或者走旱路到茶馆来品茶、观画,一睹刘英的芳容。

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在这些人当中,心地善良者也并不少见,而那些刁钻、蛮横、不讲仁义廉耻的恶人也有不少。话说到这里,我讲的这个故事就会引出另外两个人来。这两个人,一个是在刘家巷子开妓院的刘成霸。另一个就是刘成霸的堂哥刘大国。

刘大国是刘成霸的堂弟。当时在县警备署当保安司令。刘大国是个好色之徒,人长得五大三粗,一身的赘肉如果不穿衣服的话,看上去就像是一头褪了毛的大肥猪。刘大国本来早已有了两房姨太太,但他仍隔三差五带着他的随从到刘成霸开的这个妓院一一怡红院来嫖宿。而且完事后分文不给。

而刘成霸则依仗着他的权势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二人互相利用,狼狈为奸。

那天,刘大国与妓女小香蕉鬼混了一夜后,到后厅去与刘成霸喝茶闲聊时,刘成霸向他说起了甜尔沁茶馆生意如何兴隆的事。这其中当然也提到了我刘英姑姥姥的长相是如何的娇美动人。

刘大国听后急不可耐,当即就要刘成霸陪他到茶馆去看看。刘大国说刘家巷子还有这么出众的女人,而他连摸都没摸她一下,死了变鬼也不值。刘成霸听后对刘大国说∶你去看个什么?你去看她岂不下贱了你?依我看还不如让她到我这里来送给你看。而且你想行事也比茶馆要方便一些。 刘成霸将嘴附在刘大国的耳边说∶司令,我这里可是什么都是现成的,铺的、盖的还有吃的、喝的一样都不缺啊!

刘大国听后哈哈大笑∶你老兄真是个细心人。比我想得周到多了。但不知刘英给不给我这个面子?那小妮子小的时候我也见过,脾气还是蛮倔的。

刘成霸说∶这个你不担心!-一切由我安排!刘成霸想了一下又说∶我们可以以与她合伙经营茶馆为由,把她骗到这里来商量。她的生意做得那么好,我看了还是很眼红的。当然,你先把刘英的人搞到手,只要刘英成了你的人,后面的一切事情就好办多了。刘成霸奸笑着对刘大国说∶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这刘家巷子也是你刘司令管辖的地盘。她刘英赚再多的钱又岂能少了你一份?再说我和她爹刘善人是一起发过誓的拜把兄弟,平时也多有来往。我说的话她还是会听的。

刘大国说∶你的意思是要我刘某人既要刘英的人又要她的钱吗?刘成霸说∶是啊,这难道不是两全其美一箭双雕的事吗?

刘大国连连点头说:好好好!那就全仰仗成霸兄了!只要乌龟进了洞,我想怎么抓就由不得她了!

⒊刘英是在傍黑时分来到怡红院的。

本来她不想来,刘壁虎也不让她去。说藏污纳垢的怡红院他见了就恶心。你何必要往火坑里跳呢?要谈生意就让他们到茶馆来谈好了。但刘成霸一连派了三个人请刘英到他那里去商量,还说这是县警备暑刘大国刘司令的旨意。刘司令是贵人。贵人不可贱用。哪能让刘司令亲自跑腿?又说刘家巷子的地痞流氓很多,不仅白吃白要,有时还砸店子甚至公开抢劫。刘司令想跟刘英合伙做生意实际上也是在帮她撑腰。因为打狗还得看主人。但刘英还是不想去。还说再逼她,她就去跳河自杀!

刘成霸见状,于是就去大烟馆找了刘善人,要他去做刘英的思想工作。刘成霸对刘砉人说∶不就是和刘司令商量一点事吗?生意上的事。你让你女儿快点过来,不要这想那想了。出了事我刘成霸一人承担!刘善人因开大烟馆平时也少不了要刘大国的多方照应,他知道得罪刘大国对自己来说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但他没想到刘大国其实是在打他女儿的主意。所以刘善人听了刘成霸的话后,就答应了他∶好吧,既然你是跟她谈生意,那我就让刘英到你那里去一下。但你一定要保证她的安全。否则,别怪我跟你撕破脸皮!

刘成霸打着哈哈说∶是是是,这个你放心!不会出什么事的。刘司令吃不了她!

然而,当刘英走进怡红院,到他们约定好的二楼客厅坐下后,左等右等却不见刘成霸他们的身影。但她又觉得对面房间里似乎有人在商量着什么。她心里不由一惊,感到事情有点复杂,不是像刘成霸所说的只谈生意那么简单。所以本来就持有戒备心理的刘英断然决定马上离开怡红院。

于是,刘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并迈开双脚准备往楼下走。可就在这时,一双粗壮的大手将她拦在了里面∶啊,刘小姐,幸会,幸会呀!刘大国满脸淫笑地走过去,并伸手将刘英拉进自己的怀里。

啪!刘英给了刘大国一个重重的耳光。她愤怒地对他说∶你不是要跟我谈生意吗?干吗要动手动脚?告诉你刘大国,我刘英是个良家妇女。我的身子可不是像怡红院的这些女人随便就能让你糟塌作贱的!

刘大国捂着发烫的胖脸说∶臭娘们!老子玩的女人比天上的星星还多。你他娘的高傲什么?搞烦了我就派人去砸了你的那个茶馆!你信不?你要是不信,咱俩就试试!说完就叫他的随从用绳子将刘英的双手捆了起来,然后扔在了一个早己备好的大木床上。

刘英仍誓死不从!

当她看见刘大国如一只饿狼似的向她扑过来时,她便用牙齿把他咬得血流满面杀猪般地嚎叫。并趁刘大国不备时-一脚将他踹开,接着迅速起身飞也似地朝着二楼的窗口倒栽了下去┅┅.

⒋刘英死的时候,眼睛瞪得很大。我爹我娘还有我叔我婶帮她闭眼她也不肯。刘善人一怒之下带着与他有血缘关系的刘氏家族共计三百余人到怡红院去找刘成霸论理,刘成霸竟不待见。于是这伙人就抄起家伙把他屋里的东西砸了个稀哩哗啦。还打伤了老鸨和十几个妓女。

可是第二天上午,刘大国带着他的那帮人马把刘善人开的大烟馆和甜尔沁茶馆也给砸了,并开枪打死了刘善人和我爹以及我的两个叔叔。我的两个婶婶当时躲在地窖里也被刘大国的人找了出来,她们一个被刘成霸用刺刀给剖了胸,另一个则被刘大国的几个部下糟塌致死。当然在这场混战中还死了一些外地人,他们有的是被人误杀而死,而有的则是稀里糊涂地撞在了枪口上。

那几天刘家巷子血流满地,到处都是哭声。

刘英死后不久,刘壁虎也疯了,整天光着腚在巷子里东跑西颠。见人就说你还我媳妇!你还我刘英

有次,他还坐在作坊旁边的一块空地上用河泥塑了两个人头像∶一个是刘大国。另一个是刘成霸。他天天对着人头像骂不绝口,还用竹签在上面乱划、乱戳。牙巴骨咬得咯咯作响

5.刘家巷子的消失,毁于一次大火。

那是在解放前夕的一天夜里,睡梦中的我突然听到有人在大声地呼叫:着火了!着火了!快来救火呀!┅┅

火是从怡红院的后院引起来的。但是谁点燃的却不得而知。那场大火从头天夜里的初更时分一直烧到次日上午的七八点钟才渐渐熄灭。由于巷道很窄又是户户相连,再加上火灾发生的时间又是在深更半夜,所以尽管周围就是河流,但大火烧起来后几乎无法施救。

唉,那火实在是太大了,映红了半边天!很多目睹了这场大火经过的人,都有这样的感慨。而当时被火烧死的人和被踩踏致死的人据说也不下千人。在这些死者当中,除了刘壁虎外,人们还看见了刘成霸和他的老婆马翠兰的尸体。尸体就横陈在刘英跳楼摔死的那个地方,那里有一块石头。刘英跳下来后头部正砸在石头上,脑浆迸裂当时就断了气。

我和我娘却幸运地从火海中逃了出来。

那年,我刚满九岁。

尾声

若干年后,也就是在我十七岁的那年,当我和我娘准备离开这里返回安康的那天早晨, (安康是我父亲的故乡)站在废墟上的我看着眼前满是灰烬和烧焦的土垒,仍心有余悸,感慨万端。我想刘氏家族的这场战乱、这场被外人称之为窝里斗的纷争,是不是与当时的社会背景和人们所处的环境以及他们浮躁的心态有关呢?如果是处在现在这个时代,这种由无知导致无耻继而互相残杀的事情还会发生么?我想断然不会发生。

儿子,别看了,我们走吧,走吧!再不走就赶不上那趟火车了我娘见我两眼发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个劲地催促着我∶看什么呢,都烧成这样了,该活的人也都死了。我们还是走吧,到你爹的老家去吧!

可我仍不想挪脚。仍在久久地望着这个曾经让我惊心动魄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地方。

我在望着,深情地望着。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眷恋着它的什么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