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焦风光:卫生区(小小说)

2020年04月2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焦风光 像往常一样,乡长调离后,整个办公楼的卫生区都要重新划分。 据说,这看似不成文的怪现象,还是从多年前蒋乡长那一任开始沿袭下来的。那年全乡大搞创建卫生文明先进单位活动,在年终的表彰大会上,负责三楼卫生区的不但个个都披红戴花走上领奖台,而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焦风光

像往常一样,乡长调离后,整个办公楼的卫生区都要重新划分。

据说,这看似不成文的怪现象,还是从多年前蒋乡长那一任开始沿袭下来的。那年全乡大搞创建卫生文明先进单位活动,在年终的表彰大会上,负责三楼卫生区的不但个个都披红戴花走上领奖台,而且还被通报表彰。

街道办的老张在会场下嘀咕:我们也每天撅着腚打扫,连个口头嘉奖也没有!

坐在一旁的小刘一语道破天机:你们的卫生区在四楼,你干得不错,可乡长看不见,那还不是白干?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谁不懂呀!咱们哪,就是河北衡水产的那瓶酒老白干。

从那以后,在众人眼里,打扫卫生这件事就不再是简单的拖拖扫扫,擦擦抹抹,这里面似乎深藏着更大的学问。这就像售楼处里不同楼层价位高低不同一样,每个楼层甚至楼层的不同地方也有好坏优劣之分。也是从那时起,只要乡长调离,主抓机关工作的副乡长第一件事就是重新划分卫生区。

乡长办公室在三楼。三楼的卫生区当然是最抢手的,其次是一楼、二楼;五楼是图书室和会议室,领导很少光顾,里外布满了尘土,被人戏称为撒哈拉沙漠。

这次的卫生区划分会议由刘副乡长牵头召开。会议室内七嘴八舌,气氛热烈。

党委办公室的肖主任主张按年龄划分,年龄大的先挑卫生区。文化站的聂站长不服气:这是什么逻辑,年龄大并不见得贡献大,人家孔融七岁能让梨,曹冲八岁会称象,老肖,你会吗?肖主任无语。

团委马书记主张按乡通讯录上的排序划分,排在前面的先挑卫生区。信访办的卢主任不同意:风水要轮流转,我们排在后面,就该一直负责撒哈拉沙漠?

畜牧站的冯站长主张民主投票,票数最高的负责三楼,最低的负责五楼。计生办的朱主任耿耿于怀:每次评先进,都是民主投票,我们这些老黄牛评上过几次!说白了,就是披着民主的外衣做不民主的事。

组织干事小赵建言:今年的卫生区划分不能再墨守成规,要推陈出新,力排众议。

刘副乡长听后更是举棋不定,左右为难。

乡招商办的老姜站起来说,有时候最传统的办法也可能是最时尚的,不如大家听天由命,抓阄决定。

大家一致同意。

刘副乡长听后茅塞顿开,直叹姜还是老的辣。

为了更加公平公正,刘副乡长强调,抓到三楼卫生区的要轮流多打扫一至五楼的楼梯;抓到乡长办公室门前卫生区的,要多打扫三楼的卫生间。

像每次博弈过后总有欢笑和泪水一样,抓到五楼的神情沮丧,抓到三楼的容光满面。

乡文化站的崔小涛不但抓到了三楼,而且是乡长办公室门前的黄金地段。乡团委马书记拍了拍他的肩膀,诡秘地笑了笑:哥们,好好干,有前途。

这天,崔小涛正在乡长办公室门前拖地,见两个民工模样的人开始从楼上往下搬东西。崔小涛纳闷,都两天了,怎么不见新任乡长的影子。他直起腰,擦了擦额头的汗,听两个民工一问一答:这好好的办公室非要改成图书室,上班还要多爬两层楼,何苦呢!

人呀,都往高处走!你要是当了乡长,也会把办公室搬到五楼。

崔小涛听后嘴角一咧,好久才挤出一丝尴尬的苦笑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