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看台|| 南秀山:狼窝

2020年04月1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一 大家都去看吧,玉柱打工回来啦,还领来个俊媳妇。 真的?玉柱在哪里? 在他家里,刚进门!快嘴杨三婶刚从玉柱家出来,在村里她碰见谁就向谁介绍玉柱的事儿。 玉柱外出打工四年了,他在上海认识一个四川姑娘,经过交往谈心,俩人慢慢建立了恋爱关系。玉柱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大家都去看吧,玉柱打工回来啦,还领来个俊媳妇。

真的?玉柱在哪里?

在他家里,刚进门!快嘴杨三婶刚从玉柱家出来,在村里她碰见谁就向谁介绍玉柱的事儿。

玉柱外出打工四年了,他在上海认识一个四川姑娘,经过交往谈心,俩人慢慢建立了恋爱关系。玉柱工作积极能干,经常加班加点,常常受到老板赞扬和表彰。四年来,玉柱手里也积攒了一些钱。一天,他与对象水秀商量决定请假探亲,一是回家看望爹娘,二是拆旧房盖新房。水秀是个性格温柔的姑娘,她同意跟玉柱一起回家探亲。

玉柱给爹娘每人买了一身新衣裳,还买了些补养品,爹娘很高兴。尤其是看见儿子领来个俊媳妇,真是喜得抿不上嘴,妮呀,闺女呀问长问短。

玉柱想翻盖新房的事儿也得到了爹娘同意,虽说春暖花开天气暖和了,眼下拆旧房,爹娘搭个窝棚能迁就,这样住就是有点太委屈没过门的儿媳妇水秀姑娘了。

玉柱,不然到村主任你何先大叔他家看一看?他家的房子多,三个儿子都没娶上媳妇,也许能给水秀腾出一间房暂时住一住?王柱爹终于想出个法子来。

这天早饭后,玉柱特意掂着两瓶好酒,领着水秀一块来到村主任家里,何主任正巧在家,他三个儿子正在院里拾掇东西,玉柱每人递上一支烟,笑着说:何先大叔,俺有点事儿想麻烦您玉柱,有事儿只管说,是不是翻盖新房钱还不够?千儿八百大叔有,就凭邻居,大叔能帮的一定帮。大叔,钱差不多啦,就是一拆旧房,您侄媳妇没地方住,您家房子多,俺想让水秀在您家暂住几天,您老看中不中?这个看样子何主任有点难为情了,他挠了挠头皮还没开口,这当儿,他二儿子家喜笑着说:玉柱弟,还说什么中不中,乡邻乡亲应该的,俺兄弟三人搬在一块住,给您俩腾出一大间,说啥不能让你和弟媳妇住在露水地。这时大儿子家旺,三儿子家福都热情的笑着说:是,是,老二说得对,俺设意见。何主任一看三个儿子都同意了,也笑着说:中,中,你和侄媳妇啥时候搬来住都中。大叔,我不来住,只水秀一个人住您家里,因到晚里俺还得看着那些下房料呢!玉柱忙解释说。玉柱弟,咱们兄弟四年没见面了吧?还是到房里坐着说话吧?老二家喜说。不用啦二哥,俺家里正请人扒房子呢,我得赶快回去,水秀就麻烦您们啦。不麻烦,不麻烦,你放心吧,俺一定把水秀照顾好的。那就谢谢您们啦!玉柱说着笑着就慌慌忙忙地离开了何主任家。

何先今年五十多岁,在村里威心很高,后来被村民们推选为村主任。八年前,因老婆病故,加上村穷家困,膝下三个儿子长大成人至今都没成家,何先为了孩子,也没再婚。现在村里面貌有所改善,村民们也慢慢地富裕起来,何主任整天为三个儿子的婚事到处请媒婆操费心机

玉柱回家后,水秀被何家兄弟领进房里,她刚坐下,何家三兄弟的眼睛不住地在水秀身上打转转,水秀那苗条的身材,挺拔的胸脯,白里透红的面容,双眼皮,大眼晴三兄弟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水秀被看得心中怦怦直跳,红着脸蛋低下头,双手不住地抚摸着自己的胸扣

你们还不快给水秀拾掇房子,都愣个啥?何先主任发话说。这是何家兄弟三人才从痴迷中醒悟过来,赶紧走出房门,到另一间房里去拾掇东西。

玉柱家里请人扒房子,白天忙里忙外没有一丝闲空,每天吃过晚饭后,他总是要送水秀到何家去休息,坐一会儿,说说话儿,玉柱就离开了何家

这几天,水秀白天回家帮助玉柱她娘烧茶做饭,勤勤快快,忙忙碌碌,村里人都夸水秀是个好姑娘。到晚上,水秀回到何家躺在床上就感到很困乏,不大会儿,就进入甜蜜的梦乡,在她迷睡中忽然觉得身体像坐汽车一样颠簸,但她想动弹又动弹不得,她睁开眼睛,房里黑乎乎地看不见什么,只觉得有一个人压在她的身上在喘着粗气,水秀脑子猛地清醒过来,她意识到所发生的事情,她折身折不动,伸手伸不动,然而她的双手已经被绳子紧紧地绑在床上,她终于喊出了声:救命再往下喊就喊不出来了,却被一件东西捂住了嘴。一会儿,那个人从她身上爬起来,接着又一个人趴在她身上疼痛和绝望的水秀在泪水中昏死过去

第二天中午,水秀醒过来后,觉得身子象散了骨架一样难受,身上的绳子也被解开了,她强打精神穿上衣裳下床去开房门,谁知房门已被紧紧的锁住了。她拍门,她打门,她大声呼唤,但无济于事,在这座深宏的大院里,她的喊声只能被风声呑沒。

水秀想死,但他想起玉柱是那么爱她,自从打工认识他,俩人志同道合,自己甘心情愿嫁给他,玉柱说好的,盖好新房就同她结婚,千里迢迢跟他来探家,他不该把自已送进狼窝。其实水秀也非常爱玉柱,她打消了死的念头,又想起自己被奸辱的情景,自己又狠起玉柱来,这时侯她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劲,轮起一个小凳子发疯似的向房里的家具砸去,砸累了,她又趴在床上痛哭起来

傍晚,何家终于开了门,何先爷儿四人一起来到水秀小房里,水秀抡起小凳子又砸又骂,何先慌忙拉住水秀的手夺过小凳子,便假腥腥地劝道侄媳妇,昨晚这三个畜生背着我欺负你,这都是大叔管教不严,你要打要骂就打俺骂俺吧!水秀哭着说:大叔,俺不怪你,你就让俺回玉柱家吧?

玉柱今天进县城买木料了,还沒回来,你就在俺家暂住吧,以后保证不会再发生这种事儿。爸,这件事儿不光怪俺,谁让玉柱把水秀卖给咱呢?老二何家喜说。俺不信,玉柱不会卖俺的,俺要找他去。水秀说着就往外走,却被家喜一把拉住了胳膊,接着家喜从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在水秀眼前一晃说:你看这就是玉柱打的条。什么条?水手伸手去接纸条,家喜却把手缩了回去,笑着说:这就是卖你的证据。证据,玉柱水秀如雷轰顶,一下昏倒在地上

半夜里,水秀终于苏醒过来,她却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她心里明白,何家三兄弟像野兽一样对她再次进行了轮奸。痛恨的眼泪又一次从她双目中涌出来,她急忙翻身下床,摸不着开关灯线,房里一片漆黑,找衣裳也找不着,房门也被锁上了,拉门拉不开,于是水秀在泪水中又度过了一个夜晚。

天亮了,正当水秀在绝望中准备自尽时,房门开了,只见村主任何先端着一碗饭,拿着一个馍走了进来,他来到水秀床前,假装慈悲的样子说:水秀,吃点饭吧,这几个畜生我真拿他们没办法,嗨大叔,俺求求你行行好吧,放俺走吧?水秀因找不到衣裳,只好在被窝里睡着说。何先把房门关上,来到水秀床前笑着说:你起来吧,别再睡了大叔,俺的衣裳没有了。水秀哭着说。可能在你被窝里,你找找?何先主任说着就一把把水秀的被子揭开了,水秀那白嫩嫩的裸体,出现在何先眼前,八年没有沾过女人身的他,欲火顿起,正当水秀拉被子盖身子时,何先这个老光棍像一只饿狼似的将水秀按在了床上

水秀在非人生活中度过了三天三夜,她的每一次哀求换来的都是一个个拳打脚踢,她知道靠哀求是救不了自己,要想逃出这个狼窝,唯一的办法就是靠自己的力量。

一天晚上,当何家二公子家喜打开门锁,提着饭菜走进水秀床前时,水秀却一改往日的泪容,满面带笑地说:家喜哥,你们家里人就数你真心对我好,从没打骂过我,对我有一种爱心,其实我也很喜欢你的,要是我能永远跟你一个人就好了。真的,你说的是实话?何家喜高兴地看着水秀问。水秀点点头笑着说:你能摆脱你家人对我的纠缠吗?你能明媒正娶的同我结婚吗?要是能这样就好了。能,能,一定能,明天我就给他们说,谁要不同意我就宰了他。水秀点了点头,端起饭碗,就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家喜看到水秀开心的样子,心中非常愉快。

水秀吃过饭后,又是帮家喜脱衣裳,又是给他捶背,何家喜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受,他想,这就是真正的爱情吗?便笑着说:水秀,今后俺保证让你吃好的穿好的。水秀抿嘴一笑说:家喜哥,请放心吧,以后俺一切都听你的好吗?好,好,我的小宝贝何家喜因被水秀提前脱了衣裳,没有去锁房门,就迫不及待地扑了上去

一阵过后,何家喜像头死猪一样睡着了。水秀壮了壮胆子,从床上爬起来穿上衣裳,蹑手蹑脚地走向房门,当她拉开没有上锁的房门后,就象箭一般地向大门前跑去,她又轻轻拉开外门门闩,开开一扇外门,在明亮的月光下,她顺着那条南北村街向村南头玉柱家里跑去

这几天来,玉柱家扒屋盖房,买木料做门窗,拉砖进沙,跑里跑外,全靠玉柱一个人操劳,那天拉水泥因存在银行里的钱没有及时取出来,货主要现金,玉柱就到何先主任家暂借了两千元,还给他打了个借条。那天当玉柱问起水秀的事儿,何先主任总之说水秀跟着家喜三兄弟去河滩地里种花生了。玉柱知道,因水秀住在何家,给何家添了不少麻烦,水秀帮助何家干点活也是应该的。再说,这几天玉柱也实在太忙,的确也抽不出空去看望水秀,一到晚上,玉柱往塑料窝棚里小床上一躺,就很快地睡着了

玉柱,玉柱玉柱被叫醒了。玉柱一看是水秀,

吃惊地问:水秀,这黑更半夜地你咋回家来啦?玉柱,这几天你咋不去看我了?水秀哭着说。水秀,我实在太忙,咋啦,出啥事啦?玉柱瞪大了眼晴。

他们何家爷儿四个都是禽兽水秀泣不成声。他们把我绑在床上,轮奸我水秀伤心地再也说不出话来。

玉柱听后,气得差点昏了过去,他立即站起来,抱着一梱干柴禾,拿着火柴,向何先主任房后走去。这时的玉柱什么也不多想,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放火烧死这窝色狼,玉柱愤怒地点着了干柴禾,一下扔到何先主任家的房屋上,由茅草厨房引着堂屋正房,黑更半夜里,火光照亮了整个村庄,劳累一天的村民们在甜蜜的梦乡中毫无不觉晓,玉柱拉着水秀的手顺着南北村街向通往火车站的方向奔跑

作者简介:南秀山,虞城县利民镇人,商丘市作家协会会员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