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抗疫作品||杨朝卿:黑心钱(小小说)

2020年04月18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杨朝卿 作品 巴清河北岸有个王庄寨 ,200多户人家差不多都姓王。改革开放后,这个村的村民好像得了致富的法宝,日子噌噌地往上窜!人说这个村王姓的老林紧挨巴清河的南岸,头枕沈堤,脚蹬巴河,占了块风水宝地。也有的说,这个村的精明人多,有眼光,会经营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杨朝卿 作品

巴清河北岸有个王庄寨 ,200多户人家差不多都姓王。改革开放后,这个村的村民好像得了致富的法宝,日子噌噌地往上窜!人说这个村王姓的老林紧挨巴清河的南岸,头枕沈堤,脚蹬巴河,占了块风水宝地。也有的说,这个村的精明人多,有眼光,会经营。前一说法带有迷信色彩,不可信。后一说法还真有点靠谱。

说起王庄寨的精人能坐三四桌。俗话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强中自有强中手。人们经过对比,优中选优,用一句顺口溜做总结:王庄寨三大精,金锁、自立、王奎青。这三位成了王庄寨的拔尖人才。在这三人中,前两位都是靠文化和技术吃饭。王金锁省农大毕业,辞去一家农业科技公司的技术总监不干,回到村里种起了大棚蔬菜。还搞起了立体种植。他培育的空中草莓,既有观赏价值,又有食用价值,成了抢手货!在驻村干部的指导下,成立了王庄寨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将村里20几户贫困户带上致富路。王自立大专毕业,学的工民建专业。下学后带领本村一班泥水匠下了深圳,如今已是一名工程师兼公司总经理,包揽30多层的大楼和桥梁的设计与建筑,使王庄寨跟着他务工的农民彻底火一把!以上两人走的是正道,干的是大事,受到上级和乡邻的褒奖,是好样的!说到王奎青就不同了,他虽然被列为王庄寨三大精之一,但他走的不是正道。要说精,他可列为王庄寨三大精之首。人说他的眼睫毛都是空的,拔下来能吹响,把你卖了还帮他数钱!虽然只读过小学,但他智商不低,人家靠文化和技术致富,他靠精明和算计发家。王奎青致命的缺点就是爱财如命,利欲熏心!凡爱财如命的人心眼都小气。为此,村里对他的传言很多,说他走路抱着算盘,走着算着。还有人说他夜里睡觉睁着一只眼,生怕招小偷。人们给他起了一串外号:铁公鸡、老鳖一、吝啬鬼、品断筋更让人难忘的是他那件令人忍俊不禁的往事:上世纪70年代初,他想让生产队里给他划片宅基地请队长吃饭,找了4个人作陪,一咬牙在饭店要了6个小菜,一盆玉米羹,外加一瓶老白干,结果客没请到,他将3块钱一瓶的老白干拿去退了,饭菜只好让大家吃掉。饭后一算账,6个菜加上一个汤一共30块零9毛,王奎青张扣说出 :咱5个人,每人正好合6块1毛8(分),付账时,他让大家兑的钱!饭菜已吃到肚里,4个陪客想吐吐不出来!事后传开,遭全村人耻笑!人们都喊他六块一毛八 ,从此,王奎青又多了一个外号

一般说来,会算计的人都是做生意的料。王奎青年轻时正逢大呼隆年代,刮的是共产风,吃的是大锅饭,他为了弄俩钱抽烟,偷偷赶会干起了倒卖猪羊猫狗的勾当。不管活的死的,只要看有利可图他都买,会北头买了会南头卖,多少赚俩钱都干。生产队长说他投机倒把,掐去他的馍票,罰他大窑背砖,弄得声名狼藉。

改革开放后,摘去了紧箍咒,王奎青大显身手。开始他在家门口开了个代销点,安上了村里第一部电话,给外面的世界架起了桥梁。一是为自己获得生意门路提供方便;二是村上的人打电话收钱,一分钟一毛,亲爹二大爷也不例外!他不嫌钱小,也不嫌利薄,一分钱在他眼里比罗底还大! 他认为这也是一项不错的生意门路。随着时代的发展,王奎青的生意越做越大,货越来越全,代销点换成了超市的牌子。到了80年代,出现了电脑和互联网,王奎青与时俱进,买了部电脑,白天忙生意,晚上上网了解外地的行情,捕捉商机。他懂得利润是生意人的命根子,贱入贵出,赚的就是两地的差价。王奎青精于谋划又能吃苦,不几年,小日子很快在村里拔了尖!推倒平房,盖起了小洋楼!

智能手机出现后,王奎青刷起了朋友圈,联系生意更方便。随着致富,他的胃口变得越来越大,理念也越来越超前。他整日想:要想暴富,必须赚大钱。他仰慕那些百万富翁,做着一夜暴富的梦。

怎样才能赚大钱?王奎青日思夜想正愁无有门路的当口,一个大好的商机来了:武汉暴发了冠状肺炎,疫情一时像洪水猛兽席卷全国。口罩、消毒药品成了紧俏货。他在网上联系到湖北一家被服厂加工口罩,要多可打三折。还有一家药厂生产消毒液。但疫情期间,全国物流停业,网购无法运回。他不顾老婆的劝阻,连夜登上南下的列车

王奎青回来时已是鼠年的腊月二十八。新春将至,王庄寨却没有一点年景。如今信息灵通,手机上、电视里,满是冠状肺炎的消息,弄得人心惶惶,哪有心置办年货?村里大喇叭不住声地吆喝,要全体村民待在家里别出门,人人戴口罩,勤洗手,勤消毒!县上各大药房口罩、消毒液早已脱销。人们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王奎青超市门前挂起一块广告牌,上面写着:新进一批防护口罩和消毒液,货真价廉。数量不多,欲购从速!

人们闻讯蜂拥而上。往日,1块钱打的一次性口罩如今卖40(元),还说货真价廉!萝卜快了不洗泥。人们急切的心情,哪顾那么多!没用一个上午的时间,王奎青购来的口罩和消毒液抢购一空,就连他积压的那批喷壶也随着消毒液卖光了。王庄寨的群众大人小孩都带上了口罩,家家户户都开始用喷壶喷洒消毒液。王奎青狠狠地捞了一笔!

疫情越来越严重,全县开始封村,各村路口都设上了卡点,堵住不准进出。王奎青面对愈发严重的疫情,心里生出一股说不出的愉悦。他心里盘算着:今年年关人们本就没心思筹办年货,有的连过年的馒头都没买,想必家家贮存的米面食品都有限。如今一封村,道路阻断,外面的运不来,想买买不到,群众就会因食品短缺造成生活困难。庆幸的是,他超市里年前刚进足了货,这给他的生意又带来大好良机!

夜里,王奎青打开钱柜,盘点一下这次南下的收获。他一边数着钱,一边让老婆炒俩小菜喝两盅。他喝着酒,继续盘算:想起超市里那批积压多年的喷壶,这次意外地卖光了,又联想到还有100多袋积压的面粉和那些即将过期的方便面、火腿肠、手撕面包等食品,何不趁机抛出去!于是他授意老婆放出话:疫情越来越重,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过去。如今封村,道路阻断,人总得要吃饭,听说城里的面粉都抢光了!我们超市里还有些面粉和食品,晚了就买不到了!他老婆是个憨厚老实的女人,不愿传话。骂道:王奎青呀,王奎青,你尽走歪门邪道,干缺德事,赚黑心钱,死了不怕阎王爷让你下地狱! 王奎青大声呵斥道:你个老娘们儿,头发长见识短,那些百万富翁、亿万巨头哪一个的钱是来的正道?古语:不穷千家,难富一户,该狠就得狠。你懂个球!在王奎青的高压下,老婆如法炮制。谁知这一放风还真管用,人们口口相传,一呼隆连他超市里的面粉、食品货底都抢空!且面粉原价80(元),涨到120(元),最后一筐鸡蛋论个卖,一个鸡蛋卖到1块钱!王奎青这小子又实实在在地赚了一把!

王奎青的超市已经断货,他盘算着设法溜出去再进一批货,但他感觉身体不得劲,发烧,呼吸不畅,胸口闷得慌。原来他发烧不是一天了,他不敢向老婆说,一则怕透漏出去被医院收容隔离,商机难遇,时不待来,耽误生意;二则这几天他眼看着红彤彤的百元大钞像流水源源不断地流进自己的腰包,一种贪婪的占有欲支撑着他,苦苦坚持着

一天,王奎青突然昏倒在超市里。他老婆吓得打了120,救护车将他两口拉进医院,一检查,王奎青冠状肺炎已到了重症期,他老婆也感染了冠状病毒,被分别收治。

就在王奎青两口入院的第三天,王庄寨突然暴发疫情,多人发热、咳嗽被送往医院,经检查,确诊冠状肺炎,引起县上的高度重视。据调查,病因是由王奎青传染的。让人不解的是,王庄寨的村民从一个星期前,就人人戴口罩,一天几遍地喷洒消毒液,可为何不起作用呢?一经检测,口罩和消毒液都是假的!立时王庄寨民怨沸腾,齐骂王奎青这个该挨千刀的!

公安局对王奎青展开调查发现:疫情期间,为牟取暴利他私自进入湖北疫区采购口罩和防疫药品,感染冠状肺炎隐瞒不报,致使村里疫情暴发,多人感染;贩卖假冒伪劣口罩和消毒液,并制造谣言,哄抬物价,发国难财,已构成犯罪。等待他的必定是法律的严惩!

然而,王奎青没等到对他惩罚,却因病情严重医治无效而死亡,被推进太平间。王奎青的老婆哭得昏天抢地她哭了一阵,好似想起了什么,用手摸摸丈夫的衣兜,从里面掏出一包东西,打开一看,是一大叠百元人民币!她愣在那里,凝神良久,突然大声哭喊道:你个该死的老东西,一辈子钻进钱眼里,湖北疫情严重,你不该去那里进货赚这黑心钱呀!呜呜呜你这是为钱送的命呀!如今人都没了,还要钱何用! 说着,将那叠人民币使劲抛向空中,一张张百元大钞像飞舞的雪片,纷纷扬扬落了一地

作者的话

我是夏邑文艺战线上的一个老兵,又是一名共产党员。面对新冠病毒肆虐,国家蒙难,人们受害,我寝食难安!全县人民抗疫热情高涨,我深受鼓舞!宅在家里,带着口罩,坐在电脑前,用手指敲出一行行激扬的文字,道出我的心声。为抗疫做点微薄的贡献!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