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看台//左海伯: 会飞的头颅

2020年04月18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 左海伯(河南) 会飞的头颅 因为下到乡镇执法没能参加单位多如毛发的一个会议, 苏齐在电话里被局长骂得狗血喷头。他感觉他的头被局长一次次推到墙上,撞了又撞。他爆发了。与局长挥拳相向。他没想到,局长的头,会飞。(梗概) 下午上班,苏齐还没打开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 左海伯(河南)

会飞的头颅

因为下到乡镇执法没能参加单位多如毛发的一个会议, 苏齐在电话里被局长骂得狗血喷头。他感觉他的头被局长一次次推到墙上,撞了又撞。他爆发了。与局长挥拳相向。他没想到,局长的头,会飞。(梗概)

下午上班,苏齐还没打开办公室的门,就听到办公室的的电话,像被人掐住脖子要它死命似地大喊主人!主人!

苏齐进屋,把手伸上去,突然又缩了回来。那电话,这阵子像烧得通红的生铁,烫手。

办公室一角,他们执法时穿的威严的制服,一下映入他的眼帘,他激灵了一下。他一下把那叫着的电话,抓了起来。

果然又是举报电话。盘龙乡居委会一个女人气咻咻地质问:

当官的!上午盘龙完小二十多名学生食物中毒,你们管还是不管!

请你放心,我们有案必查!

请问你是苏齐科长吗?不是苏齐,不要来!我们要苏齐!

那女人强调说。

请你放心。我就是苏齐!我们一会就到!一会就到!

执法科就两人。另一人王朗,执法员兼司机。食药局机构臃肿,可拥有执法资格的人,却像青藏高原的氧气稀缺。苏齐总是无兵可调。他总是调王朗和他自己。

他们的执法车,在小县城,啵儿啵儿啵儿地叫着快让开快让开,路上的百姓,都是大耳朵,没多少人关注小车急于前行的紧迫。

快到盘龙乡时,他俩的手机同时传来信息到达的声音。

本单位各科室:下午三点,在五楼视频会议室召开全市食品药品安全大检查第二次动员大会,请全体工作人员参加。任何人不得缺席。有事须向牛奔局长请假,并报办公室备案。

办公室

2018年11月6日

科长,单位突然通知开会呢!咋办?

王朗对正在驾车的苏齐说。

会,比牛身上的毛,还多!苏齐的话,没有给王朗答案。他驾着车,一头钻进盘龙乡逼仄的街道。

不回!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苏齐说。

当他俩在完小学校的食堂正在将涉案食材进行起样封存的时候,苏齐的手机像狂燥的夏蝉,突然叫了起来。

苏齐一看,是牛奔来电。他忙闪到一边,在场的人都听到他有些讨好的声音。

牛局好!牛局好!

他的声音响亮如河,流淌着对领导的崇敬和爱戴。大家看到他刚毅的脸上,挂着惯常的谦卑的笑意。

你在哪呀!开会你不来!!

牛奔声音大而短促,有爆发力。这让苏齐很是诧异。电话里传过来的每个字,都像嗖嗖生风的子弹,向苏齐射来。他脸上的笑容,立即冰冻住了。

局长,我与王朗在盘龙乡完小执法的。我们下乡前,没有接到会议通知。王朗看见苏齐向局长解释时,慢慢把腰挺直了。

谁让你去执法的!!谁让你去执法的!!电话里传来牛奔异常严厉的责问。像是吃了败仗后狗血淋头的问责。苏齐有一种非同寻常的感觉。那就是他的头,被牛奔抓着,往坚硬冰冷的石墙上,撞一次,接着又撞一次!

有一股热,像喷涌的蒸气,往他头上冲。他感爱他的头往屋顶上移,他感觉那股热把他的头顶起来了。

谁让我下乡执法的!你说呢!是习近平总书记让我下乡执法的!我下乡办案,怎么啦!怎么啦!!

苏齐突然像开火的莱弗枪,快速射出了一记子弹后,他用食指在手机屏上猛地一戳,把电话挂了。

去你妈的!爱咋底咋底!末了,他来了句国骂。

约有一袋烟的功夫,苏齐仍忤在原地,气得浑身发抖。

王朗苍白着脸,近前说,头儿,局长可能不相信我俩下乡了。一会儿我拍点现场照片,发到局工作群中。回去后我们找局长解释一下,为了工作,不可把关系搞僵了。

好。你拍吧。

下班铃声骤响的时候,苏齐带着王朗,敲开了牛奔办公室的门。

牛奔的脸色,如冬天酿雪的天空一般晦暗。他坐在真皮转椅上,眼盯着苏齐,不语。

空气里像是充满了燃气。时刻都要爆炸。

局长的表现让王朗很觉意外。他觉得有些冷。他几乎要哆嗦了。

王朗,你出去。苏齐扶王朗的肩,将王朗赶出那屋。他呯一声把牛奔办公的门关上,锁死。

他打开了那办公室的所有的灯。

我明人不作暗事,他把双拳用力握了握,牛奔应能听到那关节发出的叭叭的声音。

你想干吗!牛奔突然意识到情况不妙,惊恐地问。

苏齐上去,照他的脸上就是一拳。他很有把握,这一拳应能击中要害。

可是,他分明感到那拳落空了。他拳与牛奔的脸接触之际,牛奔的头,与他的身,迅疾分离,向上飞出一尺多高。

苏齐诧异不已,惊愕之际,呼地又挥一拳。牛奔的头,又迅疾分离,这回没有向上,而是向后隐去,待拳飞过,那头又讯疾恢复原来位置。

苏齐的拳,全部打到空气中了。这让他身上,立即炸出了冷汗;他的脸上,瞬间失去了血色。

他慌忙拧开那门。抽身撤离。

门外寂静的走廊,立即回荡起一个人奔逃时踉跄的脚步声。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