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八月天(小说)

2020年04月1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 风帆(河南) 阳春三月里,遥望起了八月天。 春花飞絮催使他去一路北行,去过一把冬打雪仗夏捕魚,春爬柳枝丛唱秋的少年癮。往昔太多的轮廓里并不摸糊那片桃花园,那个大池就不远处青青菜地旁。 赛过蝉鸣的口哨响起,高低各异胖瘦不同的小队人马悄悄出城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 风帆(河南)

阳春三月里,遥望起了八月天。

春花飞絮催使他去一路北行,去过一把冬打雪仗夏捕魚,春爬柳枝丛唱秋的少年癮。往昔太多的轮廓里并不摸糊那片桃花园,那个大池就不远处青青菜地旁。

赛过蝉鸣的口哨响起,高低各异胖瘦不同的小队人马悄悄出城。树荫下边沿着遮阳的线路缓缓前行口干舌燥的队伍暂停就地小憩,偏头打开了军用绿水壶。一仰脖将凉白开灌入嘴里还未咽下,耳听咣当!唿啦一声,路对面的厂房玻璃碎了。偏头嘴里的水被惊的喷了出来,扭头一瞧身后站立的是小伙伴老四手持自制铁丝弹弓的老四呆若木鸡:我是打树上鸟!快跑!不知谁喊了一声。拨脚就跑的老四慌不择路往家就窜,偏头大喊:反了,往这边跑,老四脚下一滑跌倒在墙边,光屁股之交岂能不救,偏头返回拉起他就逃。

少年郎们慌慌如丧家之犬,老四提着露出半个屁股的大裤头随队伍狂奔到桃花园外。回头观望未见有人追赶。一个个累似烂泥一滩,咕叽,咕叽瘫倒在桃树下。惊魂不定仍不放心还派出了观察哨,心神渐渐的平稳了。游兵散勇重新振奋来到了河边菜地,开始了逮蛐蛐大战。

刚入伙的白胖孩紧随偏头,手里拿着一叠纸罐轻声问:偏头,咋才能逮住蛐蛐?

喊哥,小屁孩无礼,不教。是,哥哥!白胖孩点头认错:。手不能持刀枪还要禁锣息鼓。步要轻盈腰得弯曲寻着蛐蛐的叫声,像日本鬼子一样悄悄地进村。你的,明白!。白胖孩搂住了偏头:哥!俺就是临场胆怵。偏头第一次当老师有些洋洋得意:

唱戏(坐打念唱)相声(说学斗唱)是基本功,逮蛐蛐也有基本三法。

偏头哥喝口我带的汽水,可甜了!胖孩殷勤的递上了水瓶:。咚咚两口入肚:中!一摸嘴角我愿教:第二,先重后轻发现巢穴,浅用草棒逗出深脚蹦跺诱其逼出来如工兵挖地雷,准似变色龙的长舌吞虫,快目标出现快抬脚轻落地,双掌凸起快迅合拢将虫围困双掌,抽出单掌掏出纸罐吹气捏园,口对那掌打开城门,那虫穿进封闭城门就大功告成。哥!你可以办个培训班了偏头抬腿踹了胖孩一脚:甭插嘴,逮蛐蛐的学问多着哩!听法!辩出优劣宏亮之声勇猛,嘶哑之音老辢。(眼法)选择地点,不管是菜地之边还是土丘草垛,分清二支尾翅是蛐蛐,三支尾翅那是油葫芦。小胖尾巴跟着偏头且听且战。

各自为战中收获却不一样。偏哥你快看,我跺出了一只不敢不手。胖孩密报:偏头悄然上前,熟练的逮住一只健硕的黑铠铁头,心里窃喜:美哉美哉!。胖孩又逢时机的递上汽水,双眼直视俘虏口涎欲滴。自已喝吧,小样!知道你咋想了,铁头归你了!胖孩喜出望外:哥!您是俺亲哥,您是正头哥,不是偏

我逮住了一只红头大将军,老四兴奋的大喊:别喊了!虫吓的都不叫了。小伙伴向他扔去一块土疙瘩,老四迅往旁边躲闪二步。叭叽!掉进了表面已被烈日晒干,层下黏黏连连的大池之中。一股浓缩的气息朴散开来,他愈挣扎身体下陷的速度愈快,眼看只还剩下了小黑脖:快救我呀!。握着红头将军的手臂在拼命的摇摆。偏头听到呼救扔下手里的铁头,快步冲上抓住了老四的手臂。也许是反作用力抓住救命稻草的人往里实劲,朴叽!偏头的一只脚滑了进去大池,身后的土痕一点点拉长

危及关头偏头的腰被赶来的伙伴们紧紧抱住,把落汤鸡与落粪腿一起拉出了表无波澜的粪池。我百年难遇的红头大将军呵,牺牲在大池里了!老四高喊着:轰笑中哗啦啦小伙伴将一瓶凉水倒在了他身上:要不是人家偏头儿已经跟红头一块沉到粪池底了!兄弟!我花包脸上添了二行泪迹:

四哥,啥都别说了,咱俩去河里洗洗。小偏头嗅了嗅自己没感觉到那么刺鼻,

不知身边何时多了一位农夫,老人家扶起了被夏风吹倒的警示牌,手指广阔的田野:庄稼间耕作施肥中你闻到的是一种特别味道,麦香一花,全靠粪当家。那是一种特殊的香!

老偏头找不到了当年的大池, 桃花依旧十年红的树下,映幻出一张少年的笑脸。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