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看台//姜秀杰:童 仿

2020年04月1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姜秀杰(山东莱州) 童 仿 小铁蛋儿,一个男娃的乳名。之所以取了这么个土掉渣又滑稽的名字,是近乎三十多岁上下的父母对姗姗来迟的儿子的期盼和祝福,也是整天在军营里弄枪瞄靶的父亲,对钢铁的另一种精神寄托。 小铁蛋儿是够结实的。刚过半岁,大人一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姜秀杰(山东莱州)

童 仿

小铁蛋儿,一个男娃的乳名。之所以取了这么个土掉渣又滑稽的名字,是近乎三十多岁上下的父母对姗姗来迟的儿子的期盼和祝福,也是整天在军营里弄枪瞄靶的父亲,对钢铁的另一种精神寄托。

小铁蛋儿是够结实的。刚过半岁,大人一扶他,两条小腿立马就站立起来,坚挺而有力,两只小脚丫还不时地交替抬起,扑通扑通登得床铺嘭嘭响,那架势简直要挺胸抬头迈大步,背起书包上学去。

铁蛋儿会翻身了,会坐了,家人就用带动物图案的小被子小枕头来逗他玩,时间一长,这些小动物便成了他的摔跤对象,炕头至炕尾成了他摸爬滚打的训练场。妈妈抱他去部队探亲时,爸爸把大枕头高被垛摞起来当山峰让他学着去征服,常常是他费劲拔力地刚登顶,刚欲作胜利欢呼状,出溜!一个冷不防滑下来,要么嘴啃褥子,要么仰面朝天,不定哪处跌疼了泪花刚要闪,大人的双拇指一竖,铁蛋儿真勇敢! 那简直比蝎子神药还管用,第二次冲锋肯定马上。

到了两三岁,小锄木铲、粮菜果棉,鸡鸭牛羊、畜禽牧圈,这些鼻子眼里都是的农家物件,从实物到字面,从操作到用途,知识也是蛮丰富的,只要随时经心指点,孩子会自然模仿,耳濡目染的熏陶,比花钱劳神弄那些彩色图片的说教,更有效果也更有现实意议。

小铁蛋儿嘴巴也很巧,还不足十个月,就嘟嘟啦啦的要发言,大有要把世界说个明白的迫不及待。两只铮亮的小眼珠似乎老盯着大人的口型,你的嘴巴刚张开, 他就啊啊地喊开了。看到你端着冒气的杯子或小碗,他的小嘴马上成了小圆洞,发出急促的呼呼或噗噗的吹气声,两只小胳膊小手极力夸张地做出要拿要捧的样,那本能的天真常常会逗得家人大惊小怪笑声朗朗。 每当这时候,小小人儿更会摇头晃脑鬼脸百状,那副得意洋洋被宠的小样,让大家笑得更加热烈、更加无法刹车。这个小铁蛋儿,简直是全家人的开心果。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的农村,正在成长中的儿童,生活幸福得足可以和雷锋叔叔比童年了。可与现在的孩子相比,那还是相差太远。小铁蛋儿三岁多了,他的思维活跃劲儿也有点儿超出同龄的小孩儿。他的感情不仅越发丰富有时还非常细腻,特别是他的模仿性简直是出人意料,让人难以理解和防范。渐渐的,农家院里的筐筐篮篮碗碗坛坛已装不下他日复疯长的兴趣,好奇、探索、和践行等一系列行为本就是孩童的天性,现实生活里的人文与琐碎,大自然千变万化的现象与景观,都是孩童的本能发现和爱好,只要留心或稍加指点,孩子们会很快掌握许多意想不到的知识。

比如姥姥在灶间烧饭,小铁蛋儿听着风箱的节奏,看着火苗的跳跃,会发出:风一吹,火就跳,它俩是好朋友嗳。他也会把柴草像喜鹊垒窝一样装满框子,奶声奶气儿地使劲儿往屋里挪动,活像一只小蚂蚁拖着一颗胖麦粒,那样子可爱极了。姥姥常会激动得眼睛笑成两朵花。铁蛋会说:我是风,你是火,咱俩也是好朋友。

那时,小姨做草艺品加工活,整天撵任务,姥姥自然成了后勤部长。那些玉米皮子得晾晒、挑选、润水、熏白,用时从缸里拿出来趁着湿润劲儿还得剪掉根蒂。铁蛋儿看姥姥跑进跑出忙得小脚不连地儿,自己就拣块带杈的小树枝当木杈,蹶着小屁股,跟在姥姥后边翻啊、挑啊直忙活,姥姥做啥他做啥,把老人家喜得哟瞅着大外孙说:你这个小东西,像个跟脚虫。哦,有学式,干得还挺像样。他竟说:姥姥你个大东西,像个火车头,带着铁蛋跑。边说边用头推着姥姥的腿,嘟嘟嘟地往前走。兴奋了,一个跟斗翻过去,差点成了姥姥的绊脚石,满头的玉米穗缨缨,滑稽讨气又可爱。不知不觉,铁蛋又长了一岁。长了一岁的铁蛋,每天不仅玩得有兴致,玩得花样也繁多,还玩得讨人喜欢,他成了小姨撵任务的后勤兵。农家小院里,咯咯咯的笑声把些皱皱巴巴的日子闹腾地都跟灌上了蜜酱,甜润、鼓张、热烈和盎然。

当下有句广告语,叫作: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这话用到四十多年前铁蛋身上发生的一件事同样合适。

那天,差点不幸的事(总算没有不幸)发生了。上午,小姨到公社缴任务去了。正在堂屋做饭忙碌了半天的姥姥,忽然觉得跟前少了什么,忽然又听到远处有什么声音,呀,孩子哪去了?姥姥神经不禁绷了一下。赶紧跑去看大门,高高的门摇闩认真地横在门梁上,姥姥的心稍松片刻。可这孩子又在哪呀? 再仔细一听,好像在喊:舅舅哇、舅舅哇声音嘶咧沙哑并带有绝望 ,这孩子咋了?姥姥疯了,踮着一双小脚,东头喊西头叫,跌跌撞撞地小跑着,厕所里、套间里都没有啊!好不容易顺着隐隐约约的声音寻去,最后在掩着门的西厢房的南墙角,发现了小铁蛋儿露在缸外的一双小虎头靴,颤颤微微地在摇动,缸盖儿依翘在墙边上,小板凳儿翻倒在缸脚边,一股难闻的硫磺味儿弥漫着整间屋子。待姥姥冲到缸边时,小铁蛋儿已被异味熏呛得快晕厥过去,几乎发不出声音。姥姥近乎一头撞在缸上,一把连拽拐托先抱出了孩子,啊哟一声,失去自控地一屁股墩在了地上,浑身瘫软也差点晕厥。小铁蛋儿脸色黄白,脑袋被硫磺小碗儿硌了个深深的血印。听着姥姥近乎哭嚎般地唤他,铁蛋终于微微睁开了眼,喃喃一声姥姥我怎么了。姥姥这才松了口气,谢天谢地呀宝贝的小命没有丢。

原来姥姥和小姨整天摆弄那个熏玉米皮的缸,放进去的玉米皮发黄,取出来时雪白,他早就看在眼里,早就好奇;他又爱学大人干活,就差没拿剪刀了。这一天他玩来玩去竟玩儿进了西厢房,可能是看见了那个缸。孩子嘛,都有满足欲望的需求,何况当时又没大人管束,他又不知道还有什么危险,当然就我行我素了。他要看个究竟,还要往外取皮子(因往日此刻时分小姨就该回来了)。可那天缸里的玉米皮已经快用完了,他是够不着的。小家伙还会搬个小板凳,踩上去还是够不着啊,使劲,再使劲,咕咚,一个倒栽葱......

姥姥惊吓得一边叫魂儿:铁蛋儿铁蛋儿别害怕,灶王老爷骑大马,三文铜钱一壶酒,送俺铁蛋早回家,一边用小勺给他喝红糖水,还不住的念叨着:啊哟呕,这孩子太有学式了,大人干啥活,他只要好奇,就模仿着做。往后可得上心啊嘱咐他呀。姥姥一向身体很好,少有就医的意识,老人家只顾了啊啊哟哟,就是不知道赶快找人找车送医院。

还别说,小铁蛋儿就这么睡了一会儿就醒了。醒了的小铁蛋儿虽然受到一些惊吓,但平时难得的两个大红皮熟鸡蛋,热乎乎地装满他的两只小手。他老实安稳地偎着红花棉被坐在炕头里边,小脸蛋儿被映得又有点红晕了。这时候,全家人上班的下田的都回来了,先是一惊一炸、魂飞胆破,接着便是多亏万幸、经验教训地议论着,都围着他七言八语嘘寒问暖。小铁蛋儿呢,他软软地微笑着,听着询问中有责备,责备中有幸运,幸运中还又是表扬和赞美。小家伙的表情似乎也在风云变幻,眼神飘忽,还有说不明白的欲望或歉意。他幸福得活像个旧时阔佬家被宠被疼的小少爷。只有姥姥还是后怕得惊魂难定压不住阵脚,不停地忏悔没看好孩子,不停地用衣角抹着眼泪。

是啊,姥姥年岁渐大,经不得这么严重的惊吓。哎哎呦呦 将事情的全过程一阵泪又一阵笑的娓娓道来。最后又重复着上面的话:往后可得上心啊嘱咐他呀。

听了姥姥的叙说,最得意的是当兵探家的舅舅,他戏笑着向全家人证明:闹了半天铁蛋儿跟我最亲!你们看,关键时刻,他谁都不喊,唯喊舅舅哇舅舅哇,真是没白抱你玩!铁蛋儿看着舅舅,自已一脸的茫然。片刻,他摇着头使劲地辩解着说:我不是喊的舅舅哇舅舅哇,我喊的是快救救我救救我。那一脸的认真一脸的诚实,让全家愕然。舅舅先是张大了嘴,接着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你这个小东西呀真不给面子。

还是脸色依然煞白的妈妈,她冷汗稍退惊魂稍定才算回过神来,着急而后怕地追问说:你从哪儿学的?铁蛋儿说:你不是讲故事来着?有个小孩儿掉水里了,另一个伙伴就这么大声喊的嘛,就救上来了嘛。妈妈抹着眼泪惊喜地说:是吗?!啥时候的事来着,你也学来了!宝贝呀你还懂这个?幸亏你还懂这个呀!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